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65章 这样都不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噗!

    就在不少人因为陆沁婉的话,而陷入某种沉思之时,一道轻响之声陡然传来,然后他们就看到了极其感慨的一幕。

    原来是陆沁婉根本没有选择等云笑回话,在话落之后,就直接将手中的帝龙枪,刺进了自己的心口,殷红的鲜血,顺着枪杆就流了出来。

    “老师!”

    一旁的雪弃脸色大变,忍不住悲呼出声,其中除了对陆沁婉自戕的悲痛之外,更是对自己前途命运的未知,而感到恐慌。

    不管怎么说,自陆沁婉将雪弃收为嫡传弟子之后,从来没有嫌弃过后者是来自潜龙大陆,对其照顾有加,这也是雪弃能达到如今地步的最重要原因。

    虽然这其中或许有宁复当初叮嘱的原因,但至少让雪弃感觉到了比在商家时更加强烈的满足感。

    若不是云笑这个心魔,雪弃恐怕已经实现了自己的抱负,成为九重龙霄的第一天才。

    未来接掌凤栖宫宫主的位置,甚至是苍龙帝宫主宰的位置,也不是没有可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雪弃真的接部就班修炼,未必能达到如今的层次,云笑既是她的心魔,也是她的动力,这一点不可否认。

    可是所有的一切,都被云笑破坏了,如今苍龙帝已死,陆沁婉帝龙枪破心,眼看也要失去生机。

    这两尊对雪弃来说最大的靠山倒下,她似乎可以预见到自己即将到来的结局,自己的命运,会和龙破玄陆沁婉有什么两样吗?

    “小雪,是老师连累了你,如果……如果有机会的话,一……一定要活下去!”

    生机急速消散的陆沁婉,知道自己再也无法保护这个可怜的弟子了,她一生无子无女,几乎已经将雪弃当成自己亲生女儿般培养了。

    只可惜如云笑所说,生死有命,所有的一切都已化为泡影,自身难保的陆沁婉,临死之前,也只能说出这些话了。

    陆沁婉努力想要抬起自己的手来,去摸一摸雪弃的脸颊,却仅仅只抬到一半,便是力尽而落,最终从天空之上掉落而下,摔入了下方的龙帝城之中。

    嗖!嗖!

    一连两道流光从龙帝城内升腾而起,其中一道自然就是帝龙枪了,另外一道,则是属于陆沁婉的纳腰,再次让一些贪婪之辈心生火热。

    “陆沁婉,也死了!”

    一道喃喃声从魏歧的口中传出,让得旁边的联盟强者们,竟然有些怅然若失,可这不是他们本次联盟讨伐帝宫的最终目标吗?

    实在是今日这一场九重龙霄的大决战,局势转变得太快太快了,就算是有了这样的结果,他们都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先是云笑借助祖脉之力和某种力量,强势击败陆沁婉,逼得苍龙帝龙破玄出关,最终以仙品之阶力压云笑。

    而就在那个时候,引龙树灵小龙却是吞噬了那株帝宫引龙树,甚至是策反了帝宫苍龙,再次力挽狂澜。

    在小龙用诡异的剧毒,将苍龙帝宫所有强者,包括陆绝天和奎鼎两大顶尖强者都毒杀,再让龙破玄也剧毒难解之时,联盟一方一度认为大势已定。

    没想到一个更高位面的仙品强者突然下界,一出现就压得各方反抗不得,在这样的强者手中,联盟一方根本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好在这最后的结果还是不错的,虽然他们不知道沈星眸到底是何方神圣,但这位黑裙少女的出现,无疑是定鼎局势的定海神针。

    哪怕又有一尊强者突然出现,最终的结果,依旧是以苍龙帝夫妇的身死道消而告终。

    只是今日发生的事,实在是一波三折,让得他们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

    苍龙帝宫屹立九重龙霄数百年,一直是人类霸主的存在,如今两大主宰身死,所有至圣境巅峰长老也死伤殆尽。

    一道断臂身影远远悬浮在天空,脸色一片惨白,正是苍龙帝宫唯一还剩下的一名至圣境巅峰暗殿长老。

    只不过此刻的这位,显得异常凄凉,仿佛觉得天地之大,就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他无法想像自己的结局。

    可不知为何,这位苍龙帝宫的独臂长老,并没有选择在此刻脱身逃命,或许是他不觉得自己能逃掉,又或许有一些其他的想法。

    对于一个凄凄凉凉的断臂长老,此刻没有人去在意,也没有人去管那些帝宫修者绝望的心情。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紧盯着天空上那个缓缓转头的粗衣青年。

    “雪弃,现在轮到你了!”

