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61章 有些恩怨,也该了结一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嗯,你说得没错,做人要识时务,留下黄壁,其他人就此离开,我可以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就在四品神皇魏辞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对面的黑衣青年便是微微点头,而其口中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全场再次鸦雀无声。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魏辞只觉山风太大,事实上达到四品神皇的他,又怎么可能听不清楚,他只是有些不能理解。

    这黑衣小子,狂妄得简直没边了。

    只是如果让魏辞知道自己是在对着一个八品神皇顶峰的强者说话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还是如此表情,身属魏家的他,显然是耀武扬威惯了。

    “给你们十息的时间,离开此地,否则都别走了!”

    云笑并不想和这些蝼蚁一般的家伙多说,听得他再次说出几句话后,对面魏辞和黄壁的最后一根心弦,终于是生生崩断。

    “哼,不过是杀了两个废物,就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黄壁这两年重拾信心,正是心气极高之时,再加上背靠魏家这棵大树,他没有太多的顾忌。

    诚如他所说,对方不过是才杀了两个一二品的神皇罢了。

    这样的事,若是在出其不意之下,黄壁自问也能轻松做到,只是那两个被杀的家伙太蠢了,这才如此丢人现眼。

    “魏辞兄,一起上!”

    不过黄壁以前当了这么多年的铁山宗宗主,为人还是颇为谨慎的,此刻他虽然对自己有信心,却还是低喝一声。

    魏辞是魏家出来的四品神皇,而且不是普通的四品神皇,他已经达到了四品神皇顶峰的修为,比外间的同等级修者,还要强横许多。

    原本魏辞对黄壁是有些不屑之意的,但想着对方是老太君的娘家后辈,他也不得不打起精神,就算是给老太君一个面子了。

    四品神皇顶峰的修为一朝爆发出来,似乎比刚才那随意的爆发,更让陈家之人感到心悸,他们不由自主地又为那黑衣青年感到担忧起来。

    就算刚才云笑出手极其惊艳,而且凌厉之极,可是在四品神皇顶峰强者都出手之后,他还能创造更大的奇迹吗?

    呼……

    仿佛一阵轻风刮过,云笑的左手缓缓伸出,以一种极为清楚的方式,直接捏在了黄壁的咽喉要害之上,看得众陈家族人目瞪口呆。

    而云笑的另外一只手,却是和先前拍死两位神皇的时候如出一辙,直接朝着那四品神皇魏辞的脑袋拍去。

    “不好!”

    直到这个时候,魏辞才终于知道自己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他面前的这个黑衣青年,根本就不是自己想像的三品神皇,甚至不是四品神皇。

    因为就在这一刻,魏辞感觉到自己全身都不能动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只手掌朝着自己的脑袋拍来,仿佛没有蕴含丝毫的力量。

    可魏辞知道,若是等这一掌拍在自己的脑袋之上,自己的下场,和刚才的一二品神皇不会有什么两样,必然会像高空摔落的西瓜一样,爆成一蓬血雾。

    “大人,手下留情,我们这就走!”

    在这电光石火之际,魏辞福至心灵,陡然间大喝一声,让得那边的陈家众多目光呆滞,这还是那个从魏家出来的四品神皇强者吗?

    “刚才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走,现在……晚了!”

    云笑手臂动作依旧缓慢,但那口气之中的冰冷之声却是蕴含着一抹杀意,让得那魏辞瞬间就知道求饶没用了。

    “你不能杀我,我是魏家嫡系,你若是敢杀我,魏家不会放过你的!”

    软的不来就来硬的,这也是魏辞一向的拿手好戏,有好几次他在面对致命危险之时,都是用这一招化险为夷。

    毕竟就算是一些高品神皇强者,对魏家的背景也极为顾忌,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也不想将关系闹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魏家么?他不来找我,我也要去找他呢,有些恩怨,也该了结一下了!”

    闻言云笑手上动作微微缓了缓,让得那边的陈家众人若有所思。

    暗道这年轻人不仅是认识黄壁,现在看来,和魏家也有些矛盾啊,亏他们先前还将其当成魏家奸细。

    此刻想想,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若不是这黑衣青年星宇,恐怕陈家已经覆灭了,又怎么会有眼前这般的大难不死?

    “不!”

