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40章 你可知道这小子的真正身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至圣境强者终究是至圣境强者,哪怕云笑越级作战的能力再强,也不可能在洞幽境中期的层次抗衡,要不然修炼的意义何在?

    在这一股大力之下,云笑左臂寸断,甚至是整个身体都受到了极其严重的震荡,这一次他是真正身受重伤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顾先文还能补上一击的话,那云笑将再无还手之力,只能是任由宰割,如此重伤之下,就连云笑也不可能再有抗衡的余地。

    事实上如果是换一个洞幽境中期的修者承受这一击,那结果恐怕就远不是一样了,直接被轰得筋断骨折而死,才是预料之中的结局。

    像云笑这样,在一名至圣境初期强者强力一击之下,才只断了一只手臂,还能保住一条小命,简直就是仅此一家别无分号了。

    只是那边院墙上的柳寒衣,还有另外一位当事人顾先文都没有看到的是,就算云笑右臂断裂身受重伤,其眼眸之中却依旧在闪烁着一种叫做兴奋的光芒。

    因为云笑的某些目的已经达到了,只是用身受重伤,而不是用这条性命换来的机会,于他来说是相当值的,毕竟那是一尊至圣境初期的强者啊。

    顾先文自然是不知道对方也施展了一些手段,他心中固然是心惊这灰衣少年的肉身力量,但在感应到对方身受重伤的萎靡气息之时,终于是放下了心来。

    “小子,我看你还能翻起什么浪花?”

    志得意满的顾先文,下一刻便是身形一动,朝着云笑疾掠而去,他是想要趁着这机会,先将云笑给控制住啊。

    “顾先文,你敢!”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暴喝声突然从身后传来,让得顾先文脸色一变,不过其身形却没有半点的停滞。

    因为顾先文已经听出那道声音乃是心毒宗宗主杨问古所发了,他心中暗骂了一声这老家伙来得真快之后,终究是不想错过这最后的机会。

    顾先文相信,只要自己先将云笑控制在手中,到时候就算是心毒宗的大佬们齐至,自己也有话说,这些个老家伙,总不可能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少年,和苍龙帝宫撕破脸皮吧?

    这位帝宫特使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但他代表的却是苍龙帝宫,之前的杨问古等人,就算是没有答应其请求,也没有丝毫怠慢,一直将其当成贵宾礼敬的。

    这就给了顾先文一种错觉,认为自己只要有着这帝宫特使的身份,心毒宗这些人是不敢拿自己怎么样的,这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整个宗门着想一下吧?

    尤其是杨问古噬心师太等人,更是对宗门的看重,比对自己性命还要强烈几分,很多时候都是宁愿牺牲自己,也不愿看到整个宗门全军覆没。

    只是顾先文不知道的是,之前的心毒宗大佬们对他客气有加,那是因为他只是苍龙帝宫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罢了,并不会真的对心毒宗构成什么威胁。

    二来顾先文也没有触碰到心毒宗的核心利益,在这样的情况下,表面上的礼敬,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将其当成一尊佛供起来就好了。

    可是现在,在那些心毒宗的长老们心中,云笑可是心毒宗的恩人,不仅仅是救了柳寒衣,更救了鲁世遗和马文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救了杨问古和噬心师太。

    那种绝命双生蛊,当日可是弄得杨问古和噬心师太头疼不已,若不是云笑,他们想要化解也有一定的危险性,最终就算能保住这条性命,说不定也要元气大伤。

    可以说如今的云笑,和当日在心毒广场帮助心毒宗力挽狂澜时的云笑,已经是有所不同了,至少在这些心毒宗长老们的心中,有着无尽的感激之情。

    轰!

    正当顾先文想要不顾一切先将云笑纳入掌控之中时,一道大力陡然从身后怒压而下,让得他脸色狂变,心头也是怒骂出声,却不得不下意识地朝着旁边躲避开去。

    “杨问古这老家伙是疯了吗?”

    躲过致命一击的顾先文,后心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同时也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这帝宫特使的身份,似乎在这些心毒宗掌权者心中,也并没有那么重要啊。

    嗖!嗖嗖!嗖嗖嗖!

    一连近十道破风之声在天空之上响彻而起,当柳寒衣看到其中一道熟悉的身影之时,眼眶儿都有些红了,实在是今日这委屈受得太大,让她很是接受不了。

    “老师,你们总算是来了!”

