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2章 八国联手,玄月之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月凉城不过是玄月帝国边境的一座城池,而凌天帝国却是举国来攻,就算一时之间攻不上城墙,但时间一久,必然失守。

    攻城之战持续了一天一夜,而在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月凉城的北城墙之下,已是尸积如山,死了数千的凌天帝国军士。

    只是这个时候的月凉城北城墙上,已经是有了不少穿着凌天帝国衣甲的兵士,很明显,用这数千兵士堆出来的战斗,终究还是让他们攻上了月凉城的城墙。

    一座城池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和一个帝国相比的,无论是兵士的质量还是数量,又或者是粮草器械,月凉城都没有凌天帝国精良。

    更何况月凉城多年未战,军备早已削减,仓促应敌,能坚持一日一夜的时间,已经算是极为了不起了。

    随着登上城墙的凌天帝国兵士越来越多,景羽军也越来越是坚持不住,没有了城墙器械的相助,景羽军的战斗力,并不会比凌天帝国的兵士强多少。

    砰!

    统领林昊一掌将一个凌天帝国的兵士给拍下城墙,但气息也有了一些不稳,然而还不待他恢复过来,一道磅礴的大力随之袭来,让得他悚然一惊。

    呼!

    林昊反应也是极快,待得他转过头来之时,当即看到一个壮硕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感应到其气息之后,他眼眸之中的惊色不由更加浓郁了几分。

    因为眼前此人,明显是凌天帝国的一名强者,实力已经达到了灵脉境后期的层次,比林昊还强出了一筹。

    事实上达到灵脉境这个层次,是很少有人能越级战斗的,这世间可不是人人都像云笑这种妖孽天才,至少林昊自己不是。

    仅仅数招之间,林昊便已只剩下招架之攻,没有还手之力,眼看再过数招,恐怕他就要死在这凌天帝国的灵脉境后期强者手中了。

    “就要这么结束了吗?”

    林昊心中有着一丝不甘,毕竟他跟着景羽军还没有享受几天好日子,眼看就要因为跟对了主子而一飞冲天,却不料一朝战事忽起,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嚓!

    然而就在林昊心生绝望的当口,他忽然看到那凌天帝国强者的脑袋,直接飞了起来,鲜血如喷泉一般冲出,明显是不活了。

    “将军大人!”

    当林昊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之时,登时明白了过来,原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是将军大人及时出手救了自己,一刀将那凌天帝国强者的脑袋都给劈下来了。

    “林昊,拿好我的将军令,一定要将月凉城陷落的消息,带给国主陛下!”

    一刀劈死那凌天帝国强者的玄守业,直接伸手在腰间一抹,将一块令牌递给林昊,然后说出来的一句话,让得后者心中满是凄凉。

    虽然这个时候的景羽军还在城墙城内和凌天帝国兵士展开巷战,但月凉城陷落那是迟早的事,毕竟双方的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了。

    而且凌天帝国的入侵来得太过突然,快到玄守业都没有来得及放出飞信传书,只能让林昊亲身代劳了。

    “哼,算盘倒是打得不错!”

    然而就在玄守业话音落下,一道冷哼声却是突然传来,紧接着林昊就感觉到一股极为磅礴的力量力压而下,将自己和将军大人全都给笼罩住了。

    “地……地阶强者?!”

    就算林昊只是一个灵脉境中期的修者,可是对于这股力量他却是没有丝毫怀疑,那其中的大地之力根本就没有任何掩饰。

    林昊知道,在这种强者的控制自己下,莫说是自己,恐怕连灵脉境巅峰的将军大人,也是不堪一击吧,还说什么脱身报信?

    “林昊,记住我说的话!”

    当此关键时刻,林昊忽然感觉到自己被锁定的气息一松,然后他后背一紧,已是被一股大力生生轰出,朝着城中无数建筑之中掉落下去。

    砰!

    前飞而出的林昊,只听到身后一道大响声传来,忍不住回头去看,只见那个自己一向尊敬的将军大人,竟然连脊背都被打断了,缓缓从城墙之上跌落下来。

    “将军大人……”

    林昊前飞的身形速度极快,可是在这一刻,他觉得时间都凝固了,很明显将军大人是为了将自己送出来,这才不防之下受了那地阶强者的一道重击。

    “不自量力!”

    忽然出手的,自然就是凌天帝国的国主聂问苍了,以他地阶之境的实力,一击轰杀灵脉境巅峰的玄守业,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只是当聂问苍见到那个被玄守业拍出的家伙消失在下方建筑之中时,眼中不由掠过一抹愤怒之色,毕竟林昊是从他手中逃掉的。

    “烈武!”

