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烈火救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8章 217章;情不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知道面前的昊天就是傅水灵心中思念的昊天,圣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其妙的强逼昊天成为原魂圣殿的少主?

    原来,冥冥中真的有天定!自己肯定是被天力所感!才莫名其妙的逼昊天做原魂圣殿的少主!

    想到这里,圣姑的心不但释怀了!并且,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说话,自然的就变得温柔多了!

    见圣姑这次说话意外的和气,白衣圣雪也诚恳的说道;“嗯!圣姑所言极是!昊天造化惊人,我不担心他!就是傅水灵姑娘,见她这样,我感觉有些对不起她!”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一切皆是缘分!你能和昊天少主走在一起,也是你们的造化!只不过,水灵和昊天之间,就算杀死了他们心中的迷情世界的器灵,恐怕他们的感情,也一下子难以斩断,这个你要有心理准备!”

    “这个……?”白衣圣雪她本来认为,昊天和傅水灵将迷情世界的器灵消灭后,昊天和傅水灵之间也就没有了什么。但听圣姑这样一说,她心里咯噔一下,一种无奈的痛楚涌上她的心头,坚强的她,眼泪也是禁不住掉了下来。

    见白衣圣雪一副委屈含泪的样子,圣姑又开口安慰道;“圣雪姑娘也不要过于担心,一切随缘吧!等你们长到我这样的年龄,就会明白感情是为何物!”

    “嗯!”白衣圣雪低头垂泪,默默的答应了一下。

    见昊天此时也进入了忘我境界,白衣圣雪感觉,她的心开始迷茫了。

    与此同时,忘我境界中的昊天,正在对付心境上面,迷情世界的器灵化成的傅水灵。

    听见圣姑提到迷情世界的器灵,昊天感觉心口疼痛,急忙坐下,施展内视法观看心海。发现他的心镜还是和以前一样,心海之处,白晃晃的一片,如同一面洁净的镜子。

    在这洁净透明的镜子上面,有一道手指粗细的裂痕,一道道烈焰从虽从那裂痕中溢出,但没有散开,就是游离在心镜裂痕的附近。

    心镜上面,那酷似傅水灵样子的异常美貌女子。此时,变化的和昊天现在看见的傅水灵一模一样。并且,这傅水灵感觉到了昊天在注视她。于是,笑脸如花的说道;“昊天,你终于来看我了,你可知道?我多么想你,我在日日夜夜的思念你?”

    此时,昊天心镜上的傅水灵,说她绝世容颜,一点都不为过!比昊天身边的白衣圣雪还有美上三分!

    见此惊世美人,无人不被她的美色吸引。

    幸好,昊天身上不但有白衣圣雪的圣血情结,还有那强大无比的道印真源,加上昊天此时的意念接近始境,并且有三个意念空间。

    因此,迷情世界的器灵变化出来的傅水灵,就算异常美貌,还真的难以迷惑昊天。

    昊天清清楚楚的知道,心镜上的傅水灵乃是迷情世界的器灵,他毫不受扰的说道;“哼哼!迷情世界的器灵,你叫什么名字?不要演戏了!快快离开我和傅水灵的身体,我免你一死!”

    “昊天!算你厉害,骗不了你!不瞒您说,我就是迷情世界的器灵,人称我为‘情不死’!我本是一位纯情女子,被无情的男人玩弄,抛弃多次,我恨那些男人!于是,我四处引诱那些男人,让他们死在我的石榴裙下!没想到,我被一位始祖强者捉住后,他将我封印在迷情世界中,让我成了迷情世界的器灵!

    说实话,我也想离开你们!可是,迷情世界被毁,我的情感已与你和傅水灵的感情紧密相联。加上傅水灵对你动了真情。如不杀死傅水灵,我们三人的感情就无法分开,我也无法离开你的身体!我求求你,杀死傅水灵吧,让我们分开吧!昊天,我求求你!呜呜…………呜呜…………”

    昊天心镜上假的傅水灵‘情不死’,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

    美人流泪,真是雨打梨花,极其迷人!

    “你真的迷人!若不是圣雪的地圣之血的能量在我心中涌动,加上我有意念的空间特殊。不然的话,我肯定逃不过你的诱惑!”看到面前的情不死,昊天有些迷失了。

    若不是他身上的血脉能量在急速的运转,如同要爆炸一般,加上血气意念的空间中,一直有个声音提醒道;“昊天,不要被她迷惑了,她是的极其阴毒的器灵!”。

    否则的话,恐怕昊天真的要被‘情不死’感动的一塌糊涂。

    “昊天不要因为白衣圣雪和地圣之血的事情排斥我!你放心,我不会伤害白衣圣雪的。要是你肯对我放开你的血气意念空间,让我进入白衣圣雪心中的话,我会让白衣圣雪对你死心塌地,永不变心!

