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02章 言宗主,好久不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哗啦!

    这已经不知道是新任国主玄九鼎摔碎的第几个茶碗了,而这一次,他一连摔碎好几个,依旧觉得不解气,口中呼呼喘息,胸口不断起伏,实是愤怒到了极点。

    反观上首坐着的一个雍容妇人,却是一脸平静地盯着玄九鼎,虽然看似安静,但那双凤目之中,却是不时掠过一丝精光。

    “云笑!玉壶宗!我玄九鼎发誓,一定要灭了你们!”

    怒声咆哮从玄九鼎口中发出,如果让外人看到,恐怕会极度吃惊吧,因为以前作为太子的时候,他可是从来都不会如此怒形于色的。

    或许是因为这辈子再也不能突破到灵脉境的憋屈,又或许是终于登上国主之位的嚣张,总之最近一段时间的玄九鼎性情大变,连他自己都有些快要认不出自己了。

    “灭?你想怎么灭?”

    直到这个时候,太后聂仪的声音终于是清冷传来,让得玄九鼎目光陡然转将过来,死死盯着自己的母亲。

    “母后,难道咱们就这样看着云笑嚣张狂妄吗?咱们才是这玄月帝国的主宰啊!”

    玄九鼎总算是平复了几分心神,这话说出口后,也蕴含着几分道理,如果任由云笑和玉壶宗在玄月帝都为所欲为,那皇室颜面何存?

    就在这帝都拜月城,堂堂的皇城脚下,云笑连灭帝都三大家族,而且都是和皇室关系不错的三大家族,简直就是在打玄月皇室的脸啊。

    甚至云笑还在玄铁军统领燕淳和严雍的眼皮子底下,明目张胆地将宋家打得烟消云散,这口气,玄九鼎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的!

    一方面对云笑和玉壶宗恨之入骨,一方面又因为云笑表现出来的实力,让得玄九鼎清楚自己不能意气用事,因为那很有可能将皇室也拉入深渊之中。

    对于那个当初还可以随意拿捏的少年,玄九鼎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远远控制不了了,而想要报这个仇,恐怕也只有面前这位母亲,能帮助自己了。

    再加上那位地阶强者冉星,好像并不是太好控制,这几次冉星都被云笑那只七阶脉妖打得很没有脾气,他也有着颇多的怨言啊。

    “放心吧,云笑和玉壶宗的事,我已经有所安排,他们蹦哒不了多久了!”

    太后聂仪明显是比玄九鼎更沉得住气,闻言眼中精光再次闪过,说出来的话,让得玄九鼎大喜若狂。

    “据凌天皇室传来的消息,我那位大哥,已经在数月前突破到了地阶三境,嘿嘿,玄月帝国这块肥肉,大哥可是想吃得紧啊!”

    聂仪眼眸之中的野心越来越是浓郁,尤其是想到不久之后,这偌大的玄月帝国将不再为玄姓,而是改姓聂的时候,就不由有些兴奋。

    到时候凌天国主还是凌天国主,而她聂仪,可就要成为玄月帝国有始以来的第一任女王了,至于眼前这个连灵脉境都突破不了的儿子,又有什么资格掌控一国?

    不过现在大事未成,聂仪这些心思并没有表现出来,因此在玄九鼎一脸兴奋之下,她继续说道:“你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控制朝局,而想要控制朝局,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这个母后放心,对父皇病症的救治,我一刻都没有停过,今日应该又有一批高阶炼脉师,前来替父皇诊治!”

    玄九鼎说着这话的时候,一点都没有羞耻之感,仿佛是真为自己父皇的病症感到担忧一般,而他口中所说,也让聂仪颇感满意。

    聂仪知道,上代浩然国主突然昏迷不能理事,将皇位传给太子玄九鼎,这在朝中很多大臣看来,都是疑惑之极。

    甚至有一部分顽固之辈,还怀疑是不是他们母子联手谋害了浩然国主,当然,这一部分人,很快便被弹压了下去,没有翻起太大的浪花。

    但这毕竟是不可抹去的一种猜测,因此聂仪和玄九鼎就要做出一种姿态,那就是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积极治疗玄浩然,只是一直没有结果罢了。

