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41章 谁也拿不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虎哥,您怎么来了?”

    虽然王子朗乃是王家三少爷,但是他从小受欺凌惯了,早已经心灰意冷,属于王家三少爷的傲气,也在很久以前就不复存在了。

    再加上此刻虎哥一脚踹飞了棚门,看着其那气势汹汹的模样,王子朗已经隐隐猜到了一些东西,不过却是有着一抹疑惑。

    按理说这曾连虎已经拿走了这粗衣少年云笑的纳腰,怎么现在还如此脸色阴沉地过来自己这里呢,这其中很有些让人不能理解啊。

    “哼,我怎么来了?还不是因为你这个愚蠢的王家三少爷!”

    曾连虎眼眸之中闪烁着一抹愤怒,又有着一抹贪婪之光,而其话音落下之后,已是将目光转到了那个粗衣少年的身上。

    说实话,数日之前确实是曾连虎取走了云笑的纳腰,只可惜他只有灵脉境的修为,无论如何也打不开那纳腰,急得他都有些抓狂了。

    但越是打不开纳腰,曾连虎就越是心痒难挠,因为他知道一些品阶不俗的纳腰,都有着自己的打开方式,很显然以他的修为,并没有想到双方实力相差太大上去。

    毕竟曾连虎是见过云笑的,这么一个看起来才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又能将脉气修为修炼到何种地步了?

    如此难以打开的纳腰,曾连虎心想内里恐怕有着一些极为珍贵的天材地宝,所以这一次他连自己的父亲,也就是那位村长曾常寿都没有告诉,只想着自己独吞这笔横财。

    可是这数日时间内,曾连虎试过了无数的办法,却始终打不开这如铜浇铁铸般纳腰,所以他愤怒和不甘之下,直接找来这里。

    对于一个陌生的粗衣少年,一个废物王家三少爷,曾连虎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忌惮,他相信在性命受到威胁之下,这两个家伙都只能是乖乖听话,不敢有丝毫的违背。

    “虎哥,咱们和这位云笑兄弟无怨无仇,我看你还是将纳腰还给他吧!”

    王子朗虽然心中惧怕曾连虎的暴戾和实力,但还是忍不住强笑着开口说了一句,此言一出,让得云笑对他印象不由大好。

    以云笑的灵魂之力,早就感应出王子朗和当初的薛凝香一样,身患先天绝脉,虽然有着些许不同,但这人明显是没有丝毫脉气的。

    而刚刚闯进来的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呢,却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灵脉境中期修者,虽然在这九重龙霄连垫底都算不上,至少远远不是王子郎能够抗衡的。

    在这样的实力差距之下,王子朗还能冒着风险让对方归还纳腰,这份心性还是相当不错的,但是那结果嘛……

    “王子朗,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拿他的纳腰了?”

    果然,听得王子朗这话,曾连虎又怎么可能承认?见得他怪眼一番,已是矢口否认,而且升腾起一抹难言的戾气。

    “小子,你的这条性命,可是我曾连虎救的,现在就是你报答我救命之恩的时候了!”

    曾连虎的心思自然不会在王子朗的身上,他阴冷的目光转到云笑这边,然后口中说出来的话,让得后者不由心头冷笑。

    以云笑的心智,通过醒来之后对事情的分析,早已经将事实猜得七七八八了,自己的救命恩人,绝不会是这个嚣张跋扈的曾连虎,而是那没有半点脉气修为的王子朗。

    看这二位的表现,肯定是王子朗将自己救起之后,不知怎么被曾连虎发现了,然后偷偷拿走了自己的纳腰,最终发现打不开,这才又找上门来。

    “你想让我如何报答?”

    对于一个灵脉境中期的家伙,云笑又岂会有丝毫在意,反倒是饶有兴致地问了出来,现在他还真是想要看看这曾连虎的拙劣表演了。

    “喏,这是我无意间捡到的一条纳腰,只要你帮我将之打开,便算是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了,而且我还会给你一笔财富,让你下半生衣食无忧!”

    曾连虎完全感应不到云笑的真正修为,甚至认为对方是和王子朗一般没有丝毫的脉气,所以他右手一伸,一道光芒闪现,然后一条纳腰便是被他递到了云笑的面前。

    当着纳腰原主人的面,曾连虎自然是不会承认这就是从对方身上剥下来的,不过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还真是让云笑叹为观止。

    “虎哥,这条纳腰,就是……”

    啪!