    现在,只要你杀死傅水灵,你我都解脱了!你想我离开,我就会离你远远的。再说,你杀了傅水灵,不正好可以表明你心中只有白衣圣雪一人吗?你可知道?白衣圣雪见你对傅水灵还有旧情,她有多伤心吗?要是你杀了傅水灵,白衣圣雪最开心了?”

    不知为何,这‘情不死’竟然对昊天的想法了如指掌,不断的迷惑昊天。

    “哈哈!迷情世界的器灵‘情不死’!不要再演戏了,你认为我还会被你诱惑吗?你准备受死吧!”昊天说着,把心一横,意念一动,脑海中的天剑,一下子刺透了他心镜上的迷情世界的器灵,情不死。

    “昊天,你真的会杀我!这怎么可能?我明明感觉到了,你是爱我的!你为什么会突下狠心杀我呢?这是为什么?”

    见火红的天剑,穿透了自己的娇躯,并且无情的燃烧自己。迷情世界的器灵‘情不死’,难以接受眼前的事实。在情不死心中,始终相信,昊天是爱她的,是不忍心和她分开的,更不可能会杀她。

    实际上,‘情不死’说的没错,在昊天心里,他始终在爱着‘情不死’化成的傅水灵。虽然昊天知道心上的傅水灵是假的,但昊天依旧爱她,并且因这假的傅水灵,而爱上了真的傅水灵。

    倘若不是这样的话,迷情世界的器灵‘情不死’,怎能在昊天的心镜上面活到现在呢?

    不过,昊天心里虽然爱这‘情不死’化成的傅水灵。可是,他身上有了白衣圣雪的地圣之血化成的相思情结。昊天爱白衣圣雪,远远胜过了爱‘情不死’化成的傅水灵。

    ‘情不死’虽然知道昊天爱她。但她犯了一个致命错误,小瞧了地圣之血的功能!没有搞清楚白衣圣雪身上的地圣之血是何来头?也不知道因这地圣之血的关系,白衣圣雪在昊天心中占了何等的地位?

    ‘情不死’不该说进入白衣圣雪的心中,让白衣圣雪更爱昊天。

    她这句话,引发了昊血气意念的极度反感,使昊天身上的血脉膨胀,让昊天异常的愤怒。故此,才对‘情不死’下了毒手!

    倘若昊天在碎骨峰时,白衣圣雪没有舍命般的给了昊天一大碗地圣之血,让昊天的血脉焕然一新。‘情不死’有可能真的能迷惑住昊天。

    但现在,昊天身上的地圣之血虽说没有白衣圣雪身上的地圣之血纯厚。但是,昊天的血气意念,乃是由白衣圣雪的精华之血演变而成的。

    在昊天的思想中,他把白衣圣雪看的比自己还重。加上地圣之血的能量带有地圣的灵性,白衣圣雪在昊天心中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故此,昊天肯定接受不了白衣圣雪被‘情不死’控制。

    说句简单的,在昊天心里,白衣圣雪比‘情不死’化成的傅水灵重要很多。昊天的性格大变,完全是白衣圣雪引导成的,白衣圣雪完全占据了昊天的情感。

    ‘情不死’还幻想迷惑昊天,来控制白衣圣雪。甚至想借助白衣圣雪,加强对昊天的控制。

    她这样做,真是不做死,就不会死的节奏!

    看着即将被烧毁的‘情不死’,问自己为什么杀她?

    昊天的内心也是五味杂陈,非常复杂。

    他痛苦的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会杀你?情不死,我告诉你?因为你太自私了!要是我为圣雪杀了傅水灵,圣雪绝对不会开心!圣雪不像你这样自私!再说,你进入了圣雪心中,圣雪还是现在的圣雪吗?你当我是白痴吗?

    真的搞不懂?我为什么会把你这样自私的器灵一直放在心中?倘若不是圣雪执意爱我!恐怕我一生都逃不去你的诱惑和陷阱?”

    不过,话说回来,不管这迷情世界的器灵‘情不死’,是什么样的人?但对昊天来说,‘情不死’没有真正的伤害过他。

    不但如此,在昊天孤独无奈的时候,‘情不死’化成的傅水灵还在昊天的心头,一直陪伴着昊天。

    可以这样说,在一段时间里面,‘情不死’化成的傅水灵都成了昊天的感情寄托。

    昊天杀死‘情不死’,实际上也是对他的一段感情经历,进行销毁!

    倘若‘情不死’不说去进入白衣圣雪的心中的话,昊天可能真的下不了恨手,杀死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