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32章 家主,你猜我抓到了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舒红!”

    当六儿朝着旁边滑出数丈之后,终于是看清了身后不远处,一道满头白发的老妪身影,她口中的两个字,几乎是从牙缝之中挤出来的。

    对于这位舒家的二长老,就算当初胡家灭门之时六儿才六岁,她却是印象极为深刻,因为此人正是舒胡两家发动那一场灭族大战的罪魁祸首。

    六儿的那位姑姑,正是因为抵死不从舒家二长老舒红的掳掠,最终被其一掌打死,从而拉开了舒胡两家血战的序幕。

    最终的灭族之战中,六儿的两个哥哥和一位姐姐,也是死在这舒家二长老的手上,似乎这位堂堂的中品仙尊强者,杀起弱者来根本就不知手软为何物。

    因此除了那位舒家家主之外,六儿对这舒家二长老舒红的印象,无疑是最为深刻,她做梦都想将之碎尸万段,以报自己的兄姊之仇。

    只是六儿从来没有想过,双方竟然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再次相见,看着那满脸狞笑的皱面老妪,她的一颗心不由沉到了谷底。

    在这咫弓城已经观察了一段时间的六儿,自然从一些市井交谈之中,得知这位舒家二长老,已是在前不久突破到了六品仙尊,比当年更上一层楼。

    然而六儿才刚刚侥幸突破到二品仙尊,两者之间相差了足足四个小境界,她就算是再自信,也不可能认为自己能越四个小境界抗衡六品仙尊。

    “咦?小丫头有些面熟啊!”

    就在六儿目光充斥着恨意与惧意地盯着舒红看时,这位舒家二长老,自然也在打量这个胆敢暗中窥探舒家的胆大丫头,却是突然发出一道惊噫之声。

    “啊,我想起来了!”

    沉吟片刻之后,舒红忽然一拍大腿,眼眸之中陡然射发出一道戾光,更充斥着一丝恨意,十年之前的某个胡家女子身影,已是浮现上她的心头脑海。

    “胡缨是你什么人?”

    舒红脸上的戾气一闪而逝,而其喝声之中的所谓胡缨,正是当年她想要强掳给自己孙子当小妾的那位胡家女子,也是当初胡家家主的亲妹妹。

    这个时候的六儿,却是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其目光不断转动,似乎是在寻找一条脱身之路,自己的身份,在舒家人的面前也曝光不得。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就是当初胡家的那个漏网之鱼吧?据说当年胡缨那贱人最喜欢你这臭丫头,哈哈,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突然之间,舒红眼前一亮,想到当年胡家灭门之时的一件悬案,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运气真是不错,这下总算是能将胡家残余族人斩尽杀绝了。

    说实话,当年胡家满门被灭,可以称得上是鸡犬不留,无论是姓胡的胡家修者,还是那些外姓妇人,甚至是奴役婢仆,都是被杀得干干净净。

    偏偏胡家家主一个只有六岁的女儿,在一名老仆的保护之下,从舒家重重包围的圈子之中逃脱,在当时看来乃是一个并不起眼的小麻烦。

    谁知道舒家派出一位一品仙尊的强者前去追击,最终不仅没有能抓回那位胡家家主幼女,反而是莫名其妙死在了外间。

    后来舒家曾派人前去查探,却仅仅只是找到了那名舒家一品仙尊的尸身,胡家家主幼女再也不见踪影。

    不过一个如同丧家之犬的胡家幼女,舒家这些强者也没有太放在心上,离渊界茫茫,凭一个只在咫弓城称雄的舒家,想要将之找出来,无疑是难上加难。

    最终这件事不了了之,也成了胡氏灭门惨案最大的一桩悬案,其他的舒家强者不太在意,但舒红却一直觉得这是自己心头的一根刺。

    “死老太婆,你不得好死!”

    见得已经被对方认出了自己的身份,六儿知道再无转圜的余地,见得她身形一动,便是从窗户一掠而出,二品仙尊的速度,倒是极其之快。

    “本长老在此,还能逃得掉?”

    见状舒红不由冷笑一声,然后身形也是瞬间从窗口掠出,见得她右手一伸,一道白色光芒瞬间朝着已经掠出数十丈的六儿怒袭而去。

    “你们看,是舒家二长老!”

