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上品衙内 >

一百零九章 陷阱

    汴京毫无疑问是当世最繁华的都市,文明程度足足甩了同时期欧洲重要城市无数条街,但繁花团簇之下依然存在着不计其数的丑陋与肮脏,西城乃是汴京的贫民聚集之所,只能当你亲身走进小巷子弄堂中才能体会到底层百姓生活的卑微和渺小。

    大宋对城市的管理十分大条,即便是皇城四周违章建筑也是随处可见,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西城各种奇葩的房屋更是数不胜数,当然这样的复杂街道建筑到给种彦峰等人提供了方便,可以隐藏身型的地方实在是很多。

    一座半截建筑的阴影里,种大少和王朝两人弓着身子弯着腰,双腿前后分开的蹲坐着,双手则轻扶着脚下的房檐,说半截则是因为这明显是个违章盖了一半后被舍弃的小楼,至于这个蹲坐的姿势看似简单实则却大有玄机!

    这个姿势可以保证在遇到情况后能迅速起身,或攻击或逃离都不会拖泥带水,王朝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把这些细节之处做到如此程度,足以说明石迁这个教官确实用了心,至于种彦峰则是有样学样而已。

    以前电视里看的不少,但现实中这还是种大少第一次夜行衣翻墙爬楼出门,成千上万人面前演讲侃大山都丝毫不惧的种衙内,这会却难免有些紧张,当然心里其实也有种莫名刺激感。

    若是昨天提到逍遥洞,种大少恐怕还不知其所谓,没想到今夜刚被科普完就有机会来一探究竟,只是并未以客人的身份出现去洞罢了。

    听说姚兰芝这个未出阁的大姑娘深夜只身前往汴京地下声色场所后,种彦峰也被吓了一大跳,好在王朝解释说姚兰芝也是黑衣夜行,种衙内这下难免更加好奇,哪能不带着手下前来一探究竟。

    半夜踩点跟踪这种活种大少也不曾干过,作为新手的种衙内很自觉低调的跟在王朝身边寸步不离,石宝这个顶尖的杀手却不须如此,埋伏、暗杀、跟踪这些技能都是杀手的基本功而已,石宝做起来更能甩开王朝这个新手特工几条街不止,这会石大杀手也是独自隐藏了起来,甚至连种彦峰都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消失的。

    “马汉告诉我们一切正常,姚姑娘……,哦,姚公子也只是埋伏了起来,并没有行动!”王朝用最低的声音说道。

    种彦峰轻轻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他连马汉和石迁人在哪都未发现,更别说对方如何与王朝交换的信息,隔行如隔山,种彦峰心道自己要学的东西看来还多着呢……

    朱五这用土豪所住的内城有着严格的宵禁制度,只不过这个宵禁的时间比以往朝代要晚了许多,逍遥洞所处位置乃是外城西侧,夜里是不用宵禁的,但这个时间街上也没有几个行人,至于这逍遥洞表面上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宅院而已。

    种彦峰看着这个在西城来说也不算很大的院子,心里倒是很好奇这逍遥窟里面到底如何别有洞天,突然,这座极为普通的大院前门被缓缓打开,只见一个走路摇摇晃晃的驼背老奴引着位衣着光鲜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光鲜男子四十上下的年纪,宽额圆眼,四方大口下是一撮和他脸型极不相配的山羊胡子,只见他双手背在身后慢慢踱步,倒是颇有几分后世国企小领导的架势。

    中年男子身后还有两个穿着短衫露着胳膊的彪形大汉,大汉粗壮的手腕上都弄满了花纹刺绣,种彦峰哪能猜不到对方的身份,这所谓的花胳膊便是以汴京巨大排水系统为老巢生活在地下的活死人,和史进发生冲突的正是这帮人。

    种大少和王朝躲在暗处并未作声,直到对方几个走到巷子尽头拐弯处消失不见,王朝才小心翼翼的说道:“主子,姚公子跟着那几个花胳膊走了,石教官他们正跟在姚公子身后,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走了!”

    “好。”种大少无奈说到,潜行者的能耐对他来说简直是另一个世界,种彦峰心道有时间必须让石迁教教自己,当然石迁的轻功也是非常值得学习的,种彦峰刚要起身却见一个偌大的黑影向他飞了过来,不是杀手之王石宝还能是谁。

    “衙内,我觉得哪里好像不对劲!”不等种彦峰发问,石宝又压低声音道:“嗯……,具体我也说不清哪里别扭,完全是我的直觉!”

    “知道了,先跟上再说。”杀手的直觉一项敏锐,这完全和职业性质有关,若是旁的情况种彦峰或许还可以不当回事,但事情关系到姚兰芝后种大少就难免有些担心。

    几波人前前后兜兜转转来到了一处更为偏僻的宅院附近,说是偏僻因为这里都到了外城边缘,虽说已经接近城墙到建筑物却一点都不少,只是密集程度有所下降,见种彦峰等人也不得不把跟踪的距离放远。

    等目标人物全都停下脚步,种彦峰一众哪敢怠慢,立即将身型隐藏起来,只见那个驼背的老仆颤颤悠悠的把门打开,随后便弯着腰行礼让主子先进屋,中年男子边进屋边向两名花胳膊大汉吩咐道:“行了,你们也各自回去休息吧!”

    “是!”二人唱了个肥诺后就转身离去,驼背老奴这才缓缓将门关上,估摸着几个呼吸的时间,屋内亮起了灯光,随后是一阵上楼的脚步声,住宅二楼随即也亮起了灯,屋内景象便一清二楚的映入众人眼中,只见这老奴正在给主子收拾床铺,等搭理妥当驼背老仆人便缓缓退了出去。

    中年男子也并未就寝,这会正在坐在一张背对着窗户桌子上翻开着什么,这个角度实在是太过理想,身手好些的人悄悄潜到窗户旁边跳进去都未必会被发现,早已等候多时的姚兰芝哪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姚大小姐此刻已躬着身向着小楼靠近……

    突然,一道黑芒越过正在潜行的姚兰芝直接奔向屋内的中年男子而去,只听刷的一声,黑芒正射中衣着光鲜男子的头发。

    “啊!”事发突然,中年男子哪能不给惊到,只是这声音却不像个中年人,原来上楼坐着的竟是个十七八岁的后生,对方明显是在进屋后和中年男人调了包。

    接着便听见几声口号,二楼的房梁上立即落下数个持刀的大汉,与此同时一楼大门也被打开,只见刚才还驼背走路颤颤悠悠的老汉竟变成了一个生龙活虎的猛汉子,这猛汉提着把钢枪就杀了出来,就这都还没完,刚才离去的两个花胳膊也带着十几二十号拿着家伙粗壮汉子从巷子里冲了过来!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