    脑中闪过刚才玄守业的话语之时,聂问苍顿时发出一道大喝之声,旋即一道壮硕的身影已是瞬间出现在他面前,神情恭敬之极。

    “将刚才逃掉那人的脑袋提来见我!”

    聂问苍朝着林昊消失的地方一指,他知道自己这个得力的武将,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毕竟这烈武已经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灵脉境巅峰强者了。

    “陛下放心!”

    烈武声如洪钟,恭敬行了一礼之后,便是大手一挥,带着数名达到灵脉境初期的强者,朝着林昊消失的地方追了过去。

    这烈武虽然也是在军中任职,但可以说是聂问苍的随身亲卫队长,专门负责皇室的安全,既然现在已经打出来了,那做这些追杀之事,恐怕比那些直接的军中武将,要更加得心应手吧。

    “诸将听令,月凉城中所有玄月帝国兵士,一个不留!”

    击杀了玄守业之后,聂问苍便知道月凉城大势已去,见得他眼中一丝狠光闪过,一道大喝声出口,让得诸多凌天帝国兵士都是齐声应是。

    只是那些幸存的玄月帝国兵士们,哪怕是刚才有了一丝投降之意的兵士,听到聂问苍这句话,也瞬间打消了这样的念头,接下来,或许只有拼死一战,才有那么一丝生还的可能。

    只可惜最后还能留得性命的玄铁军兵士,可以称为真正意义上的十不存一,整个月凉城都变成了人间地狱,自将军玄守业以下的将领,或许也只有林昊一人才留得性命吧?

    而且在那烈武带人的追杀之下,就算林昊能逃出月凉城,也难保不会被追上击杀,等待着他的,到底是将消息成功送回帝都,还是身首异处呢?

    …………

    在玄月北境月凉城告破的同时,东境的玄光城、南境的南垣城,西境的定荒城,包括其他四座边境城池,都在数日之内一一告破。

    这一次凌天国主聂问苍联合了八大强势帝国,势要将玄月帝国覆灭,这种雷霆之势,恐怕没有任何一个帝国可以承受得了吧?

    在这样的局势之下,就算飞花霆风这些帝国并不和玄月帝国相邻,可是想要借道也是没有任何一个帝国敢推辞的。

    一时之间,玄月帝国边境狼烟四起,无数的帝国兵士死于非命,而且联军一路势如破竹,或许很快就要打到玄月帝都拜月城的城池之下了。

    …………

    一月之后,月凉城北方的天空之上,突然多了一道细小的黑点,待得其飞近,原来是一只巨大的飞禽脉妖,其上似乎还站了一个削瘦的人影。

    这一妖一人,自然就是从凌云宗赶回玄月帝国的云笑和血翅火睛狮了,而在云笑的肩膀之上,正有气无力趴着一只细小的火红色老鼠。

    值得一提的是,解决了凌云宗这件大事的云笑,心情似乎都变得好了几分,一路之上并没有急着赶路,而是跟着赤炎在凌天帝国某些山脉之中,寻找到了很多的天材地宝,是以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

    “嗯?”

    只不过当月凉城出现在云笑视线之中的时候,他脸色终于是微微一变,因为就算是隔了这么远,他也隐隐能看到那一抹隐晦的冲天血光。

    此时距离月凉城失守,已经过去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了,那些凌天帝国的兵士,只是胡乱将尸体掩埋,至于城内城外的鲜血,根本就不会去细心扫洒。

    数万人的亡灵冲斥着整个月凉城,仿佛将这座城池都变成了一座血腥之城,当此一刻,云笑就是再迟钝,也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变故,当下脚尖一点,血翅火睛狮会意,俯身朝着月凉城冲去。

    “这是……大战过一场?”

    刚刚走到那破败的北门之处,云笑就已经能看到当初遗留的一些攻城痕迹了,踏步而进,更是能闻到强烈的腐臭之气,不由喃喃出声。

    “来者止步!”

    就在云笑若有所思的当口,一道厉喝声突然传来,让得他瞬间将目光转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这一看之下,更是有了几分猜测。

    因为当初云笑在月凉城交易区的时候,是见过林昊那些景羽军衣甲的,可是眼前这两个守在北门之口,朝着自己大呼小叫的家伙,明显和他记忆之中的完全不一样。

    只是以云笑如今的实力,又岂会在意这两个只有聚脉境的家伙,当下理也不理,径直朝着城门之内跨步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