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69章 你不是他的对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云星兄弟,你跟那两个家伙有仇?”

    云笑身旁的吴剑通,见得那两人的状态,心下都不由生出一丝好奇,直接就侧头问了出来,对于这位的来历,他也是两眼一抹黑啊。

    “只是杀了一个叫什么杜心的万素门天才而已,也没什么大仇!”

    闻言云笑摸了摸鼻子,而此言一出,不仅是吴剑通,一些离他们较近的年轻天才,也是听了个清楚,当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杜心,那可是万素门有数的天才人物啊,想不到竟然是死在这个叫云星的家伙手中!”

    其中一名天才明显是听过杜心名号的,此刻一脸的骇然,他也不过才通天境巅峰的修为,到了个时候,他已经是不敢再小看那面目陌生的白衣青年了。

    至于吴剑通心头也是一凛,虽然对于一个通天境巅峰的万素门天才,他并不会有丝毫顾忌,但有此一事之后,似乎自己对身旁这位新朋友的了解,又深了几分啊。

    “原来那小子是叫云星吗?知道名字就好办多了!”

    陆展白乃是圣阶低级的灵魂之力,就算是离得有点远,也听到了吴剑通和云笑的交谈,直到这一刻,他才算是真正知道了一个名字。

    “云星是吧?你敢得罪万素门和陆家,这辈子算是毁了!”

    谷之轩对云笑那是恨之入骨,此刻有着陆展白撑腰,直接是阴沉出声,倒让得一旁的江景玉都暂时放下了对欧阳屹的杀意。

    江景玉甚至是有些好奇,那个白衣小子固然是杀了万素门的杜心,可又是如何得罪白少的呢?自己身旁这位白少,可是货真价实的化玄境初期天才啊。

    “哼,万素门很了不起吗?”

    就在谷之轩话音落下,云笑刚想要反唇相讥的时候,一道略显嘲讽的声音竟然先他传出,让得不少人的目光都是转了过去。

    这一看之下,只见一个灰袍年轻人正在踏空而来,其身周缭绕着一道无形的气息,一看就是灵魂力量不俗的炼脉天才。

    而且从这灰袍年轻人的气息之中,不少人都能感应到那一丝诡异,暗道这位年轻人,应该和那边的陆展白和谷之轩一样,乃是一名品阶不俗的毒脉师啊。

    “段无为,这是我和云星那小子之间的恩怨,你凭什么插手?”

    看来谷之轩是早就认识那灰袍年轻人的,这一刻脸色阴沉得如欲滴出水来,这一道大喝声出口,顿时让不少人都是认出了那灰袍年轻人的身份。

    “段无为,那不是心毒宗年轻一辈新崛起的天才人物吗?”

    当云笑身旁吴剑通的喃喃声出口后,顿时让得他明白了那段无为的来历,暗道这好像也是一个潜在的帮手啊。

    作为前世的龙霄战神,云笑清楚地知道当年的万素门正副门主,还有几大实权长老,由于理念不和,最终导致一个偌大的毒脉宗门分崩离析,再也不复当年之勇。

    所谓的心毒宗,自然就是从万素门分裂出来的全新宗门了,心毒宗的理念和万素门不尽相同,虽然都是毒脉师扎堆,却不会滥杀无辜,甚至有时候还会用毒脉之术救人。

    如果说万素门乃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话,那心毒宗的理念,就是毒杀一人可救千万人的另外一种理念了,这和医脉师治病救人,无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因此就算是圣医盟的吴剑通,在知道那乃是心毒宗的段无为之后,心头也不由升腾起一丝异样的感觉,这些心毒宗的毒脉天才,终究是和万素门的狠毒之人有所区别的。

    “哼,你万素门行事卑鄙,又想在这里害人,我段无为岂能视而不见?”

    段无为身上散发着一种霸气,却又让人生不出恶感,当然,那边的谷之轩几位除外,万素门可是一向都和心毒宗水火不容的。

    或许相比起向来敌对的圣医盟,万素门的这些毒脉师最恨的,还要是那“欺师灭祖”的心毒宗吧?

    正是当年的副门主带人离门出走,重建一个什么心毒宗,让得万素门整体实力大不如前,差一点从威震大陆的顶尖势力,直接掉落到二流势力的地步。

    像万素门那些毒脉师,可是从来都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的,他们一直都认为是心毒宗这些家伙背叛了师门,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段无为,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就凭你这半步圣阶的修为,也有资格管这闲事?”

