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破天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78章 陈年往事惊回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李乘风觉得自己置身在一片旷渺的黑暗海洋之中,自己似乎被一个又一个的浪潮拍打着,他身上一会冷,一会热。

    紧接着他听到一阵阵吱吱的声音不绝于耳,一开始如同海啸一般席卷而来,但很快又退潮一般仓皇而去。

    随后便是漫长无边的寂静,偶尔能听到一阵滴答滴答的声音响起。

    远处模糊的传来一阵嗡嗡的声音,像是爆炸,又像是在打斗,又像是刀剑相击的声音,听不真切,李乘风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却觉得自己眼皮仿佛被缝住了,他想要动弹,可身上却仿佛压了万斤巨石让他无论怎样用力也动弹不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乘风才蓄积了足够的力量,拼命睁开了眼睛。

    他发现自己似乎是置身在一个山洞之中,四周是一片的黑暗,但黑暗中散发出一阵阵莹莹的幽绿色光芒,那是人体骸骨的磷粉光芒。

    借着这些光芒李乘风往四周看了一眼,骇然发现自己居然置身一片骸骨堆之中,这些骸骨看起来很小,并不是人类,从尚未风干的一些皮毛上来看,他可以分辨出这些都是提醒巨大的老鼠尸骸。

    它们堆积如山,围绕在李乘风周围呈现出一个巨大的扇形,而在李乘风最近的周围则是枯萎接近灰烬的花草树木。

    看见这一幕,李乘风若有所思,这可能是他体内的仙力自动发作,先是用花草树木将自己做茧保护了起来,同时又调动来这山中的巨鼠,抽调其生命力来为自己疗伤。

    李乘风摇了一下头,他回想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这才猛然间想起自己吃了剑真人一记“一剑极乐”的绝招,然后他便失去了意识,再醒来的时候便出现在了这里。

    这当中发生了什么,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他却是一丁点儿都不知道。

    但李乘风知道他现在肯定不在蛮公刁婆所居的山洞之中,因为蛮公刁婆的住所虽然也是山洞之中,但是那个山洞宽阔巨大,内部装饰与寻常人家没有什么区别。

    但这里幽暗阴森,山洞前后深不见底,左右只能容纳四人并排,顶部最高也就不到一米八左右,李乘风都无法直起身子走路。

    李乘风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他也不敢出生,在飞快的往旁边一摸,抓住自己手中的破天剑后,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李乘风撑起身子,捡起一根在角落几乎嵌入山体之中正在莹莹发光的大腿骨用来照明,然后小心翼翼的向前摸索着。

    往前走出去几十步后,李乘风再一次听到嗡的一声响,这声音轻微而遥远,如果不是这山洞之中寂静得针落可闻,这声音几乎便听不清楚。

    李乘风顺着这声音而去,往前越走,他越是能听清楚前方传来的声音和动静,声音越大,地面的震动也便越大。

    这声音时不时的响起,越来越密集,越来越激烈,李乘风小心翼翼的往前摸索,在来到甬道尽头时他已经能清晰的听见里面的声音,那是激烈的厮杀声,怒骂声、呵斥声、诅咒声、施法声、刀剑声,交织在一起,激荡在这山洞之中层层回响,形成激烈的音波。

    李乘风扔下手中发光的骨头,小心翼翼来到洞口探出头去,却见巨大的溶洞之中九名身穿修士长袍的男子正在围攻中央一名手持长剑的男子,当中这三名修士正在一起施法驱动着一个旋转于空中的金轮,这个金轮嗡嗡作响,一点一点的朝着手持长剑的男子压去,另外六人则在周围朝着这名男子发起各种攻击,让他无法分身分心。

    这名手持长剑的男子状若猛虎,无论是什么法宝法术朝他轰来,他都只是一挥剑便将之涤荡一空,不仅是法术,就算是强横法宝在他面前也走不过一个回合。

    这男子鲜血淋漓,就像是一头被困在绝境囚笼中伤痕累累的猛兽,虽然隔着老远,但李乘风依旧能够感受到他身上那股凌厉的气势!

    这男子一边凶猛挥舞长剑,剑气纵横睥睨,横扫八方,所到之处无人敢挡,他一边吐血一边破口大骂:“你们这些无耻老贼,设下这阴险陷阱陷害你老子,迟早有一天你们会有报应的!”

    这九人无人回答,只是疯狂驱动法术法宝,不要命的朝着这男子猛轰。

    这男子眼见头顶金轮嗡嗡作响,越压越低,他一声狂吼,朝着正在驱动金轮的三名修士挥出一剑。

    铮的一声巨响,一道橙光破孔而出,仿佛一道巨大镰刀朝着他们三人扑去。

    可他刚一挥动,其他六人当中立刻有三人扑上去,他们瞬间施法布下结界,可他们布下结界的瞬间便被这橙色镰刀撞得粉碎,可这橙色镰刀再往前轰去时,却又撞在一道结界上,终究是强弩势尽,自己哗啦一声粉碎当场。

    这一剑无功而果,但却让这男子获得了短暂的喘息之机,他在喷出一口鲜血后,咬牙切齿的说道:“今日你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说罢,他将手中的长剑高高举起,然后这长剑便释放出恐怖的橙色光芒,这光芒如潮水一般迅速弥漫开来。

    其中一名年迈的修士惊声高呼:“他疯了!!小心!!快结阵!!”

    李乘风眼见这橙色光芒汹涌而来,他立刻缩回脑袋,躲在厚实的岩壁后面,只见一道到橙光从洞口汹涌喷出,然后如同光柱一般直透山体,将坚硬无比的岩石硬生生透穿极深极长的山洞出去。

    那新生的山洞切口出光滑如镜,便是天底下最精巧的工匠也决计无法用工具敲凿出这样光滑圆润的弧线。

    等这嗡嗡作响的橙光骤然消失后,李乘风听见这山洞之中所有的动静已经消失,他大着胆子探出头去。

    却见山洞之中那九人结成一个小型法阵,但他们九人当中有八人已经化作了骷髅,剩下一人排在最后,正在努力挣扎着一边咳血,一边爬起来。

    而那持剑的男子此时已经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不知生死。

    这爬起来的男子一开口,李乘风便听出这正是之前出声的年迈修士,而且,这声音在他听来……好像还有几分耳熟!

    随后,他听到这年迈修士开口说的话,却将李乘风惊得浑身毛骨悚然!

    这年迈修士挣扎着爬起来后,摇摇晃晃的往前走着,每走一步他便桀桀一笑,道:“没想到吧?终究还是我们笑到了最后!朝天阙啊朝天阙,你输了!!这破天剑,归老夫所有啦!!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