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打个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十多年来,云笑一直都将雪弃当作自己的亲姐姐一般,甚至是不惜损毁经脉也要替其疗伤,更在雪弃的唆使之下,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进入那蛇巢寻找什么“蛇灵丹”,差一点死于非命。

    以前的云笑见事极少懵懂无知,可是现在,他的灵魂已经被龙霄战神所占据,这位乃是九龙大陆的绝世强者,平生所见之事数不胜数,像雪弃这样的嘴脸更是见得多了,因此他早已经没有了以往的亲情,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浓郁的仇恨。

    雪弃这女人真是太恶毒了,算计了自己还不满足,竟然将母亲为姐姐好不容易求来的冲脉丹也盗走,真是该死。

    “小弟,你的运气还真是不错,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为你雪弃姐取得那蛇灵丹呢?”雪弃完全不知道在云笑身上发生的事情,竟然在这一刻言笑殷殷,再作虚伪之态。

    “拿来!”

    哪知道雪弃话音刚落,云笑已是跨前一步,伸出手掌,口中发出的低喝之声,让得雪弃不由一愣。

    “什么?”雪弃定了定神,故作不解地反问一句,其实她何尝不知道云笑说的是什么,但是就算她脸皮再厚,当着商璃的面也不会承认啊。

    “你从母亲那里盗走的冲脉丹,还给我们,那之前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云笑的手没有缩回,而这话出口后,一旁的商回玉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脸上冷笑连连。

    原来云笑在见到雪弃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个女人还没有服用炼化冲脉丹,因为其脉气修为依旧停留在脉气劲巅峰,这倒是给了他一个机会。

    说来也是,冲脉丹药性霸道,并不是一两日时间就能炼化成功突破的,眼前事情纷杂,雪弃应该是想等解决了这些事情之后,没有了后顾之忧再去炼化。

    只是世间有这么容易之事吗?既然雪弃还没有炼化冲脉丹,那云笑心中已是打定主意,那枚冲脉丹,一定要将之取回来,因为这是属于云薇的。

    “小弟,你这经脉破碎了,难道连脑子都烧坏了吗?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雪弃打死不承认,反正冲脉丹也不是她亲手盗取的,她只是将商璃引开了而已。

    云笑看起来早知道这女人的嘴脸,当下也没有强求,而是话锋一转,说道:“雪弃,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你要打什么赌?”雪弃忽然有些警觉了起来,通过这几句话的交谈,她发现眼前的云笑,似乎和以前那个单纯幼稚的云笑有些不太一样了,可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她一时之间又说不上来。

    “你跟我切磋一下,如果你输了,将冲脉丹还给我们,要是我输了,我们母子三人,即刻离开商家!”云笑一点都没有去管雪弃的想法,施施然说出这么几句话来。

    “笑儿,你……”云笑此言一出,雪弃和商回玉还没有回过神来,云薇已是惊呼出声,这赌注,未免也太大了点吧?

    虽然商璃母子三个在商家不受待见,但总算是有个安身立命之所,商家在这月弓城也算有头有脸的家族,若是没有这样的家族护持,说不定这孤儿寡母早就遭受大难了。

    以云薇对自己这位弟弟的了解,就算是在后者全盛时期,也不一定是雪弃的对手,现在经脉尽毁,雪弃又突破到了脉气劲的巅峰,这两者简直没有丝毫的可比性嘛。

    不过云薇刚刚说出三个字,就见得云笑朝着自己轻轻摆了摆手,她心中忽然一动,想到数日前在那蛇巢之前的一幕,当即住口不言了。

    “云笑,此言当真?”

    当云笑这赌注说出口的时候,商回玉也是被惊了一下,但旋即就是喜形于色,想要敲砖钉脚将此事定下。

    不过商家大少爷话落之后,眼珠一转,又是盯着那边的商璃说道:“商璃表姑,这种赌约,恐怕云笑还作不了你的主吧?”

    诚如商回玉所说,此时虽然是云笑主导,其实真正拿主意的还得是商璃,而且他有七八分可以肯定,商璃是绝不会答应这看似绝不可能赢的赌约的。

    哪知道商回玉话音刚落,商璃连半点都没有犹豫便接口道:“我儿子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

    闻言连云笑都不由一愣,不过当他转头看到母亲脸上那一抹痛心的时候,似乎是明白了一点什么,当下咬了咬牙,哪怕他如今的灵魂已经不再是真正的云笑,但既然重生在了这具躯体之上,那么就该当起应有的责任。

    看来商璃也是对商家心灰意冷了,尤其是雪弃转投商家大少爷而背叛她们母子之后,她更是觉得这里已经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就顺着云笑的意,作一个了断吧。

    “好,我们答应你!”

