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69章 不用你操心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砰!

    马南风和云笑的两只右掌,交击在一起之时发出的大响之声,牵动着每一个围观之人的心神,而接下来的结果,却是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甚至是百思不得其解。

    蹬蹬蹬!

    只见那个众人心中的醉仙城第一强者,竟然在后发而至的云笑掌击之下,蹬蹬蹬连退了三四步,这才拿桩站住,身上气息也很有一些紊乱。

    反观那个粗衣少年云笑呢,却只是身形晃了晃便即稳住,这一下高下立判,自然是要让这些醉仙城的修者们吃惊不已了。

    那可是醉仙城第一强者,帝宫所的所司大人,堂堂的通天境巅峰强者,怎么在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少年手中,而且是在正面交战之下,被生生轰退了三四步呢?

    “等等,你们感应到那少年的修为了吗?”

    在短暂的震惊过后,一名灵魂之力达到天阶层次的炼脉师,忽然之间心有所感,将目光转到了那粗衣少年所在之地,口中也是发出一道惊声。

    有着这一惊声提醒,几乎所有人都开始感应起那少年的脉气修为,因为刚才的那一记交击,此刻在这少年的身周,还有着一些残留的脉气气息呢。

    “通天境后期?!”

    依旧是那个天阶灵魂的炼脉师,第一个感应出云笑真正的修为,而他这看似疑问的几个字,蕴含着一抹倒吸凉气的惊骇,似乎是极为难以置信。

    “二十来岁的通天境后期?”

    场中到处都是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哪怕他们如何不肯相信,这都是事实,就算那少年身上的气息不是真的,将马南风轰退三四步总该不假吧?

    这里可是九重龙霄极为偏僻的西北地域,别看醉仙城繁华人骤,但拿到整个九重龙霄就很有些不够看了。

    连圣阶强者都没有的醉仙城,也明显不是九重龙霄太过重要之地,在这样的地方,出现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妖孽,实是一件极度惊人之事。

    直到此时此刻,云笑的脉气修为才算是真正显于人前,可以说是惊爆了一地的眼球,也让很多人想了许多东西。

    “难道是哪个大家族大宗门出来历练的天才,可他怎么敢得罪帝宫所?”

    不少人一想就想得有些多了,他们对云笑的身份有所猜测,却又有一事百思不得其解,那就是这少年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百年以降,苍龙帝宫一家独大,在这九重龙霄简直就是霸主般的主宰存在,没有人敢在明面上得罪这般的庞然大物。

    没看到当年强如四大复姓家族,都被那苍龙帝后分而灭之了吗?试问九重龙霄之上,又有哪个家族宗门,会比四大家族还强的?

    这越是传承悠久的家族和宗门,就越不想铤而走险,这些年来各各约束族人门徒,不要去主动招惹各城帝宫所,以免为宗门和家族招来灭顶之灾。

    如果说那粗衣少年真的来自哪个大家族大宗门,是绝对不可能如此明目张胆挑衅帝宫所的,那样的后果,在九重龙霄没有任何一个势力承受得起。

    可是这些醉仙城的修者们哪里知道,站在不远处的那个粗衣少年,根本就是孑然一身,云笑就是孤家寡人一个,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苍龙帝宫想要将之找出来,也未必有那么容易。

    那些九重龙霄普通修者的畏忌,甚至是家族宗门的束缚,对云笑来说完全不起作用,他这一世重回九重龙霄,注定了就是要和苍龙帝宫死磕到底的。

    不将当初害得自己“身死道消”的那对夫妇亲手击杀,云笑的复仇之路就永远走不完,那可能会对他以后的修炼道心,都产生深远的影响。

    “该死,这小子竟然是通天境后期的修为!”

    相对于围观众人的心思,作为当事人被轰出三四步的马南风,此刻心中同样掀起了惊涛骇浪,同时又生出一丝阴郁。

    此刻的马南风,深知自己终究还是看走眼了,同时也能想到在醉仙酒楼内的时候,云笑能轻松击杀那常硕,还能斩断单长信的手掌,并不仅仅是靠着武器之利。

    马南风已然明白,那粗衣小子一直都是在扮猪吃虎,如此年纪就能脉气修炼到通天境后期的妖孽,他这一辈子根本就是从所未见。

    “小子,你这是在为自己的家族宗门,招惹灭门的大祸!”

