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41章 放心,他逃不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果然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啊!”

    耳中听着冷不言的沉喝声,诸如乌桐宣兆等人都是摇头冷笑,不过他们并不清楚云笑的心意,也不知道后者会不会在这一言之下,真的停手。

    “当你们无炎宫决定对我动手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晚了!”

    而云笑仅仅是用一句冷声来回答了冷不言和众人,此言一出,这位无炎宫六长老脸上瞬间浮现出一抹绝望之色,又有一丝疯狂。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自知不可能改变云笑心意的冷不言,一道大喝声发出,紧接着他全身的脉气都变得狂暴了几分,很明显是要施展一门无炎宫的强横手段了。

    剩下的三大无炎宫长老见状,也是同仇敌忾,齐齐涌出脉气,就要朝着云笑包围而去,以搏得那一丝反败为胜的机会。

    这些三名无炎宫长老,其中一名和刚才的松风是相同的伏地境后期修为,而另外两个却只有伏地境中期,他们都知道,一旦冷不言被杀,他们恐怕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或许只有趁着冷不言拼命之下联手,才有那么一丝丝的生机,所以几大无炎宫长老各出奇招,试图将那少年给击杀当场。

    只是这样的攻击,云笑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他此刻的目标只有冷不言一个,只要这家伙没有突破到天阶三境,就不可能对他造成半点威胁。

    一枚蕴含着浓郁火属性气息的脉气火箭,在冷不言的身前倏然成形,离着这么近的距离,就连对云笑极有信心的乌桐和宣兆,也不由为其捏了一把冷汗。

    别看那日冷不言在异灵首领的手中败得如此之快,但他毕竟是伏地境巅峰的强者,又出自无炎宫,很多手段都远非普通的伏地境修者所能比。

    比如这支火箭之中,就蕴含着冷不言的许多精血,其内还蕴含着一抹毁灭之力,一旦被射中,哪怕是有着炼脉师及时救治,也是回天无力。

    更不要说此刻双方距离如此之近,要是真的被轰中要害,那恐怕连医治的机会都不会有,这也是冷不言最后也是最强横的手段。

    施展了这门火箭手段之后,那损失的精血,恐怕需要冷不言数年的时间才能补得回来。

    可在这个时候,为了保命,他已是别无他法,和性命比起来,损失一些精血又算得了什么呢?

    “火箭么?我也会!”

    就在冷无炎目光死死盯着自己火箭箭尖的时候,他面前的少年却是发出一道轻笑之声,紧接着从其右手之上,赫然也是浮现出一根火箭。

    “这种感觉……”

    一时之间,冷不言竟然从云笑祭出的这支火箭之上,感受到了一抹既陌生又熟悉的气息,仿佛这道气息,自己在哪里见过一般。

    当此之时,由不得冷不言多想,见得他手中印诀为动,那火箭已是朝着云笑咽喉要害怒射而去,威势惊人。

    叮!

    然而云笑的控制自然更为精准,在他的控制之下,其身前血红色的火箭箭尖,准确地刺在冷不言的火箭箭尖之上,发出一道清脆的交击之声。

    只是在下一刻,原来还有一丝信心的冷不言瞬间脸色大变,因为他祭出的火箭,在云笑控制的血红色火箭之下,竟然仅仅是坚持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便被从中刺破,消失得无影无踪。

    噗!

    而且云笑那只火箭余势不衰,轰散冷不言的火箭之后,以迅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射入了后者的胸口,再从后心穿出,带起一抹血花。

    “这……这……这竟然是圣火无炎的气息?!”

    直到心脏都被云笑火箭射穿,冷不言在临死之时心境一片清明,终于是想起来为什么那抹感觉会如此熟悉了。

    曾经在无炎宫的时候,冷不言也是见过那圣炎殿的圣火无炎的,虽然那种气息若有若无,但却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当然,以冷不言在无炎宫的地位,根本就没有靠近圣火无炎的资格,也只有各大长老被宫主若是副宫主召集到圣炎殿议事的时候,他才能有意无意感应一下那圣火无炎的气息。

    所以刚才冷不言才一时之间没有想起来,可是现在,在他临死之时,陡然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无疑有些太晚了,这个秘密,只能是被他带进地狱之中了。

    在临死的那一刻,冷不言终于明白了一些事情,看来当初那炎极湖之下,确实有着事关无炎宫的至宝,最终也确实是被云笑得了去。

    当此一刻,冷不言真想能有一个将这个消息传回无炎宫的机会啊,可惜的是,心脏被刺穿的他,根本不可能再有这个机会。

    而且在倒地之时,冷不言看着那几名扑将上来的无炎宫长老,心头更是一片绝望,连自己都不是云笑一合之敌,那些愚蠢的家伙,显然就是上来送死的。

    由此冷不言也可以猜到,先前自己得到的那个消息,恐怕就是云笑所为了,以这般的超绝实力,击杀三大异灵首领,恐怕并非不可能之事吧?

