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9章 龙纹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玄杀令?真的撤销了?”

    玉枢脸上掠过一抹喜色,对于自己这个徒弟,他虽然了解不多,却知道云笑素来不打诳语,既然如此说,应该是真的了。

    而且玉枢还知道,自从那日玄杀令颁下之后,皇室可不仅仅是在帝都拜月城设下天罗地网,还在帝都回玉壶宗的路上重重设卡,就是怕云笑偷偷逃回玉壶宗。

    但是现在,云笑却好端端地站在这里,神完气足地回到了玉壶宗,一巴掌拍死了殷欢,看其样子,根本不像是突出重重拦截才侥幸逃回来的。

    “哼,云笑,你这谎扯得未免有些大了吧,皇室玄杀令轻易不出,只要一出就不会随便撤销,你又有什么本事,让得皇室对你偷盗玄天宝鉴之事既往不咎?”

    符毒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让得原本已经有些相信云笑之言的诸人,又是将信将疑了起来,因为他所说乃是事实。

    事实上玄杀令这种东西,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实在是在玄浩然的统治之下,没有人敢去轻捋皇室的虎须。

    但只要是颁下杀玄令,就从来没有人能逃过玄月皇室的天罗地网,曾经一些比云笑厉害得多的强者,也在这玄杀令之下灰飞烟灭。

    “呵呵,看来二长老这一段时间很少出门啊,这消息也忒不灵通了!”

    云笑淡然一笑,并没有和符毒计较,既而转过头来,对着玉枢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只是治好了皇室二皇子玄景的病,国主陛下为了感恩,自然就不会再追杀我了!”

    这一番话有真有假,至于更深层次比如说储位之争,云笑并没有细说,可他却是不知道,当他这番话说出来的时候,是如何的石破天惊?

    “你说什么?治好了玄景的病?”

    这一下连宗主玉枢都不能淡定了,因为他为了救云笑,也是揭过皇榜的,但到得最后,却是对玄景的病束手无策,无功而返。

    前一段时间,帝国二皇子的病症传得沸沸扬扬,在场这些玉壶宗长老们尽都有所耳闻,只是他们知道连玉枢都救不好,也就不去献那个丑了。

    可想而知,玄月皇室挂出皇榜至今,云集了玄月帝国多少顶尖的炼脉师,甚至不乏邻国的强横炼脉师。

    而这些炼脉师都没有能治好的病症,竟然被一个只有冲脉境巅峰,炼脉之术只有凡阶高级的云笑给治好了,这怎么听怎么觉得是天方夜谭。

    只不过在这一刻,玉枢和陆斩,都是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转到了四长老李山的身上,当初这位长老可也是身中奇毒,让诸人束手无策,最后不也是被云笑给化解的吗?

    虽然说那一次化解李山的七煞毒离焰剧毒,云笑借助了宗主玉枢之手,可是那样的方法,玉枢是闻所未闻,从那个时候起,他们就知道云笑的身上,可能有诸多秘密了。

    “这……这是真的?”

    震惊过后的玉枢,下一刻已是激动莫名,他可是知道那位国主玄浩然乃是重情之辈,如果云笑真的治好了玄景,撤销玄杀令这种事,还真有可能。

    “我说了,诸位要是不信,尽可以派人出去打听打听,看看各大城池还有没有我云笑的玄杀令,这一看不就清楚了?”

    云笑先是冲着玉枢点了点头,而后一扫毒脉一系几大长老,包括薛恭在内,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口气之中,蕴含着一抹揶揄。

    之前云笑说这种话,只是引来符毒墨离等人的嗤笑罢了,但是此时此刻,他们心底没来由地相信了这件事,因为这小子实在是太镇定了。

    想必任何一个玄月帝国的修者,哪怕是有着玉壶宗这样的庞大宗门相护,要是那玄杀令还没有撤销的话,恐怕都会吃不好睡不好吧。

    “云笑,我相信你!”

    四长老李山当然是无条件选择相信云笑,他一直想要报答那次的救命之恩呢,这个时候自然会力挺。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玉壶宗和玄月皇室的关系,恐怕能更进一步了,云笑非但无过,反而有功!”

    大长老陆斩抚着白须,说出来的话,让得不少人都是若有所思,怎么云笑这小子翻云覆雨之间,就将一场“大罪”,变成一场“大功”了?

