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84章 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咔!咔!咔!

    片刻之后,在袁大有惊怒的目光之中,这位慕容城帝宫所的四长老,便是化为了一具人形冰雕,倒是让他少受了一番断腿的痛苦。

    对于这个敢于对自己出手的帝宫所四长老,云笑不会有半点怜悯之意,这是其自己找死,需怪不得别人。

    当下云笑收掉袁大有的纳腰,再摇出了那黑熊脉妖的妖丹,然后飘然而去,徒留下一具熊尸,一具晶莹的人形冰雕,在昭示着刚才那一场并没有持续多久的大战。

    同一时间,在这容山山脉之内各处,都在不断上演着各种各样的战斗,人类和脉妖的战斗,相互敌对修者之间的战斗,不一而足。

    不过大多数的修者,都在朝着先前那能量波动所在的位置进发,似乎只要到得那里,就算不能找到慕容墓的真正入口,至少也能有一些线索吧。

    对于那些在各自争斗之中战死的修者,根本不会有人去在意,所谓人为财死,想要得到宝物,就得有付出性命的觉悟。

    更何况这次诸人寻找的,还是连苍龙帝后都感兴趣的慕容墓,死上几个人,这才与其身份匹配嘛,要不然怎么叫探险寻宝呢?

    …………

    容山深处,一座光可鉴人的大湖边上,矗立着影影绰绰的人影,其中那帝宫所的所司谭其功赫然站在最前头,其目光闪烁,打量着前方的大湖。

    说起来这座大湖,有点像是当初云笑在腾龙大陆所见的炎极湖,不过两者看起来完全没有可比性,无论是那其中散发的气息,还是面积,都以眼前这座大湖更加强横。

    “原来那道能量波动所在的位置,是这‘应容湖’!”

    另外一侧的湖岸边上,一名老者低低出声,如果有人认识他的话,就会发现他正是慕容家族的慕容叟,一名圣阶强者。

    不过此刻在这应容湖岸边的诸多修者,没有任何一个认出慕容叟的底细,也不知道在这容山之中,竟然出现了一名圣阶强者。

    “数十年来,恐怕这应容湖的湖底,也已经被人翻了个遍吧,慕容墓的入口,真的在湖底吗?”

    慕容叟眼眸之中闪烁着一丝微光,哪怕他乃是当年慕容家的超级强者,却并不是族长,所以根本不知道慕容墓的入口到底在哪里。

    而且慕容叟也知道慕容墓大名鼎鼎,既然慕容家族已经覆灭,那想要前来寻宝的恐怕不计其数,哪怕是苍龙帝宫也不会例外。

    既然如此,那这一片慕容城周边的山脉,肯定是被人翻了个底朝天,比较特殊的应容湖肯定也不会被放过。

    想当初云笑在无炎宫祖地内寻到的无炎水宫,就是在炎极湖之底,那慕容墓的入口隐藏在应容湖底,也不是什么不可能之事。

    只是无数年来的寻找表明,这应容湖底除了烂泥鱼虾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慕容墓的入口,很多想异想天开潜入湖底寻找的修者,最终都只是做了无用功而已。

    “不管如何,既然那能量波动是从应容湖中爆发而起的,总得下去看一看!”

    虽然心知应容湖底可能没有慕容墓的入口,但由于数日前的异动,慕容叟还是决定去湖底探一探,至少那样才能让自己安心。

    扑嗵!

    就在慕容叟决定下湖一探之时,一道破水之声陡然传来,紧接着一道人影已经是钻入水中,很快消失不见。

    见状慕容叟不敢怠慢,也是纵身一跃,然后一个猛子扎入应容湖之中,只不过刚刚入水的他,便是感应到一股异种力量袭身而来,让得他心头一凛。

    “这是……毒素?”

    以慕容叟的见识,就算他并不是炼脉师,也在顷刻之间感应到朝自己袭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那明显是一种威力强悍的剧毒。

    不过这种剧毒对于圣阶高级的慕容叟来说,倒是没有太多的影响,可是其他那些仅仅只有天阶三境的修者们,可就在进入湖内的一瞬间悲剧了。

    扑嗵!扑嗵!扑嗵!

    上方岸边之人还没有意识到湖水之中的异状,依旧不断地在扑入应容湖之中,而先前第一个进入湖中的通天境初期修者,已是四肢抽搐,脸色漆黑一片了。

    “我也下去看看吧!”

    湖岸边上,帝宫所所司谭其功盯着湖面看了半晌,终于是打定主意,决定下水一探究竟,他艺高人胆大,也不怕湖水下面有什么危险。

    嗖!

