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15章 他是我父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哪怕是纠缠多年的半神之境,在黄壁突破到一品神皇之后,也同样不屑一顾。

    就算是再多的半神之境修者,也只是他伸出一根手指就能轻松碾死的存在。

    其他的那些旁观修者,自然也是这样想的,他们虽然没有和一品神皇对敌过,可是自从修炼开始被长辈师长灌输的理念,就是大阶之间的无法逾越。

    更何况这还是修炼界最后的一个大阶,如果这样都能越阶对战,那他们前赴后继想要突破更高的大阶层次,又到底是为了哪般?

    云笑此刻的表现,和黄壁心中所想全然不同,因为他从那个黑衣光头男子的表面上,看不出半点的惊惶失措。

    按黄壁的想法,自己都表现出一品神皇的修为,哪怕这个叫云笑的小子战斗力再逆天,至少也应该是脸现阴沉,全力筹谋出路吧?

    可是这些全都没有,云笑好像全然不知两者之间的差距一般,竟然在那些插科打诨,现在连“鱼死网破”这样的话语都说出来了。

    从某种程度度上来说,这是对于神皇强者黄壁的侮辱,根本没有可比性的两个境界,被这小子说成好像势均力敌似的。

    “云笑,任你说破大天,今日也难逃一死,但本宗可以大发慈悲,让你多说几句遗言!”

    将心中那些愤怒强压而下,黄壁竟然没有在此刻动手,或许是他觉得胜券在握,又或许是一些其他的原因。

    “好吧,其实我是月神宫的人!”

    然而云笑微微点头之后,下一句话就是石破天惊,当“月神宫”三个字从其口中发出之后,整个白鹿城都是一片寂静。

    月神宫那是什么地方,那在整个人类疆域之中,就如同圣地一般。

    三大顶尖人类势力之一,像铁山宗这样的宗门,和其比起来,简直就是萤虫火光之于日月之辉。

    别看铁山宗是这南域霸主宗门之一,而且宗主黄壁还突破到了一品神皇的层次,很快就能跻身二流势力的行列。

    但那也仅仅是二流宗门罢了,一个数代宗主都只是在为二流宗门努力的小小铁山宗,完全不会被月神宫这样的庞然大物放在眼里。

    黄壁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云笑会说出这样的话,但当他将某些得到的情报在脑海之中过了一遍之后,嘴角边上却又浮现出一抹冷笑。

    “云笑,这样的谎言,恐怕也只有你这般的厚脸皮才说得出来了,真以为本宗长年闭关,对外间之事充耳不闻吗?”

    黄壁脸现冷笑,这番话出口后,白鹿城那些修者们,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个传闻,暗道那黑衣小子虚张声势的本事,似乎半点不比起战斗力差多少啊。

    “云笑,月神宫的张明泽,应该是死在你手上吧?”

    黄壁没有给云笑开口的机会,直接说出这一个事实,事实上当初在震云庄中,不少人都是亲眼看到云笑一剑杀死张明泽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云笑再狠辣一些,将当时所有在震云庄的人全部杀了灭口,那自然就不会再有人证,就算有人怀疑,也拿不出证据。

    只可惜云笑不是嗜杀之人,当那个消息传出去之后,一度在离渊界南域引发轩然大-波,不少人甚至对云笑的所作所为,心神往之。

    要知道当时云笑所杀的,可不仅仅是月神宫的张明泽,更有摘星楼的丁希然,甚至是烈阳殿的陶治亭。

    一连得罪三大人类顶尖宗门,试问谁不心中佩服?

    当然,更多的或许还是不屑冷笑,但至少凭此一战,云笑这个名字在离渊界南域,恐怕已是无人不知。

    单凭这一点,黄壁其实还是有些佩服云笑的。

    至少他自己要是面对那样的情况,就算实力比张明泽等人强上不少,恐怕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连杀三大天才。

    黄壁之所以在此刻说出这个事实,自然不是为云笑扬名,而是在点出对方刚才所说之言,简直就是信口开河。

    一个已经击杀了月神宫雷殿弟子张明泽的家伙,竟然自承是月神宫的人,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此言一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云笑是在胡说八道,在这个时候还想要扯虎皮作大旗,真当那位铁山宗宗主是傻的吗?

    “云长天,认识吗?”

    云笑没有去管黄壁略有些嘲讽的脸色,再不会去管那些旁观修者们的心情,听得他自顾说了出一个名字,让得城中再次变得安静了几分。

    “月神宫云殿殿主嘛,试问谁不久仰大名?”