    云笑可没有旁观众人那么多的想法,他的目光也已经转到了雪弃的身上。

    对于这位,或许他没有对苍龙帝夫妇那么恨,却也是绝对不可能轻易放过的。

    “我……”

    嗖!

    就在雪弃似乎想要张口说点什么的时候,一道强劲的破风之声突然传来。

    紧接着一抹身影掠过雪弃所在的位置,瞬间就出现在了千丈开外。

    “宁复!”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云笑的一张脸黑得犹如锅底一般,哪怕只是一道模糊的身影,他也瞬间认出那救走雪弃的,乃是摘星楼执事宁复。

    没有人想到宁复会在此刻出手,因为刚才龙破玄和陆沁婉死的时候,古江和宁复都选择了观望。

    雪弃的实力比那两位还要低许多,值得宁复冒此大险相救吗?

    就连摘星楼护法古江也有些始料未及,不过也没有出声,沈星眸和云笑实在是太嚣张了,如果能看到这两位吃瘪,倒是一件喜闻乐见之事。

    心中这丝念头闪过,古江的身形竟然有意无意朝着云笑的方向靠了靠,让得刚想有所动作的沈星眸,也是下意识地就停滞了下来。

    沈星眸不是不知道云笑对雪弃的恨意,这几年更是不时听商璃提起雪弃,知道那是一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极度可恨。

    可是在沈星眸心中,雪弃就算是再可恨,也不及云笑的性命重要。

    她甚至怀疑,这是不是古江和宁复暗中商量的阴谋,想骗得自己追击宁复,那样古江就好对云笑下手了。

    到时候虚弱的云笑落入古江手中,就算沈星眸抓回了雪弃,那也只能是投鼠忌器。

    能在这一瞬间想到这么多,她也不愧为摘星楼第一天才。

    云笑刚才虽然服用了千星丹,恢复了一些伤势,但沈星眸清楚,哪怕是全盛时期的云笑,也未必是古江一合之敌,更不要说这样的状态了。

    如此变故,也让旁观众人有些猝不及防。

    仅仅是这么一瞬之间,宁复和雪弃的身影,已经是远远消失在了龙帝城北门之外,让得众人一时之间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就这么被救走了?”

    联盟一方的强者们,脸色都有些阴沉,他们现在都知道云笑和雪弃如何结怨,对于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他们都是憎恨得紧呢。

    “那女人的命也太大了吧?这样都不死?还有没有天理了?”

    从潜龙大陆就跟着云笑的灵丸,更是对雪弃恨之入骨,此刻的口气之中,蕴含着浓浓的不甘心,甚至是有一些感慨天道不公。

    听得灵丸之言,旁观诸人都有些沉默,但心中却是极度赞同灵丸所说的话,雪弃的命实在是太大了。

    当年的商家惨案就不用说了,雪弃用出卖云笑母子三人,换得了自己的造化,最终一跃而成苍龙帝后的嫡传弟子,从此一飞冲天。

    后来在腾龙大陆万妖山,许红妆可是亲眼看到云笑和雪弃的战斗,要不是陆沁婉的虚影及时出现,说不定雪弃那个时候就要死在云笑的手中。

    再后头来到九重龙霄之上,云笑和雪弃的三次战斗,虽然诸人没有亲眼看到,可他们都听云笑说过,也知道那几次战斗的细节。

    那三次战斗,都是云笑占得绝对的上风,最后却依旧让雪弃逃出生天,而且这个女人也是越战越勇,现在都突破到至圣境巅峰层次了。

    似乎冥冥之中,有一种天意在保护着雪弃。

    当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诸人的心情都有些不好,甚至有些担忧地看向了天空上的那个粗衣少年。

    “唉,又一次让她给逃了!”

    经过短暂的愤怒之后,云笑倒是没有众人想像之中的那么失态,反倒是自嘲了一句,似乎这样的事经历多了,他的承受能力也变强了许多。

    “也罢,若是仇人都死光了,那倒是会让我的修炼动力,都会减弱许多!”

    既然追不上雪弃,那云笑也只能如此自我安慰了。

    听得他口中之声,沈星眸也不由暗暗松了口气,这小子真要发起狂来,连她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办。

    “星眸小姐,既然此间事了,那古某也告辞了,希望你能尽快回归摘星楼,莫要让楼主大人惦记!”

    在所有人都注视着云笑的时候,一道声音却是突然传来,不用看也知道是那摘星楼的护法古江开口了。

    不过听得他所说之言,九重龙霄的这些修者们还未如何,沈星眸黑纱下的俏脸却是微变,这个老家伙言中之意,处处透着威胁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