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94章 你怎么抢了我的台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里就是慕容虎臣埋骨的灵殿吗?”

    抢在帝宫所众人进入大殿之中的身影,正是早就躲在旁边的云笑,只不过在他进入灵殿击杀了那只脉灵,再将目光转过来之时,心头不由一阵感慨。

    事实上云笑对那半步圣阶的谭其功,并没有太多的忌惮,他看似朝前远遁,其实一个迂回反倒是来到了帝宫所诸人的身后。

    先前那种威力强悍的没羽箭,将云笑也给吓了一跳,暗道在猝不及防之下,恐怕就连他自己也会有些麻烦,还好有帝宫所的那些家伙先行探雷。

    觑准时机进入灵殿的云笑,自然不会将一只天阶高级的脉灵放在眼里,然而此刻的他,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失望之色。

    对于这灵殿主人慕容虎臣,以云笑前世和慕容家的交好,自然是知道其底细的,也知道那是慕容世家族史之上,极为惊才绝艳的一位人物。

    可以说慕容虎臣在慕容世家族史之上,是仅次于那位慕容家创族先祖的存在,在诸多慕容家族人们心中的地位,也极为崇高。

    这也是云笑选择躲在暗中捡这现成便宜的原因所在,只是原本以为这殿中可能有诸多秘宝的他,此刻无疑是有些失望。

    这座属于慕容虎臣的灵殿空空荡荡,殿中情形一目了然,只在大殿深处有一张桌案,案后一具枯骨似乎是盘膝而坐,看来就是那所谓的慕容虎臣了。

    “小畜生,我看这次你还能逃到哪儿去?”

    就在云笑打量那案后枯骨之时,其身后已是传来一道熟悉的怒喝之声,不用看也知道是那慕容城帝宫所的所司谭其功到了。

    “逃?你看我像是要逃的样子吗?”

    转过身来的云笑,看着那边已经进殿的谭其功,脸上神色似笑非笑,口中说出来的话,让得紧随谭其功而进的帝宫所长老们,脸上尽都浮现出一抹冷笑。

    “如果我刚才没有看错的话,你们应该是死了一位长老,还损失了几只天阶高级的脉灵吧?”

    云笑可不会去管那些帝宫所长老们的心思,听得他侃侃而谈,让得谭其功的脸色黑如锅底,那损失了整整五只脉灵的长老更是对其怒目而视。

    “可惜啊,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你们,这座慕容虎臣的灵殿之中,并没有什么宝物,你们那位长老和那些脉灵,恐怕是白死了!”

    或许这才是云笑想要表达的意思,看着这些费尽千辛万苦才进入灵殿之中的帝宫所家伙们,得知最后竟然是这么一个结果之时愤怒的模样,那才是他喜闻乐见之事。

    听得云笑的话语,谭其功等一众帝宫所修者尽都神色一变,尤其是这位帝宫所的所司,隐隐间觉得有些不妙。

    刚才自己费了老大的力气,不仅是损失了五只强横脉灵,更是丢掉了一名长老的性命,这才好不容易将这座灵殿的大门打开。

    哪知道被云笑这只黄雀抢了先,这让谭其功仿佛是吞了只死苍蝇般难受,现在又听到这个噩耗,他只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爆裂了。

    尤其是谭其功凝目望去,果然只看到一张桌案和一具枯骨之时,瞬间就知道云笑所说不假,这个可恶的少年,总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殿内宝物搬空吧?

    要知道谭其功的动作并没有比云笑慢多少,就算那些宝物被云笑收走,也应该有一丝迹象可寻,至不济也会有一些残留的气息。

    但是现在,整座大殿空空荡荡,除了一具疑似慕容虎臣的遗骨和那张普通桌案之外,再无第三件物事,这对谭其功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最失望的结果。

    “哼,就算是只有一具枯骨,我也会将你搬回去研究一番!”

    不过下一刻,当谭其功目光扫过那具枯骨之时,倒是多了一丝期望,暗道当年这慕容虎臣名头如此响亮,或许在这具遗骨之中,就隐藏得有一些秘密呢。

    “不过在此之前,得先收拾了这小杂种再说!”

    将目光从慕容虎臣的枯骨之上收回,谭其功眼眸之中无疑是多了一丝极致的杀意,这个不知名姓的粗衣小子屡次破坏自己的计划,绝对留之不得。

    “小子,常人都道人为财死,你这财都没看到,却要就此身死了,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遗言要说?”

