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都最强医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59章 怎么可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凌天宇看着眼前的老者,至于为什么背叛,他就算现在问,也不见得会告诉他,那就不用问了,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

    “小子,你现在是兵法,医术,毒术,全部齐聚一身,更拥有神秘无比的血脉,你是当之无愧第一人。”老者喝着酒道:“你现在锋芒毕露,也是好事情,但也是坏事情。”

    凌天宇自然知道,好事情是他可以名扬天下,坏事情便是会被盯上,得失都有,踏入了这一脉,也被卷入了,独善其身是不可能了,干脆直接卷入,就这么简单。

    “喝酒。”老者示意凌天宇,举杯又碰了一杯。

    凌天宇仰头将烈酒一饮而尽,酒很烈,入口犹如火焰席卷一样,但入腹后,反而很舒服,一股冰凉感席卷全身。

    绝佳好酒。

    “喜欢喝不喜欢?”老者见凌天宇一脸回味,开口问道。

    “此等好酒,当然喜欢喝。”凌天宇没我,隐瞒,如实回道。

    “拿去。”老者手一挥,三坛酒现身。

    凌天宇也不客气,收了起来。

    给他就要。

    一场酒,喝了足足四个时辰,期间谈了不少话。

    凌天宇对老者印象很好,起码没有对他出手,甚至也跟他说了不少话。

    他知道,老者只是和他师祖有恩怨,和他没有的,自然用不着对他出手。

    毕竟是同出一脉,恩怨不涉及下一代的。

    相信,就是他师父在,老者也不会出手的。

    哪一代的恩怨就是哪一代的,这没有可说的。

    至少在老者这里是这样认为的。

    他敢来,就是预料到了这个。

    凌天宇掀开账帘走了出来,众多强者围了过来,周身散发着凌厉的气势,皆是剑拔弩张,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在凌天宇身上。

    凌天宇看着,周身的气势丝毫不弱于他们,实力不如,但气势未必输给他们。

    凌天宇一步步朝着军营外走去,所过之处,皆是让开一条路,没人敢动手的,老者的话,就是通行证,除非有哪一个不长眼的。

    “妈的!赌一次,要他的命!”一男子在心中咬了咬牙,瞬间跳了出来,对着凌天宇出手。

    “嘭!”

    然而一声响起,男子化为了灰烬,死的不能再死。

    所有人为之后退一步,知道是谁出手了,再也不敢上去,这就是下场。

    凌天宇更是不怕,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军营外,纵身上马,一路回了战线另一头。

    所有强者只能看着,却没有一人敢出手。

    鬼不愁和鬼族三杰早就出来了,却没有办法出手。

    “就这样让他走了,是不是太可惜了?”鬼族三杰不甘心道。

    “不让他走,难道留下来他?”鬼不愁道:“前辈的话,可不是摆设,真要是动他,那无异于是给我们自己找麻烦。”

    “这些强者都敢杀,这就是态度。”

    “纳闷儿了,前辈明明是我们这边的人,对敌人不该心慈手软的,即便是和他一脉的人,也不该的。”鬼族三杰不解起来,这不是养虎为患么?

    这跟放虎归山有什么区别?

    没有区别的,反而会让凌天宇更强大,更难以除了他。

    “你们问我啊?”鬼不愁没好气一声道:“我还想知道前辈是怎么想的呢?”

    “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但却没有办法出手,若是可以,我鬼毫不犹豫的取了他的命。”

    “前辈会不会是……”鬼族三杰其中一人突然说出来一种可能。

    “有可能。”鬼族三杰其余二人到是觉得有可能。

    鬼不愁知道说的什么,道摇了摇头否决道:“高层都相信,你们觉得我们比高层还要调查的清楚?”

    “前辈不杀他,依我看,是觉得没有必要,见他也只是看在是同出一脉的份上见见这位和他交手的晚辈。”

    “没有什么其它想法的。”

    鬼族三杰闻言,觉得言之有理,也没有再多想。

    离去的凌天宇,回到了自己这边,纵身返回了帝皇山。

    段嫣然看到自己老公安全回来,笑了笑,忙将刚熬好的莲子羹盛了一碗,端给了自己老公。

    凌天宇喝了几口,放下,拿出来老者给他的礼物。

    “他送给你的?”段嫣然看到,轻声问道。

    凌天宇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盒子,将其打开。

    “生死阴阳果!”盒子打开,凌天宇夫妇一声惊呼,竟然是生死阴阳果,这怎么可能?

    竟然送给了他一颗生死阴阳果。

    “一枚玉佩。”段嫣然看到盒子内还有一枚玉佩,想起来复活傲神的时候,也是一枚玉佩伴随着。

    “和复活傲神时用的玉佩一样。”凌天宇一眼看出来,他太熟悉了,复活傲神时就是用的一枚玉佩内的力量。

    这枚玉佩内的力量,和复活傲神时用的一模一样。

    “为什么帮我们?”段嫣然到是纳闷了,道:“一旦去三帝六神齐聚,别说是鬼族一派,就是再派来兵法造诣极其高的对手,也讨不了好的。”

    “就算见你是出于同出一脉的份上,可没有必要如此帮吧?”

    凌天宇将盒子合上,拿出来送的第二件礼物,那一枚令牌。

    段嫣然看到,看到令牌上都是纹理,突然感觉眼睛有些晕,忙不去看。

    “老公,我看着那纹理有些晕。”段嫣然甩了甩脑袋道。

    凌天宇闻言,眉毛挑了挑。

    “我没事。”凌天宇拿起来令牌,到是好奇了,他没有任何晕的感觉。

    “奇怪了,我看着晕。”段嫣然梳理了梳理秀发道。

    凌天宇仔细看起来那纹理,他妻子看到纹理会晕,这纹理不简单。

    “咔嚓!”

    突然左手摁在了令牌中间,一声塌陷之声响起,一颗绿豆那么大的面积塌陷。

    塌陷之处散发出来一层光芒,一层白光。

    “嗡!”

    紧接着震动声响起,一张羊皮地图从白光内出现。

    凌天宇出手将其接住,令牌则是恢复平静。

    “地图!”段嫣然眉头紧皱道。

    凌天宇收起来令牌,看起来手中的羊皮地图。

    地图上密密麻麻的画着一条路线。

    “这是一张藏宝图吧。”段嫣然道。

    【第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