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打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震惊过后的殷欢,霍然从椅中站了起来,而后一把抓住了云笑的脖子,口中的厉声,让人不免感觉到下一刻,他就会一把捏断云笑的脖子。

    这是殷欢心头最大的秘密,也是他们这一脉一直以来的诟病,就连他的老师,也对这“三阴之脉”束手无策,只能是炼制一些丹药压制其发作而已。

    但是压制归压制,一旦到了正午午时和深夜子时,那种奇寒便会达到一种极限,让得他每一次都是生不如死,全身血脉都如同被冻住了一般,半点流动不得。

    “呵……呵……,三……三阴之脉而已,又不是说不能……不能治了?”

    就算云笑被殷欢捏住咽喉,就算他呼吸困难,竟然依旧在此时挤出一抹怪异的笑容,这话出口后,那玉壶宗天才下意识地便放开了自己的双手。

    “咳……咳咳!”

    在云笑的咳嗽声中,殷欢终于开始正视起这个他才认识不到一个时辰的粗衣少年来,他忽然发现,这小子身上的秘密似乎很多啊。

    那只有脉气劲后期却坚挺的傲骨,连自己都不太精通的截脉之术,现在更是连自己的三阴之脉都知道了,殷欢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什么言语,更有些怀疑这小子是不是在虚张声势。

    “你有办法,治……治……”殷欢疑惑之后,已是沉声开口,不过说到后来,却是瞥了一眼旁边一脸好奇之色的商家家主商炎,并没有说出下面的话来,但那其中意思,他相信云笑能够听懂。

    “小事一桩罢了,怎么样?敢不敢赌这一把,条件就是你帮我制住商瑛那老家伙!”

    云笑一点都没有在意殷欢那意含威胁的口气,而他的这种态度,反倒是让殷欢对他多了几分信心。

    毕竟殷欢自问和云笑无怨无仇,而且他身靠玉壶宗这尊庞然大物,又身为人人谈之色变的毒脉师,云笑要不是脑子抽了,就绝不敢来得罪自己。

    而一想到自己的身份,殷欢眼珠一转,冷声道:“我凭什么要听你安排?难道你就不怕我用强将你抓回玉壶宗,逼你说出化解之法吗?”

    殷欢这话也不是全然没有道理,而且话音出口后,他双手之上已是冒出了一丝丝危险的气息,他相信以自己毒脉师的手段,由不得这小子不说。

    如果云笑心中真有化解三阴之脉的办法,要是自己将这办法逼问出来,那不仅是对殷欢自己好处极大,甚至还能让他那修为深不可测的老师欠上一个大大的人情。

    所以在这一刻,殷欢是真的想用自己的强横实力将云笑给擒下了,这种实力的差距,势必会让他比那商瑛更加轻松就能让云笑屈服。

    “呵呵,殷欢兄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但你怎么保证我给你的方法就是正确的,又或者你将我献给你老师之后,不会说出一种让他痛苦加剧的方法?”云笑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这话出口后,殷欢脸色已是一变。

    诚如云笑所说,那三阴之脉的化解方法只有他知道,如果殷欢兴冲冲逼问出一个方法,不知道真假就将之献给老师,到时候莫说邀功了,恐怕小命都不保。

    别看殷欢乃是其老师极为喜爱的一名弟子,可是像他们这样的毒脉师,狠辣起来的时候,是不会顾及什么师徒亲情的,利益修为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我怎么相信你口中所说,就是真的?”看来这殷欢已经有七八分相信云笑刚才的言语了,只是需要一个证明而已。

    闻言云笑没有说话,而是再次跨前一步,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将右手食指搭上了殷欢的右手腕。

    “嗯?”

    殷欢倒是不怕云笑使什么手段,毕竟两者的脉气修为相差太多,但当后者手指刚刚触碰到他手腕的时候,他便是感觉到一股温**气透将进来,让得他说不出的舒服。

    “怎么样?感觉到了吗?”

    云笑那右手食指倏搭倏收,仅仅数个呼吸的时间便是收了回来,而后微笑着开口相问,不过这话出口后却是不闻回应。

    众人抬眼看去,只见那殷欢微闭的双目,竟然有着一种极为享受的惬意之态,这一下连商家家主商炎都是吃了一惊,暗道云笑这小子,难道真有某些手段?

    一想到那个可能,商炎心头微觉不妙,隐晦朝着下首的商瑛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当即便要趁着殷欢闭目的当口,从大厅之中退身而出。

    嗖!

