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61章 不会让你失望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觉得,那只怪物会因为这边的动静出来吗?”

    云笑没有正面回答许红妆的问话,而是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一线鬼愁涧的深处,然后又看了一眼陷入昏迷之中的云长天分身投影。

    说实话,云笑确实是想就此炼化这枚洞幽境巅峰的圣灵灵晶,那或许能让他的脉气修为再次提升一大截,直接突破到洞幽境中期也不是没有可能之事。

    经过帝龙军中的这一系列变故之后,云笑知道自己的身份再也隐藏不住了,说不定帝宫总部就会派人到南垣城找自己。

    进入一线鬼愁涧这招金蝉脱壳之计固然是巧妙,可要是帝宫总部派一个至圣境强者前来,未必就真的不敢进入一线鬼愁涧。

    所谓打铁还需自身硬,如今的云笑在南垣城范围内倒是再无敌手,但比起那些至圣境强者来,还是很有些不够看。

    甚至是洞幽境巅峰的修者,云笑恐怕都只能勉强抗衡,最终的结果多半都是落荒而逃,更不用说战而胜之了。

    苍龙帝宫的强者会不会来暂且不知,而且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可是一线鬼愁涧最深处那只所谓的怪物,却是随时都有可能出现。

    以云笑现在的洞幽境初期修为,根本就没有把握能保护许红妆和云长天的分身投影,但要是能突破到洞幽境中期,那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到时候云笑催发祖脉之力,如果能再将脉气提升一重小境界的话,那和洞幽境巅峰之间,也就只相差一重小境界,也就不会再那么束手无现了。

    “要不先等一等吧,如果那怪物真的被惊动,恐怕很快就会出来,若是一段时间没出来,你再炼化这枚灵晶不迟!”

    许红妆冰雪聪明,自然能猜到云笑的心思,当下给出了一个建议,让得云笑微微点头,其目光注视着一线鬼愁涧的深处,戒备着可能会发生的变故。

    “云笑,你说伯父会醒过来吗?”

    许红妆的美眸却不在那一线鬼愁涧深处,反而是转到了云长天昏迷的分身投影之上,噙着一抹担忧,口中也是轻问出声。

    “放心吧,这家伙的分身投影可不普通,哪怕是被融合多年,也最多数日就能清醒过来!”

    闻言云笑淡淡的瞥了那昏迷的身影一眼,他的见识和感应比计红妆强得多,而且知道云长天的实力,恐怕在离渊界都是数一数二的,这分身投影应该也不是苍龙帝后的分身投影可比。

    而且云笑还能猜到,当初云长天的这道分身投影之所以会被黑魇鬼雾击败融合,恐怕也是因为轻敌,再加上黑魇鬼雾对灵体的克制,这才一朝不慎差点阴沟里翻船。

    “什么叫‘这家伙’?他可是你的亲生父亲!”

    听得云笑的分析,许红妆的注意点却不在事实之上,而是古怪地瞥了前者一眼,这家伙对自己亲生父亲的称呼,也太不客气了吧?

    “从来没有养过我们姐弟的亲生父亲?”

    说到这个,云笑心头就不由升腾起一抹忿忿之意,而他这道反问出口后,许红妆立时默然了,毕竟她从小就有父母的关爱,比起云笑来好得太多了。

    偏偏这个从来没有得到父爱的少年,在十四岁之时又失去了母爱,甚至是失去了姐姐的关心,不得不说人生之凄惨,莫过于此了。

    许红妆虽然没有亲生经历过,但也能想像得到,眼前这个少年对于自己的亲生父亲,是有着一种怨念的,如果当时父亲在身旁的话,或许商家惨案都不会上演。

    “不说他了,看来那所谓的怪物,应该是不会出来了,还是抓紧时间提升实力要紧!”

    云笑不想在云长天的话题上多谈,见得他目光最后在一线鬼愁涧深处扫过之后,已是做出了一个决定,显得很有些迫不及待。

    “对了!”

    而就在云笑盘膝坐下,准备涌出脉气开始炼化那枚洞幽境巅峰的灵晶之时,却是突然想起一事,同时伸手在腰间一抹。

    “这枚洞幽境初期的灵晶,你也抓紧时间炼化吸收吧,你有万妖神体护持,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只见在云笑的左掌之上,同样静静地躺着一枚黑漆漆的灵晶,正是他之前在外间击杀的那只洞幽境初期黑魇鬼雾所属灵晶。

    严格说起来,以许红妆这化玄境后期的修为,也就能炼化吸收一枚化玄境后期的圣灵灵晶罢了,最多勉强吸收一下半步洞幽境的圣灵灵晶。

    不过诚如云笑所说,许红妆拥有着万妖神体的异种体质,其看似柔弱,实际上承受能力比起一些化玄境巅峰甚至是半步洞幽境的修者,都不遑多让了。

    这并不是正面战斗,只是吸收一枚毫无后援的洞幽境初期灵晶罢了,为了尽快提升实力,云笑和许红妆都顾不得太多了。

    “不会让你失望的!”

