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上品衙内 >

一二七章 姐儿爱俏

    京城四少向来嚣张跋扈,众人哪里见过主动服软还道歉的四少,大伙被高衙内和王国舅的双簧弄得都有些懵逼,就连本来要向种彦峰示好的赵楷一时间都忘了说词。

    但是场上还有脑子没乱的,那便是久经风雨见过大世面的种彦峰了,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与王国舅和解,进而靠着对方搭上梁师成那条线,正戏已经开场,他这个主要人物当然要进入角色。

    “王兄太过客气了,前日之事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今日若能把事情说开当然最好不过!”种彦峰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道。

    “哈哈,冤家宜解不宜结,今日两位兄长在遇仙楼一笑泯恩仇,传出去也是一篇佳话了。”高坎儿继续上纲上线道。

    一旁的赵楷想插嘴却不知如何开口,郑则仕在一旁却早就看不下去了,“你们几个一唱一和的也得分地方吧,这可是遇仙楼!你当是州桥边的茶铺呢?”

    “呦呵,你还知道这是遇仙楼呢,小李大家都没说话,你着急嚷嚷什么,你还以为自己能给小李大家做主了嘛,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德行!”王梓义这个老牌国舅爷和郑则仕这个新国舅的恩怨由来已久,哪能不回嘴反击,大家都知道郑则仕狂追小李大家的事,王国舅这波打脸着实不轻!

    “二位何必因为这些琐事争执,说白了只是一首词罢了,诗词不过抒情言志的工具而已!”种彦峰又向小李大家拱手表示下歉意,随后才继续开口,“在下出身军旅之家,从小到大见过听过太多的战场残酷景象!”

    “我们和党项人打了百来年,每次打仗都会有无数的袍泽兄弟战死沙场,他们同样是别人的儿子、父亲、兄弟,每牺牲一位战士遭受打击的则是他们整个家庭!”种彦峰西北的记忆片段还是有很多,这些事本就是肺腑之言,经他这个传销高手讲出来,感染力确实不小。

    “我种彦峰从小便立下誓言,有生之年必马踏兴庆府,不破党项不为人臣!”缓了口气,种大少继续加码说道:“此刻当着众位的面我愿再次发誓,一日不破兴庆府,我种彦峰就一日不写诗作赋作对子,若违此誓,天打雷劈!”

    古人对誓言比现在看重的多,种彦峰话一出口立即引起众人一片窃窃私语,那会读书人写诗作赋作对联就我们现在玩手机一样平常,你可以想象某人发毒誓再也不玩手机会是什么效果,种彦峰做的完全一样。

    “元卿不可啊……”别人还没说话何宇却先急了,他可是种彦峰诗词的铁杆忠粉……

    本来还一脸不屑想找事的郑则仕见此也不再开口,老老实实的坐回了座位,高衙内和王国舅互相看了看,心道怎么和剧本不一样呢,不过目的反正已经达到,也就没必要再画蛇添足,两人也都退了下来。

    李霜儿见大伙注意力又恢复如初,总算松了口气,刚才话题都被种彦峰吸引过去,自己这帮主场的姐儿却成了摆设,李霜儿刚准备开口打破尴尬的局面,却见李大家身旁的婢子走到她身旁耳语了几句,小李大家先是一愣,随后才缓缓开了口。

    “种公子,我家姑娘有请公子二楼一叙!”李霜儿声音不大,却比高坎儿和王国舅扯破嗓子吼更有效果,场面霎时又为之一静。

    场上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在种彦峰身上,羡慕的嫉妒的交织在一起,让见惯大场面的种彦峰都有些不自然起来,恰在此刻,包厢门外又传来问候声,来的人依然是那位媚态横生的花千娇花姑娘。

    “见过众位公子!”花千娇不愧是媚到骨子里的女子,一句问候一个眼神就能让年轻男子热血上涌,不过种大少毕竟风月老手,经过上次的惊艳后,他对这个绝美的波霸已经有了抵抗力。

    “姑娘是请我们去见李大家吗?”种大少淡淡问道。

    “呃……,我家姑娘想和种公子你单独一叙!”花千娇轻声回复道。

    “我和朋友同来,如果自己一个人上楼的话太不义气了,不若改日?”种彦峰一脸为难的样子道,这模样还真不是装的,姚兰芝就坐在一旁,抛下女朋友去见世上最靓的妞,这事好说不好听啊……

    “元卿你就别矫情了,我们可不用你陪!”何宇看不下去了,古人眼里李师师这种名妓就如仙子一般,别说亵渎就连怠慢都不应该,想起上次见赵元奴的时候种彦峰也是如此做派,何家兄弟只能在心里暗暗苦笑。

    “好吧,那你们稍作,我去去就回!”种彦峰后面一句话明显是对姚兰芝说的,偷眼望去,只见母老虎乃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心虚的种大少立即收回目光不敢再多看。

    “公子真是有趣的紧啊!”花千娇乃是影后级别的演员,但却还是被种彦峰给骗了,她还以为种大少是未经世事的初哥,殊不知两世为人的种彦峰在风月场所的时间加起来比她年纪都大。

    其实花千娇对这个包厢的太学生们印象非常好,姐儿爱财也爱才,姐儿爱财更爱俏,哪怕如花千娇这级别的行首对俊俏的才子也是爱不释手的,何家兄弟出身书香门第,二人都是气质儒雅相貌仪表堂堂的大帅哥,这样的才子在姐儿那里从来都是抢手的货色。

    至于潘良贵就更不用多说,这位百多年来太学国子监最俊的后生,但凡是个女人就不会不喜欢,包厢里女扮男装的姚兰芝论起俊俏完全不在潘帅之下,这种阴柔些的帅气也是姐儿们难以抗拒的。

    至于种彦峰,颜值上虽然不及潘帅和姚兰芝,但却高出何家兄弟些许,种大少多年练武,比起普遍柔弱的太学生来,种衙内阳刚之气十足,一身士子袍难掩的键子肉让花千娇都暗暗直流口水……

    种彦峰故意做出一副憨厚的模样更让花千娇生出不少好感,刚出了包厢花姑娘就揽住了种大少的胳膊,这个姿势看似随意却非常暧昧,因为种衙内被揽住的胳膊总会不自觉触碰到一团坚挺饱满的……,弄的种大少也难免有些心猿意马。

    花千娇说的二楼就是遇仙楼的三楼,这里乃是李大家休息和化妆的场所,种彦峰发现二楼竟然没有通往三楼的通道,想去三楼原来需要先下到一楼,这位李师师平日竟走的是专用的楼梯,这设计不得不说很显逼格啊。

    偌大的三楼除了看护和贴身的婢子外就只有李师师一人而已,刚到三楼门口就见两个婢子守在那里,花千娇的身份竟然没资格进去,花姑娘通禀之后就依依不舍的松开了种大少的胳膊,临行前还不忘对种彦峰使了个眉眼。

    这女子本就千娇百媚,故作姿态后更是让人难以把持,若是换个时间地点,种彦峰恐怕早就忍不住将这个浪蹄子立即推倒了,这会种大少却得屏住呼吸,让心里的旖旎平静下来,随后才跟着婢子前往李师师真正的家。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