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某科学的流体掌控 >

第四十四章、告白进行时2

    川神响也被从厕所里请出来,大概是15分钟之后的事情。

    一开始,因为麦野沈利的性格问题,她们三个人的讨论声音即便是隔着浴室的门也能清楚的听到。

    后来好像听见了芙兰达的悲鸣,然后讨论戛然而止,隐约能感受到他们窃窃私语的,但是后来就发现,根本听不清楚,这让川神倍感无聊。

    无聊的时候,当然——顺手拿出手机去上谷歌了。

    第一个搜索的条目是:有女朋友了之后该怎么办。

    是的……这个人光是知道男女朋友是恋爱关系,但是却不知道恋爱关系是怎么样的关系。

    这个感觉,就好像有一个人光知道火箭筒是用来炸毁敌人阵地的,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样使用火箭筒一样,非常真实的苦恼。

    毕竟单身久了,不管是川神龙马,还是作为新生命的川神响也,都不曾经和女性有过深入的了解。

    而很不巧合的,川神还真的就不认识什么靠得住的情侣……

    结果,还是要上网看。

    然后网上的回答也很真实:还是做梦来的比较实在。

    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调侃口吻,还有一些看上去好像很正经的回答,但是也莫不清楚到底是不是真的。

    川神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给佐天泪子发短信问:如果我每天都给你发短信,然后送花给你,会有恋爱的感觉吗?

    得到了一条:这是什么上个世纪的恋爱方式啊的回复。

    然后川神有些不服气的,编辑短信回击:上课不好好听讲玩什么手机。

    然后得到了一条:总比翘掉运动会,还顺便翘课的人好多了。

    川神完败。

    最后以川神认怂道歉作为结局。

    这个人,虽然平日里表现的好像很成熟,可是在自己不熟悉的地方,还真的是完全不行啊。

    在他正准备继续编辑短信的时候,芙兰达把门打开了。

    “哟芙兰达。”

    川神向这个个子娇小的金发女同事打招呼,不管怎么看,她都应该是大概在上初中的年纪,却没有去读书,而是呆在暗部,做一些常人无法想象的肮脏又危险的工作,大概有很多的苦衷吧。

    “哟,川神——麦野在叫你了。”

    不知为何,芙兰达看川神的眼神很复杂。

    最让川神莫名其妙的,是里面浓浓的都是同情这种眼神。

    搞得好像自己已经病入膏肓,差不多下一秒就要就地火化就地掩埋这种感觉。

    也不怪她们,毕竟常年和麦野沈利相处的两人,最清楚不过,麦野沈利作为女性不是那种善良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合适拿来结婚的对象。容姿端正不假,但是拿来当个花瓶也就算了,正要是娶回去当老婆,那就要做好死一百次的准备,动不动就发射光束的家暴可不是一般等级的家暴啊。

    这也是为什么,芙兰达也好,绢旗最爱也好,大家听麦野说川神向她告白,都是一个反应:这可怜的孩子大概是受什么刺激了。

    芙兰达看了看他,川神今天难得没有穿那身红色运动服,也没有带那副红色的风镜,脸上因为日照不均,明显能看出了风镜边缘,被金属结构压住的地方,有一条白色的带子,这种不协调的感觉,更加让芙兰达确信,这个人确实收了不少的刺激,已经疯了呢。

    这就感觉,就好像美髯公关羽忽然有一天把自己的胡子剃干净了一样,这种感觉未免过于奇怪了,周围的人肯定会觉着不对劲的。

    跟着芙兰达回到客厅,明显能感受到麦野沈利的气质不对劲了,没有什么锋芒毕露,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说不清楚的,认栽的气质,坐在沙发上,双腿岔开,双手支在膝盖上,她用迁怒又无可奈何的表情看着川神,良久,叹了口气。

    “我,我同意啦!”

    “哦!那是好事啊!”

    川神喜笑颜开。

    “所以,作为男友,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向你的女友上供啊?”

