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20章 只剩下你们两个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竟然还有人敢和我比拼肉身力量?”

    当云笑转回头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秦川那朝着自己小腹丹田踹来的强力一脚,其心中一抹异样念头升腾而起的时候,眼中更是闪烁着一抹戾气。

    因为云笑感应得很清楚,秦川这一脚根本没有丝毫的留手,只要中了,哪怕是自己能得不死,这丹田要害也是肯定保不住的,从此只能变成一个废人。

    对于这些苍龙帝宫的天才,云笑原本就没有什么好感,再看到对方出手如此狠辣,因此他心中已经是打定了主意,要让这家伙自己也尝尝那种苦头。

    呼……

    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云笑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多想,赫然是半转身子,然后那条右腿已是疾速甩出,和秦川的右腿狠狠交击在了一起。

    要知道云笑这条右腿之中,可是有一条土属性祖脉的,在这条土属性祖脉的加持之下,他那原本就远超同等级修者的肉身力量,无疑是得到了一个极大的提升。

    甚至可以说云笑全身力量的精华,都在这条右腿之中,那所能爆发出来的力量,就算是一些洞幽境的圣妖,也不过如此罢了。

    秦川固然是肉身力量强悍,但他的肉身力量修炼之法,依旧脱离不了普通的方式,哪怕是比起云笑单纯的肉身力量来,都还差着老远。

    更何况此刻云笑还加持了自己的右腿祖脉之力,秦川的下场可想而知,以云笑此时的戾气,并不是仅仅将他这条右腿轰断这般简单。

    砰!

    咔嚓!

    两只力量奇大的右腿,终于是狠狠交击在了一起,但是在下一刻,场中旁观之人的脸色都是各有不同,因为他们随之听到的,还有一道骨头破碎的声音。

    “他怎么可能强成这样?”

    以易多情或是向文杰的眼光,自然能清楚地看到那道骨裂之声,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甚至都不用他们多犹豫,从秦川那诡异弯曲的小腿腿骨上,就能见得一斑了。

    此刻的秦川无疑是极为凄惨,因为他和云笑交击的右腿小腿骨,已经是被轰得生生断裂,看起来像就是用绳索套着的一根猪蹄。

    砰!

    而在秦川还没有感觉到自己右小腿传来的剧痛之时,那只轰断他小腿的云笑右脚,已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踹在了他的小腹丹田之上。

    随之土属性祖脉之力的力量爆发而出,秦川的小腹丹田便仿佛摔碎的瓷碗一般支离破碎,再也不可能恢复了。

    “啊!我的丹田……我的丹田!”

    如果说小腿断裂,只是对秦川肉身上的痛苦折磨的话,那这一刻踹中他丹田的一脚,就是将他整个信仰全都给覆灭的绝命一击。

    作为龙学宫的天才,哪怕是秦川这样的人物,想将脉气修为修炼到化玄境中期,也是绝不容易的,这些年他吃了多少苦,或许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再加上秦川乃是修炼霸气的肉身力量,这比普通修者修炼脉气,所受的罪无疑会更多上数倍,这也是他能够在同等级战斗之中轻松取胜的原因所在。

    可是现在,肉身力量输给了云笑,连小腿腿骨都被生生踹断,最让秦川接受不了的,还是那破碎的丹田。

    感受着自己体内的脉气都在渐渐离己而去,再也没有一个枢纽可供存储脉气,秦川这个原本坚韧无比的铁血之人,也不由变得惊惶起来。

    这是秦川从来都没有想过的结果,一来他对自己的肉身力量和实力颇有自信,二来自己出自龙学宫,又有谁敢对自己下如此狠手呢?

    可惜眼前这个粗衣少年云笑,不仅是一身实力深不可测,对苍龙帝宫的背景似乎也没有半点的顾忌,这一刻秦川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事实上当初在收到云笑击杀陌寒和侯维亮的时候,他们这些帝宫天才就应该想到的,只是由于一直以来的高高在上,让得他们选择性地忽略了这一点。

    谁会想到在易多情和向文杰这两个化玄境后期的天才面前,云笑还能如此张狂,如今还称得上完好无损的,也只有龙学宫第三天才易多情了。

    “三……三哥,我……我……”

    脸色无比苍白退了数步的秦川,只觉自己右边小腿一阵剧痛,再也支持不住跌倒在地,而他一双绝望的眼睛,也不再在云笑身上,而是转到了自己的三哥易多情身上。

    易多情的脸色都快要黑得犹如锅底了,他也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不知为何,他的心底深处,已是对那个粗衣少年,生出了一丝畏惧之心。