    得到了商璃的肯定,商回玉心头极为兴奋,也不去管那边雪弃难看的脸色,或许在商家大少爷的心中,将这母子三人赶出商家,才是最为舒心的事吧。

    “哦?这么说来,大少爷你是承认雪弃从我母亲那里盗走冲脉丹了?”云笑回过头来,虽然话中的对象是商回玉,但目光却一直都玩味地盯着雪弃。

    莫名其妙地被承认了事实,雪弃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其耳中听得云笑继续说道:“雪弃,其实我一直都不明白,我们母子三人到底有哪一点对不起你,你要如此恩将仇报?”

    既然事已至此,雪弃也终于收起了那一副伪善的嘴脸,沉声道:“不错,你们确实没有对不起我,但是我受够这种遭人白眼的生活了,只要我跟着你们一天,在商家就永远抬不起头来。”

    没有去管商璃痛心的目光,雪弃伸手一指腰间,继续说道:“看到这是什么了吗?纳腰!我就算再和你们在一起十年,恐怕也买不起一条纳腰吧,但回玉少爷只是动动嘴我就有了,这理由还不够吗?”

    雪弃似乎是说到了兴头上,忽然古怪地说道:“商璃,看在你养育我十多年,还有云笑替我疗伤的份上,只要你们肯离开商家,这条纳腰,我就送给你们如何?”

    纳腰,那是一件空间储物之器,一般的脉气劲修者根本就买不起,也只有商回玉这样的商家大少爷,才有这底气将之随便送人,至少云家母子三人是根本没有的。

    只是雪弃不知道的是,她眼前的云笑,早就不是她所熟知的那个云笑了,前世的龙霄战神纵横大陆,什么宝物没有见过?这么一条小小的纳腰就想打动他,简直就太异想天开了。

    “弃雪,你这个贪慕虚荣的女人,还好意思说笑弟为你疗伤之事?要不是替你疗伤,他又何至于……何至于经脉尽毁?”云薇明显没有感应到云笑已经恢复过来的脉气,这话说到最后,都蕴含着一丝哽咽,更有一丝悲愤。

    “哈哈,说到这个我就更来气,云笑这小子舍命是舍命了,却没有能救得了我,最后还是靠回玉大哥的一颗‘复元丹’救了我一命,你说说,我到底是跟着谁更有前途?”雪弃哈哈一笑,却没有丝毫笑意,说出来的话,倒也算是合情合理。

    过惯了苦日子的雪弃,一朝见得商回玉挥金如土,又反手之间救了自己的性命,心态的转变极其之大,所以才有了如今的背叛。

    “姐姐,和这种心性凉薄的贱人说这么多干嘛!”云笑终于是接口了,话落之后,已是跨前一步,说道:“赌约已成,开始罢!”

    “云笑,看在十多年相处的情分上,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动起手来,莫怪我手下无情!”雪弃盯着面前不远处的云笑,说出来的话,听起来倒是有几分大度。

    不过此时的云笑,怎么可能再被这些虚伪言语蒙蔽,见得他一言不发,而其右掌之上,已是冒出了淡淡的脉气。

    “脉气劲后期,这……这怎么可能?”

    云笑这脉气波动一发出,雪弃不由大吃一惊,另外一边的云薇商璃母女更是惊喜莫名,全然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明明云笑之前为雪弃疗伤弄得经脉尽毁,怎么现在又有了脉气劲后期的修为,刚刚还在为云笑抱不平的云薇,那瞪大的美目,仿佛要看进云笑的心底深处一般。

    就连退到不远处的商家大少爷商回玉也是微微一怔,这似乎和他想像之中的情况有点不一样啊。

    据商回玉所知,云笑为了替雪弃疗伤,早就已经经脉尽毁了,除非是得到一些能够修复经脉的强横丹药,否则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有修炼脉气的资格。

    可是连一枚冲脉丹都视若珍宝的母子三人,怎么可能弄得到修复经脉的强横丹药,商回玉心中极其疑惑。

    “看起来,云笑这小子,应该是在那蛇巢之中得到了什么宝贝啊!”某一刻,想到云笑的经历,商回玉眼眸之中忽然涌动起一抹贪婪之光。

    那蛇巢一向是商家的禁地,等闲连商家家主都不敢进入其内,生怕被那些剧毒之蛇沾染,可是一个经脉尽毁的云笑却是在蛇巢之中走了一圈而安然无恙,甚至连脉气都重新恢复到了脉气劲后期,这简直不符合常理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