    朝着噬心师太扑过去的柳寒衣,声音都有点哽咽了,不过下一刻便是被她收敛而起,一双怒目瞪着那边脸色极度阴沉的顾先文,如欲喷出火来。

    “老师,您可得为我们做主啊!”

    柳寒衣知道自己不是顾先文的对手,但她现在来了靠山,她相信以自己老师嫉恶如仇的性子,一定会为自己讨还一个公道的。

    听得弟子的哭诉,噬心师太眼眸之中也不由闪过一丝怒光,不过此时有宗主在此,她并没有第一时间抢着说话,而是将目光转到了某个灰衣少年的身上。

    与此同时,包括心毒宗宗主杨问古在内的所有人,都将视线转到了云笑的身上,这一看之下,他们瞬间便是暴怒了。

    因为此刻的云笑看起来凄惨之极,不仅是那一身气息萎靡到了极致,那条扭曲得不成样子的手臂,都在昭示着他的左臂已经寸寸断裂了。

    可想而知刚才这院落之中,是经历了一场怎样的惨烈之战,而一怒之后的几名心毒宗长老,又意识到了另外一重更加恐怖的事实。

    那就是一个洞幽境中期的少年,竟然并没有被至圣境初期的顾先文纳入掌控,仿佛好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最终才身受重伤的一般。

    在场这些可都是至少达到至圣境层次的强者,他们也是从洞幽境过来的,清楚地知道这两个境界之间,到底有着一种何等的差距,那根本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能让得一个洞幽境中期的少年,抗衡住顾先文的几击,最终还能保得一条性命?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毕竟从刚才看到传讯烟花,再到他们赶到这里,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在这个时间之内,以顾先文的手段,施展个两三招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一个洞幽境中期的少年,能在一名至圣境初期的强者手中坚持三招吗?真是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了,这用天方夜谭来形容都有些不太恰当。

    “顾先文,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问古心中的这些疑惑一闪而过,却没有去深究,此刻云笑的凄惨模样他看在眼里,当即就将怒火烧到了顾先文的身上。

    这位可是心毒宗的宗主,别看他平日里温温吞吞,就算是门人犯了错也经常宽宏大量从轻处罚,可此时此刻,他身上的气息,却是让顾先文感觉到一阵心悸。

    不管怎么说,顾先文也只是至圣境初期罢了,而站在他面前不远处的杨问古,却是至圣境巅峰强者,想必整个九重龙霄人类修者之中,能胜过杨问古的,绝不会超过双手之数。

    如此的强悍人物,顾先文下意识地便是矮了一截,不过当他目光也从云笑身上扫过的时候,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底气,竟然梗着脖子和杨问古对视了起来。

    “杨宗主,你可知道这小子的真正身份?”

    或许正是因为想到了灰衣少年云笑的身份,顾先文才敢如此硬气,那可是帝后大人的通缉要犯,他相信哪怕是强如心毒宗,也不敢有丝毫怠慢吧?

    “身份?”

    听得顾先文的这一句话,杨问主下意识地就转过头来,朝着那边的噬心师太看了一眼,陡然发现后者也正在看着自己。

    轰!

    想到某些东西的杨问古,直接是右手一挥,紧接着一抹无形的屏障便是从天而降,将整个小院都给笼罩在了其中。

    这个时候的柳寒衣小院,吸引的可不仅仅是这些至圣境长老,越来越多的低阶执事,或者是年轻天才们赶到了这里,都想要看看这一场热闹。

    而当杨问古这一道无形的屏障从天而降之后,外间的诸多心毒宗修者们,便是再也听不到院内的半点声音了,仿佛那就是一个被隔绝的世界一般。

    “灵魂屏障?”

    顾先文本身也是一名圣阶高级的毒脉师,微一感应之下,他已然明白那到底是什么了,想到一些东西后,他的脸色无疑是变得更加难看。

    “难道杨问古这个老家伙,早就已经知道他是云笑了?”

    顾先文这一猜就猜到了事实,因为要不是这样,这位心毒宗宗主怎么可能在自己一提到“身份”的时候,就选择将这座院落给封锁起来呢?

    那明显是怕星月就是云笑的事实暴露,到时候人多口杂,就算杨问古是心毒宗的宗主,也不敢保证这个秘密不会被泄露出去。

    一时之间,柳寒衣的这座院落内外,便是被隔离成了两个世界,外间的那些心毒宗修者们,再也听不到内里的只字片言,心头无疑是好奇之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