    眼见这大殿除了殿门外再无其他出口,谭其功并不介意猫戏老鼠地和这少年虚与委蛇一番,要是能从其口中知道幕后主使,那或许也算是一件大功。

    要知道在九重龙霄之上,敢明目张胆杀帝宫所长老的修者,百年以来已经绝不多见了,谭其功根本不相信对方会只有孤身一人。

    如今正值苍龙帝宫整合各大家族宗门,要将九重龙霄打造成铁板一块的关键时刻,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和帝宫计划唱反调的人,谭其功有理由相信这绝对是一股反对势力的暗流。

    “咦?你怎么抢了我的台词?”

    耳中听着这位帝宫所所司的嘲讽之言,云笑脸上赫然是浮现出一抹古怪之色,说出来的话,让得一众帝宫所长老们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即便云笑在外间轻松击杀了二长老岳奇斋,但是这些帝宫所长老们,根本不认为这粗衣少年,就真的能是半步圣阶的所司大人之敌。

    毕竟先前云笑和岳奇斋的交手时间实在是太短了,而且那岳奇斋一看就是身中剧毒而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小子只是取巧罢了。

    这世上尽多毒脉师,他们的剧毒也会让同等级的修者谈之色变,但并不是说毒脉师就真的同等级无敌,只要用心防住了他们施展的剧毒,赢面依旧会极大。

    更何况那少年不过是通天境后期的修为,击杀岳奇斋都得出其不意,如今其手段尽数显于人前,半步圣阶的所司大人,又怎么可能收拾不了呢?

    “既然没有什么遗言,那你就去死吧!”

    被云笑古怪嘲讽之言气得七窍生烟的谭其功,只觉再多看一眼那少年的脸庞都是煎熬,因此他下一刻就直接爆发了。

    半步圣阶的脉气气息爆发而出,让得离得不远的帝宫所长老们,都是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同时心中生出一抹惊意,暗道所司大人的实力,似乎又有所精进啊。

    半步圣阶,已经是通天境突破到圣脉三境的最后半步,只要能跨过那个门槛,就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圣阶化玄境强者。

    圣脉三境分为化玄、洞幽和至圣三境,哪怕是最低的化玄境,也比通天境巅峰强者要强上百倍不止,那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境界。

    在这九重龙霄之上,可以说是天阶强者多如狗,但是想要达到圣脉三境的层次,却需要一定的机缘,还需要一定的运气。

    很多时候,就算是一些传承悠久的大家族大宗门,想要培养出一个圣脉三境的强者也是颇为不易的,最多也就是半步圣阶罢了。

    比如当初云笑在冲霄梯空间所遇到的冲霄宗天才江景玉,就是一名半步圣阶的超级天才,而那所谓的冲霄宗,已经差不多可以跻身一流势力之列了。

    当年的慕容城那是相当繁华,慕容家的圣阶强者也是层出不穷,只可惜百年以降,慕容城早已不是当初的慕容城,哪怕是化玄境初期的强者,也是绝不多见。

    可以说这位慕容城帝宫所的所司谭其功,就是这片地域的最强者,所以他有着绝对的自信,将眼前这个可恶混账的小子给彻底击杀在此。

    谭其功对云笑最为忌惮的,不过是那将岳奇斋给毒杀的剧毒之物罢了,除此之外,一个只有通天境后期的毛头小子,又能翻出什么浪花呢?

    只可惜谭其功不知道的是,他所见识过的云笑手段,只不过是其诸多手段中的冰山一角罢了,他根本就不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覆水之灵!”

    只听得谭其功口中发出一道沉喝之声,然后在其身前,就出现了一只全身包裹在水液之中的古怪脉灵,仿佛水流一般不断变幻着身形。

    北方属水,慕容家也是水属性的修者居多,因此被苍龙帝宫选为慕容城所司的谭其功,自然也是一名水属性的修者。

    而其此刻祭出的所谓覆水之灵,乃是他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炼化而来,实是可遇而不可求,虽然和先前那长老的脉灵同样是天阶高级,战斗力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那变幻无常的覆水之灵,不断扭动着身形朝着云笑袭来,而看到这一幕,后者的眼眸深处,不由闪过一丝隐晦的玩味。

    “在我面前施展水属性脉灵?”

    云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心思,那肯定也是有原因的,而最大的原因,则是他体内的冰寒属性祖脉,还有那曾经炼化过的水之极火。

    水之极火虽然是以火焰的形式表现在人前,但其实它的本质依旧是水,而且是混沌之火的水之极火,对于世间一切水属性的能量,都有一种极强的压制作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