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破天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96章 一路皆哭家家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

    一场大战至此已经算是彻底的落下帷幕,这一场战役过后,还有无数的事情等待收尾,赵飞月无法拒绝高胜寒的请求,因为在调查结果下来之前,他还是整个东南军方名义上的第二领袖。

    龙腾海也没有意愿想要立刻追究高胜寒的意思,甚至还在努力帮他擦着屁股。

    理由非常简单,木已成舟,高胜寒既然已经把事情做下来了,明面上龙腾海就必须承认,因为不承认的后果很严重:第一,这意味着龙腾海的威信将荡然无存,将来谁都来个先斩后奏,那谁还拿他这个大将军当回事?第二,他也不能真拿高胜寒如何,因为在有心人眼里,高胜寒是在救他,一个为了救他龙腾海,不惜身家性命的人,自己如果真的对他痛下杀手,那天底下谁还愿意跟他?

    和谈很快就进入了实质性的接触阶段,胜利以最快的速度第一时间通报到了皇帝陛下的御前,很快皇帝陛下的旨意便来了,先是一份非常简洁的旨意:口头嘉奖全军,具体奖赏需要等内阁商议后再行宣布,同时命赵飞月再次担任使者前往傀器国进行和谈。

    这一场大战,傀器国基本被打残,第戎国遭受重创,两边都没有能力再来一场大规模的战争,甚至他们连小规模的战斗都没有办法应付。

    因为大齐这边固然因为一场大胜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可大齐这边最核心的战斗力:精英修士团并没有遭受重创,依旧保持着完整编制。

    有这批精英修士在,大齐这边在战略上就依旧保持着主动性与机动性,这种精英修士团在小规模战斗上是具有绝对的优势地位的,无论是傀器国还是第戎国都不会在这上面去挑衅大齐的精英修士团。

    可也正因为现在精英修士团成为了最完整的建制存在,这也意味着在镇南军中修士团体的力量已经完全压倒了军方,这对于龙腾海,又或者是大齐来说,是极其不利的。

    因此立即削弱和解散这支空前庞大的精英修士团是比结束战争更加重要的事情。

    李乘风他们这些临时被征召而来的修士是最先被打发离开的,解散速度之快,意图之坚决明显,立即引起了这些修士们的不满。

    包得跟粽子一样的韩天行都满腹牢骚:“他们简直是把我们当成了夜壶!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赵小宝拼命的点头,他不忿的打量着正在重建而人流往来的广源城街道,显然也非常赞同韩天行的看法。

    他们这些人在灰盔谷夜战之后,第二天就被打发着回到广源城,在进行了简单的整修后,第三天就被要求返回神京,然后在神京接受表彰和封赏。

    明眼人都看出来这是龙腾海在分化眼下这个极其庞大的精英修士团体,不管怎样,先赶走一波,再分化一波,继而拉拢一波,打压一波,这样他就可以继续控制这个修饰团体。

    毕竟……傀器国不管怎样不还在灰盔谷的后面么?

    这个生死大敌只是被重击了,并没有被打死,还是有一定威胁存在的。

    李乘风拍了拍赵小宝的脑袋,叹了一口气,道:“你们可别发牢骚了,这次能活着回去,那可真是祖坟冒青烟了。”

    韩天行面色一变,流露出一丝喜色,道:“师兄,你说这次咱们能获得什么样的封赏?师兄,你这次肯定能封侯了吧?”

    封侯?

    李乘风想都没敢去想,西北战家镇守九狱那么劳苦功高,最终始终只是一个一等侯,大将军龙腾海十多年来军功无数,又是军界大将军,堪称军方第一人,而他也照样只是也一等侯。

    他这个小小的连一等伯都不是的伯爵,怎么可能一下连跳几级就直接封侯呢?

    李乘风露出一个嗤笑的神情,没有说话,但韩天行却明白了,他流露出失望的神色,作为一个曾经的文人,不能出将入相后最大的奢望就是成为大修行人……以及谋取爵位,封妻荫子!