    冷不言倒地的声音,仿佛砸在每个人的心中,尤其是那三大无炎宫的长老,他们并非像冷不言临死之时心中所想般愚蠢,能将脉气修炼到如此地步,绝没有谁会是一个十足的蠢人。

    在看到冷不言倒地的那一瞬间,三大无炎宫长老脚下动作戛然而止,他们尽都清楚自己要是再敢上前,不过是徒然送死罢了。

    因此三大长老各各对视了一眼,当即极有默契地做出了一个自以为正确的决定,那就是分三个方向而逃。

    这样一来,云笑哪怕是速度再快,也只能先追一方,有着那个倒霉蛋的拖延,他们至不济也能逃掉一个,甚至运气再好一点的话,逃掉两个也不是没有可能之事。

    只是这三大无炎宫的长老,明显是太低估云笑的手段了,只见他手指微动,那穿过冷不言心脏的火箭瞬间改变了一个方向。

    嚓!

    一道轻响声传出,朝着北面奔逃的那个无炎宫伏地境中期长老身形骤然一僵,所有人都是清楚地看到,那支火箭直接穿过其后心,让其瞬间就步了冷不言的后尘。

    不过在射穿那无炎宫长老之后,火箭的能量好像终于耗尽,带着一抹血花消散而去,让得众人都是若有所思。

    云笑连看都没有看那无炎宫的伏地境中期修者一眼,只见他背后银火雷翼祭出,整个人似乎都化为了一道银灰色光芒,瞬息之间,就追上了那朝着南面而逃的无炎宫长老。

    这个无炎宫长老倒是比先前那人强横一些,达到了伏地境后期的层次,只可惜他面对的乃是云笑的本体,所以他的下场已经是没有任何意外。

    噗!

    一道轻响声传出,云笑的右掌轻轻印在了那伏地境后期强者的额头之上,将其颅骨都是拍得粉碎,自然是不可能再活了。

    而与此同时,那朝着西面逃去的最后一名无炎宫长老,却眼看就要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让得乌桐等人都下意识地为其捏了一把汗。

    毕竟在云笑刚才的雷翼速度之下,就算那人逃出了这么远,也未必能快得过云笑,但正当众人以为云笑要就此追去的时候,却见得这个少年竟然没有半点的动静。

    “云笑大人,他要逃啦!”

    宣兆心中着急,直接出声催促了起来,那毕竟是伏地境中期的无炎宫长老啊,一旦让其逃离出视线,再想将之找出来,恐怕就是云笑也极难办到吧?

    虽然大家都是人类修者,也在这一段时间共同对抗过异灵大军,但由于无炎宫先前的行事,让得诸人很是不齿,当然是选择站在云笑这一方了。

    更何况刚才冷不言几人去而复返,想要来捡便宜,甚至是不惜对宣兆动手,要不是云笑强势出手,恐怕宣兆就会成为冷不言杀鸡儆猴的那只猴了。

    “放心,他逃不了!”

    就在宣兆心中着急的当口,那粗衣少年的口中却是发出一道轻声,不过其身形依旧未动,难道他早就施展了什么诡异手段吗?

    “嗯?”

    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之下,那眼看就要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的无炎宫长老,忽然身形一僵,紧接着真正扑倒在地,再也一动不动了。

    “怎么回事?”

    看到这一幕,看到那半天都没有爬起来的无炎宫长老,宣兆两只眼睛都差点直接瞪了出来,全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如此诡异之事。

    “啧啧,可不要忘了,他不仅脉气修为了得,还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地阶高级毒脉师啊!”

    见得众人的震惊,目睹了全过程的猎鹰小队队长阮鹰口中不由发出感慨,或许相对于其他人来说,他对于云笑毒脉师的身份,要反应得更快一些吧。

    在阮鹰看来,以云笑地阶高级毒脉师的手段,只是收拾一个伏地境中期的无炎宫长老,恐怕根本就不会让人发现,此时的无炎宫长老,明显是剧毒爆发,死于非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