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08章 脱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们,还要负隅顽抗吗?”

    一掌将杨问古也轰成重伤失去战斗力之后,陆沁婉就算是衣袍有些凌乱,却也再次恢复了高高在上的帝后气质。

    冷冷的声音发出之后,那还没有分出胜负的几处顶尖之战,瞬间分将开来,不过双方强者的脸色,却是截然相反。

    苍龙帝宫这边,无论是陆绝天还是楚千古,又或者是那几大暗殿长老和明殿五长老,尽都是喜形于色。

    反观噬心师太或是秦破云诸人,则是一脸绝望了,如此大好形势之下,竟然都能被反转,他们心头都是极度不甘啊。

    如果陆沁婉是凭本身的实力将云笑击败或是击杀,那他们或许还不会如此不甘心。

    可仅仅是因为一座上古神器的隐机钟,就生生改变了这场大战的局势。

    如今四大最顶尖的强者,尽皆被陆沁婉轰成重伤,剩下的一个古一龙也只是在勉力支撑,只要陆沁婉对他出手,下场不会和魏歧等人有什么两样。

    “没有希望了!”

    那些原本没有出手的联盟低阶修者们,都是齐齐生出这样的一个念头,实在是他们确实看不到半点希望。

    整个九重龙霄之上的顶尖强者,除了一些隐世不出的老怪之外,几乎都聚集在了龙帝城,他们根本想不出还有什么帮手会从天而降。

    联盟一方,在人数上确实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可一个陆沁婉就让他们感到绝望。

    难道你指望那些帝龙军或是战龙军的低阶修者,去承受至圣境强者的怒火吗?

    恐怕至圣境强者随手一击,就能让那些最多只有洞幽境的两军修者们,死伤一大片吧,没有人会如此愚蠢。

    “你们,还有你们,你们所有人,只要自缚双手,承诺在苍龙帝宫跪着忏悔百年,或许本宫可以大发慈悲,饶你们一条性命!”

    看着那些一言不发的联盟修者,陆沁婉也不知道是不是记起了刚才云笑说过的话,当他此言一出后,不少人都是脸现怒色。

    “该忏悔的是你陆沁婉,而不是我们,士可杀不可辱,赶紧动手吧,老尼我要是皱一皱眉头,就是乌龟王八蛋!”

    别看噬心师太一副佛家打扮,脾气却是极为暴躁,此刻第一个出声,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赫然是将不少人都逗笑了。

    “不错,你苍龙帝宫倒行逆施,赢了这一次,下一次必然覆灭,咱们在黄泉路上等着你!”

    穆极呼呼喘了几口粗气,不过这几句话说出来,让得一些人都是脸现古怪之色,暗道苍龙帝宫倒行逆施,那也是在人类疆域,和你们火烈圣鼠一族应该没有关系吧?

    只是这些人哪里知道,当初霍英联合苍龙帝宫,差点让火烈圣鼠一族全族覆灭,从这一点上来看,火烈圣鼠一族倒的确和苍龙帝宫有着深仇大恨。

    “咱们要是怕死,就不会来龙帝城了,陆沁婉,你尽可以问问,联盟之中,到底有没有怕死之人?”

    圣医盟大长老秦破云也是高喝出声,此言一出,刚才心头还生出惧意的几位联盟修者,脸上都不由浮现出一抹尴尬之色。

    他们其实也是人,是人就会怕死。

    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他们在死亡和跪在苍龙帝宫忏悔百年之间选择,恐怕他们都会选择前者。

    诚如秦破云所说,他们虽然各方联合,却从来没有必胜的把握,这次来到龙帝城,都是抱着必死之心来的,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刚才心性在那一瞬间有所波动,只是因为原本的大好形势,因为隐机钟而被反转,让得他们有些不能接受罢了,并不是说真的畏惧生死。

    “好!好!好!一群冥顽不灵的家伙,那本宫今日就成全你们!”

    陆沁婉原本就没有指望这些愚蠢的家伙,会答应自己的要求,既然如此,她也不会有丝毫的怜悯之心。

    这些人留着,对苍龙帝宫可都是巨大的威胁。

    “杀!一个不留!”

    作为苍龙帝后,陆沁婉原本就是个绝情之人,就算将这些最为顶尖的人类强者尽数击杀,会让人类一方前所未有的弱势,她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自己的性命先受到威胁之际,陆沁婉又怎么可能想到人类大义呢,先解决了眼前的麻烦再说。

    “是!”