    舒红这一现身,加上六品仙尊的气息一爆发出来,立时惊动了不少人。

    一些土生土长的咫弓城修者一抬头,第一时间便认出了那个舒家二长老,当下都是脸现惊意。

    要说这些咫弓城修者们最怕的,或许并不是那城府极深的舒家家主,也不是一向稳重谨慎的舒家大长老,而是这个一言不合便要杀人的舒家二长老舒红。

    舒红在这咫弓城范围内的名声可不怎么好,其残忍嗜杀,很多时候往往只是因为一件小事,就将人毁宗灭族,行事无所不用其极。

    “那小姑娘是谁?如何招惹舒家二长老了?”

    一些人更是看到了那奔逃的少女身影,当下心头一动,同时想到一个可能,脸上都不由浮现出一抹鄙夷之色。

    咫弓城人尽皆知,舒红最是疼爱自己的那个宝贝孙子。

    这些年来,都不知道给那个孙子娶了多少房小妾了,想来今日又是看中了哪家姑娘,要在这里用强。

    当年胡家灭门惨案,很多咫弓城修者也知道一些内情,几乎可以说是舒红一手挑起来的,原因就是老太婆想要将胡家家主的小妹,掳为自己孙子的小妾。

    只是众人没有想到的是,在白鹿城大战的消息都传过来的微妙当口,舒家不是应该关起门来商议要事吗?这舒家二长老怎么还有心情在这里掳人呢?

    嗖!

    所有人心思转动之下,那道白色的光芒,已经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追到了六儿的身后,然后迎风暴涨,转眼之间竟然化为了一张白色大网。

    这一下就连六儿都是猝不及防,加上她修为差了好几重境界,直接被白色巨网当头罩下,越是挣扎,白网就收得越紧,到最后都被裹成了一个粽子。

    呼……

    在舒家二长老舒红手中动作变动间,被束缚住的六儿再也动弹不得,紧接着就被直接吊起,吊在了舒家总部的牌楼之上,看起来有些凄惨。

    众人能透过巨网的那些间隙,看到内里一个身形单薄的少女,而那双眼眸之中的仇恨,让得所有人都是看得清清楚楚,却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

    就算传闻中舒家最大的靠山铁山宗已经被灭,可至少在这咫弓城,还没有谁敢轻易招惹舒家,哪怕是那位七品仙尊的仙阶高级炼脉师也不敢。

    古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舒家还没有瘦死呢,灭掉铁山宗的云笑,也未必真会来咫弓城找舒家的麻烦。

    毕竟铁山宗以前一直是南域霸主之一,其附属宗门家族不计其数,如今树倒猢狲散,云笑要是想要斩草除根,恐怕以后几年都要耗费在这上面了。

    嘎吱!

    就在众人猜测那被网住的少女到底是如何得罪了舒家之时,舒家总部的大门却是突然洞开,一群气息磅礴的身影联袂而出,让得不少人都是脸现惊色。

    “是舒家家主,还有舒家大长老,他们竟然全都出来了!”

    其中一名四品仙尊的咫弓城修者眼尖,第一时间已是认出那最前头的两大舒家强者,正是舒家家主和舒家大长老,咫弓城鼎鼎大名的人物。

    “哈哈,家主,你猜我抓到了谁?”

    天空之上的舒红悬浮立空,听得她口中得意大笑之声传出,所有人都是竖起了耳朵,舒家如此大张旗鼓,恐怕那少女来头不小啊。

    舒家家主舒之涣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来盯着那个志得意满的舒红,后者一向如此,他们也习惯了,并没有在意其无礼。

    事实上突然从舒家总部出来的舒之涣等人,并不知道那少女的身份。

    他们之所以出现在外间,是想用这件事,来证明舒家并没有人心涣散,更不会人心惶惶。

    作为舒家家主,舒之涣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几日时间以来,高楼酒肆之中的那些议论呢,随着白鹿城消息愈传愈烈,舒家的威严一降再降。

    到今日居然都有“舒家要举族搬离咫弓城”的消息传出来了,这也从侧面说舒家被云笑吓破了胆,连老巢都不敢多呆了。

    既然先前在大殿之内已经商议完毕,舒家决定继续留在咫弓城之中,自然得拿回属于自己的威信,要不然这些家伙还不翻天了?

    没想到刚想瞌睡就有人送来了枕头,此刻的舒之涣,其实并不关心那被舒红捉住的少女到底是何人,他只是想要借此立威罢了。

    “家主,这丫头就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胡家余孽!”

    舒红也没有敢在舒家家主面前卖关子,听得她朗声开口,声音传遍整个咫弓城,让得所有人都是记起了十年之前的那桩灭门惨案。

    原本咫弓城可是两大家族并立,但十年前那场大战,可以说是改变了咫弓城的格局,从此由两大家族并立的局势,变成了一家独大的局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