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93章 两种方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嗯,可以!”

    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之中,云笑仅仅是点了点头,出口的话语之中也只有三个字,但这三个字和其动作之中蕴含的东西,可就非同小可了。

    圣毒斑那可是九重龙霄的顽症了,虽然说只要有源源不断的封歧丹供应,短时间内患了圣毒斑的修者不会身死,但这终究只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笨方法。

    无数年来,很多顶尖的炼脉师,都在寻求能够根治圣毒斑的办法,甚至是当年号称大陆第一炼脉师的龙霄战神,似乎都在研究这门特殊的病症。

    只是这么多年下来,还没有听说有谁真的研究出能根治圣毒斑的方法,最多就是将封歧丹的药效更加优化几分罢了。

    然而现在,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灰衣少年,却是对马文生的问话点头承认,诸人可都是记得清清楚楚,刚才马文生问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

    如果是在今日一战之前,星月说自己能根治圣毒斑,那是谁也不会相信的,没看到那日诸人都是听过便算,尽皆认为这小子是在信口胡说,以图增强自己的分量吗?

    可是此地此刻,当众人听到从云笑口中说出的这三个字之后,却没有像前几日那么着急否定,实在是这灰衣少年今日的表现,太过惊世骇俗了。

    你有看到过十七八岁就将脉气修为修炼到洞幽境层次,你有看到过十七八岁的圣阶中级毒脉师吗?。

    在此之前,如果有人告诉他们这样的事情,恐怕所有人都会嗤之以鼻,认为这人是不是疯了,这个大陆之上,又怎么可能会有这般的妖孽天才?

    可诸人刚才却是亲眼所见,就算他们不能感应出云笑的真正修为,但其收拾洞幽境初期强者瞿如井的一幕,现在都还没有结束呢,由不得别人不相信。

    既然在这个灰衣少年星月的身上,能出现如此之多不符合常理之事,那再多一样应该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吧?

    何况这件事对于马振宇这些心毒宗毒脉师来,还是一件喜闻乐见之事,如果星月真的能彻底根治马文生的圣毒斑,是不是算创造了另外一个奇迹了呢?

    “文生,你怎么看?”

    不过马振宇一向是一个谨慎之人,虽然他已经有几分相信云笑的话,还是在这个时候郑重其事地问了出来,他想要听听马文生这个当事人自己的意见。

    就算星月所说是真,恐怕也有一定的风险,而继续服用封歧丹,虽然修炼速度会一降再降,性命却是可保无碍,甚至还能保持普通天才的身份,无疑是要稳妥得多。

    “二叔,我想试一试,而且……我也相信星月兄弟!”

    然而马振宇认为马文生至少也会犹豫一段时间的时候,从后者口中已是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口气之中,甚至还蕴含着一抹决绝。

    “文生,你……”

    马振宇有心想要劝几句,但话到嘴边,看着宝贝侄儿眼眸之中的某种东西,他忽然就说不下去了,或许他有些了解马文生的心情吧。

    这几年时间以来,马文生虽然外表看不出来有多少伤心颓废,但任谁从第一天才的神坛跌落,恐怕也不会像表面看上去的这般平静。

    曾经就有一次,马振宇就在无意间看到马文生将一张石桌轰得稀碎,那种难言的痛苦,作为亲叔叔,他感同身受。

    继续服用封歧丹,固然是能让马文生庸庸碌碌地活着,但永远也不可能让其恢复曾经的逆天天赋,更不要说夺回第一天才的宝座了。

    此刻从马文生的这一句话中,马振宇听出了一些潜在的东西,那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绝,是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似乎以前那个站于心毒宗年轻一辈之巅的马文生又回来了。

    诚如马振宇心中所想,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也就罢了,马文生也不会有其他办法,只能是靠着封歧丹苟延残喘,碌碌度过余生。

    可一旦有着这个可以选择的机会,马文生就不会再有任何犹豫,所谓不成功便成仁,无论那机率有多大,他都不可能选择平庸。

    “文生兄,我再问你一次,是不是已经做好决定了?”

    听得这叔侄二人的对话,云笑眼眸之中不由闪过一丝赞许的光芒,却依旧在这最后想要再次确认一下,口气之中,蕴含着一抹特殊的意味。

    “星月兄弟,你尽管动手,无论结果如何,哪怕最终身死,我二叔也不会怪你的!”