    “啊,准备好了。”

    川神把手伸进衣服里。

    虽然不是很清楚麦野喜欢什么,但是川神看出来她很中意这款游戏,然后问了一下同样沉迷于这款游戏的郁岛川,问问他喜欢什么礼物,然后就能推导出送给麦野什么比较好了。

    结论就是……

    “我吧附近商店的充值卡都买下来了。”

    他拿出来厚厚的一叠卡,没有仔细数,大概有百十张,每一张都画着一个咬了一口的苹果作为logo。川神到现在都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个公司要用这个玩意当logo,这个苹果总让他想到了童话白雪公主,咬了一口苹果,然后因为中毒而昏迷,没有继续咬下去……这个人的感性确实有很大的问题。

    “!”

    麦野沈利到是吓了一跳,双眸瞪大,里面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思忖了一下,最后决定把一切问题都抛之脑后:“呀!谈恋爱也不是什么坏事嘛!”

    顺便来说一下,麦野沈利为什么会挪用公款吧……其实,这种心态,只有玩氪金游戏的人才会理解。

    很多时候,不是因为真的很想要这个角色,也不是因为,这个池子里的东西,自己很需要。

    很多时候,完全是【周围的朋友都有啊,我也得有啊】这种心情。或者是,游戏里有人炫耀:【你看,这个很好抽嘛,我一下子就抽到了啊】,然后心里愤愤不平,非要也抽一个炫耀回去。亦或者是,觉得【啊,这个东西虽然不是我需要的,但是我现在充值有奖励,我趁着现在充值,以后慢慢用奖励的道具不就好了嘛!】。

    这种几乎完全是冲动消费。

    很多人,喜欢把氪金和赌博联系在一起,这是极为错误,最为错误,在最根本的地方上有不同的比喻。

    很简单:赌博的话,如果你技术好,运气好,足够厉害,你是可以赚钱的。是可以从赌场老板手里赚回本金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沉迷赌博的原因。

    但是氪金,不管技术多好,运气多好,充值了,这个钱就拿不回去了。这是一个只有只有输的游戏……这么一看,赌博可比氪金良心多了。赌博偶尔还有赢的时候,能用一万日元赚两万日元,什么时候听说过,在游戏里充值一万日元,然后游戏公司送你两万日元的好事?

    然后……很多人还有一种……类似于计算的,精打细算的想法。

    大概可以概括为:我这个月还有一些余钱,现在使用的话,我在xxx号可以有多少多少钱的进账,到时候用这个钱来补现在的缺口就行了。等于是花明天的钱,来今天享受嘛。

    这种心情之下,再加上麦野沈利原本就不是一个很冷静的人,冲动的她会进行冲动消费,简直太正常不过了。

    而且稍微玩日本游戏的人,都应该理解,夏天,是一个花钱的季节。因为几乎所有的日本手游,都会在夏天选择开一波泳装活动来圈钱。

    这个游戏里也是一样,麦野沈利光是抽自己的泳装就花掉了几乎一半的钱,更何况这个游戏里,还有把别人的能力碎片拆下来安装在自己身上的设定?抽到的其他角色泳装,也都能拿来填充在自己的泳装里,麦野沈利一不留神,回过头来,就是存款数字非常可怜。

    她的想法是:反正以暗部的实力,很快就会接到新的任务了吧?到时候赚钱就是了。

    一开始,也是因为这个缺口,被芙兰达,绢旗最爱两人一起用无言的注视予以压力,这也就是为什么川神一开始感受到了一阵忽如其来的安静的原因。

    不过,看川神出手这么阔绰,麦野沈利忽然觉着,找个男朋友也不错。

    到时候,花钱的地方找他就是了。

    到时候,买个衣服啊,做个晚饭啊,他都能代劳的吧?

    到时候,捏个脚揉个肩,舒舒服服的服侍自己,也不错的吧?

