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33章 你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哼,如此雕虫小技,就想让我等上当,那帝宫猎手还真当我们都是傻子不成?”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俞白苍不由冷哼一声,同时也有着一种戳穿对方计谋的隐隐得意,已是做出了一个决定。

    “通知下去,所有人按兵不动,也不得去探察帝后雕像被毁之事!”

    属于帝宫所所司的命令传出,也就有了之前的一幕,堂堂帝后雕像被毁,竟然没有任何一个帝宫所的修者前去查探,不得不说颇为古怪。

    “但是……那帝宫猎手真的会来吗?”

    俞白苍盯着空无一人的殿门口,心头不由有些纠结,若是那帝宫猎手根本就没有来红岩城,而是去了别的城池,那他们的所有计划,就真成一个笑话了。

    不过在想到帝后雕像被毁之事后,俞白苍倒是多了几分信心,毕竟这个九重龙霄之上,敢如此明目张胆毁掉帝后雕像的人,已经不多了。

    …………

    暗夜降临!

    红岩城帝宫所在的区域内,一片密林黑压压地矗立,和到处红岩林立的建筑格格不入,而就在这亥子相交之刻,一道身影却是诡异地出现在了帝宫所之外。

    这道身影,自然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帝宫猎手司徒南了,他日前对云笑所说的话并非故作狂傲,而是真的有这个打算。

    云笑猜得没错,这司徒南乃是当年司徒家的一位嫡系后人,这些年隐姓埋名,一个偶然的机会得到了司徒家的传承,从此一飞冲天,达到了半步圣阶的层次。

    这里乃是遥远的龙霄东北地域,半步圣阶的修为已经可以横着走了,而那些属于司徒家的灭族这仇,让得司徒南学艺有成之后,专找帝宫所的修者下手。

    刚开始的时候,司徒南还只是找那些落单的帝宫所修者,得手几次之后,却觉得这样做对苍龙帝宫来说简直就是不痛不痒,所以他决定做出一些更大的事。

    因此就有了之前厚土城等三大城池帝宫所被连根拔起的事情,那三座城池的帝宫所所司,修为最高的一位,也只有半步圣阶的层次,被司徒南有心算无心,自然是要饮恨了。

    只是这样一来,必然会引起苍龙帝宫总部的重视,司徒南并不是傻子,他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或许就会有什么陷阱在某处等待着自己。

    但已经尝到甜头的司徒南,要让他就此收手也是不可能的,所谓艺高人胆大,只要对方没有达到圣脉三境的强者,他自问都能轻松脱身。

    值得一提的是,司徒南之所以会找上这红岩城帝宫所,那是因为这处帝宫所的位置颇为特殊,那些密林巨树,也成了他可以施展手段的媒介。

    百年前的九重龙霄四大家族,南宫家族位西属金,慕容家族居北属水,而司徒家族一向活动在龙霄东域,修炼的自然都是木属性功法了。

    这种木属性功法或是脉技,攻击力并非太强,但却有着极其强悍的韧性,只要没有当场身死,他们都能靠那种韧性恢复过来。

    这红岩城帝宫所不同于城内其他的地方,是在一片密林山石掩映之中,这就给了司徒南更多的行事机会,让得他一往无前地来了。

    青衣身影四处打量了一下那密林所在的范围,然后在暗夜的掩护之下,可以看出司徒南脸庞之上浮现出的一抹淡淡冷笑。

    “哼,用这些东西就想让我司徒南束手,也未免想得太多了吧?”

    当司徒南翻身上墙,刚刚掠到一株大树之上时,其口中不由发出一道冷笑之声,在他声音落下的同时,那株大树上赫然是闪过一丝碧绿之光。

    很明显帝宫所由于面积太大,不可能每个地方都安排得有人手,达到天阶三境的修者都可以飞行,自然不是一堵墙就可以拦得住的。

    当然,如果司徒南只是凌空而飞,这些剧毒之物自然是沾染不上,但那些帝宫所的强者都知道,他绝不会明目张胆杀进帝宫所,多半会暗中刺杀。

    因此帝宫所强者在商量之后,便在所有的大树之上都洒下了这剧毒药粉,而且如果不走近细看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很可能在不防之下着了道儿。

    可惜的是,无论是俞白苍还是范玉林,对于那帝宫猎手都不太了解,甚至连其名字都不知道,又怎么清楚其身怀哪些手段呢?