    似乎是想要表达自己的决心,马文生说着这话的时候,将目光转到了自己的二叔身上,显然是想要对方给自己一个答案,让自己再无后顾之忧。

    “既然文生已经做出了决定,那星月你就尽管放心去做吧!”

    已经知道了马文生决心的马振宇,这一次再也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这是侄儿唯一的机会,若是抓不住,说不定就会悔恨终生。

    “好!”

    对方已经做出了选择,云笑对马文生的印象又相当不错,因此再不拖泥带水,直接双手一合,不过却没有就此动手,而是盯着马文生,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文生兄,我这里有两个彻底根治圣毒斑的方法,结果不同,手段也是各异,我先说出来你听听,到时候你再做选择!”

    云笑沉吟了片刻之后,终于再次开口,见得诸人听得仔细,他便接着说道:“第一种方法,便是用我的手段,将你的圣毒斑清除,但你会依旧处于化玄境后期的层次,以后的修炼速度,也和现在没有什么变化!”

    云笑侃侃而谈,这番话说得并不快,尤其是结果说得颇为清楚,让得一旁的马振宇和其他心毒宗的毒脉师们都是若有所思。

    事实上相对于封歧丹只是控制圣毒斑的扩张速度,这已经算是一个极好的结果了,先前马振宇他们心中所想的,也就是达到这样的效果就足够了。

    自马文生患上圣毒斑以来,马振宇的第一诉求是让前者保住性命,第二个目标,才是让其尽可能地保持自己的修炼天赋。

    可是圣毒斑的厉害之处,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斑内的毒素会越来越强,到得最后就算是封歧丹的药效,也未必能再有效果。

    到得那个时候,马文生不仅是修炼天赋保不住,还会有性命之忧,而一旦圣毒斑彻底爆发,他的这一条小命便算是完了。

    在圣毒斑前期,还看不出太过严重的效果,而且有着封歧丹的压制,修炼速度也不会落下太多,但这些都是只是暂时的假象罢了。

    马文生是马振宇的亲侄儿,为了这个宝贝侄子的圣毒斑,马振宇是操碎了心,但一想到那个最后的结果,他不知道偷偷在暗中抹了几次眼泪。

    如果在那个时候,有人告诉他能根治圣毒斑,弊端只是降低一些修炼速度,那恐怕他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会万里拜访,不遗余力。

    “星月兄弟的意思,还有一种方法,能让我恢复曾经的修炼天赋?”

    马文生只是内向而已,并不是个傻子,从云笑的话语之中,他无疑是意识到了一些另外的东西,当下眼前一亮,直接就问出来。

    “这第二种方法,施展起来就有些凶险了,虽然说不会有性命之忧,但一个不慎,或许你连现在的修炼天赋都保不住,甚至有可能变成一个废人!”

    云笑也没有卖关子,他暂时没有说出治疗的方法,却是将那些可怕的结果先说了出来,让得心毒宗众人不由面面相觑,一时之间陷入了纠结。

    “而且这第二种方法过程极其痛苦,若不是心性坚韧之人,根本就坚持不下来,若真到了那个时候,就连我也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

    作为一名即将施展手段的炼脉师,云笑就像是一些谨慎的医脉师一样,先将最可怕的结果说给病人听,至于到底要选哪一种,都得由病人自己来做决定。

    “星月兄弟还没有说这第二种方法要是成功,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呢?”

    哪知道就在云笑话落之后,马文生却是连半点都没有犹豫,直接就问出了问题的关键,让得他的眼眸之中,不由闪过一丝欣赏之色。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修者,尤其是像马文生这样的年轻天才,恐怕单单听到刚才云笑所说第二种方法失败之后的后果,就吓得赶紧选第一种了。

    而眼前这马文生呢,却好像并没有被那些可怕的结果所吓住,他更关心的还是这第二种方法,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收益。

    既然有失败,那就一定有成功的机率,马文生是想先听听成功之后的效果,于来决定值不值得选第二种方法,对比之下对能做出更好的选择嘛。

    当此一刻,包括马振宇在内的所有心毒宗毒脉师,都是目光灼灼地盯着面前这个灰衣少年,想要知道从他的口中,到底会说出些什么,这关系到马文生的最终选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