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北定望向那些他曾经十分信任的重臣们,缓缓的点了点头:“你们所忠于的并不是皇室,也不是真,而是你们自己、你们家族的利益。当朕也称为阻碍的时候,你们同样会毫不犹豫的除掉朕!” 他却并不因为这些突然出现的敌人而慌张。 外面,他提前安排的强大命魂战士们已经站在了苍龙大殿的门口。从高端战力的人数上来说,双方旗鼓相当。而归流王手中掌握着天龙城的城卫军,已经利于不败之地。 归北星冷笑道:“你们兄弟联手演了一场好戏!不过你信错人了,归北流是个废物!” 外面忽然传来了震天的呼喊声,一名太监飞快冲了进来,大声喊道:“陛下、陛下,不好了,城卫军围攻皇宫……” 归流王脸色一变,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看向归北星:“你收买了他们?” 归北星哈哈大笑:“他们本来就是我们的人!” 却不料归流王露出一个了然的神色:“果然是噬魂魔蚁的人!” 朝堂上一片哗然,一些人岿然不动,一些人却是满脸惊讶,四处看了看似乎是在寻找那些同僚可能已经被噬魂魔蚁寄生。 归流王以九大将领掌控整个城卫军,就算是其中有几个人被收买,但想要掌控整个城卫军,就必须一举拿下九人,除了噬魂魔蚁的寄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别的办法。 归北星看着归流王兄弟二人,心中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为什么他们镇定自若?他们已经是穷途陌路了啊,便是揭穿了我们噬魂魔蚁的身份又能如何?今日之后,这大殿之中还能活着走出去的,都会是王上的人。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忽然心头暗笑:你们是期望决皇者出面,扭转局面吧?可惜你们不知道王上已经有了安排,你们注定要失望了,呵呵呵。 他不动声色,只是淡淡的看着归流王。 “城卫军这些年来愈发**,本王只是懒得管他们。这支军队成立已经几千年了,如此堕落也是不可避免的。”归流王淡淡说道:“本王只是利用他们收容那些心怀反意之辈,用一个虚幻的希望,将他们困在军营中。” “这些年拨给城卫军的各种购置装备的款项,大都被他们上下勾结贪墨了,他们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其实本王心知肚明。” “现在,是检验这些成果的时候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皇宫围墙上面,升起了一尊尊巨大的兵器,或是连弩、或是八孔飞枪、或是飞旋轮刀…… 各种强大的兵器一出现,皇宫中又冲出来一大批内卫,竟然没怎么费力气,就将人数数倍于自己的城卫军击退了。 同时,城卫军后方大乱,一个清冷的声音喝道:“皇城司权鹤仪在此!” …… 祥平安客栈中,一人站在兵王面前,急促恳求道:“阁下,再不出手局势将无法挽回!”年轻的兵王恼怒的骂了一声:“一群废物!” 他大步而出:“跟我来!” 刹那间,整个商队的中走出来二十多人,眼中灵动的神采消失,变成了一种呆滞,可是身上的气息却不断攀升,展现出了本身的修为。 商队的东家目瞪口呆,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商队中,竟然隐藏着这么多王上的傀儡! 兵王缓步而行,走到了皇宫前,城卫军已经被彻底压制,九大统领被权鹤仪一手击杀。皇城司的军队控制着皇城wài wéi。 兵王对那些皇城司的使者说道:“让权鹤仪出来见我!” 使者们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动也不动。兵王一声狞笑:“不见识一下本座的手段,你们是不会明白什么是恐惧的!” 他刚刚抬起手来,却听到身后有个声音:“本座等你多时了!” 他猛一转身,权鹤仪已经凌空一拳轰了过来。 “狂妄无知!”兵王一声大喝:“我已经得到了王上的恩赐,就凭你们这些凡夫俗子也想战胜本座?痴人说梦!” 他一把探出,竟然稳稳地抓住了权鹤仪的这一拳!然后他面色森冷,手上慢慢发力,渐渐地将权鹤仪的这一拳压了下去。 两人的角力让脚下的地面不断沉陷,很快便出现了一个数十丈的大坑。 权鹤仪乃是真圣,兵王却表现出稳稳压制她的力量,至少也是一位元圣。兵王猛的一挥手,权鹤仪闷哼一声翻滚着飞了出去,兵王朝着皇宫中大吼:“宋征,你出来!他们不配当本座的对手,你才是本座的敌人!” 苍龙大殿内众人都在密切关注着外面的局势变化,真的是一波三折。 宋征从御书房地下的密室中走出来,抬起手掌向天空中一招,一股庞大的雷霆砸落下来——这是灵能施展的法术。 兵王当场被轰的瘫倒在地上,宋征淡淡说道:“可你不配做本座的敌人。” 他一出现,苍龙大殿中那些臣子们脸色一变:“决皇者!” 