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机甲定制大师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忘川病毒

    烈日下,巨影垂落如山。

    两架机甲遥相对峙,动作遒劲,法度森严,自有一股气冲斗牛的杀意。

    而更为惹眼的,却是两者手中的能量长剑。

    绵津见掌心朝下,手中红缨横握,寒刃如血,猩红赤芒似血河喷薄,伴随着阵阵凤鸣般的尖啸,气焰熏天!

    妖刀之威,不可撼动!

    而弦歌的掌中,流年直直竖起,锋刃竟似水流不绝,边沿浮起无数生灭晕影,似虚似实,奇韵迭出。

    两者相持,气势上竟是平分秋色,各不相让。

    “什么?”芦屋道满瞳孔收缩,心生一丝不妙之感。

    红缨为妖刀,以狂暴杀伤力见长,同样也以暴虐声势为长,一旦发动攻势,必如水银泻地,燎发摧枯!

    而弦歌手中的“流年”,显而易见,是由它自身凝成,绝非什么神兵利器。但就是这样一柄流年,居然也能有如此威势,面对红缨不落下风?

    这柄流年,究竟是什么玩意?

    姚圣基、加拉瓦等人更是大惊,思绪纷飞。

    “这究竟是什么装备?”姚圣基眼珠几转,喃喃低语道,“听说,是叫‘黎明杀机’?啧啧,那一记‘拂晓裂杀’已经很恐怖,而这柄‘流年’似乎还更胜一筹!”

    “哼!声势再大,也不过徒有其表罢了!”冈海翔几次呼吸,心绪已是平复,大喝一声道,“看我拆穿你的把鬼把戏!——杀!”

    嗡!

    声未落,绵津见奔踏前袭,竟似一步跨越了音障,快得连声音都追不上!而冲袭途中,绵津见的身前一缕血线平地而起,整片虚空都被斩裂,仅留下一道血色月弧,惊天动地!

    “是么?”弦歌中,白鹤报以冷笑,十指如风,有序操作。

    沓!

    伴随着一声沉闷脚步,弦歌不退反进,姿态飘逸如鸾凤翔空,掌中流年辉光浮动,以一记横斩应对,同样斩出一道霜白月弧。

    砰!

    赤白两道月芒呈十字碰撞,无数缕火星飞溅,伴随着飘扬开来的巨响,两道剑刃已重新凝形,剑刃对撞,正面交锋。

    这一轮针尖麦芒的交锋,却是流年落于绝对下风。

    剑刃互斩,比的是坚硬,比的是锋利,而红缨显然更胜一筹。两者交击,红缨长驱直入,其剑锋斩裂流年近半,几乎将之斩为两截!

    沓!

    弦歌一个后跳,脚下如踏波而行,身形摇曳,拉开距离。

    “哼!”冈海翔嘴角上浮,讥讽道,“早说了,这柄流年不过徒有其表,这不就露出马脚了?”

    “呼——”芦屋道满见状,也是镇定了几分,自我安慰道,“红缨为盖世妖刀,那柄流年能接住红缨一击不碎,已经算上品武具了。想要和红缨一较长短,那得干将莫邪、七星龙渊一级的神兵才行……”

    却不料,弦歌几步后退,仅是为了蓄势。

    嗖!

    它身形一矮,双脚重踏地面,再次向前冲杀,奔袭如龙!伴随着一溜残影,其掌中寒刃似花瓣绽放,激起漫天光影,如大河滔滔,声势赫奕,石破天惊!

    “怎么就学不乖呢?”冈海翔冷笑,“刚才的一击,还没让你吸取教训?正面硬拼,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嗡!

    绵津见反手握剑,双脚略微分开,身形不动如山,直至弦歌冲至面前,才蓦地拔刀,一记刀弧欱野歕山,将漫天光影尽数斩碎。

    砰!

    又一次地,两道剑刃交加。

    同样又一次地,红缨深深斩入流年,弦歌被迫后退,重新拉开距离。

    “干得漂亮!”荻野幸子眉飞色舞,大声鼓气,“在加把劲,一鼓作气将他干掉!”

    绵津见中,冈海翔却没那么乐观,脸色微变,眼中浮现迟疑。

    “刚才是……怎么回事?”他自言自语,狐疑道,“是我状态不佳?”

    刚才的一记交锋,红缨再占上风,但是,其斩入流年锋刃的深度,却仅有三分之一。

    要知道,这一次,冈海翔动用了扶桑技击“残月斩”,杀伤力理应更大才是。

    沓~~

    一连串脚步声响起,弦歌再次袭来,裹挟着无数漂游不定的残影,剑锋乱斩,如狂风卷荡大地。

    “八格!”冈海翔低骂一句,手速爆发,再次应敌。

    轰!

    绵津见双臂高举,引擎声如海啸惊天,狂暴动能注入红缨,令其锋刃愈发殷红,如同凝固的鲜血,斩落一片腥风血雨!

    嗡!

    弦歌双脚回旋,掌中流年随之旋转,稳稳抵挡这一击。

    砰!

    还是剑刃互撞!

    但这一次,却是真正的平分秋色,两道剑锋都浮现浅浅豁口,久久未能恢复。

    “发生了什么?”