    看到那从来没有见过的纳腰,王子朗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当下硬着头皮轻声出口,哪知道话还没说完,就吃了一个重重的耳光。

    曾连虎这一巴掌固然是有些手下留情,但也绝然不是毫无修为王子朗能够承受的,狂暴的力量,将他扇得直接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左半边脸颊,已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肿胀了起来。

    “老子说话,哪有你这废物插嘴的份?”

    如今的曾连虎,早就不会再去在意王子朗王家三少爷的身份了,颐指气使惯了,他反倒是把自己当成了主人,对王子朗呼来喝去。

    刚刚王子朗说这条纳腰是属于云笑的时候,曾连虎就有些生气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得寸进尺,这是给你脸了吗?

    事实上在纳腰曾经的主人面前,曾连虎也知道自己的表演有些拙劣,但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在被王子朗一再拆穿之下恼羞成怒,这就叫做看破不说破。

    既做了婊子又要立牌坊,说的就是曾连虎这样的人了,不过他也没有太过担心,他相信这个叫云笑的小子,见过王子朗的下场之后,就一定会乖乖听话。

    “你叫云笑是吧?怎么样,现在可以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了吗?”

    曾连虎半点也没有去管捂着脸退到一边的王子朗,直接将目光重新转回云笑身上,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似地,再次问声出口。

    “那我就试试吧!”

    对于那边王子朗挨上的一巴掌,云笑似乎视而不见,然后就伸出手来,从曾连虎手中接过了那属于自己的纳腰。

    而在曾连虎的注视之下,这个粗衣少年赫然是施施然将纳腰围在了自己的身上,这个动作,无疑是让曾连虎有些迟疑不定。

    “小子,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曾连虎强压下心中的怒气,开口暴喝道,实在是他对于云笑此刻的动作,很有些理解不能,这打开纳腰,需要将其缠在自己的腰间吗?

    “动手?动什么手?”

    这一次却轮到云笑变成脸皮厚的那个人了,见得他茫然地抬起头来,盯着曾连虎很有些疑惑地问声出口。

    “动手!打开纳腰!”

    就算曾连虎再蠢笨,此刻也隐隐猜到了一些东西,脸上却是不动声色,阴冷的话语出口,蕴含着一抹潜在的威胁。

    “这明明是我云笑的纳腰,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想什么时候打开就什么时候打开,你管得着吗?”

    在那边王子朗惊愕的脸色之中,从云笑的口内,却是说出这么几句话来,此言一出,终于是将双方那仅存的最后一点颜面,给生生扯了开去。

    “小子,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曾连虎总算是明白过来自己是被这小子给戏耍了,他这一生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因此话音出口的同时,身上已是涌现出浓郁的灵脉境气息。

    这里乃是五荒城,除了曾连虎自己是灵脉境中期修者之外,其父更是五荒村第一强者,在这里行事,他可是没有半点的顾忌。

    又或许是曾连虎在这几日之中,已经被那打不开的纳腰冲昏了头脑,一心只想要得到纳腰之中的宝物,再没有想到其他。

    “我也奉劝你一句,我云笑的东西,谁也拿不走,若是再不识趣,莫怪我手下无情!”

    云笑自然是不可能被一个灵脉境中期的蝼蚁吓住,冷声出口后,要是熟悉他的人在这里,恐怕都会觉得有些奇怪。

    事实是云笑知道自己已经达到了九重龙霄,虽然眼前这曾连虎一根小指头就能碾死,但他现在的第一要务就是低调。

    毕竟云笑前一世的大仇人,如今乃是九重龙霄至高无上的主宰,若是走漏了半点风声,凭他现在的脉气修为,根本就不可能抗衡得了。

    因此云笑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理念,再加上这样的灵脉境蝼蚁,还不值得他出手,要是对方知难而退,他并不介意饶其一条性命。

    只可惜云笑这样的年纪,实在是太迷惑人了,哪怕这里乃是九重龙霄,二十岁出头的年纪,一般最多也就灵阶三境层次吧。

    除非是一些大家族大势力而来的超级天才,才能年纪轻轻就修炼到地阶三境甚至是天阶三境的层次。

    但这里乃是九重龙霄最为荒僻的西域,鱼龙城范围又是西域最为偏僻的地方,在这样的荒僻之地,又怎么可能出现任何一个绝世天才呢?

    曾连虎自己就是灵脉境中期的修为,何况还有着一个地阶三境的父亲坐镇,所以他对于云笑这明显的威胁之言,也只是露出一抹冷笑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