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99章 恐怕不在薛殿主之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诸人心升腾起这个念头的时候,不由又都是摇了摇头,天阶层次的异灵,对他们来说太过遥远了,那可是比同层次的人类天阶强者还要强横得多的存在啊。

    如果真有那样的异灵,他们这些人又怎么可能逃出玄阴洞,那个粗衣少年又怎么可能独自一人还能逃出生天?这明显是不符合事实嘛!

    顾长生有着极度的自信,他认为云笑就是在危言耸听,用这虚张声势抬高敌人的手段,来达到让自己更加引人瞩目的目的。

    这样一来,云笑先前无意相救众天才之事,也就变得更加有分量了,顾长生自认看穿了云笑的小伎俩,却没有看到那粗衣少年,脸上却在这个时候露出一抹诧异。

    “原来顾大少已经知道玄阴洞内有天阶异灵了,这么说来,薛凝主已经有应对之法了吗?”

    云笑脸上的诧异并不是装出来的,因为先前的他,也只是从那九阶低级异灵的某些只言片语之中作出推断,直到他后来被触手劈落湖底,这才看到了那只沉睡的天阶异灵。

    自始至终,天阶异灵都没有现过身,所以云笑并不知道顾长生是如何猜到的,其实刚才后者的那句话,只是想要用来强力回讽罢了。

    “你说什么?玄阴洞内有天阶异灵?!”

    这一次接口的并非顾长生,也不是玄阴殿主薛天傲,而是副殿主练雨落,也是一名天阶三境的超级强者,不过她的口气,却是蕴含着一抹极度的阴沉。

    “不错,这是我亲眼所见,玄阴洞第七层的湖底,有着一只天阶异灵!”

    虽然并不认识这位玄阴殿的副殿主,但其身上恐怖的气息,还是让云笑没有丝毫怠慢地点了点头,而此言一出,诸人先是一惊,然后便是露出一抹不信的神色。

    “哈哈,云笑,你这弥天大谎撒得也太离谱了,要是你真的亲眼见到了那只天阶异灵,如何还能完好无损地走出这玄阴洞?”

    顾长生自以为抓到了云笑言语上的漏洞,这一道嘲讽的大笑声响彻整个玄阴洞入口的天际,让得不少人都是深以为然,就连薛天傲也将目光转了过来,满脸的疑惑之色。

    这个时候的薛天傲和诸多玄阴殿强者们,自然是都能感应出云笑突破到了觅元境巅峰的修为,可即便是这样的修为,遇到天阶异灵,恐怕也是十死无生的下场吧?

    更何况先前那些天才们在出洞之后,从来都没有提到过天阶异灵的信息,当此一刻,就连薛天傲练雨落等人,都将云笑之言当成危言耸听了。

    因为没有任何一个觅元境层次的人类修者,在亲眼看到天阶异灵之后还能活着的,那些异灵可一直视人类为大敌,见之必然是大打出手,不会有丝毫的留情。

    薛天傲知道云笑有一些手段,也比普通的同等级人类天才要强横不少,可是相差两个大阶的情况下,这少年还能全身而退,这就有些天方夜谭了。

    “那只天阶异灵,是处于沉睡之中!”

    云笑完全没有去管众人的脸色,径自说出了一个事实,此言一出,那顾长生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一时之间,似乎是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

    “在这玄阴洞第七层的湖底,有一只沉睡的天阶异灵,而且因为那些死在第七层内的人类气血,已经恢复了一部分的实力,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苏醒!”

    云笑侃侃而谈,然后将目光转到了诸多年轻天才的身上,继续说道:“那日在第七层之中,你们应该都看到那湖中升腾而起的水柱触手了吧,就是那天阶异灵本能的手段!”

    话音落下,云笑手指轻移,转到了那玄阴洞的封印之下,又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禁止百岁以上人类修者进入玄阴洞的封印,应该也是那天阶异灵的手笔,怕的就是有其他的天阶强者,打扰它恢复实力!”

    直到这一刻,云笑才算是将所有心中的推断尽都说全了,这也是建立在他从第七层湖底,亲眼见到那天阶异灵的基础上,所以这一番推测,已是十分接近事实了。

    如此有理有据的推断,由不得薛天傲等人不信,这也算是解答了玄阴洞为什么突然之间多了这么一道封印的疑惑,原来一切都是那只天阶异灵在暗中捣鬼。

    “云笑……”

    “你住口!”

    那边的顾长生还想要说点什么,但刚刚叫出一个名字,便被薛天傲厉喝声给打断了,而且投射过来的目光,还蕴含着一抹凶戾,让得这个玄阴殿第一天才不由缩了缩脖子,再也不敢胡乱开口了。

    “云笑,依你看,那天阶异灵实力如何?”