原来决皇者和真皇、归流王勾结在一起——这话说起来,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不过归北星却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阴笑,兵蚁之王败了,这并不出乎意料,毕竟是决皇者。而王上安排的对付决皇者的手段,绝不是兵蚁之王。 归北星自命谋算无双,他觉得兵王狂妄自大,其实并不知道,他只是一个诱饵,钓出宋征,让王上准备的手段真正出手的诱饵。 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苍龙大殿内,六位托孤重臣之中,有四位都是噬魂魔蚁的傀儡,和归北星的身份相同。他们脸色大变,露出了恐惧之色,但是宋征却并没有朝着大殿而来,他不紧不慢的走向了皇城外,然后穿过了天龙城,一直走到了城外的皇陵之中! 在皇陵中一座十丈高的巨大傀儡石像上,坐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家伙,他晃着两条腿,显得十分惬意,口中嚼着一直烤的外酥里嫩的兽腿,身边还有一只酒壶。 宋征慢慢走到了这里,路上他的情绪越来越激动。看到这胖子的那一刹那,他用力一点头:“果然,王九是你!” 那胖子皱了皱眉头,放下了手里的吃食,感觉王九这个名字听着有些耳熟,但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决定不去管那么多了,可能是面前这狡猾的决皇者故布迷阵。他从石像上一跃而下,身躯在半空中,忽然诡异的一个加速,砰的一下发出破空冲击的声音,迅速无比的出现在了宋征身边,把胖大的手掌一张,宛如蒲扇一般朝着宋征的头顶盖了下去。 “你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宋征颇为意外,因为王九这死胖子的样子不像是被天火控制、身不由己的向自己攻击,而是根本不认识自己的样子。 可能有相貌相似的两个人,但是王九身上的气息是不会错的,就是这死胖子无疑! 他心念一动周围涌起了几十道狂风,仿佛锁链一样缠住了那只手掌,宋征趁着这个阻隔异形换位出现在了几十丈之外。 而他的那些流风锁链已经被王九甩手炸了个粉碎。 宋征一声惊讶:“死胖子,你本事见长啊!” 他这样熟悉的语气落入王九的耳中,不知道为何,竟让他感觉分外不舒服,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他变得无比烦躁,一声咆哮像一头战象一样高速朝着宋征冲了过去,同时他双手一抓,在肩膀上的两只护肩,自动向下延伸,在他的手上化作了一双银光流淌的拳套。 这是一件强大的兵器。 宋征不由得更加惊讶,因为这一件兵器之中,融入了某种强大的有灵之兽的兽魂,具有了一定的灵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种类似于法器的兵器! 他见猎心喜,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在皇台堡之中,大家在校场上互相对练的时刻,他没由来的生出一丝热血,吼叫道:“好呀、来呀,你这头死胖子,让我称量称量你长了多少本事!” 他不闪不避,也不再使用神通法术,双拳而上,轰的一声跟王九对了一记。 咔嚓—— 两人脚下的大地迅速破碎,王九刚才所坐的那一尊石像傀儡轰然倒塌,摔得四分五裂。 宋征岿然不动,王九则是连退了四五步,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从来不曾出现的情况。而宋征刚才的那一声吼叫,有让他心中那种不详的预感再次强烈起来,他更加烦躁,被一拳轰退之后,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理智,嗷嗷的发出宛如野兽的吼叫,然后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 宋征看到他双眼血红,也是恼火了:“死胖子你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跟我来真的?老子揍死你!” 虽然咆哮,但是他其实很冷静,猜测王九应该是遭遇了一些特殊的情况,现在更是很危险!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打昏过去,然后慢慢弄清楚缘由,找到解决的方法。 王九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带着狂风冲上来,宋征双眼圆瞪宛如战神,眼看着两人就要再次对轰在一起,宋征却忽然原地消失了! 神通! 他整个人失去了踪影,仿佛不存在于这一片虚空当中,然后忽然从王九的脖子后面伸出一只手重重一斩。 王九两眼一翻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