    李乘风在这一战中居功至伟,是他在大厦将倾的时候给予九幽魔王的妖王致命一击,这是最关键的一击,堪称一锤定音!

    如果没有他,这一战将是大齐惨败!

    而这一败的后果,瞎子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对力挽狂澜的李乘风如何封赏都不足为过!更不用说李乘风之前还有击毁飞天战艇的大功劳!

    这都如果不能封侯,那他想要封赏一个爵位只怕就是痴人说梦了。

    韩天行满心失望,但李乘风也没有心思多去关注,他目光不住的往两旁的街道收容所看去。

    李乘风一把抓住跟前一名瘸着腿,瞎了一只眼睛的厢兵追问道:“请问,李大鱼家在哪里?”

    这名老兵被人一抓,大怒之下扭头刚要怒骂,可话刚到嘴边便又咽了回去。

    眼前这人身穿修士长袍,身材高大,相貌英朗,气质卓尔不凡,在他身旁的两人同样穿着修士长袍,显然是他绝对惹不起的人。

    这名老兵立刻陪笑着说道:“修士老爷可是对小老儿说话?”

    李乘风微微笑了笑,道:“是,劳烦老兄打听一下,李大鱼家可是在这附近?”

    李大鱼便是黑蛋,他临死前的祈求是李乘风心中难以拔出的暗刺,因此当其他的修士都搭乘着临时传送阵返回神京时,唯独他带着黑蛋那并不丰厚的抚恤金前往广源城来找寻他的娘亲,来完成他的承诺。

    广源城遭到轰炸后,此时尚未完成重建,又或者说,已经完成部分重建的是那些官老爷和军老爷们以及修士老爷们居住的地方,老百姓们平日里居住的一大片地方此时都依旧是一片断壁颓垣,到处都是结晶状的破壁和深深印入墙壁中的蜷曲身影。

    路边的人很多,到处都是穿着丧服的人,满耳都是哭泣的悲声。

    这一场大战中,各大军团平均战损率达到了极其可怕的六成。

    十个男人出去,有六个死在外面,广源城简直门门挂丧,家家戴孝,举目四顾,惨不忍睹。

    老兵听到李乘风的话,他扭头朝着街巷一头的临时棚户区指去:“好像是在那儿。”

    李乘风顺着老兵手指方向看去,却见一片芦苇搭乘的极为简陋的棚户区中一片惨白,纸钱钱串和烧成白灰的纸灰飞的到处都是,其中一名老妪正呆呆的在街道上不住的来回张望着,拉扯着每一个路过的路人追问着什么。

    李乘风心情沉重的走了过去,迎着对方浑浊而希冀的目光道:“大娘,黑蛋是您的儿子吗?”

    这位老妪身材瘦小,一看就是皮肤褶皱得就像是枯木皮一样,她背脊佝偻,仰着头,眼巴巴的看着李乘风,待听到李乘风说出这么一句话时,她便浑身一震,浑浊的眼睛里面立刻涌出泪水来:“我娃儿怎么了?”

    李乘风心中沉重,将手中的包裹递给了老妪,他声音哽咽的说道:“大娘,节哀……”

    老妪一把抱过包裹,嗷的一嗓子便大哭了起来:“我儿呀!你怎么就丢下娘了呀!你让娘可怎么活呀!”

    老妪的嚎啕声在这一片哭声之中并不算很刺耳,但在李乘风听来却十分的扎心,让他心中极其的难过。

    赵小宝和韩天行在一旁也是黯然神伤,李乘风轻轻拍着老妪的背,低声道:“大娘,生活上还会有什么困难么?”

    老妪紧紧抱着包裹,哭嚎着说道:“你怎么出门做个木匠活儿人就没了呀!!我的儿哟,通杀我哟!”

    诶?

    等等,等等等等……

    李乘风忽然听着觉得有些不对劲,正疑惑之时,却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放手!你们要对我娘做什么!”

    李乘风愕然回头,却见一个皮肤黝黑的年轻男子正挑着一个担子,对着李乘风怒目而视。

    李乘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