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2章 身不由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凌云宗,庄院之内!

    云笑的离开,似乎让这庄院房间变得有些安静,今日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无论是许清原这个老宗主,还是那位郭长老,都是思绪万千。

    更不要说许凌松和许红妆父女了,这两位心思更是如潮之涌,云笑都离开良久了,他们还是没有平静下来,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宗主,既然夫人的剧毒已解,那老夫也告辞了!”

    直到一道略有些阴沉的声音响将起来,才将几人给拉回神来,原来是那冉星自知呆在这里也只是丢人现眼,再不想承受这种另类的羞辱了。

    “冉老先生客气了,既然到了我凌云宗,就是我凌云宗的贵客,许某一定不会让先生白跑一趟的!”

    回过神来的许凌松,似乎恢复了一代宗主的潇洒,这说出来的话,让冉星很是满意,事实上这一次无功而返,他原本是很郁闷的。

    被玄月皇室如丧家之犬般撵了出来,冉星使用一些强横的手段,又找上了凌天皇室,原本想借着这个机会,让凌云宗也欠个人情,却没有想到竟然又被云笑给打脸了。

    接连两次折在云笑的手中,冉星又怎么可能不恨?如果有着机会的话,恐怕他绝对会将那个让自己丢脸的少年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恨。

    “冉星先生,这是我凌云宗的一点心意,还望你不要嫌弃!”

    许凌松是个很会来事之人,行事也比乃父圆滑许多,当即取出一条纳腰,递到了冉星的面前。

    一个地阶低级的炼脉师,虽然并没有治好宗主夫人的病,但这样的人物,也的确值得许凌松的巴结,或许以后什么时候,就会再求到此人的头上呢?

    接过纳腰,感应了一番内里的东西后,冉星脸上终于是露出一抹笑容,抱拳说道:“许宗主客气了,这段时间我就在皇室,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地阶低级炼脉师也是需要修炼的,凌云宗乃是凌天帝国第一大宗门,冉星懒得自己去寻一些东西,能有这凌云宗代劳,那自然最好不过。

    闻言许凌松顿时大喜,他要的就是这么一句话,不过还不待他接口,冉星已经是袍袖一挥,说道:“告辞!”

    看来刚才冉星也只是一句客气之言罢了,这里已经没有他什么事,自然不可能在这“伤心”之地多待了,当即转身便走。

    原本还想借此攀点交情的许凌松,不由有些失望,不过也知道这些高阶的炼脉师脾气古怪,还是来日方长吧。

    “郭长老,你先出去一下!”

    就在许凌松看着冉星背影发呆的时候,老宗主许清原略有些低沉的声音却是传来,让得郭长老一凛,旋即好像想到了一些什么,当下躬身行礼,退出房间,顺便将房门也带上了。

    “凌松,现在就咱们祖孙三个,没有外人,当年的商家灭门之事,你总该告诉我了吧?”

    许清原回过头来,先是瞥了一眼神色依旧有些不定的许红妆,这问出来的话,让得许凌松身形一颤,不由露出一丝苦笑。

    这一句问话,也将许红妆拉回了神来,她侧头看到父亲的表情,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一片,颤声道:“父亲,真的……真的是你?”

    之前许红妆心中一直有一个声音,或者说一抹奢望,那就是当年商家灭门的惨事,只是虞潜一个人的决定,那样一来的话,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或许自己和云笑之间,还有重修于好的机会。

    可是现在,许凌松对许清原的喝问并没有立时否认,无论是什么原因,恐怕自己这位父亲和当年商家灭门之事,都脱不了干系了。

    如果许凌松参与其中,那和虞潜就有了本质的不同,这可是许红妆的父亲,父亲和云笑有着杀母之仇,这还如何化解?

    啪!

    就在许红妆心生绝望的当口,许清原也是明白了过来,他生姜老而弥辣,当下怒不可遏,直接跨前一步,扇了自己儿子一记响亮的耳光。

    “我许清原怎么会养出你这么一个恶毒的儿子?灭人满门这种事,你竟然也做得出来?”

    许清原有些恨铁不成钢,极度的愤怒,让得他根本想不到其他,灭人满门这件事,本身就有伤天和,更何况是自己当年那位老友的家族,这怎能不让他怒发欲狂?

    被这个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扇了一耳光,许凌松并没有什么怨怼之言,反而是露出一抹凄然,接口说道:“父亲,你有所不知,孩儿我这也是受人所迫,身不由己啊!”

