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03章 你敢在这里动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么……这家伙到底是男是女?”

    就在这诡异的安静之中,一道声音忽然传进各人的耳中,将所有人都是拉得回过了神来,当下脸色不由更显古怪了。

    要知道先前烈火门门主被清风老道和花无仙挤兑,最终并没有打起来,反倒是那个粗衣青年一句问话,让得花无仙火冒三丈。

    可以说鲁荡之死,就是因为这一句话引起的,这是一句问话引发的血案,经过后面的变故,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忘记事情的起因了。

    没想到鲁荡死了之后,那粗衣青年却是旧事重提,似乎对这个事情依旧颇感兴趣,直到现在都还念念不忘。

    此问一出,那些旁观修者们的脸色尽显古怪,而花无仙的一张脸已是阴沉如水,可是现在的他,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是不会轻易动手的。

    毕竟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感应到云笑的真正修为。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刚才四品仙尊徐臣的出手,让得花无仙很是投鼠忌器。

    如果这只是徐臣和鲁荡的私怨,那也就罢了,可要是徐臣的出手,和那粗衣小子有关系的话,那花无仙可真得好好掂量一下对方的意图了。

    花无仙这边,最多也就只有一个潜在的帮手清风老道,而且这还是不确定的因素,可对方却是至少有两个四品仙尊。

    一旦打起来,想必那烈火门的门主赵烈,应该也是不会袖手旁观的,要是这位也落井下石,他花无仙未必还能活着走出观云城。

    铛!

    就在气氛显得有些尴尬的当口,一道悠扬的钟吟之声突然响起,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是吸引到了那边。

    这一看之下,不少人都是暗自松了口气。

    “拍卖会即将开始,请诸位贵客上楼!”

    一道略显威严的声音传将出来,让人心头一凛,他们却是没有看到说话之人,心中都是有所猜测,暗道那应该是玄云商会的大人物。

    “云笑小哥,不如先上去吧,有什么事情,等拍卖会结束之后再说如何?”

    烈火门门主赵烈跨前一步,然后伸手一引,口中说出来的话意有所指,让得那边的清风老道和花无仙都是脸色微变。

    看来这位性烈如火的烈火门门主,刚才虽然没有动手,可是对于清风老道的羞辱,一直都是耿耿于怀啊。

    今日是大型拍卖会的正日,他们都是有目的前来参加拍卖会的。

    诚如赵烈所说,就算是有什么深仇大怨,也得等拍卖会结束之后再说。

    而且一旦进了玄云商会总部二层,按玄云商会的规矩,就不许再出手了。

    若是不顾规则,或许就会引来玄云商会的反感,遭到无情驱逐。

    作为观云城周边强者,赵烈可比那些低阶修者们,更知道玄云商会的底细。

    这个看似以商起家和气生财的势力,可不像是表面看上去的这么简单。

    “赵门主,请!”

    云笑微微沉吟片刻,然后将目光从花无仙身上收回,转脸露出一抹笑容,示意赵烈先进,让得这位烈火门门主的脸上,也终于是云开雾散。

    “赵门主,难道连你也不知道花无仙那家伙是男是女吗?”

    身后阴沉着脸跟着走进的花无仙,刚刚走到楼梯口,便听到前边的粗衣青年,再次问出一句话来,让得他脚下一个踉跄,差点一个跟头栽倒在地。

    “该死的小杂种,我花无仙发誓,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花无仙脸上都快滴出水来了,牙关咬得嘎嘣作响,不过现在已经是玄云商会内部,他对玄云商会颇有顾忌,只能是咬牙隐忍了。

    “应该……是男的吧,不过……”

    前边的赵烈也没有想到云笑对这个问题如此执着,微一愣神之间,终于还是解释了一句,然后朝后方咬牙切齿的花无仙瞥了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不过他可能也算不上真正的男人,那玩意儿恐怕已经被……咔嚓掉了!”

    当赵烈看到花无仙眼眸之中的那抹怨毒之色时,忽然生出一抹快意,然后也再没有了丝毫的顾忌,这两句话,没有丝毫的掩饰。

    “赵烈,你真想逼我跟你不死不休吗?”

    花无仙的脸皮都气得快要炸裂开来,哪怕赵烈所说的乃是事实,但自他突破到仙尊阶别之后,还从来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说这种事情。

    就算是无意间说起,只要被花无仙听到,那么也必然会死得惨不堪言,久而久之下,哪怕是在暗中,也没有多少人敢提及此事。

    没想到今日的赵烈,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了出来,这是花无仙最大的痛脚,诚如他所说,此言一出,他和赵烈已是不死不休了。

    “嘁,你敢在这里动手?”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赵烈又岂会再去管花无仙生不生气,见得他讥笑一声,挑衅之味甚浓,让得花无仙身上都是冒出浓郁的脉气。

    “花兄,他故意激你动手呢,可不要冲动!”

