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昆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下了一个怎样的命令。 面对四凶兽,他们转身逃走下场又将如何? 可这个时候,连大主祭常昆都没有了战斗欲望,他们打光了所有的底牌,却看不到任何取胜的希望,即便他们知道背对着四凶兽逃走会死得更快,可是失去抵抗意志的他们内心深处强烈的生存欲望压倒了一切,他们都寄托于四凶兽去追杀其他人,而不是他们自己。 抱着这样的侥幸心态,所有人都开始了逃亡,首当其冲的便是围攻穷奇的十几名白衣护法,他们在命令刚下达的时候立刻便四散逃走。 可穷奇被他们围攻了这么久,早就暴怒不已,此时它眼见这些人狂殴了自己一顿以后居然扭头想跑? 那还了得? 穷奇一张口,口中喷出无边无际的熔岩烈焰,它扭动头颅,扫射四周,那些空中直飞出去的修士瞬间全部被波及,只一眨眼功夫便被吞没在这恐怖的熔岩烈焰之中。 李乘风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可怖的一幕,此时的天空仿佛多出了一层火海,在他们上方一片熔岩烈焰在一百多米的高空处熊熊燃烧着,它们汹涌扩散仿佛一张巨大无比的烈焰地毯,那可怕的气势似乎要将整个大地都覆盖起来,整个天空都变成一片血红。 在那滔天的烈焰之中那些被吞噬的修士凭借着自己的金身并没有被第一时间就灼烧得形神俱灭,可这反而给他们带来了无比的痛苦。 这些修士的惨叫声回荡在这滔天火海之中,他们修为高低各不相同,因此抵抗的时间也都各有长短,可是毫无例外的都最终这火焰吞噬。 只是在火焰灼烧他们的时候,他们都发出凄厉的嘶鸣声和求救声,但不管他们如何哭喊,如何哀求,他们只能是最终被这可怖的熔岩烈焰灼烧得什么也没有剩下。 只有那些往天上逃窜的少数几名修士逃过一劫,他们都不敢回身去看,只是将这可怕的嘶喊声抛到脑后,拼命的逃离这噩梦一般的地方,再也不要回来。 但他们是幸运的,在这可怕的杀戮地狱终究逃了出去,那些在法阵中的修士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失去了战意的他们想要扭头逃走,可他们一逃法阵立刻消失,脱困的饕餮与混沌立刻暴走,它们疯狂扑向这上百名修士开始了可怕的大屠杀。 李乘风此时无比的庆幸他们躲在这个被隔离开的小千世界之中,若是他们此时暴露在外面,只怕包括赵飞月和大师姐,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在这四凶兽的暴走肆虐下活下来。 脱困的两头饕餮开始疯狂食人,它们像猎捕猎物一样挨个扑倒那些逃窜的修士,一张口便能咬断他们的脖子,即便他们任何一个修士都是金身级别的高手。 这一大一小两头饕餮如同两道红色的闪电,它们来回窜动穿梭,所到之处一片腥风血雨。 但更可怖的是朱厌,它一个跳跃便会出现在那些逃窜的修士的去路上,只凭它那可怕的身形以及之前凶残的手段便足以震慑得这些修士扭头调转方向不敢与之为敌。 可将后背暴露给朱厌的后果是极其可怕的,朱厌一个闪身毫无任何花哨的一拳轰过去,被击中的金身修士立刻便像一蓬血花一样当场爆开,仿佛当空炸开的焰火。 朱厌的速度极快,它的身形拉出一道长长的残影,只听见一连窜砰砰砰的声音传来,在朱厌前方逃窜的修士便一个接一个的爆成了一团血雾。 “少爷……你看!”赵小宝并没有去看朱厌反而是将视线停留在了混沌的身上,他惊恐的指着远处的混沌,失声低呼。 李乘风顺着他手指的视线看去,却见混沌正远远的注视着他们这里,而且正在快速靠近。 混沌的身形此时扭动闪烁,仿佛一团烟雾,时而凝聚成形,时而虚幻如烟,当她上一秒种幻化成一团白色烟雾时,下一秒钟她便出现在了几十米近处的地方再次凝聚成形,这样反复几次闪烁,她便已经来到了李乘风他们等人的跟前。 “黄霓裳!果然是黄霓裳!”李乘风心中一紧,他虽然与黄霓裳有过一些过节,可那都已经是过眼云烟,而且也并非什么了不得的矛盾,现在看到黄霓裳居然变成了这样一副可怖可畏的模样,李乘风一时间心生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之感。 “她在看我们!”韩天行用极其轻微的声音低声惊呼。 赵飞月一咬牙,她飞快的捏了个指诀,在他们上方的九龙鼎立刻飞起,带着李乘风他们企图飞离开来。 此时没有了日月乾坤阵的束缚,他们自然可以快速离开,但黄霓裳立刻发出一声愤怒的厉啸声,身形立刻化作一团白雾将九龙鼎创造出来的小千世界团团包裹,一时间李乘风他们被包围在这一团浓密得几乎看不见外面的白雾之中,九龙鼎顿时动弹不得。 李乘风他们只能看见外面的白雾逐渐凝结在这外围的小千世界边缘,仿佛凝结成霜,而且越来越厚,黄霓裳进不来,但李乘风他们也出不去。 “不妙……这可不妙!”李乘风喃喃低语,他看向赵飞月,低声道“还能支撑多久?” 赵飞月飞快看了大师姐一眼,低声道:“最多还有一炷香的时间九龙鼎就会自动失效,那时候,我们必须要立刻逃走,否则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怎么逃?”李乘风低声说着。 赵飞月顿时沉默了,之前那些白衣护法们四处逃窜却被饕餮、朱厌以及穷奇疯狂屠戮的场景她都看在眼里,若是他们也那样逃窜,是否也会重蹈覆辙? 在四凶兽的眼里,他们的杀戮欲望以及战斗意志来源于本能,因此一切的幻象幻术都是没有用的,那些花里胡哨的障眼法,只能是徒增笑柄,它们可以敏锐的凭借本能看透一切,然后直取目标。 跟四凶兽作战,能够依靠的只有本身强大的实力,除此之外一切皆是徒劳。 韩天行此时扭头看向大师姐,虽然没有说一句话,可是他的眼神却已经流露表达了出来:如果没有她,混沌此时又岂会盯着他们不放? 似乎感应到了这样的目光,一直背对着众人,盯着外面混沌的大师姐忽然开口:“一会我引开混沌,你们快走!” 赵小宝大喜,李乘风却是将信将疑。 一直阴狠冷酷的大师姐为何会突然如此好心?这……难道又是她的阴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