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上品衙内 >

一一六章 占便宜

    砰地一声,高坎儿直接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接近二百斤的体重此刻却仿佛无物,本来就紧凑的五官更挤在了一起,“这……,这……”

    “莫激动!”种彦峰语气依然平淡如水,灭西夏是一场盛大的国战,消耗人力物力将不计其数,西北商团尽占地利,不分一杯羹都说不过去,至于大宋境内搞物流,谁能和用现代管理方式经营的青州车马行比专业。

    种大少本也不敢想的太多,但如今能连上高太尉这条线,种彦峰就不能满足于只喝点汤那么简单了,这个天大的买卖如果能到手的话,种家的财力达到东南朱家那种称霸一方的重量级,另外前线打仗后勤由自己人补给会更放心。

    种大少不动如山的逼格让高衙内很快也从错愕中恢复过来,喘了口粗气,又给自己斟了盅白酒,抬头一仰而尽,“秋闱是否有些晚了,何不尽早与我父亲会面。”

    “不急,等白酒收效后再说不迟。”种彦峰示意对方先坐下,随后从怀里掏出一张交子铺的兑换收据,“这是白银一万两,我需要兄弟再帮我一个忙。”

    “呃……,兄长请讲……”高衙内暗暗咂舌,一万两不是小数目,自己新拜的大哥竟然如此轻飘飘就拿了出来,对方的实力到底有多深?高衙内感觉自己对种大少的认知在不断被刷新,他哪知道种彦峰也是强装逼,这根本就是他大半家底,种彦峰已经写信让青州和渭州再送些钱给自己周转了。

    “我想请梁师成帮我个小忙,你能请动他吗?”种彦峰拿出大半家当的肉痛只有自己知道,没办法,人家梁大太监做生意明码标价,想破格考试就是一万两,可谓童叟无欺,当然你所有钱能拿出百万,直接让你参加殿试也不是难事。

    一旦下决心种大少也不会心疼钱财,毕竟有隐相之称的梁师成是他最想结交的人,这个太监的能耐某些方面可以说比蔡京都大,那可是代批御笔啊,简单点说,很多时候这个太监都在替皇帝行使权力。

    “听闻兄长才学不差,应该不需要求姓梁的吧!”高衙内皱着眉头犹豫了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担心,“兄长在这批士子中人气不弱,若是结交了有隐相之称的梁大太监,哪怕考出再好的成绩也会遭人非议,反而得不偿失。”

    “高兄所虑甚是,但需要他帮忙的其实是我的手下王伦,王兄弟需要个考试的机会!”种彦峰对高衙内的话十分满意,自己不需要只会听话的应声虫,要的是有看法又能真心帮自己着想的伙伴。

    高衙内心道能为了个手下花这么多钱的人,要么是义气极重,要么就是富到了超出自己想象的地步,但这位心思阴沉至极的大哥怎么也不像特别重义气的样子,“梁大人和定王的关系斐浅……”高衙内尴尬笑了笑,“恐怕还得去找找王梓义那小子。”

    定王就是未来的太子赵桓,那个靖康之耻的最惨男主角,有人说宋徽宗赵佶只喜欢嘉王赵楷却并不喜欢定王赵桓,其实赵佶喜欢赵楷不假,却并没有任何史料表明他讨厌赵桓,只是赵佶这个大艺术家太忙了,根本顾不上他的大儿子。

    赵桓九岁就没了娘,他爹又是个大忙人,外界还一直传赵佶要立赵楷为太子,赵桓这个不是孤儿却胜似孤儿的小子,在他最落寞的时候得到过一个人的关心,那人就是梁师成,这也是宣和六贼其几个都被惩处时梁师成却迟迟没有被宰了的原因。

    “姓王心胸狭窄非常记仇,高兄有办法对付他吗?”种彦峰并未直接提点对方,话语中明显还带有几分考教的意味。

    “我只要暗示说嘉王想拉拢你,你还在考虑之中,不愁姓王的不着急!”高衙内狡黠一笑,“嘉王那日要见你被拒并不是什么秘密,王国舅的富贵都在赵桓身上,是继续和你作对把你推向赵楷那里,还是化干戈为玉帛给赵桓增加羽翼,他会懂得取舍的。”

    种彦峰满意的点点头,高衙内的考核已经从良好向优秀发展,这个胖子说不得也会成为独当一面的家伙,事情谈完种大少缓缓站起身,“酒和酱油还有渭州的猪肉我一会安排人给你家送去,稍等我还有些家务要处理,就不留你了。”

    高衙内以为种彦峰要惩罚惹事的几个手下,笑了笑没再说话,唤了跟班陆谦后便离开种府,但种彦峰其实并没没心情搭理史进那几个夯货。至于谋划的那些大事也不差这一刻半刻,再说天塌下来有武大郎顶着,什么山河破碎也不能都系在自己身上。

    出了种府直奔神医的住处,因为男女有别的避嫌,安道全和姚兰芝兄妹就在院中的石椅上坐而论道,将门世家的姚兰芝对行武之事颇有了解,医疗方面处理外伤也懂得一些,种彦峰的刻意安排她哪会不懂,这会正在悉心求教。

    一旁的的姚平季也不出所料的正趴在石桌上呼呼大睡,种彦峰悄悄走近了几步,发现他们所谈的东西自己竟根本听不懂,各种药材和古代医术的专用名词让种大少头大如斗。

    “小郎君回来了!”安道全见种彦峰归来,立即起身施礼。

    “姐夫总算回啦了,酒呢!”姚平季一边擦拭口水一边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问道。

    这一声声仿佛叫顺口的姐夫让姚兰芝倍感无奈,使劲用眼神剜了弟弟一眼,随后才回头看向种大少,“你回来了!”

    “呃……”种大少当初见大宋双绝的赵元奴也没有失态,如今却呆立当场,之前那眉眼如画的白皙俊少年早已消失不见,眼前是一个小麦色皮肤,棱角分明五官立体的美男子,让种彦峰惊掉下巴的是对方竟然有喉结……

    如果不是衣服和声音没有丝毫变化,种大少是万万不敢相认的,又端详了一会,种衙内咽了口吐沫,“我都有点怀疑以前女装都是假的,这才是你本来面目。”

    “去你的!”姚兰芝轻啐了一口,不过随即又缓和了语气,“安先生不止医术高明还擅长易容,实乃神人也。”

    “呵呵,姑娘过奖了,都是些不入流的小把戏而已。”安道全捋着胡子微笑道:“姑娘悟性高天赋好,若是想学医的话,恐怕用不了几年就能超过老夫。”

    这话说的算是比较露骨,姚兰芝并未立即回答,目光转向种彦峰,这一副全凭你做主的模样让种大少十分受用,玩心计谁能比过种大少,安神医那点小九九又如何能瞒过他。

    很多行业都存在敝帚自珍的情况,医生这一行尤为严重,安道全委婉的表达要收姚兰芝为徒,原因显而易见,就是冲着自己那几本医学经典著作来的,一旦自己的女人成了人家徒弟,自己还不得毫无保留的把存货全给人家。

    古代女大夫可谓是凤毛菱角,即便有也是父女、母女、亦或是夫妻间传授的,宋代虽然开放,但有些事情却不会改变,不过种彦峰这个后世人却不会有所顾忌,再说凭姚兰芝的能耐谁也占不到她的便宜。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