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破天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39章 一人可敌数百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乘风不敢再原地多逗留,他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今天的秋月谷似乎杀机密布,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李乘风朝着秋月谷东部的幂月林处一路狂奔,这是他和赵小宝、赵飞月崇羋婧等人约定好的地点,所有人一旦出现以后,在确定了方位后第一时间赶往这个地点。

    这是他们在搜集到所有情报以及秋月谷的地形图后做出的决定,这个地方是传送点的一个远点地区,离东侧传送点较近,也便是离李乘风的离其他传送区域较远,但这里有两个好处,对于有法术和法宝沟通的人来说,一来方便躲藏,不会引起其他人注意,二来则是这里离容易发生冲突的主战区远,不容易成为被集火的对象。

    李乘风一路狂奔,路上不住的听到有炮响和钟声的响起,这让他下意识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西部方向,他知道那里一定正在爆发一场极为可怕的战斗!

    却不知道这究竟是哪两拨人突然撞在了一起,二话不说便展开了厮杀。

    但李乘风没有料到的是,这并不是两拨人展开的冲撞厮杀,而是一个人对另外一群人展开的疯狂屠杀!

    在秋月谷西部地区的传送区域中正站着一名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这人披头散发,穿着一件最简单的麻布长衣,他容貌丑陋,满脸血污,身上更是鲜血淋漓,但鉴于他手中正拎着一只撕扯下来的断臂,脚下更是横七竖八的倒着密密麻麻一地的修士,可以看出,他身上的鲜血并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别人的鲜血。

    这人正是凤歌楚狂人,他站在一片平地的中央,睥睨斜视着周围一百多名修士,满脸狞笑,眼神不屑。

    楚狂人在传送到这片区域后,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

    正所谓艺高人胆大,楚狂人在出现后不仅没有任何防备,也没有第一时间躲藏甚至逃离,而是大咧咧的一屁股坐在一块大石等待着后面的传送人的出现。

    随着后面的修士出现后,楚狂人眼睛一亮,似乎在期待着什么,可是当他看见出现的是一名无相门弟子时,他顿时大失所望,撇了撇嘴,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

    这名无相门弟子一眼瞧见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楚狂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扭头便逃,但楚狂人也并没有去追,反而是从身旁拿出了一个半尺大小的口袋,他伸手在口袋里面一捞,竟然从这口袋里面拎出一只狗来。

    这只狗奇丑无比,倒是和楚狂人相得益彰,它从袋子中被拎出来扔到地上一个翻身,身上用力抖楞了两下,便朝着楚狂人愤怒的狂吠了起来,似乎在埋怨他为什么将自己关在这个袋子里面这么久。

    楚狂人嘿嘿一笑,又伸手进这袋子里面摸了摸,这一次摸出一条鲜血淋漓的鹿腿,然后撕下一块后腿肉扔给了丑狗,自己则抓着这只生鹿腿肉大口撕咬了起来。

    丑狗见到肉也不再狂吠,低头跟着一块大快朵颐。

    这时候传送区域开始成群结队的出现修士,这是为了防止先入场的强大修士埋伏在传送区域对较弱的入场修士展开埋伏集火。

    这些修士以法阵姿态入场,虽然是不同门派,但此时他们团结一致,紧张无比,在传送结束后他们都瞧见了一旁不远处坐在石头上正在茹毛饮血的楚狂人。

    他们先是一惊,随后都面面相觑起来,随着他们让出传送区域,后续又是一大批人传送入场时,这些人都下意识的将楚狂人围在其中,他们迅速的整理阵营,结好阵形后开始交头接耳,指指点点。

    此时聚集的修士们已经有三百人,人数一多,他们胆气便壮了起来,他们分成三个阵营,其中为首的三人各自商议了一番后,其中一名白袍英俊男子上前一指楚狂人,大声道:“楚人狂,你这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禽兽,在一旁虎视眈眈,是想作甚!”

