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79章 玄水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在现在诸多天煞业火已然爆发,霍英知道自己再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而且还会将自己陷入绝地,当此一刻,及时脱身才是最重要的。

    天煞业火厉害之极,哪怕是至圣境巅峰的强者,展开脉气护罩,也只能是被急速消耗,待得脉气消耗完的那一刻,又拿什么来承受天煞业火呢?

    只不过此刻的霍英,在穆极和云笑的配合之下,已是尽落下风,这边二位都想不到他还能有什么办法脱身,难道大伙儿都要在天煞业火之下同归于尽吗?

    在云笑看来,霍英绝不是如此愚蠢之辈,既然对方敢在这个时候强行启动天煞业火,那就一定有脱身之法,只要盯紧这个老家伙就行了。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云笑以己之心度人,却忘记了那个和自己并肩作战的火烈宫大长老,其实有一个致命的软肋,那就是他的宝贝女儿穆文昭。

    “我说穆大长老,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和我在这里纠缠呢,难道你没有发现自己的女儿马上就要被烧成灰烬了吗?”

    在云笑选择死死盯住霍英的时候,从这个火烈圣鼠一族二长老的口中,赫然是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让得云笑和穆极的脸色瞬间大变。

    当云笑转过头去看时,只见穆文昭所在的位置,虽然还没有天煞业火肆虐而上,但外围的天煞业火已经是在朝着这个地方涌动,最多数个呼吸的时间,便能烧到穆文昭的身上。

    而此刻的穆文昭,也不知道是陷入了一种什么样的特殊状态之中,身形根本就是一动不动,更不可能祭出妖脉气光罩,来保护自己不被业火焚烧了。

    “该死的混蛋!”

    要说最为着急的,恐怕就要算是大长老穆极了。

    在云笑还没有开口出声的时候,他已是瞬间放弃了对霍英的纠缠,或许在他心中,没有什么是比自己宝贝女儿的性命更重要的。

    “唉!”

    见状云笑不由摇头叹息了一声,原本去救穆文昭的事,自己也可以做的,穆极只需要继续拖住霍英就行了。

    可惜穆极关心则乱,这一刻又怎么可能会想到其他,在他停止对霍英的出手时,可以说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了。

    如果由云笑去救穆文昭,穆极还可以继续拖住霍英让其不能脱身,但此刻只剩下一个云笑,他就算是火力全开,恐怕也根本拦不住一个至圣境巅峰的强者。

    更何况云笑心中清楚,若是自己贸然出手的话,或许还会被霍英抓住机会击杀,到时候可就连那最后的一丝希望都要没有了。

    “哈哈哈,大长老,少陪了!”

    见得云笑并没有动作,霍英不由颇有些失望,但他却是知道不能再在这里逗留,若是等穆极用某些手段保护好了穆文昭,再过来纠缠的话,说不定自己都会化为业火亡魂。

    因此霍英直接大笑出声,紧接着身形一动,便是瞬间消失在了无尽业火的掩映之下,至于云笑身上的那柄上古神器木剑,到时候危机过去后再来收取也就是了。

    对于霍英的脱身,云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是眼睁睁看着其身影消失在火焰之中,而他的目光,已是有些难看地转到了那边的穆氏父女身上。

    这个时候云笑已经没有心思去责怪穆极的鲁莽了,毕竟那是亲父女的关系,而且还是在穆极心怀愧疚之下,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宝贝爱女身陷火海呢?

    只是看着穆极将脉气护罩扩大,把穆文昭也包裹在内里的时候,云笑的脸色不由更加难看了几分,因为他知道,这样会更加快速地消耗穆极的妖脉气。

    用妖脉气保护己身,或许对脉气的消耗还能有一定的控制,但用来保护外人,而且还是源源不断地加持妖脉气,那穆极能坚持多久,可就真的不好说了。

    “在这里被动等待业火消失也不是办法,咱们还是去那出口看看吧!”

    云笑此刻也没有更好的主意,虽然口中如此说话,却知道以那霍英的心智,又怎么可能不在出口上做手脚呢?

    随着云笑和穆极带着穆文昭一路前行,整个炎牢之内已是一片火海,若不是妖脉气护罩也颇为强横,两妖一人早就化为一堆灰烬,遂了那霍英的愿了。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炎牢的出口处,一时之间云笑并没有去管身下的无尽业火,见得他伸出手去,似乎是想要推开那扇厚重的炎牢之门。

    嗡!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嗡鸣声忽然响起,紧接着炎牢门下倏然一亮,似乎隐隐间形成了一座特殊的阵法。

    “是封印之阵!”