    司徒南固然不是炼脉师,但他却是将木属性研究得极为透彻,这些巨树之上的异样,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自然不会去轻易触碰。

    只是司徒南不知道的是,这只是帝宫所给他准备的第一道关卡而已,为了等他这个帝宫猎手主动前来,像俞白苍范玉林等人,可是费了好大的心思。

    既然那些巨树不能触碰,司徒南也只能是降下身形,好在地面之上并无剧毒之物,相比起在天空飞行很快会暴露目标,他暗夜前来的目的,确实是想要先暗中刺杀几个再说。

    “红岩城帝宫所所司俞白苍,应该也是一名半步圣阶的强者,还是先找其他人下手吧!”

    司徒南心中转着在外间得到的红岩城帝宫所修者的信息,并没有想要第一时间就去找那同为半步圣阶的帝宫所所司。

    单打独斗之下,司徒南固然是不怕那些同为半步圣阶的修者,但这红岩城明显是早有防备,若是被俞白苍拖住,说不定就会出现什么变故。

    苍龙帝宫家大业大,死上一两个帝宫所所司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司徒南这条性命却是重要得紧,一旦身死,司徒家可就中兴无望了。

    嗖!

    只见得司徒南轻手轻脚地朝着帝宫所深处而去,不消片刻,已是来到了一大片建筑之旁,只见在某一座院落之中,还亮着一抹灯光。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帝宫所二长老蔡庸的住院!”

    看来司徒南确实是仔细打听过红岩城帝宫所到底有哪些强者,而此刻见到这座院落的形貌之时,当即就有了一个猜测。

    “据说那蔡庸乃是一名通天境巅峰的修者,就拿他先试试手吧!”

    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司徒南也不是拖泥带水之辈,作为半步圣阶的强者,他自问要是对蔡庸出手的话,有很大可能能做到一击必杀。

    不得不说这红岩城帝宫所的长老们,比起那慕容城的帝宫所长老还要强上几分,至少这位二长老蔡庸的实力,就比那岳奇斋厉害得多。

    司徒南艺高人胆大说做就做,见得他轻轻一跃,已是翻进院内,看到主屋内透发而出的一抹火光,他眼眸之中不由闪过一丝杀意。

    对于这些帝宫所的修者,司徒南可没有半点的怜悯之心,当年苍龙帝宫覆灭司徒家族,可也从来没有想放过哪怕一猫一狗啊。

    如今的司徒南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这东北地域之中猎杀帝宫所修者,只是他所走的第一步罢了。

    嗖!

    司徒南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仅仅片刻便已经掠临那主屋之前,却是发现那房门虚掩,只轻轻一推便朝着内里退去。

    到了这个时候,司徒南可没有什么顾忌,见得他推门而进,但是在刚刚进入房间之内时,却是微微一怔。

    只见在房间之内,一个年纪已经不小的身影,正端坐在桌旁,手中还拿着一卷古书,一盏油灯散发着幽幽黄光,仿佛下一刻就要被风吹灭。

    “你来了!”

    见得房门被人推开,那看书之人终于是回过头来,见得他将手中古籍往桌上一放,口中轻问之声,让得司徒南突然有了一种很异样的感觉。

    “你是蔡庸?”

    司徒南自然是没有见过这红岩城帝宫所修者们的,虽然心中觉得异样,但还是开口问了出来,只不过问声出口后,他却是没有第一时间就动手。

    “蔡庸?”

    闻言那人微微一愣,旋即又摇了摇头,见得他伸手朝着某处一指,说道:“那位才是这帝宫所二长老蔡庸,我姓范,名叫范玉林,是苍龙帝宫总部的巡察殿执事!”

    随着那人手指的方向看去,司徒南这才发现在某个角落之中,竟然还有着一道身影,只不过道身影的脸色很有些古怪。

    那张老脸之上夹杂着震惊和兴奋,其目光死死盯着司徒南,似乎对那说话之人又有些敬畏,此刻一言不发,只静静地呆在角落之中。

    “帝宫总部的巡察殿执事?!”

    不过司徒南的目光只在那蔡庸身上一闪而过,紧接着便是意识到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同时也知道自己这一次或许真的是自投罗网了。

    一名帝宫总部巡察殿的执事,竟然在这夤夜之中等着自己,要说事先没有准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曾经连灭过三大帝宫所的司徒南,自然也知道一名帝宫总部巡察殿执事,恐怕实力比这些帝宫所所司还要强上几分。

    遇到这样的强者,他那半步圣阶的修为,能不能逃出生天,还是两说之事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