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56章 精血为引,招我先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胆,你便进来!”

    在云笑话音落下不久之后,姬文昌终究是没有依言出现,而是发出这么一道沉喝之声,倒是让绝户姥姥等人心中升腾起了一丝希望。

    那位毕竟万素门的门主,对于万素门历代的传承,也远比他们这些普通的门人长老们知道得多,就比如说先前的五峰聚毒阵。

    虽然五峰聚毒阵没有收到想像之中的效果,但以绝户姥姥的心智,绝不会认为这是大阵本身的原因,而是那个叫云笑的小子太妖孽了。

    万素门在这主峰总部经营了数千年,或许就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底牌呢?这就是绝户姥姥他们心中最后的希望。

    如果这个希望破灭,那等待着他们的,必然是神魂俱灭而死,那个看似人畜无害的粗衣青年,实则是一个心狠手辣的煞星人物啊。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那我便成全你!”

    云笑艺高人胆大,并不会因为姬文昌的一句激将之言,就真的畏缩不前,在这种大占上风的情况下,他是不可能退缩的。

    如今云笑重回前世巅峰,他就是要让世人知道,就算是自己重活一世,也一样有着前世龙霄战神的霸气。

    万素门只是云笑复仇之路的一块绊脚石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连万素门总部都不敢进,那未来又谈何进入苍龙帝帝宫的总部?

    唰!

    云笑的身形,下一刻已是消失在了天空之上,显然是只身进入了万素门的总部。

    这让得围观众人都不由有些抓狂,这最精彩的一部分,或许是看不到了。

    包括心毒宗的诸多强者,还有万素门的长老们,目光都是一瞬不瞬地盯着万素门的总部,却是看不到半个身影,也没有丝毫的战斗气息。

    就算这些顶尖毒脉师灵魂之力强横,也根本感应不到万素门总部之内的气息,似乎有一层神秘的力量,将万素门总部尽数隔绝在内一般。

    “啧啧,一百多年没有来这万素门总部了,看起来还是老样子啊!”

    相对于外间的那些修者们,刚刚进入万素门总部的云笑,四处打量了一番之后,心头不由发出一道感慨之声,然后便是感应起了姬文昌所在的位置。

    “云笑,来这里!”

    云笑灵魂之力刚刚祭出,他耳中便是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正是姬文昌所发,这倒是让他不用再去感应,也少走许多冤枉路。

    由于刚才催发五峰聚毒阵,万素门总部已经只剩下姬文昌一人,既然如此,云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当下大踏步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走去。

    “我倒要看看,你这老家伙还能闹出什么妖蛾子?”

    在云笑的冷笑声中,一座散发着特殊气息的大殿已是出现在云笑的视线之中,对于这座大殿,有着百年前记忆的他,并不是太过陌生。

    “万素门历代门主的灵殿!”

    云笑口中喃喃出声,当他再踏前几步的时候,前边大殿的大门,已是嘎吱一声打将开来,似乎从内里散发出了一道极为诡异而特殊的气息。

    “怎么,不敢进来吗?”

    就在云笑微一犹豫,回忆着某些遥远记忆的时候,大殿之内已是传来姬文昌的激将之言,让得他再无任何耽搁,直接踏步走进了大殿之中。

    嘎吱!

    当云笑身形进入大殿之后,身后的殿门则是自动关上了。

    他目光所及之处,在这座大殿的内里,盘膝坐着一个并不陌生的身影,正是万素门的门主姬文昌。

    此刻姬文昌也在打量着这个年轻人,心头颇多感慨。

    或许他从来没有想过,万素门数千年传承,竟然可能会毁在这么一个毛头小子的手中吧?

    “姬文昌,你不会说身后这些万素门历代门主的牌位,就是你最后的倚仗吧?”

    云笑看着那个似乎颇为平静的万素门门主,然后伸手朝着后者身后的牌位指了指,口气之中蕴含着一丝不屑。

    “又或者说,你是想要让这些先辈强者看看,自己到底是如何将万素门弄得覆灭的?”