    作为玄阴殿的殿主,既然已经相信了云笑所说之言,薛天傲便直接从这个事实开始考虑了,口中问出的话,或许也只有真正见过那天阶异灵的云笑,才能给予解答了。

    “始我直言,恐怕不在薛殿主之下!”

    云笑并没有因为薛天傲狠厉的目光而有丝毫退缩,反而是在对比了自己的感应之后,说了这么一句话出来,让得旁边诸人先是一愣,旋即都是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要知道玄阴殿乃是腾龙大陆四大顶尖势力之一,殿主薛天傲一身实力,传闻都是这腾龙大陆之最了。

    异灵的战斗力一向比同等级人类修者更加强横得多,如果真如云笑所言,那异灵的修为和薛天傲不相上下,那岂不是整个腾龙大陆,都无人能够挡得住了?

    如果说先前还有人认为云笑乃是危言耸听的话,那此刻在接受这个事实之后,很多人都真正开始为腾龙大陆,或者说自己的宗门担心起来。

    因为一旦那实力堪比薛天傲的异灵苏醒过来,再从玄阴洞脱困而出,整个腾龙大陆不免生灰涂炭,以异灵对人类的敌意,无人能够幸免。

    以前腾龙大陆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天阶异灵,也曾为祸一方,给某些势力宗门带来了灭顶之灾。

    但是那几次的天阶异灵,单打独斗之下都不会是薛天傲这些顶尖强者之敌,最终在这些强者出面之手,都被收拾而下。

    “薛殿主也不用太过担心,只要你们能在它苏醒之前破掉这封印,就能将其轻松斩杀!”

    云笑的话语再次传出,终于让得玄阴殿众强者眼前一亮,这总算有一个好消息了,那天阶异灵还处于沉睡之中,无疑是他们最大的机会。

    “雨落,你即刻持本座印信,传书炼云山和斗灵商会……,罢了,无炎宫那边也传一份吧,将事情说清楚,本座想那几位应该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薛天傲决然不是个拖泥带水之辈,见得情势危急,集这一众玄阴殿强者都破不开封印,所以也只能求助于外人了。

    说到无炎宫的时候,薛天傲明显是顿了一顿,毕竟玄阴殿和无炎宫关系可不怎么好,虽然没有到大打出手的程度,但至少在暗中底层,因为属性不合而死在对方手中的门人,已经不在少数。

    不过在异灵的威胁之下,任何人类族群内部的矛盾都可以先放在一边,如果异灵真的大举来攻,就算是那结下死仇的斗灵商会和万妖山,恐怕也要先放下嫌隙,一致对付了外敌再说吧!

    “是!”

    当下副殿主练雨落领命而去,她知道事态紧急,那玄阴洞第七层的天阶异灵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苏醒过来,可半点也耽搁不得。

    “大长老,这段时间你就先带着几位长老守在此地,一有异状,第一时间通知本座!”

    见得练雨落背影渐渐消失,薛天傲回转头来,又对那玄阴殿大长老吩咐了一句,在天阶异灵的威胁下,其他的事情都要放一放了,直到那几大顶尖势力掌权者的到来。

    安排了这些最为紧要之事后,薛天傲的目光,终于是转回了云笑的身上,然后开口问道:“云笑,我听他们说,幻阴草最后是被你得了去,对吧?”

    此言一出,诸多围观天才们的脸色又是变得极度精彩,经过了刚才天阶异灵的大事后,这才算是回到了正轨吧。

    他们这些年轻天才聚集在玄阴殿,可不就是为了那幻阴草,或者说幻阴草背后的承诺吗?

    在玄阴洞第七层的时候,众人可都是亲眼看到云笑收取了那幻阴草的,还因为如此和苏见顾长生等人大打出手,杀心门季三剑和玄阴殿蒋万游这等天才,都因为此事而死。

    “云笑这家伙,还真是艳福不浅!”

    炼云山所属,天毒院的司墨撇了撇嘴,而其口中话语传出,身旁几人都是深以为然,毕竟他们先前都看到那万妖山天才少女许红妆对云笑的态度了。

    许红妆身材既佳,容貌又美,单是看这条件的话,比薛凝香还胜了数筹,不过那身份背景嘛,却是拍马也赶不上了。

    何况司墨和旁边几位师兄弟,可尽都知道在炼云山总部,还有着两位天才少女,对云笑的感情不一般呢,怎么齐人之福,都被这小子一个人享去了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