    就在花无仙气得就要忍不住发作的时候,一只手掌忽然压在了他的肩膀之上,旁边传来清风道人的声音,仿佛有着某种魔力,让得他瞬间就冷静了下来。

    “该死,这赵烈好生狡诈!”

    回过味来的花无仙,心头也不由一阵后怕,暗想这一向不工于心计的家伙,一旦算计起人来,那还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在花无仙的印象之中,赵烈虽然身为烈火门门主,却一向只知道打打杀杀,烈火门中尽是一些直来直往的暴躁之辈。

    对于这样的人,花无仙一直都没有怎么放在眼里,却没有想到此刻竟然差点被赵烈给算计了,这让他如何不惊?

    此处已经快到玄云商会二层了,在这里是禁止私斗的。

    一旦花无仙先行动手,莫说这大型拍卖会的资格会被抹除,甚至是这条性命都未必能保得住。

    至少据花无仙所知,那位玄云商会的会长和副会长,都达到了四品仙尊,尤其是那位会长,这些年有没有再作突破,那是谁也不知道。

    再加上一个同为四品仙尊的赵烈,甚至是那边的云笑和徐臣,花无仙只觉自己好弱势,还好有清风道人在,没让自己做出后悔之事。

    “道兄,多谢了!”

    这一次花无仙是真心道谢的,因为清风道人的出手,让他避免了一场灾难。

    他在道谢的同时,怨毒的目光也随之在云笑和赵烈身上扫来扫去。

    “可惜了!”

    见得花无仙已经冷静下来,赵烈不由有些失望,而其目光在身旁粗衣青年身上瞥了一眼,暗道这激将之法,莫不是这青年故意引导的吧?

    以赵烈暴躁的脾气,哪能想到这样的办法?

    而刚才云笑当着诸人的面问出那个问题,他又不能不答,对方很可能是算准了他会如何作答,这才有此一问。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粗衣青年的心智也太妖孽了点,随便几句话就差点坑杀一名四品仙尊,这可真是杀人不见血啊。

    “哦,我明白了,原来他是个不男不女的阴阳人!”

    云笑好像完全无辜,反倒是在这一刻点了点头。

    此言一出,花无仙差点再次把持不住,任何一个人,恐怕都很难接受这般的羞辱。

    “花兄,你还看不透吗?”

    好在清风道人依旧按着花无仙的肩膀,其话音出口后,目光也是颇有深意的在那粗衣青年身上扫过,蕴含着一丝凶光。

    看来清风道人也看出一些端倪了,到了这个时候,他在意的恐怕都不再是云笑的脉气修为,而是这随机应变的心智。

    清风道人自己就是以心智城府著称,看来今日是遇到对手了,先前他想刺激一下烈火门门主赵烈,打的也不无这个心思。

    只要那个时候埋下了伏笔,到时候进入玄云商会总部之后,再找机会稍加撩拨一番,这脾气暴躁的赵烈多半会忍耐不住而动手。

    到时候赵烈一死,烈火门群龙无首,那位漂亮的门主夫人,还不是任由他清风老道宰割吗?这就是他的全盘计划。

    哪知道横里杀出个叫云笑的粗衣小子,一出现就将所有的风头全都给抢去了,那莫名其妙出手的徐臣,也是一根搅屎棍。

    直到现在,清风道人也没有弄清楚,徐臣和那云笑到底有没有关系?

    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留了一个心眼,毕竟徐臣强势击杀了鲁荡,而鲁荡先前是想杀云笑的。

    “清风道兄,小弟想拜托你一件事……”

    狠狠喘了几口粗气的花无仙,终于将自己翻涌的心神平复下来。

    见得他转过头来,一句轻声的话语,让得清风道人眼眸之中的精光不由闪烁了几下。

    “花兄请说!”

    清风道人固然是已经猜到花无仙想说些什么,却没有明言,而是故作不知地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这二位暗中交谈了些什么,哪怕是云笑的灵魂之力也感应不到,不过他也没有太多担心,无非就是商量联手对付自己,或者说对付烈火门这些事。

    以云笑如今的实力,哪怕是单打独斗,也不会怕了花无仙和清风老道的联手。

    至少脱身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何况他还有徐臣这一张潜在的底牌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