    云笑言辞如刀,终于是让姬文昌脸色不再平静,霍然从蒲团之上站将起来,一对泛着仇恨之光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云笑。

    显然云笑这几句话戳到了姬文昌的痛楚,让得他再也忍耐不住,说实话,自从他接任万素门门主以来,这个门主当得实在是憋屈。

    一百多年前由于理念不和,杨问古带着噬心师太和一众毒脉师破门而去,成立了一个可以和万素门分庭抗礼的心毒宗。

    这件事一直是姬文昌心头的一根刺,以前的万素门何等风光,哪怕是苍龙帝宫也要礼敬几分,不敢太过得罪。

    可自从心毒宗分裂出去之后,万素门的整体实力大不如前,连以前一个二流家族的陆家,都敢站在万素门的头上拉屎拉尿颐指气使了。

    姬文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若是万素门没有分裂,那该如何如何,但他却从来没有想过,万素门到底为什么会分裂?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这个门主上梁不正,放任绝户姥姥这样的狠毒之人肆意妄为,若是他早一步有所约束,以杨问古的心性,未必便会走出那一步。

    又或许在姬文昌心中,作为毒脉师,像绝户姥姥这样的所作所为才是对的,没必要去学医脉师那一套慈悲为怀,这不是和毒脉理念背道而驰吗?

    而比起万素门一分为二更加让姬文昌难以接受的事实,就是眼前之事,因为他知道一个不慎,或许万素门数千年传承,就真要在自己手中断绝了。

    仅仅只是分裂,或许姬文昌厚起脸皮还能去见那些万素门的列祖列宗,可如果连万素门都不复存在了,那他恐怕真的没脸见身后那些历代门主了。

    “哦,可能我说错了,从你带着万素门加入苍龙帝宫,成为那对夫妇的走狗之时,万素门就已经没有了,你觉得身后这些门主们,会原谅你吗?”

    云笑似乎是能看进姬文昌的心底深处,依旧用犀利的言辞,在一刀刀割着这位万素门门主的心理防线,不得不说效果确实是极好。

    因为姬文昌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这正是云笑想要的结果,一个人在失去理智之时做出来的事,无疑更加好应付一些。

    云笑固然是艺高人胆大,但却不是没有丝毫防备,这里毕竟是万素门的总部,这座大殿又是万素门最重要的一座大殿。

    姬文昌处心积虑将自己引来这里,绝对不会什么准备也不做,说不定就有一些阴刀暗箭在等着自己,云笑虽然不惧,却不想太过麻烦。

    “云笑,你……该死!”

    听着云笑如刀的言辞,姬文昌这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之中挤出来的,蕴含着极致的怨毒。

    在他看来,若不是云笑,自己又何至于走到这一步?

    “怎么?我说错了吗?万素门交到你的手中,简直是大错特错,若是这些万素门历代门主地下有知,不知道会不会气得活过来?”

    云笑依旧没有放过姬文昌的意思,这一番话明显是让姬文昌最后一根弦生生绷断,见得他脸色变得颇有些狰狞,让得云笑也是暗自戒备。

    “就让你看看,我万素门的历代门主,是会放过我,还是会放过你!”

    一道莫名的声音从姬文昌口中吐将出来,让得云笑心头一凛,他刚才只是一句玩笑,难不成这姬文昌真的能让这些历代的万素门门主活过来?

    “精血为引,招我先灵!”

    仿佛谶言一般的低沉喝声从姬文昌口传将出来,紧接着云笑便看到这个万素门的门主,整个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仿佛变成一具人形骷髅。

    之前的姬文昌说不上有多壮硕,却也是一个正常的成年男子,可是现在,他已是变得骨瘦如柴,仿佛全身的血肉,都在这一刻被某种神秘的力量吞噬殆尽。

    “竟然还有这样的秘法?”

    云笑脸现惊色,他并不是惊异姬文昌顷刻之间变成骷髅的模样,而是在他的感应之中,那些原本一无动静的灵牌,竟然在此刻剧烈地颤抖地了起来。

    哗啦!哗啦!哗啦!

    这些可都是无声无息的万素门历代门主灵牌,这座大殿也是门窗紧闭,可是这些灵牌却是无风自动,看起来实在是有些让人后背发毛。

    哪怕是云笑两世为人的见多识广,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诡异之事,这已死多年的甚至是几千年的亡灵,难道还能用某种方法召唤出来吗?

    呼呼呼……

    再过片刻,那些抖动得越来越厉害的灵牌,忽然之间停止了颤动,但云笑的脸色却是变得更加凝重了几分,因为他看到了极度不可思议之事。

    只见一道道虚幻得仿佛灵魂体一般的身影,正在从那些灵牌之中袭将出来,看到这一幕,云笑脸色凝重,那变成骷髅一样的姬文昌,却是激动得两眼放光。

    因为他知道,从这一刻起,万素门的结局,终究是有了一线转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