    哪知道就在商瑛刚刚退出数步的时候,一道破风之声突然响将起来,紧接着这位商家的长房掌权者,就发现自己竟然半点也不能动弹了。

    待得众人看到一只手搭在商瑛咽喉之处的身影之时,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仿佛在闭目享受的玉壶宗天才殷欢。

    “殷欢老弟,有话好说!”

    作为商家家主的商炎,全然没有想到这殷欢翻脸竟然比翻书还快,前一刻还称兄道弟仿佛自家人一般,这后一刻居然就下此狠手。

    “云笑,想要做什么就快一点,我只给你十息的时间!”殷欢全然没有去管商炎略有些惊惶和讨好的声音,而这话出口后,商家所属都是脸色剧变。

    没有人知道殷欢怎么突然之间就倒戈相向,那叫做云笑的小子实在是太诡异了一点,他到底对殷欢说了什么,让得这玉壶宗的天才如此言听计从?

    只有商家家主商炎,因为离得较近,才从刚才云笑和殷欢的话语之中听出了一些端倪,只可惜他并没有听到第一句话,只能是推测殷欢应该是有求于云笑,这才悍然出手。

    “十息?足够了!”

    得到了殷欢的承诺,云笑咧嘴一笑,而后在所有商家之人惊恐的目光之中,走到了商瑛的面前。

    “云笑,你要是敢伤了他,我商家族规可不是摆设!”商炎惊怒交集,却又不敢对殷欢出手,所以只能出言威胁云笑了。

    “哼,老家伙,你是否忘了,我并非姓商,所以那所谓的商家族规,还管不到我!”听得身后商炎的威胁言语,云笑冷笑一声,而后又道:“放心,我不会要了他性命的!”

    “啪!”

    云笑话音落下,一道略有些熟悉的清脆之声响彻在这商家正气厅之中,显得是那样的清晰,但是当这些商家之人看到声音传出的地方时,却尽都感觉仿佛是自己的脸被扇了一般。

    因为这道声音,乃是云笑一巴掌扇在商瑛的脸上所发出的,这和刚才商瑛扇商璃那一巴掌的声音如出一辙,可是听在这些商家族人们的耳中,却又绝然不同。

    商璃之父已死,根本没有什么背景,修为又不出众,在商家一向独居偏僻小院,等闲谁都看不起她;可是商瑛呢,那却是商家长房的掌权者,是商家家主的继承人,身份比商璃高了不知多少倍。

    “我刚才说了,这是你们逼我的,你们羞辱打压我不要紧,毕竟我并不姓商,但我母亲却是商家之人,容不得你们肆意侮辱!”

    清冷的声音回荡在这商家正气厅之中,正是云笑所发,而此言出口后,体内脉气紊乱的商璃,只觉一直堵在心口的那股闷气终于得到抒发,说不出的舒服惬意。

    “这……这真的是自己那个一向胆小慎微的笑儿吗?”

    看着在一众商家强者目光注视之下侃侃而谈的云笑,商璃突然觉得有些陌生,因为以她一直以来对云笑的了解,后者是绝对做不出如此决绝之事的。

    相对于云薇母子,所有的商家族人们似乎都在这一刻呆滞了,他们忽然记起之前云笑所说的那一句话,那就是“这是你们逼我的,可不要后悔!”。

    或许此刻在商瑛的心中,是真的有一些后悔吧,如此大庭广之下被人扇了一巴掌,而且扇他这一巴掌的人,还是以前人人都不待见的小杂种,一个连引脉境都没有突破的蝼蚁。

    如果今日之事传出去,商瑛必将成为月弓城各大家族的笑柄,甚至是连他这个家主继承人的位置都有可能不保。

    可是谁他娘的又能够想到,一个脉气劲后期的蝼蚁小子,竟然真的有让商瑛后悔的手段,而且被扇了这一巴掌的商瑛,看着身前已经放开他咽喉的殷欢,根本就不敢轻举妄动,谁知道这殷欢会不会再帮云笑一次?

    “云笑,你要我帮的事,我已经做到了,希望你不要食言!”

    殷欢完全没有在意那一边脸颊肿胀,一边脸色铁青的商瑛,而是转过头来,盯着云笑冷冷地强调了一句。

    “呵呵,殷欢兄,现在你还想要我手中的玉佩吗?”云笑没有正面回答,以他的心性,当然得将这利益最大化了,得寸进尺这种东西,于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负担。

    “你……,哼,本来这事就和我玉壶宗无关,总有一天,凌云宗会亲自来找你的!”殷欢先是想要发作,最后可能是想到了某些东西,总算是强行忍住了,冷哼一声,也算是给出了答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