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63章 我的事不需要你来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臭小子……”

    看着许红妆的模样,云长天人老成精,如何不明白其中的关节,何况他虽然和云笑只见过两次面,却对这个宝贝儿子异常的了解。

    从许红妆的这几句话之中,云长天不难猜出两者之间发生的那些事,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事实上云笑的性格,很大程度是遗传的父亲。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云笑其实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因此哪怕他知道当初商家灭门那件事,和许红妆根本没有关系,但这件事也终究回不到最开始的状态了。

    毕竟许红妆乃是凌云宗宗主之女,云笑母离姊散,哪怕是摘星楼始作俑者,凌云宗的宗主和大长老,至少也能算是帮凶。

    如果没有和沈星眸的肌肤之亲,或许云笑还有着那么一丝丝回心转意的可能,毕竟许红妆也是一个颇为完美的女子。

    可惜的是阴差阳错,许红妆的这份心,估计再也不可能获得云笑全身心的回报了,这一切都是命数使然,怪不得谁。

    “伯父,你不要再说这件事了,云笑他……他和别人孩子都有了,我只求能追随于他就行了!”

    许红妆忽然想起一事,又显得有些惆怅,而此言一出,云长天整个身形都是微微一颤,眼眸深处下意识地升腾起一丝喜意。

    云长天了解云笑,知道面前这一男一女之间产生了裂缝,恐怕这一辈子是不能再走到一起了,可是那孩子又是什么东西?

    “孩子?他和谁的孩子?”

    突然之间升级当了祖父,云长天要是不刨根问底,那也不是云长天了,因此他直接就问了出来,暗道云笑这臭小子的女人缘,怎么就如此之好呢?

    “好像……好像是一个叫沈星眸的姐姐!”

    许红妆对这件事虽然没有亲见,但还是有些印象的,毕竟他和莫晴柳寒衣等人早已是好朋友,当年在潜龙大陆玄月帝国发生的事,她也是知之甚深。

    当初小龙大发神威,云笑的名头也是如日中天,这一对“父子”的名头,恐怕整个玄月帝国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后来小龙亲口说出自己的母亲是沈星眸,诸如灵丸莫晴等人都是亲耳听到的,而云笑也没有否认,那就说明此事恐怕是真的了。

    其实当时云笑和沈星眸见面才多久,又怎么可能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有这么大一个儿子呢,显然诸女关心之余,都是忽略了这一点。

    许红妆后来也有过疑惑,但她也知道沈星眸恐怕是来自一个极高的位面,比起自己强的不是一星半点,这样的女人,恐怕才能俘获云笑的那颗铁石之心吧?

    事实上就在不久之前,许红妆还蒙小龙救过一命呢,她虽然有些怀疑那是一只异灵,但有些东西,忽然在面对云长天的时候,不想再去多想了。

    “沈星眸?这名字怎么又有点耳熟呢?”

    骤然听得从许红妆口中说出的这个名字,云长天先是怔了怔,然后似乎想起了一些什么,脸色不由瞬间大变,甚至是有一些狰狞。

    “那不是摘星楼那丫头吗?他们两个怎么会搞到一起去了?”

    云长天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要知道他可是出自月神宫的大人物,而月神宫和摘星楼一向水火不容,双方死在对方手中的强者不计其数。

    多年下来,这两个离渊界的主宰宗门,已经是绝对的敌对势力了,双方修者只要见到,必然是大打出手。

    尤其是当年云长天潜入摘星楼盗走血月珏之后,两个宗门更是差点直接打到覆灭,双双元气大伤,都快要从主宰宗门的位置之上掉下来了。

    何况还有一件大事,让云长天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门亲事,那就是传说中的“星月同天,血祸降临”,而那指的自然就是血月珏和星辰佩了。

    当初在越界塔之中,云长天第一次见得云笑的时候,就曾经告诫过云笑,千万不要和拥有星辰佩的人有所瓜葛,那可能会导致亿万生灵覆灭。

    这个时候云长天终于是想起来一件事,就是当时在越界塔和云笑的交谈之中,后者曾经提到的一个问题,现在看来,并不是空穴来风啊。

    “不!这不能!他们不能……”

    一时之间,云长天有些失魂落迫,他内心深处隐隐有些不安,只觉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一心想着要如何挽回。

    看着云长天的状态,许红妆有些被吓到了,也不知道其为何会突然之间变得如此,难道眼前这位,也是认识那沈星眸的吗?