    这种温柔的男朋友,非常好的呀。

    也就是所谓的A-Tenderly-man(一个温柔的男人),简称ATm。

    顺便一提,这个tenderly理论上并不应该用在这里,不过考虑到麦野沈利的脾气和英语水平,大概谁也没有机会给她科普这一点的机会了。

    一开始,只是迫于压力,想要借着跟川神表面交往,让他把存款贡献出来,暂时救急的,现在麦野沈利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如果真的交往,是不是也不错。

    不过在那之前,她先伸手接过了那厚厚的一叠卡。

    虽然这一个月的想要的角色都抽到了,谁能保证下个月就没有自己想要的?

    这种充值卡当然是多多益善的。

    在一边,芙兰达和绢旗最爱用无语的态度看着这两个人……建立在金钱基础上的交往,总让人感觉到悲伤呢。

    “啊……真是的,如果非要交往,为什么不跟芙兰达交往呢!我也想要体会一下花钱不用顾虑的感觉啊。”

    芙兰达长长的叹了口气,原本她心里,川神的优先度还是蛮高的。急需用钱的她,总是在金钱的方面格外的敏感。

    “啊可以啊。芙兰达,要和我试着交往看看吗?”

    “哈?!”x3

    这次不光是芙兰达,连绢旗最爱和麦野沈利也一起发出了奇怪的声音。一直以来表情都很少,跟四之宫一样是个冷美人的绢旗最爱也情不自禁的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有人这么作死,刚刚跟麦野表白结束,马上就去跟其他人表白的……

    “我啊……想要让所有人幸福!所以,我走向通往幸福的后宫结局。”

    “哇……”

    芙兰达脸色瞬间变得惨淡了,心里琢磨着:这个人果然脑子坏掉了,完全没有拯救的意义了,放他去死吧。别理他了。

    芙兰达的表情这么写着。

    “你,你这个人……之前到底受到什么刺激了?”

    先是摘了风镜,然后换了衣服。在芙兰达的印象中,这种事情,就好像女生忽然有一天把留了十几年的长发给剪掉了一样。

    一般来说,这个行为有三种可能性:第一种,励精图治,给自己下个狠心的下决定鼓劲。第二种,失恋了,需要做点什么缓和心情,以剪头发的方式和过去的自己一刀两断。

    第三种:单纯的觉着长头发打理起来太麻烦了,不但要多花一倍的洗发水,还要多花两倍的时间去梳洗,晚上睡觉也有可能会压到头发……

    顺便一提,根据不完全统计,女生剪头发的原因,第三种占大多数。

    川神会忽然做出这种和原本完全不符合的,好像小丑一样的动作,芙兰达总觉着,他是在借着这个行动,发泄自己的心情。

    不过……

    “只要给钱就好啦~有钱就好啦~”

    芙兰达笑嘻嘻的一摊手。麦野沈利脸上一阵嫌弃,一个手刀敲在她脑袋上:“别被一点钱就给收买了啊!”

    “唔……是,是的啦……”

    芙兰达心里嘀咕:你自己还是为了钱的嘛。

    当然,没有说出口,她可没有川神这种能挡住麦野攻击的能力。

    “暗部的大家,我都喜欢……我会让大家幸福的!请大家和我交往!”

    川神又补充了一句。

    芙兰达总觉着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这句台词,好像是二次元的名台词之一,但是很可惜,她平日里没怎么关注过,自然不是很清楚这个梗,只是觉着耳熟。

    绢旗最爱不说话,只是用一脸关心傻瓜的表情看着他。

    某种意义上,能让面无表情的绢旗最爱露出这种关爱的表情,他也是非常成功了。

    麦野沈利冷哼着,手里不知何时已经玩起一团翡翠色的光球,这是她一直以来都在用的那个,极具攻击力的那个原子崩坏。

    这翡翠的光,如果化为利刃攻击过去,很容易就能把对方给……

    “我说你……该不会是在愚弄我吧?”

    麦野沈利脸上似笑非笑。

    “没有哦。麦野前辈我很喜欢的——小芙兰达也很可爱。小绢旗也是一样,还有泷壶小姐,大家都……”

    他的话还没说完,麦野沈利手里的光球直接砸在川神脸上,和之前一样,被他用自己的原子崩坏给挡住了。

    “去死一万次吧!花心的混蛋!!”10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