    “混账,我凌云宗乃是凌天帝国第一宗门,试问整个潜龙大陆,谁还能胁迫你这个堂堂的凌云宗主?”

    这一下许清原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诚如他所言,以凌云宗的地位,再加上凌天帝国国力强盛,谁敢来轻捋虎须?

    “嘿嘿,潜龙大陆自然是没有,但如果不是潜龙大陆的人呢?”

    许凌松苦笑一声,说出来的话,让得许清原和许红妆一愣之下,不由脸色大变,因为他们似乎都已经想到了那一个可能。

    “难道……难道是中三界,这……这到底是为什么?”

    许清原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不管怎么说,凌云宗也只是在潜龙大陆称雄罢了,如果是中三界的那些大能,不说来一个宗门,就是来一个地阶三境的强者,恐怕凌云宗也是弹指皆灭吧?

    “那位大人的具体名字我不知道,但只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就让我生不出一丝与之对战的勇气,为了凌云宗,父亲,你觉得我还能有什么选择?”

    见父亲已经相信,许凌松也不再隐瞒,当初那高瘦老者一来到凌云宗,便吓得他半点不敢反抗,因为他知道那样的人物,要是真的被激怒,恐怕整个凌云宗,都会在顷刻之间烟消云散,就如那月弓城商家一般。

    “可是……可是那般的强者,为什么要去灭掉一个小小的商家,我记得商家的最强者,不过才冲脉境初期吧?”

    一旁的许红妆终于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她清楚地知道,像商家那样的小家族,如果不是两家有着婚约,恐怕就连凌云宗都是不屑一顾。

    现在一个让凌云宗都不敢抗衡的大人物,竟然将商家给灭门,这让得许红妆百思不得其解,又或许她想知道其中更深层次的原因,好在将来向云笑解释吧?

    “这个……我也不知道,好像是要找什么东西吧?”

    许凌松脸上掠过一丝疑惑,想起当年虞潜带回的消息,又道:“不过好像那件东西并没有找到,而且……很有可能就在云笑的身上!”

    说到这里,许凌松似乎是做出了一个决定,不过却并没有宣之于口,但他这推测之言出口后,许红妆的脸色再次一变。

    “这么说来,云笑岂不是很危险?”

    云笑捏碎玉佩,但许红妆却做不到绝情,到了这一刻,她忽然有些担心起云笑的安危来,既然那位中三界的大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如果知道云笑还活着,恐怕绝不会善罢甘休。

    “放心吧,那位大人当年灭掉商家之后,很快便回转中三界了,中三界和下五界一向有着强横的封印,就算是他想要再下界,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许凌松也不知想到了一些什么,竟然在此刻安慰起了许红妆,这让得对面二人都是松了口气。

    只是许清原和许红妆都没有发现的是,许凌松眼眸之中一闪而逝的狠色,他口中说得轻松,但如果那位大人物真的下界,知道云笑还活着,而且还来过凌云宗,不知道会不会迁怒到自己的身上?

    所以许凌松打定主意,无论云笑身上有没有那件东西,为了凌云宗将来的安危考虑,都不能让云笑安然回到玄月帝国。

    而且双方已经结下不共戴天之仇,经过短暂的接触,云笑如今的天赋又让许凌松极为忌惮,假以时日,说不定真会成为凌云宗的大敌。

    只是当着父亲和女儿的面,许凌松不便多说,他可是知道这两位和自己的性子不太一样,这种卑鄙之事,是绝对不会去做的,而且要是知道了,还会尽全力阻止。

    “那个虞潜,你准备怎么处置?”

    得到了许凌松的解释,许清原心中之气也消了许多,虽然依旧无奈,却也知道这个儿子是为了凌云宗着想,对于凌云宗,他也是极为看重的。

    “父亲你看,这件事实是身不由己,虞潜长老也是受我之命,我看这件事就不要深究了吧?”

    许凌松眉头一皱,而这也是他早就想好的说辞,他相信以凌云宗的大义为出发点,自己这个父亲,应该不会驳斥自己的提议。

    “红妆,你觉得怎样?”

    许清原没有理会自己的儿子,而是将目光转到了宝贝孙女的脸上,旋即就看到后者脸色忽变坚毅,似乎是有了某些决断,又似乎是想通了某些事情。

    “虞潜长老擅自行动,灭人满门,我提议,将其逐出凌云宗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