    看到那光芒亮起的地方,穆极的脸色不由变得极度难看,此刻他忽然想起,先前在进入炎牢之时,好像云笑就曾经说过这入口处有着一座封印之阵。

    “这封印之阵不是问题,可是这炎牢之门……”

    云笑沉吟片刻之后喃喃出声,而后似乎是想起了一些什么,没有半点犹豫地便是开始化解起这门封印之阵来。

    以云笑如今的阵法造诣,哪怕是在事先不知道这门封印之阵的情况下,化解起来也不会有太多的难度,更何况他早已经猜到这门阵法的来历了。

    前世的龙霄战神,乃是九重龙霄数一数二的顶尖阵法宗师,就是苍龙帝宫如今的第一阵法师,当年也从他这里学到不少的阵法之术呢。

    咔!

    约莫过了半柱香时间,当云笑右手停留在某一个方位的时候,穆极的耳中已是听到传来一道轻响之声,让得他又是期待,又是纠结。

    “好了,封印之阵已解,接下来,就看咱们的运气怎么样了!”

    云笑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得穆极又惊又喜,暗道这年轻人在阵法一道上的造诣,似乎并不输于炼脉之术啊,简直就是个妖孽。

    不过此刻穆极关心的东西却不是这诡异的阵法之术,而是云笑到底能不能再一鼓作气破掉那炎牢之门。

    其实穆极的心中并不如何担心,因为他现在已经知道云笑身上是有一柄上古神器的,而且是一柄无坚不摧的绝世神剑,用来破掉那炎牢之门,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吧?

    云笑却没有穆极那么乐观,自己身怀上古神器御龙剑的事,霍英也是知道的,但后者依旧如此胸有成竹,显然是有一定的倚仗。

    唰!

    云笑也没有让穆极失望,下一刻便是祭出了上古神器御龙剑,然后右臂轻挥,御龙剑的剑尖,便是从那炎牢之门底下一划而过。

    哗啦!

    然而就在穆极极度期待的神色下,御龙剑划过那牢门之底时,神奇的一幕却是发生了,原本厚重坚实的炎牢之门,仿佛在这一刻化为了水液一般,软软的毫不着力。

    云笑的脸色也并不怎么好看,因为在御龙剑划过的地方,仅仅片刻之后便是自动愈合如初,就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似的,也看不出来其化身水液的古怪。

    御龙剑无坚不摧,可以说对九重龙霄之上任何一件武器都有着极强的威胁,哪怕是苍龙帝手中的帝龙枪,恐怕也根本不可能敢和御龙剑硬碰硬。

    可偏偏这道炎牢之门,却仿佛是水液做成的牢门,根本就不受御龙剑锋锐的影响,试问御龙剑再锋利,能划破水液吗?

    所谓水无常形,更有着一种化解力道的作用,可以说在看到炎牢之门的特殊变化之时,云笑就知道自己先前的猜测并不是空穴来风,那霍英确实是早有准备。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道炎牢之门,乃是由一块体积巨大的‘玄水石’铸造而成!”

    云笑收回手中御龙剑,将脑海之中某种属于前世的记忆挖将出来,已经是有了七八分的肯定,此言一出,穆极先是一愣,旋即便是脸色剧变。

    “玄水石!竟然是玄水石!”

    看来穆极也是听说过玄水石大名的,这种特殊的石头据说只存在于深海之底,而且万里海域之中,也不见得能找到一块,更别说是这么大的一块了。

    长于深海之中的玄水石,可能最初的属性乃是土石属性,但经过千万年的海水侵蚀之后,却是拥有了一种特殊的水属性,可以在石头和水液之间随意转化。

    在九重龙霄之上,并不乏用玄水石打造出来的武器,而用这样的武器和敌人对战时,很多时候都能打敌人一个出其不意。

    相比起一般的软剑之流,玄水石打造的武器更加诡异难测,你能想像一柄用玄水石铸造的大铁锤,转眼之间化为柔软水液的那种情形吗?

    如此诡异之下,定然让敌人猝不及防。

    只是玄水石难得,每一次出现的时候,都会被哄抢,拍卖会上也一定会拍到一个天价,拍卖会结束之后,往往也会因此引发一些惨烈大战。

    只是穆极万万没有想到,这炎牢之门竟然也是由一块巨大的玄水石制成。

    这无疑是让御龙剑应有的威力再也发挥不出来,他们根本不可能在玄水石的牢门阻碍之下逃出生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