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春风二十年 >

第1151章 压力(给温润如玉+8)

    小红点点头:“那还差不多。也行吧,勉强过得去。夏秋你感觉呢?”

    夏秋说:“行,挠一把换块地值了。”

    小伟对刘晓冬说:“估计地下来也得年后了,到时候缺钱我先帮你们垫上。我就刚才说那些要求,好好干吧。”

    刘晓冬点点头:“行,没问题,你这桥都搭好了我要再熊还叫啥爷们。”

    刘斌说:“你原来也不像爷们啊,像个老太太似的。”

    刘晓冬过去锤刘斌,大家嘻嘻哈哈的出了包间。

    下楼,刘晓冬去结账,老板说什么也不收,刘晓冬说:“这事完了,就这么过去了,嫂子你也不用耽心,扯不到你这块儿。”

    老板娘说:“后面咋弄了?你说这,那边不得恨死我了?最后不得找你三哥头上?”

    刘晓冬摇摇头说:“他不敢,以后估计连县城都不敢来了,你放心吧。”扔了二千块钱在吧台上:“够不够就这些了。走了。”

    出了门,小红问夏秋:“三千里在哪?远不远?”这是后来开的饭店,她不知道。

    夏秋说:“有个七八百米吧。二姐,这地算咱们一起的啊,俺们开发,给你三成。”

    秦雪梅:“啊?不要不要,我不要,给我干什么呀?”

    夏秋说:“这事可是咱俩一起的,小伟要的地,我也不能一个人占了呀,那我成啥人了?”

    小红说:“行,三成就三成,我们钱也出三成,到时候预算出来你说一声,我把钱汇过来。”

    夏秋说:“不不不,不用你们出钱,那成啥事了,本来就是我们占便宜。”

    小红说:“可别整这么外道,就这么定了。正好给我二姐弄点儿零花钱儿,平时给她也不要。”

    秦雪梅就看向小伟,小伟说:“行吧,就这么定下吧。”

    陈得刚说:“以后不能总和你们在一起,太上火了,我们这为了两万块钱奋斗呢,你们都在讨论一百亩地三成的零花钱儿。三成得有多少?”

    刘斌说:“地钱就几百万了,房子盖起来,一百亩至少盖几十栋吧?二十多栋。”他在心里算了算:“得有一两千万吧?能有了。”

    小红说:“你真会算账,不计成本哪?”

    刘斌笑着说:“成本我哪知道去,那是你们的商业秘密。就算三成利那也是小一千万去了,我们小老百姓仰望啊,几辈子也别想挣来。”

    陈得刚说:“总得从小到大,等我店开起来,一年弄几万,然后攒起来干大的,十年下来也能行了,要不你进来吧,咱们一起弄。”

    刘斌摇摇头:“这么多人分呢,没意思。以后再说吧。”

    陈得刚说:“刘金花准备在街里开个影碟出租,我感觉那个也能行,要不你也干个那个,投钱也不多,万八块钱肯定够。”

    小红扯着小伟的衣袖蹦:“咱们到地方了坐着说话不行吗?在这赏雪景啊?”

    小伟对刘晓冬说:“你开车拉着他俩,带着继伟,从招待所那绕一下,让继伟把我车开过来。”

    刘晓冬说:“行,走吧。得刚刘斌上车。王哥,上车。”

    四个人上车压着风雪走了,小红扯着秦雪梅往她怀里钻:“我怎么这么冷呢?”

    秦雪梅把小红抱住说:“谁让你喝那么多红酒了,就你喝的多。”

    小红说:“喝酒不是应该暖和吗?”

    小伟说:“屁,越喝越冷。那个喝了人身上散热加快,怎么可能暖和。”

    夏秋说:“我感觉也是,越喝越冷。说喝酒热那是夏天,要不就是喝高了没感觉了。”

    小红说:“那我爸他们还总说天太冷了喝点儿活活血。”

    小伟说:“对呀,喝酒是活血啊,血流速度加快,不容易冻僵,那也不是喝了就暖和呀。”

    小红抬脚踢在小伟腿上:“你是不是就想和我做对?我说什么你都反对,巴巴的一天。”

    小伟就笑,伸手把她压在衣服里的头发拽出来。

    等王继伟把车开过来,几个人钻到车上,热风呼呼吹着,这才暖和了。夏秋指路开向三千里。

    夏秋在车里摸了摸:“这车真宽敞。就是坨太大了,你们怎么不买轿车呢?”

    小红说:“买了的,他就稀罕这个。坐着多舒服啊,轿子就窝着。你爸还说要弄这个呢,昨天说的。”

    夏秋说:“我爸说了?那赶紧给他弄,完了他现在这个我好拿来开。桑塔纳太没面子了。”

    小红说:“你就得瑟吧,桑塔纳哪丢脸了?好些人还坐不上呢。”

    夏秋说:“你看看桑塔纳都是什么人在用,出租,黑车,小老板,要不就是zhèng fǔ企业的中低层,生意大着大点的谁还开这个?好赖不计我们也算是盖楼的呀。”

    小红说:“那你就换呗,你爸还管哪?”

    夏秋说:“他不管,钱他也不管哪,哪来钱买?手里点钱全在工地上呢,拿砖头水泥换哪?”

    小红说:“你这就行了,着什么急。上来就几个工地给你们干,只要出手不就是钱哪,其实你爸就挺舍得了,这不都是给了老刘家了。”

    夏秋说:“原来没这方面的感觉,现在确实,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儿。我打算生俩孩子,一个姓刘一个姓夏,给我爸传宗接代去。”

    小红说:“那有什么区别?还不是刘晓冬儿子?你这是糊弄鬼呢。”

    夏秋说:“我就不信你爸妈没什么想法。”

    小红说:“多少有点儿,不过俺家又没什么家产继承,官能传下来呀?到是小伟这边,我爸说我必须生个小子,哎呀,我现在其实压力可大了。”

    夏秋问:“为啥呀?”

    小红说:“啥为啥?要是生个丫头等将来我俩老了不就和你家现在一样了吗?给谁?我公公婆婆我爸我妈都在耽心这事儿呢。”

    夏秋问:“你俩现在有多少钱?”

    小红说:“加吧加吧,啥都算上,得有五六个亿了,可能还得多点儿,完了还忽忽往里挣呢。”

    夏秋愣了一下:“妈呀,这才几年啊,不是吹吧?”

    小红说:“吹啥呀,只多不少的,我也没想到他一下子就这么能挣钱哪,结果压力全在我身上了。”8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