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上品衙内 >

一八四章 不敢冒险

    种彦峰脑中思绪虽然急转,但表面上也就瞟了一眼而已,“王管事,你来商团多久了?”种彦峰语气不温不火的平淡问道。

    “回衙内的话,已经三个多月了。”王沛义本来以为自己察言观色的本事很了得,结果却看不出种彦峰的半点心思,想起来之前自己上司再三叮咛的话,千万不要在这个年轻人面前耍心眼,不要把对方当一个普通人。

    “这二女都是苦命出身,本来被她们的父母正要卖到勾阑院,是李掌柜救了她们。”王沛义心中突然一凛,这份功劳本就是上司的,反正自己也不过是混个脸熟而已,万一惹得大哥大不高兴,也正好将矛盾转移出去。

    “让她们先下去吧。”种彦峰并没接茬,王沛义口中的李掌柜乃是李新,当初二龙山邓龙的手下,为人惯会逢迎拍马屁,种大少人尽其才让他出面作为商团和官府沟通的纽带。

    李新没有辜负种衙内的期望,如今已经是商团一方掌柜,李新和朱贵合称朱李,乃是商团对外贸易和与官府协调的两个重要人物。等两位小美人离开后,种彦峰才开口悠悠问道:“你是李掌柜的人?”

    “小的们都是衙内的人!”王沛义突然感觉后背有些发凉,面前这个看着人畜无害的年轻人可是只身“降”青州的狠角色,还有对方在京城的事情他也略有耳闻,真正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平时都是这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王沛义回答得很聪明,种彦峰听罢也点了点头,随后才缓缓继续说道:“都下去吧,有什么事晚上再谈!”

    “遵命,请衙内好好休息。”王沛义很想问那两个绝色女子到底该如何处理,毕竟自己需要给李新一个交代,但话到嘴边他却不敢开口,李新是自己的发小,什么事还有得商量,但眼前这位年轻的东家却总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自己还是慎言谨行吧……

    王沛义走后,赵欢和周云将浴房又仔细检查了一遍,随后才退出去警戒,种彦峰也开始宽衣解带,双腕藏着的钢针,腿上的bǐ shǒu和三菱jūn cì,腰中的软剑,上身的金丝甲护心镜,全都一一解开放在台子上。

    种彦峰腰间还藏着一个药包,里面是神医给配置的各种应急包括解毒的药品,若是再加上胯下良驹和马上的各种配套装备,种彦峰浑身上下物件全算下来的价格无异于一次生辰纲……

    种大少简单洗漱了一番便把价值连城的装备又穿了回去,连续多日的赶路,众人吃过饭后便早早休息,这一觉睡了小半天,醒来后发现天色已暗,但王沛义竟然还在门外等候呢,一问才知对方竟然都等了大半个时辰,想起当初李新在桃花村长跪不起的事,看来李新的手下也继承了他的耐性和毅力……

    “我怕衙内晚上醒来会饿,让人把吃食一直在灶上备着,夜里不易吃油腻的,一些粥饭和素菜也不知道衙内吃不吃的惯。”王管事进屋后小心翼翼的说道。

    “王兄弟有心了,我吃食上向来是不挑的。”种彦峰微笑说道:“直接让人送进来吧。”

    “好嘞!”王管事出去安排了下,便又施施然的走了进来,“阳谷县的父老乡绅听说衙内大驾光临,便自发的相约要举办个欢迎仪式,以此来感谢衙内这大半年来对阳谷县的帮助,不知衙内您……”

    种彦峰心道这个姓王的还真会搞花样,他阳谷的百姓哪会知道自己是哪根葱,欢迎仪式明显是王沛义搞出的名堂,这小子放在后世绝对是当领导的好材料,“乡亲们的心意我领了,还是不要大伙破费了吧,再说我也不喜欢热闹。”

    “衙内高风亮节让人倾佩,搞个仪式确实太婆烦,但这些土豪乡绅们盛意拳拳,再则以后和他们打交道的时候也不少,直接拒绝恐怕……,不如只挑三五个重要的人物作为代表,让他们聊表对衙内的敬意和爱戴,既不折腾也不会太热闹,不知衙内意下如何。”王沛义小心翼翼的试探问道。

    “好吧。”种彦峰也不能让手下太难做,何况姓王的太会说话,种彦峰其实对这种马屁精并不反感,阿谀奉承也是本事,种大少没愤世嫉俗到这都看不惯的地步。

    王管事这边事情说完了,门口的下人才端着吃食进来,东西不多都是小碟小碗的,不过样式很精致,让人看了就想大快朵颐,当然端着餐盘的仆人比起美味佳肴更加秀色可餐。

    端盘子的仆从竟是白天那对璧人客串的,种彦峰玩味的看了一眼王沛义,笑着道:“看来这顿饭不只好吃也很好看啊!”