    云笑手中的动作仅仅是停滞了一瞬,便在下一刻再次动了动,在魏辞惊天动地的凄厉吼声之下,将其拍成了一蓬血雾。

    似乎四品神皇的魏辞,和刚才的一二品神皇根本没有什么两样,而自始至终,被云笑握住咽喉的黄壁,都是半点动弹不得。

    事实上此刻黄壁的一颗心已经沉到了谷底,也早就被吓得魂飞魄散,他知道自己看走眼了,而且走眼得厉害,这小子根本就是在扮猪吃虎。

    能一巴掌将四品神皇顶峰的魏辞拍成血雾,黄壁清楚地知道,哪怕是普通的五品神皇都不可能办得到。

    如此一来的话,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黑衣年轻人,难不成是一尊六品神皇,甚至是……七品神皇?!

    “这家伙认识我,还说和魏家有怨,难道……”

    似乎是知道自己可能会必死无疑,黄壁在这一刻的心境忽然变得无比清明。

    当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他脑海之中时,他心头不由掀起了惊涛骇浪,直接冲口而出。

    “你……你……你是云笑?!”

    就算是被捏住了咽喉要害,这个时候的黄壁也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气,当他口中这个名字传进旁观众人耳中时,他们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脸色了。

    黄壁之所以有如此猜测,那是因为在他的印象之中,哪怕是三大顶尖宗门的第一天才,应该也不可能在这样的年纪,达到这般恐怖的修为。

    也只有那个当初在人类南域,将铁山宗闹得灰飞烟灭的妖孽年轻人,才可能做到如此逆天之事。

    包括黄壁在内,这段时间听云笑的名字,耳朵都快听出茧来了,实在是从灵界那边传来的消息,太过惊世骇俗。

    更深层的东西,他们并不知晓,但他们只知道,云笑或者说星辰去往灵界之后,让得灵界三大顶尖势力都不得安生,这对人族来说,无疑是一件大喜事。

    当消息传出之后,曾经的战灵原英雄星辰,转眼之间就变成了整个人族的英雄云笑,只要是异灵那边元气大伤,他们就会很高兴。

    “竟然……是他!”

    陈家一众族人尽都呆住了,他们自然是听过云笑的名字,可以前在他们的心中,那样的人物仿佛生活在梦里天上,没想到今日竟然见到真人了。

    “我……我……我竟然跟他说话了?”

    被众人护在身后的陈含,脑子一片空白,口中的喃喃之声,也让周围众多陈家的年轻一辈,脸现极度羡慕之色。

    要知道云笑在灵界的消息传回之后,无数的离渊界人类年轻人,都将之当成了自己的偶像和奋斗目标。

    他们也想像云笑那样,孤胆闯敌营,而且还能做出无数的大事,而这其中,又以性子向来温和的陈含最为强烈。

    甚至在小姑娘的小心思之中,似乎对那个虚无缥缈的人物,起了一丝异样的心思。

    她自以为藏得挺好,其实哪里瞒得过陈大礼陈稳这些老家伙的眼睛?

    不过这都只被他们当成一个少女情窦初开时的妄想罢了,像云笑那般高高在上的人物,又怎么可能会和他们这样的小家族有所交集?

    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在先前所有陈家族人,都对那黑衣青年心怀戒备之时,只有陈含鼓起勇气去和对方说话。

    如今云笑真身暴露,他们的心中就只剩下羡慕了。

    这或许也应了那句“富贵险中求”的老话,想要得到什么,自然都是需要冒险的。

    像大长老陈稳他们的心中不无后悔,若早知道那是云笑,又岂会有之前的误会?

    可对方没有表明身份,身陷险境之中的陈家,又岂会不多留个心眼呢?

    “啧啧,黄壁宗主终于是想起我来了!”

    既然被对方认出身份,云笑也没有否认,恢复了本来面目,而且开口揶揄了一句,紧接着黄壁的脸上,就浮现出一抹痛苦之色。

    噗!

    一道轻响传来,这位曾经的铁山宗宗主,如今的魏家后辈,丹田被一掌拍碎,再也不可能重新修炼,这让他的一张脸,都扭曲得不成模样。

    见状陈家众人也是一脸感慨,同时心头又生出一丝敬畏,那喜怒无常的黑衣少年,一边露出笑脸,一边就拍碎了黄壁的丹田,简直可怕。

    “咦?那些人……”

    灵魂之力最强的陈稳,突然发现一件奇事,忍不住惊噫一声,然后所有陈家族人的目光,便都是转到了那些将他们包围的黑衣身影之上。

    只见那些刚才还气息磅礴的黑衣身影,此刻一个个都是毫无动静,直到陈稳感应到一些东西,这才倒吸了一口凉气。

    “都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