    许红妆并没有矫情,伸出玉臂接过那枚洞幽境初期的灵晶,自顾走到不远处盘膝坐下,再过片刻,这一线鬼愁涧深处,便是陷入了一种绝对的安静。

    其中云笑和许红妆都已经进入了炼化洞幽境灵晶的特殊状态之中,而那依旧昏迷的云长天分身投影,也没有丝毫的动静。

    …………

    一线鬼愁涧深处!

    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圆形的洞穴,上方极远处的天光透将下来,投到这里已经极为昏暗,依稀可以见到一只白色的古怪之物,趴在坚实的地面之上,一动也不动。

    如果有人走近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古怪之物全身长满了雪白的毛发,四蹄如玉,看起来像是一只马形脉妖。

    而在这只马形脉妖的后背,却是长着一对雪白的羽翼,就算是收拢于背,也能看出其上隐隐散发的特殊气息。

    值得一提的是,这只看似马形的脉妖,那一个脑袋却不是普通的马首,而是长着一颗狰狞的龙首,看起来很有些玄奇可怖。

    唰!

    某一刻,原本双目紧闭的古怪脉妖,陡然睁开了双眼,那大如铜铃的龙目之中,闪过一抹特殊的血红之色,仿佛要择人而噬一般。

    同一时间,从这只龙首马身的脉妖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极其强悍的能量波动,让得她全身的毛发,似乎都从纯白之色,变得根根血红,看起来极为的玄奇。

    直到良久之后,透发着血红光芒的身躯才渐渐安定了下来,其眼眸之中的血红也收敛了几分,恢复了一丝清明,也再没有刚才那般嗜血的暴躁了。

    “红妆……姐姐,你在哪里啊,雪儿快要支持不住了!”

    龙首马身的龙口之中,突然发出这么一道奄奄一息的声音,似乎有些中气不足,又似乎是在竭力抗拒着什么。

    而其口中的某个称呼,也昭示着先前在外间的时候,云笑和许红妆的猜测并没有错,这确实就是当初腾龙大陆万妖山的那头雪踏飞马,后来被许红妆驯服为妖宠的雪儿。

    …………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七日之久!

    在这七日的时间内,云笑和许红妆都是一无动静,除了那掌心之中的漆黑灵晶越来越小之外,看不到丝毫的变化。

    值得一提的是,那原本昏迷不醒的云长天,在这七日时间到来之际,其手指忽然微微动了动,紧接着不知从哪里爆发出的一股力量,赫然是从地上端坐了起来。

    “呼……”

    云长天的分身投影呼出一口浊气,然后侧过头来睁开的目光,第一眼已是看到了那个盘膝而坐的黑衣身影,其眼眸之中的光芒,瞬间变得柔和了许多。

    “啧啧,这一次还真是阴沟里翻船了啊,没想到我云长天纵横一生,到头来却需要自己的儿子来相救!”

    站起身来的云长天,围着云笑转了一圈,其口中的感慨之声,也不知道是遗憾还是尴尬,总之不一而足。

    不过能再一次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云长天还是相当兴奋的。

    事实上他在下五界或者说中三界甚至是这九重龙霄之中,都留下了一些分身投影,目的就是想要和自己的儿子说上几句话。

    这一次阴沟里翻船,竟然差点被区区一只洞幽境巅峰的黑魇鬼雾给融合了,这对于云长天来说,无异于奇耻大辱。

    可是现在,在想到自己竟然是被儿子所救的时候,云长天心头又生出一丝自豪,暗道自己的这个宝贝儿子,终究是没有让自己失望。

    这才短短几年时间不见,云笑就已经从天阶三境突破到洞幽境初期了,甚至好像马上就能再次突破,这显然是云长天没有预料到过的。

    如果是在离渊界这样的最高位面,有着无限充裕的天地能量支持,在云笑这个年纪达到洞幽境层次,并不是什么为难之事,稍有一点天赋的离渊界天才都能做到。

    但云长天知道因为某些原因,云笑前面十多年一年都呆在潜龙大陆,而且在商家发生变故之后,也只是进入了一个小小的玉壶宗。

    在没有资源也没有背景的情况下,云笑能达到如今的地步,全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云长天有理由相信,这一路走来,云笑遭受了多少常人难知的痛苦磨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