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81章 咱们都被他骗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长老?难道这一切都是大长老强闯地牢引来的结果吗?”

    三长老心头一惊,表面上却是怒气填膺,他早就知道霍英想对大长老出手了,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而已。

    就算这位火烈宫三长老有些想法,这个时候也要跟紧霍英的脚步,将一切罪责都推到大长老的身上,这样他们这一系才可能有掌控火烈圣鼠一族之日。

    “或许我该早点放了文昭的,可是族长没有发话,又有族规约束,我也不敢擅自作主,没想到大长老他……他竟然……唉!”

    霍英脸上尽是一副愧疚后悔的神色,听在各大长老们的耳中都是若有所思,而他们此时的目光,早就已经转到了远处炎牢之门所在之地。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诸长老都是至圣境强者,依稀可以见得那炎牢之门边上,俯卧着两具尸身,看来应该就是霍英口中所说的两名护卫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冲天火柱看起来强横无比,却是对那两具尸身没有丝毫的波及,让得众强者一眼就看得清清楚楚,当下心中都有七八分相信了霍英所说的话。

    说实话,对于二十年前那件往事,这些族中长老们肯定都是清楚的,不过那个时候的他们,并没有像霍英这样跳出来主动和大长老穆极作对罢了。

    一来穆极乃是族中大长老,所有人都会下意识地给其几分面子;二来穆文昭都已经躲到潜龙大陆去了,所谓眼不见为净,再抓着不放,可就要往死里得罪大长老。

    偏偏二长老霍英大义凛然请出族规,让得族长须弥都不能多说什么,最终将穆文昭从潜龙大陆抓回来,关进了炎牢之中二十年不得而出。

    所有长老们都知道,从那个时候开始,穆极和霍英之间恐怕就生出了极大的嫌隙,虽然没有在明面上爆发,但怨气肯定是越积越深。

    一些长老更是知道穆极是如何宝贝自己的女儿,如此疼爱的独生爱女,竟然被关进炎牢之中受了整整二十年的苦,可想而知他心中是如何的煎熬。

    由此推之,穆极在某个时刻做出这样的事,倒也并非是不可能,他们都没有听到昨日穆极和霍英的约定。

    唯二知道内情的,一个是苍龙帝宫三长老摩寻,他自然不会在此刻站出来拆霍英的台;另外一个火烈宫四长老,却因为穆极的命令,守在赤炎的院落,根本就没有过来。

    因此一切只能是任由霍英红口白牙了,他的口才又是极其之好,三言两语之下,将一件原本完全不占道理之事,全都推托成了大长老的过错。

    事实上很多的长老,在那件事过了二十年之后,更多的都是同情大长老的遭遇,不少长老还曾经找过族长,说穆文昭受这二十年的苦已经足够,可以将之放出来了。

    没想到大长老竟然铤而走险,直接杀人闯牢,这性质可就变了,往重里说,不顾族规大逆不道的罪名,也是能安到其头上去的。

    “这么说来,那恐怖的天煞业火,也是因为大长老进入炎牢之后引动的了?”

    三长老可不会有那些旁观长老们的想法,此刻高声接口,声音之中有着一抹恨恨然,他这是想要打消诸长老们心中的同情心,而对大长老穆极产生恨意。

    此刻的天煞业火火柱,虽然还没有对火烈圣鼠一族造成什么致命的威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谁知道这个范围会不会继续扩大。