    要知道刚才符毒还在对云笑喊打喊杀,大喊“该当何罪”的,那一件事在诸多内门弟子之中也不是什么秘密,现在看来,更像是一个笑话啊。

    “老师,几位长老,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云笑抱了抱拳,话落之后,也没有去管符毒墨离略有些阴沉的脸色,带着灵丸便施施然开了这擂台大殿。

    而自云笑离开大殿之后,诸多内外门弟子也是鱼贯而出,不过他们的议论声中,尽都是那最后一场兔起鹘落的战斗。

    今日的灵雏战榜第一轮,其实有好几场战斗都甚是精彩,但自从云笑一回来,一掌拍死殷欢之后,似乎那些晋级第二轮的天才,都被云笑身上的光芒给掩盖住了,再也不复存在。

    相对于这些旁观弟子,云笑明日的对手薛恭,那盯着大殿之门的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冷笑,暗道明日之战后,恐怕这些弟子们,就不会再对云笑有如此的推崇了。

    灵雏榜第三的天才,自有一股傲气,何况薛恭乃是老牌的冲脉境巅峰天才,又岂是殷欢这一个初入冲脉境巅峰的家伙可比的?

    在黑白广场之上,云笑就和灵丸分开了,而在寒玉殿之前,火云鼠赤炎更是一跃而下,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它依旧对这寒玉殿的气息很不适应。

    “自己去玩罢!”

    云笑肩头一抖,赤炎吱吱叫了两声,旋即消失在了远处,看着它消失的身影,云笑也颇多感慨。

    想数月前离开玉壶宗的时候,赤炎不过才四阶中级的层次,没想到这一次回来,它已经达到四阶高级的巅峰了,离那五阶层次,也就一步之遥。

    五阶脉妖,那可是相当于人类修者合脉境的修为,如果赤炎真的能突破五阶,那以后说不定会成为云笑最为有力的帮手。

    心中这些念头转动,云笑已是推门而入,进入了自己的房间,而一回到房间,他就有些迫不及待,其脸上也是露出一抹激动之色。

    唰!

    只见云笑伸手在腰间一抹,一道黑色光芒闪过,在他的右手之中,已是多了一个数尺来长的黑色木盒。

    这个木盒有些破旧,其上有一把不起眼的黑锁,值得一提的是,这黑锁之上,还插着一把黑色钥匙。

    这件东西,自然就是云笑从玄月皇室太子寝宫中拿到的那物了,说起来这东西原本属于玉壶宗的镇宗之宝,后来被玄九鼎派燕淳和玄执夺了去。

    云笑可没有想过将这件东西交还给玉壶宗,这可是他好不容易用了非凡手段才拿到的,龙霄战神转世的他,并不是个迂腐之辈。

    玉壶宗自己不小心,让人将镇宗之宝取了去,现在云笑凭自己的本事将之拿到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已经是属于他的东西,玉壶宗要找,就去找玄月皇室去吧。

    “便让我看看,这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盒子之内,到底装着什么东西吧!”

    将手中的黑色盒子放在桌上,云笑目光有些迷离,等得其低沉的声音落下之后,他已经是将手伸到了那黑色钥匙之上。

    当初在玄浩然的寿诞之时,云笑被玄九鼎算计,将黑色钥匙插到了锁孔之中,只是还不待他有过多的动作,严师就突然出现,打断了他下一步的计划。

    可以说当时的云笑,是在为玄九鼎做嫁衣,至于他自己对这黑色盒子的了解,却是不太多,而这一次能不能一举打开黑锁,他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虽然那日来去匆匆,但云笑还清楚地记得,当他将钥匙插进锁孔之时,好像是转动不得的,这一点,看这钥匙依旧留在锁孔之内就清楚了。

    要是这钥匙能打开黑锁,那玄九鼎恐怕早就将盒子之内的东西取走了,又怎么可能将黑锁和钥匙都留在木盒之上,看起来这两样东西,也是非凡之物啊。

    “果然!”

    云笑的右手,已经触碰到了那黑色钥匙,而他的左手更是捏住黑锁,只是无论他怎么转动,那黑锁就是纹丝不动,丝毫没有要被打开的迹象。

    “没用的,小子,这是‘龙纹锁’,除非身负上古龙脉,否则休想打开!”

    就在云笑低头沉思的当口,从他的脑海之中,突然传出一道略有些熟悉的声音,让得他不用看,也知道是那金色蛇虫苏醒了。

    自当初国主寿诞开始,云笑借助了这金色蛇虫的力量之后,已经过去数月时间了,而这段时间内,金色蛇虫因为能量消耗,一直处于沉睡之中,让得他少了一件最强大的底牌。

    云笑却没有料到,在自己研究这黑色木盒的关键时刻,金色蛇虫竟然突然苏醒,而且从其话语之中,似乎对这黑锁还有一定的了解,他的眼睛,不由瞬间亮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