    听得帝后大人的命令,以楚千古为首的暗殿长老们,齐齐应声,紧接着身上气息大涨,如狼似虎地便朝着联盟诸多强者杀了过去。

    轰!

    然而就在此时,所有人耳中却都是听到一道能量波动的声音,让得他们的目光,第一时间就转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这一看之下,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因为他们赫然是看到,那刚才在云笑面前,还只有半人之高的小树,此刻已经成长为了十数丈高的参天大树。

    隐机钟的体积,也不过十数丈高罢了,也就是说那不知什么时候变高变大的树木,赫然是在此刻撑破了隐机钟。

    其中一截树杆,已经探出了隐机钟之外,而在那截树杆之上,正站着一个身穿粗衣的青年,正是刚才被隐机钟困住的云笑。

    “这不可能!”

    陆沁婉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说出这样的话了,可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相信,那个粗衣青年云笑,是真的从隐机钟之中脱困而出了。

    说实话,由于对隐机钟的自信,刚才的陆沁婉,在将云笑困住之后,并没有去多管,而是尽可能地多杀伤联盟一方的顶尖强者。

    先前陆沁婉心中的大敌是云笑,可她对隐机钟极其自信,认为云笑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从隐机之中脱困而出,她完全没有半点的担心。

    事实也如同陆沁婉计划的那样,魏歧须弥等联盟顶尖强者接连重伤,局势已经尽在陆沁婉的掌控之中,她认为不会再出任何的意外。

    隐机钟内那株小树的成长,陆沁婉倒是有所感应,但她从来都不相信,那株小树能撑破隐机钟的钟身。

    可事实就是事实,无论陆沁婉如何不敢置信,云笑都站在那截撑破隐机钟的树干之上,让得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终究是忽略了一些问题。

    相对于陆沁婉,诸多联盟强者们,则是在极度的绝望黑暗之中,看到了一丝希望的亮光,哪怕他们一方,诸多顶尖强者都是重伤垂死。

    现在终究是没有到结局已定的关头,在这个时候云笑能脱困而出,或许就有那么一丝丝改变局面的机会呢。

    没有人发现的是,当那截树杆破钟而出,整个气息再也无法遮掩的时候,龙帝宫内的某株参天大树之上,一袭巨大的身影突然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这头庞然大物,如果说刚才看到引龙树之时,只是微显激动的话,那现在的他,就是大喜若狂了,那可是对他有着极度吸引力的东西。

    甚至从隐机钟内那株大树之上,他都能感应到了比身下这株引龙树还要浓郁的气息,让得他都差点忍耐不住而直接现身了。

    好在树下还有着一袭人影在盘坐,最终树中的那道庞大身影,总算是强行忍住了心中的贪婪,定下了自己颤抖的身躯。

    “小龙,这次记你一功!”

    站在引龙树枝之上的确实是云笑,此刻他呼吸着外间的新鲜空气,忍不住在心头说了一句,让得小龙顿时得意起来。

    不过下一刻,当云笑感应到魏歧须弥等人严重的伤势之时,脸色又变得极其难看。

    毕竟刚才的他,由于隐机钟的隔绝气机,并没有感应到魏歧等人受了多重的伤。

    现在在云笑强悍灵魂之力的感应之下,那几位简直就是离死不远。

    哪怕是一个化玄境的修者,恐怕也能将他们击杀,能站着都是在勉力支撑罢了。

    仅仅是半柱香的时间,局势已经恶劣到了如此程度,这是云笑万万没想到的,同时也为自己的大意感到后悔。

    云笑不是不知道陆沁婉有一件上古神器,但她却不是太了解隐机钟的另外一些特性,自恃有着御龙剑在手,任何所谓的神器,都可以视而不见。

    没想到隐机钟竟然是由灵隐木做成,就像当初的玄水石一样,御龙剑的锋锐发挥不了一成的作用,也造成了此刻的结果。

    心中愤怒归愤怒,出现在外间的云笑,除了感应到杨问古等人的伤势之外,还感应到了一些另外的气息,当下将目光转到了某处。

    “陆沁婉,我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已经丧心病狂到和异灵勾结在一起了!”

    当云笑口中这几句话朗声发出之后,让得所有人都是悚然一惊。

    甚至是那些苍龙帝宫的强者们,都是脸色微变,全然不知道云笑此言从何而来?

    只有清楚某些事实的陆沁婉,才在此刻心头狠狠一跳,哪怕双方是死敌的关系,她也不得不佩服云笑的感应能力。

    不过这样的大帽子,陆沁婉说什么也是不能戴的,她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异色,却没有接口,她是想要看看,云笑到底是不是在诈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