    谷之轩原本对段无为颇为忌惮,不过其目光在身旁陆展白身上扫过后,又是多了一些底气,从其话语之中,众人也知道了那段无为的脉气修为,和谷之轩应该不相上下。

    然而谷之轩没有发现的是,当他口中这几句话出口后,那个一向霸气的段无为,眼眸之中赫然是闪过一丝戏谑之光。

    “谷之轩,难道你忘记当初在蚀城时,你在我寒衣师妹剧毒手段之下,痛苦得满地打滚不断哀嚎的惨状了吗?”

    这位心毒宗出来的天才人物,明显是从某些途径打听到了当初在蚀城发生的那一件事,此刻用这事实来嘲讽对方,效果简直不要太好!

    当初谷之轩带着家奴毒七前去蚀城,最终却是被柳寒衣弄得灰头土脸,要不是绝户姥姥及时出现,恐怕他早已经死在柳寒衣的仙胎之毒下了。

    “寒衣?”

    相对于那边脸色阴沉得如欲滴出水来的谷之轩,当某个白衣青年听到“寒衣”这两个字的时候,身形不由一颤,因为那和他记忆深处的某个名字,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啊。

    “这位段兄,不知道你所说的寒衣师妹,可是姓柳?”

    想到某些东西的云笑,再也忍不住直接问了出来,直到他这一次的开口,那段无为才终于将目光转到了他的身上。

    “咦?你认识我寒衣师妹?”

    段无为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这样的反问,无疑也算是肯定了云笑方才所问,让得后者不由大喜若狂,因为他又知道了一位生死伙伴的行踪。

    如果柳寒衣是不小心入了万素门,那云笑恐怕还会心生遗憾,无论如何也要找机会将其从万素门中拉出来,免得其受到万素门那些理念的污染。

    不过现在在听到柳寒衣已经身属心毒宗,那云笑可就放下一大半心了,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简直完美。

    加入心毒宗,既能让柳寒衣的毒脉之术再上一层楼,又能不被万素门那些无所不用其极的理念所沾污,实是两全其美。

    “嗯,我们在腾龙大陆的时候,曾经是很要好的朋友!”

    对此云笑也没有隐瞒,而听得“腾龙大陆”四字的时候,段无为已经是打消了怀疑,毕竟现在的他,早已经知道噬心师太新收的那位弟子,就是来自腾龙大陆。

    “既然如此,那这滩浑水,我段无为更加要趟了!”

    原本只是因为看不惯万素门行事才跳出来的段无为,这个时候更加不想置身事外,如今那寒衣师妹可是心毒宗的一块宝,连宗主大人都是无比看重呢。

    “终有一天,我会让那叫柳寒衣的女人生不如死,跪在我谷之轩的面前求饶!”

    就在这边二人交谈的时候,那万素门天才谷之轩终于是回过了神来,听得其咬牙切齿的怨毒之声,众人都可以想像得到那时他所受到的屈辱。

    “心毒宗之中,什么时候出了一个叫‘柳寒衣’的天才吗?”

    不少人都是心生疑惑,就连云笑身旁的吴剑通也是一脸茫然,实在是他搜索枯肠,也想不起来在什么时候听说过柳寒衣这个名字。

    但看那谷之轩极度的怨毒脸色,吴剑通就知道他曾经在那柳寒衣手中吃过大亏,因此他打定主意,待得这次轩辕台会结束,一定要去好好打听一番。

    “白少,需要怎么做?要不我去将那小子擒过来听候您发落?”

    这边谷之轩心智失和,一旁的江景玉却是唯陆展白马首是瞻,他能看出来白少对那云星也是心怀怨意,当即自告奋勇跳了出来。

    “你不是他的对手!”

    哪知道江景玉话音刚刚落下,陆展白便脸色阴沉地摇了摇头,其口中说出来的话,让得前者很有些不服气。

    因为此刻的江景玉,已经感应到那白衣小子的修为,只不过是和自己一样的半步圣阶,甚至都未必突破到了六转半步圣阶。

    自己好歹也是冲霄宗的第一天才,就算是比不了你陆展白,收拾一个同为半步圣阶的陌生小子,那还是不在话下的吧?

    实在是江景玉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云星这个名字,所以他并不认为那白衣青年是出自哪个强大的宗门和家族,和同等级的修者对战,他有着无穷的信心。

    只是江景玉哪里知道,就是那个只有半步圣阶的白衣青年,将他身旁视为靠山的陆展白差点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

    只不过陆展白既然这样说了,江景玉自然是不敢再多说什么,毕竟身旁这位可以说是他的顶头上司,他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