    这一次,众人才注意到这一变故,纷纷近乎。

    “什么?”冈海翔呼吸急促,满脸不可思议,“这柄流年究竟怎么回事?怎么变……”

    “变强了?”白鹤接过他的话茬,咧嘴一笑,“这就是流年的属性,它是个慢性子,喜欢厚积薄发,擅长越战越勇!”

    “慢性子?”冈海翔心生荒诞,他着实无法想象,一柄武器还有所谓的“性格”?

    但眼前一幕,却由不得他不信。

    在战斗中,这柄“流年”似乎在越来越强!

    嗡!

    弦歌握剑而立,剑锋的尖锐嗡鸣渐重,刃沿晕影竟已是重重叠叠,如同惊涛骇浪一般,声势狂猛无俦。

    众人目瞪口呆。

    ……

    观战室中,赵潜摩挲着下巴,一脸似笑非笑。

    “跟谁学的?”良久,他哭笑不得道,“驾驶技术不好说,这装神弄鬼的手段倒是一日千里……当然了,所谓‘兵不厌诈’,何况,这也不都是假话。”

    就属性而言,这柄“流年”,还真就是个慢性子。

    流年的修长剑刃,实则为“环”,一个高速回旋,周而复始的粒子环。和旭日之咆原理近似,在磁力场的持续作用下,整个封闭的粒子环中,其粒子速度会越来越快,蕴含能量越来越强,其剑刃自然也愈发坚固和锋锐!

    换言之,随着时间流逝,这柄粒子刃会越来越强,而这亦是“流年”这个名号的由来。

    只需足够时间的蓄势和酝酿,这柄流年的锋刃之坚,甚至足以斩断妖刀!

    仅是片刻,其狂暴气象已是节节攀升。

    “不行,不能放任它继续发展了……”冈海翔面色惨白,猛地厉喝一声,“——燕返!”

    绵津见出招!

    剑光上下纷飞,倏而化为一道猩红血影,如同飞燕返巢,轨迹飘摇不定,却又暗具章法,杀意凛冽,不可捉摸。

    冈海翔被视为森永大空的接班人,自身实力自然不必多言。

    而这一记“燕返”,则更是他压箱底的绝技,一经使出,如飙发电举,惊世绝艳!

    白鹤冷然一笑,却是丝毫不乱,大喝道:“——拂晓鸢盾!”

    弦歌左臂抬起,五根手指逐弄虚空,一缕缕辉光自指缝亮起,仅是须臾,已化为道道碧亮光弦,流转奔泻,璀璨耀目!

    拂晓裂杀为流光杀阵,而拂晓鸢盾则为防御盾阵,那缕缕光弦并未散开,而是纵横交错,凝为一张千横万纵的光盾,横挡于弦歌和绵津见之间。

    咚!

    剑影撞入盾阵,如同飞燕投入蛛网,即刻被光弦重重困缚,虽斩断光弦无数,而自身的杀伤力也被消解,化为无形。

    冈海翔低骂一句,绵津见无奈地抽剑后退。

    “是不是,又该轮到我了?”弦歌猛地回身,掌中流年横举,虽无什么动作,却有狂暴杀意汹汹宣泄而出,惊天动地!

    “那是……什么?”冈海翔眼珠瞪大,嘴唇都哆嗦起来。

    流年直竖,刃锋之上璀璨辉光大炽,光照八方,耀人眼目。更为诡异的是,其修长剑刃上,时而有一颗颗光斑炸裂,生出缕缕四溢流火,居然和太阳耀斑有几分相似!

    可以想见,这道璀璨剑锋中,已蓄积了何等恐怖的能量!

    这一幕,直令冈海翔头皮发麻。

    “杀!”

    弦歌前冲,剑锋起伏狂舞,竟如同扛日而行,流火裹卷着辉光席卷,甚至淹没了弦歌的身影,光耀炫目,江翻海沸!

    “这不可能!”芦屋道满失声道,“这样一柄剑,怎么会比妖刀红缨还可怕?”

    不止芦屋道满和荻野幸子,姚圣基、加拉瓦等人同样面无人色。

    这柄流年着实太过恐怖,竟是令妖刀红缨都黯然失色!

    这柄剑,究竟是什么人铸造的?

    众人的脑中,同时冒出一个疑问。

    不过,身为作者的赵潜,却没能欣赏到这一幕。

    他已经离开了观战室,急匆匆地赶回机甲手工坊,lián zhàn斗在要紧关头都不顾了。

    因为,手工坊中,爆发了一件大事,准确点说,是个大乱子。

    “大衍,‘忘川病毒’壹型,真的成功了?”赵潜眉头紧锁,疑惑地问道,“怎么这么快?”

    “成功?”大衍械手哼了一声,“这算什么成功?完全是病毒的自我变异和繁衍,跟咱们的关系不大。何况,眼下看来,这种病毒还无法控制……赶紧回去,要是晚了,说不准你的弑神都得遭殃!”

    “知道了!”赵潜重重点头,心中则暗暗盘算起来,“这忘川病毒,不会和那t病毒是一个性质的吧……”7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