    刚才就算是向文杰被云笑刺穿左肩,易多情也没有觉得此间之事有太多变数,毕竟他们这边人数既多,还有两名化玄境后期天才,依旧占据着绝对的上风。

    哪知道那少年仅仅是两招之间,便将何奎和秦川弄得如此凄惨,其中秦川还被生生废了丹田,这辈子都不可能再修炼了。

    九重龙霄之上,倒也有一些可以修复丹田的至宝,可是那样的东西,就算是苍龙帝宫恐怕也没有几件,拿来浪费在一个秦川身上,未免有些不值。

    因为就算是达到至圣境的强者,也不敢保证自己在战斗的时候,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尤其是在和异灵战斗之时,那些异灵可不会来管你是不是苍龙帝宫所属。

    因此那些珍贵的修复丹田之物,一般来说都只会用在至圣境的帝宫长老身上,在易多情看来,秦川这辈子算是毁了,毁在了那个粗衣少年的强力一脚之下。

    “现在,只剩下你们两个了!”

    云笑可不会去管那秦川绝望的目光,见得他抬起头来,视线转到两大化玄境后期天才的身上,充斥着一抹毫不掩饰的冷意。

    不知为何,当看到云笑目光投射过来的时候,作为混元谷的第一天才,向文杰居然有些不敢看那双眼睛,似乎只要回看一眼,自己的就会变得和秦川一样。

    至于另外一边的易多情,这个时候竟然也没有轻举妄动,或许是他没有把握是云笑的对手,又或许是在等待着什么。

    在云笑话音落下之后,这座院落之中忽然陷入了一种安静,空气之中流淌着淡淡的异样气息,似乎什么时候就会将这紧张的气氛点燃。

    嘭!

    就在云笑双手十指之间气息升腾,要就此将那两个家伙给收拾掉的时候,其耳中却是听到一道古怪的声音,让得他倏然回头。

    这一下的回头,让得云笑脸色不由微微一变,他原本以为是谁又在横加偷袭,却不料那只是一道冲天而起的烟花,最终在天空极高之处炸裂而开。

    高空炸裂的烟花,隐隐间形成了一个“元”字,一看就是混元谷特有的传讯烟花,这让得灵丸和慕青衣都不由脸色一变。

    “大哥,那是混元谷召唤谷中强者的传讯烟花,咱们要不要先离开?”

    已经在混元谷呆了大半年的灵丸,对于这传讯烟花并不太过陌生,他知道不久之后,这座院落恐怕就会被那些实权长老们包围。

    此刻在灵丸的心中,无疑是有些后悔,他万万没有想到那被轰成重伤的何奎,竟然还能腾出手来施放出传讯烟花,这下可有些麻烦了。

    原本只是年轻一辈的小打小闹,又因为某些不愿为人知的东西,向文杰和何奎都并不想惊动谷中长老们,那样未免会有一些变数。

    可是现在,身受重伤的何奎,知道单单凭自己和向文杰,就算再加上两大帝宫天才,恐怕也不会是云笑的对手,没看那秦川都被踹断腿脚废掉丹田了吗?

    何奎只觉心中一股怨气得不到抒发,气得胸膛都快要炸裂开来,因此在这一刻直接放出了传讯烟花,他相信有着这道烟花传讯,谷中长老们一定会第一时间赶到这灵丸的院落之中。

    到时候一个外人敢在混元谷做出如此狂悖狠毒之事,那些族中长老们肯定会毫不犹豫选择相帮他们两大天才吧?

    更何况除了他们两个混元谷天才之外,还有着两大帝宫天才呢,作为龙学宫的第四天才,秦川在混元谷遭此大难,若是没有一个说法,那混元谷说不定都会被牵连。

    因此何奎心想,也只有将那个废掉秦川的凶手交给苍龙帝宫,或许才能保得混元谷全身而退,如今的苍龙帝宫,可不是混元谷能招惹得起的。

    如此一来,就能淡化向文杰和何奎觊觎灵丸先天混元一气的卑鄙心思,在避免得罪苍龙帝宫这一件大事之上,恐怕混元谷上上下下,都会同一条心吧?

    “啧啧,终于要叫人了吗?”

    云笑抬起头来,看着那在天空高处炸开的烟花,眼眸之中闪烁着一抹精光,对于身旁灵丸的问话,也是不置可否,他有着自己的一些打算。

    “灵丸,我刚才好像听到,那位混元谷的谷主,应该是已经闭关半年之久了吧?”

    云笑回转头来,轻问声出口,似乎是想要肯定心中的某些想法,直至他看到灵丸微微点头之际,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开始了一种安静的等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