    “哼,能不能不是你说了算,我的事也不需要你来管!”

    就在云长天陷入某种愁思,许红妆柔肠百绕之时,一道清冷的哼声突然从旁边传来,让得两人的目光瞬间就转了过去。

    “云笑,你突破完成了?”

    这一看之下,许红妆不由又惊又喜,因为刚才说话的正是云笑,之前还处于炼化灵晶状态的云笑,此刻已是神采奕奕地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也不知道为何,这一次云笑的突破并没有丝毫的动静,但圣阶低级灵魂的许红妆,能实实在在感应到眼前的黑衣少年,已经是一名洞幽境中期的修者了。

    “看你们聊得挺开心,都聊了些什么?”

    云笑点了点头,表示回答了许红妆的问话,然后又冷着脸转到了云长天那边,对于这个父亲,他终究还是有一些怨念的。

    “云笑,你听我说,那沈星眸出自摘星楼,你不能……”

    云长天此刻并没有在意云笑的态度,而是想到了这一件严重的事实,当即开口相劝,只是他忽然忘记了,眼前这个是自己的儿子,脾气恐怕和自己一样倔强。

    “我不能?凭什么不能?难道就因为你出自月神宫?”

    然而云长天一番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云笑给打断了,而且反驳的声音略有些激愤,事实上他确实有些忿忿之意,为什么前一代的恩怨,要自己来背?

    曾经的商家灭门惨案如是,如今和沈星眸的感情也如是,严格说起来,这一切都是由云长天造成的,若不是当初发生的那些事,又岂会有后头的这些麻烦?

    “我和母亲姐姐孤独无依的时候你不在,我受人欺负九死一生的时候你也不在,现在却连我喜欢谁,想跟谁在一起也要干涉,你这个父亲,当得还真是称职啊!”

    云笑一连串的话语出口,让得云长天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全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难道真的要拿出父亲的威严来教训云笑一番吗,连他自己都不敢想像这样做的结果。

    因为云笑所说乃是事实,自云笑出生之日起,云长天就没有尽到做为一个父亲的责任,除了传承这一身特殊的血脉之外,其他的东西,都是靠云笑自己努力得来的。

    从这一点上来说,云长天确实是没有资格对云笑的人生指手画脚,更何况到现在为止,云笑都还没有叫过他一声父亲呢。

    “云笑!”

    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也许只有许红妆这个外人能插得上嘴了,不过她也不知道如何相劝,只能是低喝一声,毕竟那位是云笑的父亲啊。

    许红妆喝声一出,云笑总算是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当下深吸了一口气定下神来,情绪也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了。

    “总之我的事不要你管,而且你也管不了!”

    云笑虽然心神平静了下来,脸色却依旧有些冰冷,此言一出,便算是给这件事定了性,让得云长天就算有心相劝,也不敢再提起此事,生怕让父子之情再生裂缝。

    “说吧,你的分身投影出现在这里,其实是为了什么?”

    云笑不愿意在这有所分歧的话题上多说,当即转到了另外一件事上,说实话,他对于云长天的分身投影的出现,还是颇为好奇的。

    见状云长天也颇为无奈,他知道再强行说刚才的事,恐怕云笑直接转身离开也不是没有可能之事,因此也就索性顺势不提了。

    “我打探到你母亲的消息了!”

    云长天知道云笑最为关心的到底是什么,而他口中之言一出,果然见得面前的黑衣青年身形剧烈一颤,眼眸之中满是激动。

    “母亲……母亲她在哪里?”

    云笑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毕竟这许多年来他努力修炼,最大的目标就是为了和自己的母亲姐姐重逢,只可惜多年过去,他离着离渊界的层次,依旧颇为遥远。

    “据我安插在摘星楼的密探所得消息,阿璃他确实是被摘星楼掳走,刚开始的几年,一直关在地牢之中,似乎还受了不少的折磨!”

    也不知道云长天是有意还是无意,他说出的这番话,让得云笑很有些咬牙切齿,似乎对那些摘星楼的人,已然充满了极度的仇怨。

    “可恶!”

    云笑一拳挥出,让得那处的空气都呼呼作响,可想而知他内心深处的愤怒有多强烈,这似乎也达到了云长天的目的,让得其颇感满意。

    不过当云长天一想到另外一件事的时候,却又变得颇为惆怅。

    因为他知道这件事一说出来,就算云笑对摘星楼的恨意再强烈,恐怕对那个叫沈星眸的天才少女,也要有一些不同的观感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