    “呵呵……,只要衙内能高兴就好。”王沛义尴尬笑了笑,他也不想再贸然把这对女子送到种衙内眼前,但李新安排的事情他又不能不干,再则种彦峰早上言语有些暧昧,并没有将话说死,王沛义不得不冒险尝试下,万一主子只是矜持下,自己可不能会错了意。

    “李掌柜找专人调教她们,这两位姑娘很有眼色,也很会伺候人,衙内一路舟车劳顿辛苦得紧,到了自家的地盘怎么能没个体己的人服侍呢。”王沛义一脸领导你太不爱惜自己身体的表情说道。

    “你们叫什么名字,年龄几许?”种彦峰没搭理话唠一般的王管事,直接对二女问道。

    “回主子的话,我叫大玉儿,这位是我妹妹小玉儿。”站在左边的美女开口回答道,女子声音清脆悦耳,让人听了精神不觉为之一振,“我们今年都刚好十七岁。”

    “嗯……”种彦峰点了点头,他知道这块的人儿说的都是虚岁,而且她们一虚都是两岁,也就是说这两位小丫头其实只有十五岁,这尼玛放后世简直是犯罪,不过穷苦出身的娃娃早当家,两个小姑娘发育的到是很不错,别误会……,种彦峰说的是身高。

    “衙内,你看这两位姑娘还能入眼吗。”王沛义硬着头皮问道。

    种彦峰并没接话,拿起勺子舀了一口粥,尝了一下,淡淡道:“还不错。”

    “呵呵……”王沛义也不知主子是说粥不错还是人不错,这会他是半句也不敢再多问了,本想使眼色让二女去伺候种彦峰,但又怕弄巧成拙,干脆老老实实侍立在一旁,一起等着种彦峰把饭吃完。

    好在种大少不会让手下尴尬太久,他本来就是有意惩罚对方总自作主张,不过也是只是点到而止,放下碗筷后种彦峰微微笑道:“你们二人先留下吧,等空了我会让人把你们接走。”

    “谢衙内!”二女愣了片刻立即反应过来开口言谢。

    “先下去休息吧。”种彦峰摆了摆手,他觉得没什么可值得对方谢的,这种随便能决定别人命运的感觉让他顷刻间也有些彷徨,或许这就是石宝要改变世界的原因,因为现在没有什么公平可言,很多人连人格尊严都没有,甚至成为了上位者的玩具和货物。

    “不知衙内还有什么吩咐。”虽然种彦峰收下了继礼物,但王沛义却感觉丝毫没有轻松半分,对面的青年不疾不徐的姿态让他感觉无处发力,完全是一种进退不得的难受状态。

    “本地的乡绅有没有一个姓西门的人。”种彦峰本来准备打发王沛义也下去来着,结果脑中突然蹦出个人物来,金瓶梅让西门大官人的知名度太高,甚至比水浒中大部分人都出名的多。

    “有的,他是阳谷县的首富,也是这次最主要的乡绅代表。”王沛义心里虽然好奇,嘴上却没停,“本来只有祖上传的生药铺买卖,最近几年他又插手了各种营生,此人确实很有头脑,如今生意干得也是风生水起。”

    “嗯,知道了。”种彦峰又夹了几口菜,拿起粥饭随便胡吞几口,“吃好了,撤下去吧,明天下午安排乡绅们和武家兄弟一起吃顿饭吧,对了,武家嫂嫂就不要叫了,妇道人家的没必要跟着参合。”

    种彦峰特意强调这句也是怕西门庆和潘金莲再碰面,这二人毕竟历史渊源太深,种大少都不敢冒险……5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