    楚狂人一边撕咬着鹿腿,一边斜眼瞧着这名白袍英俊男子,嘿的一声笑,说道:“换一个人出来说话,我不跟卖屁股的小白脸说话。”

    这话说完,白袍男子身后阵营的修士们都愤怒的大声怒骂了起来,其他两个阵营的修士大多都哈哈大笑起来。

    白袍男子面色涨得通红,他愤愤然还想再说,在他身后一名红袍白边的男子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越过了他。

    这名红袍白边的男子朝着楚狂人拱了拱手,道:“楚真人,不知尊驾恭候在此,所来为何?”

    楚狂人此时将手中的鹿腿啃得只剩下一根粗大的鹿腿骨,他咽下了嘴里的肉,用脏兮兮的手指头一边剔着牙齿,一边大咧咧的说道:“不干嘛,就是想尝试一下。”

    他之前茹毛饮血的模样就已经让这里的一些女修士大皱眉头,下意识捂嘴偏脸,此时见他这般剔牙,又大口吐着口中的血水,一时间她们有些人甚至几欲作呕。

    这红袍白边的修士不解道:“楚真人想尝试什么?”

    楚狂人咧嘴一笑,站了起来,他用脚踢了踢身旁的丑狗,将它赶到了石头后面去,然后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鹿腿骨,道:“想尝试一下一次打三百名修士,是个什么滋味。”

    这话说完,这些修士轰然大笑起来。

    如果说他们单独面对楚狂人,那这里没有人敢正面单挑,可他们这里有三百多人,光是大型法阵都可以结三四个,更何况金身修士至少有七八十人,楚狂人一个人再厉害,还能以一敌多打败他们这里这么多人?

    楚狂人面对这些嘲笑,他也咧嘴笑了起来,满口血污,仿佛一个可怕的魔鬼张开了血盆大口。

    两边都大笑了一阵后,楚狂人笑吟吟的瞧着这些修士,一副“你们这些废物统统被老子一个人包围”了的气势,说道:“笑够了么?”

    白袍红边的修士笑着说道:“楚真人,你不是说真的吧?”

    楚狂人点了点头:“想试试!”

    白袍红边的修士盯着楚狂人看了一眼,随后他缓缓举起右手,缓缓后退,在他身后的修士也都开始纷纷结阵。

    旁边的修士们虽然满脸不屑,但也都纷纷结阵,楚狂人并不着急出击,反而是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结阵完毕后这才跺了跺脚,狞笑道:“好了么?”然后他双足一顿,大地猛烈一颤,他便像猛虎扑入羊群一样冲了进去。

    在上空的仲裁一开始还饶有兴趣的观看着,可只看了一会他们便脸色大变,目光恐惧的看着楚狂人冲入这法阵当中大杀四方,四周所有的法宝和法器轰击在他的身上都没能给他造成任何的伤害,他手中的鹿腿骨不住挥落,每一下敲下去都能砸碎一名修士的脑袋,仿佛那不是一根鹿腿骨,而是一件坚硬无比强悍无匹的法宝!

    此时的楚狂人整个人就像一头横冲直撞的远古凶兽,他全身上下都刀枪不入,没有人能够击伤他,甚至没有人能够将他击倒!

    而他全身上下都是可怕的武器,他一拳就能轰飞一名修士,肩膀一撞就能将一名修士撞得狂吐鲜血!

    三百名修士结成的三大法阵丝毫没能保护他们,反而成为了他们互相掣肘的桎梏,两个法阵的修士眼睁睁的看着楚狂人冲入一个法阵之中大杀四方,而他们却不敢动弹!

    他们没有魄力撤除法阵前往支援,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另外一个法阵被楚狂人肆虐屠戮!

    天空的仲裁大汗淋漓,其中一名仲裁冲下去厉声喝道:“楚人狂,快住手!!”

    楚狂人头也不回,翻身一拳凌空打出,凶猛如同怒浪的拳罡瞬间将这名仲裁轰得如同炮弹一般横飞出去,只一眨眼便飞出了天外,瞧不见了踪影。

    剩下的仲裁一个个面色如纸,看着楚狂人在下面疯狂肆虐进行恐怖杀戮,其中一人颤声道:“快,快去禀报大主祭!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