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破天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26章 驱逐傀儡觅敌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乘风一路狂奔!

    如果是在地面上,他自然有的是办法对付这个机关傀儡,再厉害的机器人,它一定有它的弱点软肋,以李乘风的能力对付起来并不算非常的困难。

    可是,在这飞天战艇上,那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终结号之所以叫这个名字,不仅仅在于它能够终结它的敌人,它也能够终结自己的战友,甚至是终结这艘飞天战艇,因为它不分敌我!

    傀器国的人都很清楚,飞天战艇这样的大杀器是绝对不能落入到对方手里的,一旦对方有大修行人突入到飞天战艇之中,如果发现战事不利,便要立刻启动自毁程序,可如果他们没有来得及启动自毁程序,或者自毁程序被对方阻止的话,那他们可就要当场坐蜡。

    毕竟他们的对手可是能够上天入地,移山填海的陆地半仙!

    因此他们便将这终结号装载上了飞艇,在局面失控的情况下,他们便会释放出终结号,终结号面对敌人能够打赢对手,那自然烧高香,可如果敌人难缠无法战胜,那么终结号另外一个任务就是:摧毁飞天战艇!

    这时候李乘风已经隐隐约约察觉到这个机关傀儡的不对劲之处了,因为它虽然一直在追着自己穷追猛打,可是它这一路上释放的光线却感觉像是在不由分说的大开杀戒,而且,李乘风一路掠过的无论通道还是舱室,都被终结号扫了一遍,可怕的光线简直就像是死光一样,照到哪里,哪里便化为乌有,尤其是有些余波波及到了弹药库或者动力部,引发的爆炸简直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

    轰隆隆的爆炸震得飞天战艇猛烈摇晃,李乘风甚至都站不稳身子,整个人像是滚地葫芦一样被震得在通道中滚来滚去。

    终结号一开始也被甩得飞了出去,可当它爬起来的时候,它的脚掌上却生出机械铁钩,硬生生的抓住了地面,任凭飞天战艇如何震动摇晃,它都不会被晃倒。

    李乘风瞧见这终结号抓着地面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逼来,他心中暗骂:娘的,别得寸进尺啊!

    李乘风飞快打量了一眼四周,他此时置身在一处船员室之中,只不过这间船员室的左边一侧被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另外一侧同样也有一个巨大的口子,边沿处还在滴淌着融化的钢汁,透过这个破开的大口可以看到隔壁几个舱室中有正在拼命救火的船员,有拼命救治战友的士兵们,在他前方是被爆炸震得脱落了半边的铁门,在他身后则是有着圆形透明玻璃窗的钢铁墙壁。

    这时候终结号沉重的脚步声吭吭的在外面响起,紧接着嘶啦的钢铁撕裂声传来,门口被震得半边脱落的铁门被硬生生的拉扯下来,终结号弯下腰来,探头向舱室中看来,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它双目便赤红燃烧了起来,光波再一次在它的眼中聚集能量。

    李乘风暗骂一声,他立刻将手中落日枪重重的往脚下一砸,轰的一声,落日枪蓄积的第一重能量瞬间爆发出来,一下将地面轰得粉碎,舱室甲板轰出一个大窟窿来,李乘风也立刻跌落了下去。

    就在他跌落的一瞬间,终结号双眼的光线便射了过来,顷刻间两道光柱喷涌而出,整个房间一瞬间睁目如盲,嵌着玻璃窗户的舱室墙壁立刻被轰出两个大洞,剧烈的强风瞬间灌了进来,内外压差产生的强大风力以及飞行的速度让这破洞开始造成进一步的破坏,连带着周围墙壁也被撕裂开来,紧接着周围舱室都跟着倒了霉,它们有的纷纷解体,有的则垮塌下来,连带着里面的船员和士兵们都惨叫着被吸出了飞天战艇之外,在万米高空中惨叫嘶喊着跌落地面。

    终结号这一击打空,它立刻低下头来,双足呲呲的喷出一股蒸汽热流,双臂更是发出两道光柱将脚下的钢板切割出一个大口,它自己则立刻跟着李乘风跌落下去。

    可它刚落下去的时候,却看见下面的舱室中空无一人,在它面前的是一个被刚才的爆炸牵连得舱室墙壁也同样破裂开来的船员室。

    终结号失去目标后愣了一下,但突然间它头顶落下一个人来,正是李乘风!

    李乘风飞快的将最后一张飞行符箓拍在了这终结号的身上,紧接着他手中的落日枪重重的轰在终结号脚下的铁板地面上,轰的一下将它脚下的地面轰碎,让它无法再抓住地面,同时不等它跌落下去的时候,他紧接着又是第三连击轰在终结号的身后,一股巨力瞬间将它轰飞出去,配合着飞行符箓,一下将巨大沉重的终结号给轰了出去。

    巨大的终结号瞬间被轰飞出去,它的四肢挥舞着,脑袋中发出一连串嗡嗡嗡的声音,如果李乘风听得懂傀器国的话,便会听明白这是一段指令音:已脱离活动许可范围,启动自爆!

    终结号周身的魔晶立刻燃烧了起来,紧接着它浑身变得越来越亮,仿佛夜空中凭空多出了一个小太阳,轰的一声,它周身猛然间放出一道光波,这道光波威力之巨大,甚至连已经有几百米开外的飞天战艇都被震得横飞出去老远,巨大的船身猛的被这冲击波一推,几乎当场侧翻!

    李乘风更是被震得重重摔在身后墙壁上,如果不是有流沙战甲的保护,就这几下撞击,他便会被这铁板墙壁上到处的破口尖锐铁片给刺穿当场。

    可即便是有流沙战家的防护,李乘风还是像一个箱子中的老鼠一样,被人用力的甩来甩去,四处撞壁,头晕眼花。

    四周的一切都在到处乱飞,床铺、枕头、水杯、充满傀器国风格的军刀、惨叫的士兵、甚至还有飞舞的炮弹!

    李乘风拼命抓住一切自己能够抓住的东西,然后拼命集中注意力,调动花草树木向他这里飞快蔓延而来,在他即将被甩出去的一瞬间终于将他这个“无根之萍”抓住,让他固定了下来。

    但李乘风刚将自己固定住,他手中的落日枪却因为惯性枪尖撞击到了脚下的地板上,本来就蓄势待发的第四击重重的轰了出去,瞬间李乘风脚底下便又炸开了花,整个人摔了下去!

    李乘风这一下摔得七荤八素,当他摇晃着脑袋,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置身在一间宽敞的舱室之中,这间舱室呈扇形,前方竟然全部都是透明的可视玻璃,房间中到处都是仪表以及一个十分显眼的船舵!

    在这个船舵旁边站着一个衣着笔挺光鲜的男人,这个男人个头高大魁梧,脸上的络腮胡子仿佛茂密森林,他生着一张国字脸,模样坚毅而冷峻。

    在这男人的周围站着十几名军官,他们一个个对着李乘风怒目而视,手中都拿着小巧的手枪,纷纷指着李乘风。

    李乘风张口结舌:这……这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