    就在谭其功要有所动作的时候,其耳中忽然听到一道破风之声传来,待得他转头看去,赫然见得是帝宫所大长老阮不为。

    “所司大人,出事了!”

    在谭其功目光转将过来的同时,阮不为的脸色也是变得有些难看,听得他话音落下,已是摊开了自己的右手,在那掌心这上,有着几块破碎的魂牌。

    “这是……四长老袁大有的魂牌?!”

    当谭其功看到某块魂牌碎片上的一个“袁”字时,心头忽然一阵恍然,结合着阮不为先前所说之言,他已经有了几分猜测。

    “正是,咱们帝宫所的四长老,被人杀了!”

    阮不为眼眸之有着一抹不可思议,也有着一抹难掩的愤怒,想是这么多年以来,可从来没有发生过帝宫所长老被人所杀这种事。

    “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杀我帝宫所的人?”

    所司谭其功的心情也没有好到哪儿去,他坐上这慕容城帝宫所所司位置数十年来,也只有一名长老犯了错,最终被他一掌击杀,其他的长老,都是跟了他极其之久的元老。

    尤其是这死掉的袁大有,其修为虽然只有通天境后期,但是那身强悍的肉身力量,却向来为谭其功看重,却没有想到竟然在容山之中莫名其妙被人杀了,他又岂能不怒?

    “所司大人,这是有人在挑衅我帝宫所的威严啊,此事一定要严查!”

    阮不为声音有些恨恨,其口中说出来的话,让得谭其功缓缓点头,暗道这样的事如果不解决,对于帝宫所的威严肯定都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何况如今正值苍龙帝宫传下号令,让各大城池的帝宫所加紧行动,将诸多家族宗门整合在一起,全全听从苍龙帝宫的命令。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发生了这般恶劣之事,谭其功都能想像,要是此事传回帝宫,恐怕自己都会遭受严厉的斥责。

    “查是肯定要查的,不过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此事只能先放一放了!”

    心中的这些念头转过,谭其功已是将目光转回了应容湖之前,暗道和替袁大有报仇比起来,找到慕容墓的入口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真能找到慕容墓的入口进入其中,再得到其中的宝贝,哪怕是帝宫所的长老们全都死光了,谭其功也不会有半点心疼。

    那才是苍龙帝后感兴趣的东西,为了自己的前程,此刻的谭其功无疑是放下了替袁大有报仇之事,更是做好了牺牲帝宫所所有人的打算。

    如果让得阮不为他们知道了谭其功的想法,不知道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只可惜此刻的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位所司大人的心狠手辣。

    “咦?那是什么?”

    就在谭其功深吸了一口气,要就此进入应容湖中的时候,一旁的阮不为突然惊呼了一声,让得他脸色不由阴沉了几分,暗道这大长老,怎地今日行事如此不稳重呢?

    “嗯?”

    不过在下一刻,都不用阮不为再次提醒,谭其功就已经发现应容湖中的不对劲了,因为有一道身影忽然从湖水之下冒将出来,看样子很有些诡异。

    “那人……是中毒了?”

    谭其功可是半步圣阶的强者,其目力何等厉害,顷刻之间已是看清楚那人脸色漆黑一片,嘴角更是连冒白沫,一看就不是正常死亡。

    何况这些达到天阶之境的强者,已经可以撑起脉气护罩,保证自己在水下不致于窒息而亡,很明显那人并不是被淹死的。

    啵!啵!啵!

    就在谭其功和阮不为脸色惊疑不定的当口,原本只有岸边上修者跃下的应容湖水之中,赫然是不断冒出一些毫无声息的古怪身影。

    这些从湖水之下冒出的身影无一例外,尽皆是一脸漆黑口吐白沫,这样的情况意味着什么,场中不少人都已经看出来了。

    “不好,这湖水有毒!”

    当一道大喝声发出之后,场中所有人的身形都是骤然一僵,尤其是一些已经飞临空中,眼看就要一头钻进湖中的修者,更是骇得脸色煞白。

    更有一些双脚都触碰到水面的修者,仿佛燕子抄水一般一触即走,而且慌不迭地将鞋子都给脱了下来,生怕沾染那应容湖水之中的剧毒。

    “这下麻烦了!”

    看着那依旧在从湖水之中冒出的漆黑尸身,不少人都是脸现惧色,因为他们都已经认出那些人正是先前进入湖中的修者。

    甚至还有某些修者相熟的朋友,他们深知那些人的修为和自己就是半斤八两,或许有的还要更强一些。

    连这样的人都抗衡不了湖中的剧毒,那他们要是再贸然进入,恐怕下场就会和那些漆黑的尸身一样,再也没有活命之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