    黄壁自然是听过这个名字的,不过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其眼眸深处却是闪过一丝异光,一些信息也是如潮水般涌入脑海。

    月神宫是人类三大顶尖势力之一,其除了高悬于天的主宫之外,更有着八殿围拱,分为上三殿和下五殿。

    风雷云上三殿和金土水火土的五行下五殿,构成了月神宫高层的中坚力量,每一殿的殿主拿出来,都是离渊界鼎鼎大名的人物。

    而且这八殿殿主各有绝活,在某一个属性之上,都有着极深的造诣,哪怕是三大顶尖势力的宗主,碰到这些单方面强横的殿主,也是颇为头疼。

    云殿在月神宫上三殿之中排名第二,不过黄壁并不是那些低阶的普通修者,知道的隐秘自然是更多,他甚至是知道云殿殿主云长天,已经消失三十多年的时间了。

    据黄壁从一些隐秘渠道打探得来的消息得知,月神宫云殿殿主,事实上已经成为了月神宫的叛徒。

    至于其中真正的原因,像他这样的身份地位,还不得而知。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黄壁脸上的冷笑或许会更加浓郁几分,你云笑扯谁不好,偏偏要扯那个背叛了月神宫的云殿殿主,这不是自己往死里撞吗?

    可偏偏这么多年以来,月神宫暗地里宣称云长天是叛徒,却一直都空悬着云殿殿主的位置,并没有被谁顶替而上。

    黄壁自然是不知道,那是因为月神宫的那位轩辕宫主,一直抱有一丝奢望,但是其他人,如那雷殿殿主雷破桓,早就想让云殿易主而立了。

    这些细节外人不得而知,可是云殿殿主空悬数十年之久,这可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至少在没有新的云殿殿主继位之前,月神宫云殿的殿主,明面上还是那位已经失踪了数十年的云长天。

    此刻听云笑陡然提起云长天,黄壁又不是会真是一个蠢人,从两者的姓氏之上,他心头似乎已经猜到了一些端倪,话落之后,便是注视着云笑的脸色。

    “他是我父亲!”

    云笑果然没有让黄壁失望,这也是他在如此生死关头,突然之间心思通透想出来的办法,似乎在此刻承认那个便宜父亲,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一直以来,云笑心中都有些不愿意承认云长天是自己的父亲,一来因为母亲商璃被其连累,身陷囹圄多年。

    第二重原因,则是自己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得到过半分父爱,仅有的几次见面,云长天都还只是一袭虚影,很快就消散而逝。

    哪怕云笑已经知道云长天可能有自己的苦衷,可是心底的那丝怨念,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消除的,几次见面之中,他连父亲都没有喊过一次。

    可是现在,当八品仙尊的云笑,面对一尊一品神皇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种死亡的威胁,就算是拼尽全力,也未必真能从黄壁手中逃掉。

    以前的云笑处处小心翼翼,生怕暴露自己的身份,引起摘星楼和月神宫的注意,更怕被那神秘低调的烈阳殿注意到。

    但现在的情况,明显是和云笑刚来离渊界时有些不太一样了,经过几场大战,恐怕那三大顶尖势力,都不可能再放过他吧?

    这还是古竹林一战的结果,并没有被外人所知的情况下,要不然死在云笑手中的三大势力顶尖天才,又要各加其一了。

    既然注定了已经和三大人类顶尖势力结仇,云笑觉得再将自己的身份藏着掖着,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还不要自己抖落出来。

    云长天固然是被月神宫列上了黑名单,但至少他还是离渊界的一位顶尖强者,像铁山宗宗主黄壁之流,恐怕吹口气就能吹死了吧?

    这就像是那些名列南域恶人榜上的恶人,就算是被南域各大宗门家族通缉,却依旧不敢有太多人轻易招惹,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的实力。

    更何况这些南域的修者们,还未必知道云长天已经被月神宫当作了叛徒,如果加上其云殿殿主身份的话,更能震慑不少人。

    云笑这简单的五个字一出口,整个白鹿城瞬间就变得鸦雀无声,仿佛是被那简单的几个字震住了,更有一种极度的不可思议从心底深处升腾而起。

    甚至是有不少的白鹿城修者,包括铁山宗大长老萧古道,竟然都有些相信了云笑所说的话,这可不仅仅是因为两者都有着同一个姓氏。

    一时之间,就连铁山宗宗主黄壁,都没有轻易开口,而是死死盯着那个黑衣青年,试图从其脸上,看出一丝端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