    天煞业火有多强的威力,这些达到圣妖层次的火烈圣鼠族人们,都是知之甚深。

    甚至在他们的感应之中,那道业火火柱,比起他们曾经经历的化形天劫来,还要恐怖几分。

    一旦业火漫延开来,在想到抵挡天煞业火的办法之前,恐怕所有族人都必须撤离,这传承了数万年的火烈圣鼠一族总部,恐怕就要在天煞业火之下,化为一片废墟了。

    一想到这个结果,不少长老的眼眸之中,也和三长老一样露出一抹恨恨之色,暗道那大长老救女就救女,搞出这么大的事来,这可是要整个族群跟着遭殃。

    或许外围修者之中,只有一个帝宫三长老的摩寻,才知道此事的真相了吧,不过对于穆极和云笑,他早就恨之入骨,对方能有这样的结局,也是他喜闻乐见之事。

    摩寻可是圣阶高级医脉师,他的感应能力比那些火烈圣鼠一族长老更加强悍数倍。

    在他看来,那样的天煞业火肆虐之下,如果穆极和云笑还能得不死,那世间就真有不死之人了。

    连散发到外间的天煞业火都是如此强横,更何况是炎牢之中的业火呢,在这样的时候,根本没有人敢靠近那火柱所在的范围,自然也不可能打开炎牢之门了。

    这倒是让霍英少了许多麻烦,被困在炎牢之中的毕竟是火烈宫大长老,如果在正常情况之下的话,恐怕大多数长老都还是想先将其救出来再说的。

    但是现在,没有人好意思让霍英去救人,那不是将二长老往火坑里推吗?要是被这位记恨上了,以后的日子说不定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唉,看来我火烈圣鼠一族,就要损失一个至圣境巅峰的强者了!”

    霍英的口气听起来很有些惆怅,不过也诚如他所说,任何一个族群或是宗门,哪怕是像苍龙帝宫这样的顶尖势力,至圣境巅峰的强者也是绝不多见的。

    连培养一个至圣境初期的强者都是极其困难,更别说是至圣境巅峰了,可以说每一个至圣境巅峰强者,都是一个强大族群或者说强大宗门的绝对支柱。

    像一些二流势力之中,连至圣境的修者都没有,要是侥幸能出一个至圣境巅峰的强者,恐怕会瞬间一跃而成一流顶尖家族的行列,就像陆家一样。

    无论之前大长老做了多么让人讨厌之事,在这些火烈圣鼠一族长老们的心中,都并不想看到如此强者生生死于非命。

    那或许会让火烈圣鼠一族的整体实力下降一个台阶,原本有着三大至圣境巅峰强者的火烈圣鼠一族,恐怕对这南域的掌控都得减弱许多。

    可事已至此,根本就没有更好的办法,没有谁敢在天煞业火的肆虐之下靠近,或许那位火烈圣鼠一族的族长会有些办法,可现在的族长须弥,却并不在火烈宫内啊。

    “看来是不可能再发生意外了!”

    外围修者之中,摩寻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他自以为如今天血噬散的剧毒已解,自己已然高枕无忧,能让那一老一少身死,实在是完美。

    只是摩寻没有感应到的是,当他靠近这炎牢所在的位置之时,一道隐晦而特殊的气息,赫然是从炎牢之门的缝隙内钻将出来,掠过天空,最终钻进了他的身体之内。

    “嗯?”

    直到某一刻来临,摩寻脸上的笑容突然之间凝固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浓浓的惊骇,因为他已经感应到体内某种熟悉的气息,正在缓缓升腾而起。

    “该死,竟然是天血噬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感应着天血噬散剧毒的气息,摩寻都快要抓狂了,他的这一个反应也被旁边诸多火烈宫强者看在眼里,当下都是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这些火烈宫强者虽然和摩寻不熟,却也知道这位乃是苍龙帝宫三长老,堂堂的至圣境巅峰强者,若是一个不慎惹其不快,说不定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摩长老,你怎么了?”

    正在远处志得意满的霍英,一瞥眼间终于是发现了摩寻的不对劲,其心中不由一动,一个闪身掠临了这边,直接关切地问声出口。

    “怎么了?我倒要问问你,你和云笑那小子到底是怎么说的?怎么我体内的天血噬散又冒出来了?”

    当此一刻,心惊胆战之下,摩寻连眼前的霍英都恨上了,实在是体内突然又冒出来的天血噬散让他惊骇之极,觉得自己刚刚捡回的一条老命,又要离己而去了。

    “怎么可能?他明明答应过我的!”

    霍英其实早就有了一些猜测,但这个时候又怎么可能承认,同时脸上浮现出一抹极致的愤怒,仿佛是突然之间发现这个情况一般。

    “啊,我知道了,一定是云笑那小子玩了什么手段,让你暂时感觉不出来天血噬散的气息,咱们都被他骗了!”

    仿佛是突然之间明白了些什么的霍英,表情极其夸张,甚至是比摩寻还要义愤几分,事实上这原本就是他当初和云笑的约定,只是没有告诉过摩寻罢了。

    “那你还等什么,赶紧将云笑救出来啊!”

    这个时候的摩寻,哪里还会去管其他事情,他只知道在北妖界之中,或许只有云笑才能解得自己的天噬血散。

    一旦云笑被天煞业火烧死,那他这条老命也算是彻底断送了。

    闻言霍英心头不由闪过一丝狠光,脸上却是露出一抹为难之色,见得他朝着那边的冲天火柱指了指,让得旁边不少族人都是若有所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