    急怒攻心的马南风,盯着云笑的目光都快要喷出火来了,听得他口中的威胁之声,不少人都是深以为然。

    在这个大陆之上,并不乏一些年纪轻轻的惊才绝艳之辈,但是很多人都不懂得韬光养晦和隐忍,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最终的结果无疑是极为凄惨。

    马南风就听到过一件事,那就是当年一个强大宗门的天才,自恃天赋惊人,得罪了从苍龙帝宫出来的一名天才。

    当时动手,那位宗门天才倒的确是占得了一些上风,将苍龙帝宫的天才打得重伤吐血,随后得意洋洋而去。

    甚至那宗门天才,还将此事当作自傲的资本逢人便说,如此一来,无疑是犯了苍龙帝宫的大忌,成为了为宗门招灾引祸的根源。

    最终苍龙帝宫派出强者,不仅是将那宗门天才生生击杀,甚至将其所在的宗门也连根拔起,其中因果,也就是因为那宗门天才自傲之心作祟罢了。

    这件事虽然没有在九重龙霄大肆传开,但身为醉仙城帝宫所的所司,马南风却是清楚这件事的,此刻的云笑,和当初的那位宗门天才,行事作风无疑很是相像。

    在马南风看来,这就是一个初出家族宗门,自恃有几分天赋便目中无人之辈,甚至是敢将帝宫所也不放在眼里,这样的人对家族宗门来说,就是一个灾星。

    “我说所司大人,你也不用旁敲侧击打听我的来历了,我云笑就是孤家寡人一个,至于家族宗门,就不用你操心了!”

    就在诸人若有所思的当口,那粗衣少年已是施施然开口,而且说话之间,还伸出手来,敲断了单长信右臂的一根骨头,让得其痛得凄厉惨叫。

    咔!咔!咔!

    一连数道骨骼断裂之声传来,一个身受重伤的单长信,于云笑来说已经没有太大的威胁,见得他右脚连动,赫然是将其双脚骨骼都给生生踢断了。

    砰!

    最终云笑一脚踹在单长信的小腹丹田之上,将其丹田一脚踹废,见得其腾空飞起,最终摔在了离卢业不远的地方。

    “这……”

    相对来说,此刻的卢业得云笑炼脉手段缓解伤势,倒是比单长信的情况好得多,见得这个刚才折磨自己的老家伙,如同一条死狗一般趴在自己的面前动弹不得,他心头就不由一阵快意。

    同时卢业心中极为感慨,此刻的他自然也感应到了云笑通天境后期的修为,这比起他全盛时期的通天境初期,都还要强了不止一筹。

    卢业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无意间结识的一个小小少年,竟然是如此妖孽的一名修炼天才,现在还敢和帝宫所放对,在帝宫所的人眼前将自己救下来。

    可以说今日发生的事,恐怕是卢业这一生中经历过最为曲折的了,不过在他的眼眸之中,除了激动莫名之外,更有着一丝担忧,明显是因为刚才马南风的话语。

    但事已至此,卢业就算是想要帮忙也是无能为力,只能是被动地看着那少年翻云覆雨,应付着眼前的局面。

    “小畜生,你不会真以为刚才将本所司逼退,在这醉仙城就再无敌手了吧?”

    见对方根本就不受自己的威胁,依旧强行将单长信的四肢打断,马南风就觉得一口闷气堵在胸口得不到抒发,当下沉着脸低喝出声。

    事实上马南风说得也没错,先前他对云笑的出手,固然是没有手下留情,但也未必就出了全力,反倒是被云笑打了个出其不意。

    马南风根本不知道云笑乃是一名通天境后期强者,在后者有心算无心之下,仅仅被逼退三四步,已经算是极为了不起的成就了。

    此刻在马南风的心中,对面的这个粗衣少年,最多就是多了一个肉身力量强横的底牌,那脉气修为,终究是比自己要低上一重小境界的。

    通天境这个大阶层次的小境界,那可不是地阶三境可比,在同等级都能稳占上风的马南风,又怎么可能忌惮一个通天境后期的毛头小子呢?

    这小子固然是诡异莫测,但一切的阴谋算计,都将在绝对的实力下被碾压得体无完肤,此刻的马南风,无疑就有着这般的自信。

    “我云笑的手段,又岂是你这种货色能随意揣摩的?”

    闻言云笑只是不屑冷笑一声,刚才的马南风固然是猝不及防,可是他的那些手段,也不过才展现出冰山一角,诚如他所说,又岂是马南风这等货色能捉摸得透的?

    云笑相信,要是自己火力全开底牌尽出的话,莫说是这通天境巅峰的马南风了,就算是对上达到半步圣阶的强者,也有一战之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