    这种事情在明眼人看来很是虚伪,却又不得不做,尤其聂仪和玄九鼎还担心那不知躲在什么地方的二皇子玄景,会突然之间冒出头来,到时候可就有些麻烦了。

    如果是以前的帝都,聂仪和玄九鼎当可借助三大家族之力完全掌控,可是现在,云笑强势归来,玉壶宗诸强者又明目张胆入住玉壶别院,他们的行事,自然也要收敛许多。

    甚至这两位都知道云笑和那位二皇子有着不错的交情,要是让他们联合在一起,那会发生什么事,谁也没有办法预料。

    因此聂仪一边和凌天帝国的那位国主陛下联系,一边也要想方设法稳住玄月帝国本土的强者大臣们,这就有了延请名医炼脉师替玄浩然诊治的假像。

    当然,这些请来替玄浩然诊治的高阶炼脉师,大多都是帝都有头有脸的人物,对于这些人,玄九鼎母子知根知底,有家有业也不怕他们胡来。

    而且那乃是地阶低级炼脉师冉星施展的剧毒,这些高阶炼脉师就算是想要乱来,恐怕也是束手无策,只是装装样子罢了。

    “启禀陛下、太后,今日入宫的炼脉师已经聚齐,还请陛下和太后验看!”

    就在这母子二人商议之时,一个年老宫人恭敬走进殿中,说出来的话,让得两人对视了一眼,当即站起身来。

    “既然来了,那便去看看吧,希望今日的这几位先生,能将父皇的病治好!”

    就算是在自己的心腹面前,玄九鼎也是装出了一副子孝的模样,让得那转身引路的宫人心中暗暗腹绯,却是不敢露出任何一丝心底的想法。

    而这一次太后并没有跟着前去,见得她缓缓伸出自己的右手,在那里,似乎躺着一张信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文字。

    …………

    “言宗主,好久不见!”

    皇宫某座大殿之外,一个满面红光的老者,声音有些粗豪,而其说出来的话,也将众人的目光给吸引了过来。

    至于此人口中的言宗主,自然就是阴风宗的宗主言宗了,不过现在的言宗却是云笑易容,值得一提的是,他对说话的这个红脸老者的信息,根本就一无所知。

    经过万国潜龙会和这一个月的变故之后,云笑名头那是无人不知,但那也仅限于别人知道他,像那些去玉壶别院拜访之人,都由玉枢陆斩等人挡掉了,云笑根本就没有见过几个。

    “哼!”

    既然多说多错,云笑索性是直接冷哼了一声,让得那红面老者神色颇有些尴尬,却没有再说话了。

    “早就听说这阴风宗宗主脾气古怪,今日一见,还真是名不虚传!”

    看那红面老者吃了瘪,其他人自然不会再去热脸贴冷屁股,而且他们对言宗也算是有所了解,知道其心胸狭隘,指不定说错了什么话,便会被其惦记上,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对于毒脉师的敬畏,让得场中颇有些安静,不过这样一来,倒是让云笑少了许多暴露的危险,一心等着皇室人员的接待。

    “国主陛下到!”

    不久之后,一道高声从某处传来,紧接着众人眼前一花,一道年轻的高贵身影现将出来,正是新任的玄月国主玄九鼎。

    “见过国主陛下!”

    虽然玄九鼎年纪既轻,而且修为只有合脉境巅峰,可是在看到他的时候,诸人都是恭敬出声,就连云笑,也装模作样了一番。

    “诸位肯来,朕不胜荣幸,只是父皇的病……唉……”

    此刻的玄九鼎,早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那一副愤怒模样,反而是浮现出一抹哀痛,似乎是真心替玄浩然的病症感到忧伤一般。

    这些被请来的炼脉师们,自然是不知道玄九鼎心底深处真正的想法,当下一个个发誓赌咒,誓要将前任国主的病给治好,还玄九鼎一个孝子之名。

    “装得还真像!”

    只有云笑心头冷笑,暗道这些人未免太过愚蠢,如果将玄浩然给救活,你让这位新任的国主陛下如何自处,退位让贤吗?

    “咦?言宗主今天也来了,这可真是让朕意外!”

    就在云笑心中念头转过的时候,玄九鼎却已经注意到了他,当下眼中闪过一丝微光,开口打起了招呼。

    “为陛下效力,言某自当义不容辞!”

    云笑心头突地一跳,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学着言宗的口气表明了一番心迹,而这一句“为陛下效力”,让玄九鼎不由颇感满意。

    玄九鼎倒是没有怀疑言宗的来意,虽然这位阴风宗的宗主有些不好控制,但至少这位应该是和那云笑或是玉壶宗没有什么关系的。

    当初替玄景治病之时,云笑化名卜枯,和言宗有所冲突,事后玄九鼎也是了解过的,他相信以这位阴风宗主狭隘的性子,又怎么可能会对云笑生出好感呢?

    “既然如此,那就随朕进殿吧,还望各位尽出全力,将我父皇治好!”

    玄九鼎只是随口招呼了一句,便是转身推开了身后大殿之门,门刚一打开,云笑鼻端就闻到一股略有些熟悉的气息,当下心头暗暗一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