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倾城帝姬 >

外传二——凉风起天末,落月满屋梁(上)

    白驹过隙,转眼十年。十年弹指一挥间,宗政府中的锦幔珠帘,印染壁挂,却都如同南室中悬挂的那幅远浦归帆山水墨画一般,毫无褪色,历久弥新。

    好似他偶尔梦萦时,所见得她的笑容。

    摒退了侍卫与仆从,他独自一人撑着柄天青罗伞,漫无目的的在宗政府中踱步。劝谏天青色不符他当今身份的内侍,被他淡漠的眼神骇得仓皇跪地。他只视若无睹,一言未发的离开。

    年少时能够光明正大,坦坦荡荡的在夜晚与她共处一室的时光,也不过仅在她成为令舟帝姬后,嫁入宗政府的那短短几月。那时他还是有实却无名的泛夜大鸿胪,然而日日畅快愉悦心情,却胜过当下端持拘束何止百倍。

    可惜人总是不知足。此刻的泛夜帝王,歆羡彼时的泛夜臣子;彼时的泛夜臣子,却怀想最初不过布衣的宗政煦。此生至今,他自认阅人无数,却唯有她一人,从头至尾,真正完整的见证了他自一介平民走到万人之上。

    可是初时在他身边、红烛暖帐前,温软耳语同他述陈大鸿胪利处前途的那个姑娘,却早已咫尺天涯。虽仍在心上,却不在身旁。

    说到底,她也曾有意付他一颗真心。是他亲手推拒否认,才致此后陌路恨意,延绵无期。

    是他彼时太过自负,太过自满,踌躇满志的以为她会一直在原处等他。即便知晓她性情最是决然,却也存了八九分的侥幸,认为她挣不出这个自己与父亲布局了近二十年的棋局。是他自视颇高。从见桓恪第一眼便隐隐觉出变数,却未在与她分离时相望的那一眼中,预见到日后她在胡汝的那些日夜,会酿成他独饮一生的苦酒。

    他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抬起眸子,赫然已立在父亲的书房前。原在书房中安置的,促使他半刻都不停留,立即避逃往胡汝的那只乌木箱,为聊尽孝意,已被他一把火焚烧成灰,里里外外不留毫余。余烬同父亲的身首异处的尸身一并,埋葬至永不见天日的地陵。

    他至今都记得那日确认身世后自己的神情,无悲无喜,无乐无怒,本是无心之人,也谈不得如何伶仃,更谈不得所谓被抛弃。唯一闯入脑海的一念,只有三字,去寻她。

    她会不会如那晚一般,红烛垂泪,巧笑嫣然,柔情细语,出言安慰?

    应当……会吧?

    仿佛想要把其后的发生抹杀,他颇有些不耐的皱了皱眉,转身利落举步。

    疏雨横斜,尘埃微扬。今时今刻,他独自走过的每一步路程,都曾与她并肩同行。偶尔相顾谈笑,多时不发一语。但只要有她在,无论晴雨都是人间好光景。

    她与他首次在宗政府*相谈,她曾坦诚自己不喜“伶月”的封号,存了心思觉得那是水月镜花之意。每每有人这样唤她,她面上总会掠过一丝极浅的厌恶。可他却以为这两字于她极当。“了见水中月,青莲出尘埃。”她心性自如水中月影一般清澈纯净,所谓水月虚无缥缈,不过是她之于他。

    普天之下,不栉进士可堪数却,如她这般慧心妙舌,七窍玲珑之女子,当世间,却是无词足以形容一二。他所设之局,所隐之事,所藏之心,自诩瞒得过天下人十之八九。然而除却林风殿上下的李代桃僵,着实迷惑了她一段时日外,直至临近结局的最末,她未看破的,只有一件。

    桓恪的死。

    林风殿之事未令她起疑,是因她彼时并未在意。桓恪之性命她不愿多思,却是因……她倾慕他。

    萧月穆倾慕桓恪。

    那时寻到胡汝,眼见缠绕他余生的噩梦已成真。他看着桓恪与她携手而来又挽手而去,听着她满是笑意,语气中是他从未听过的仰慕、爱眷与依恋,道一句“澄廓说得不错”,宛如这世上所有的平凡少女,那情致与神态,同新婚伊始,与夫君两情缱绻的新妇别无二致。

    每一声“澄廓”入耳,每一回怀疑他至今所做一切的意义。他一点也不羡慕桓恪与她独有的称谓,真的。他只是嫉妒的发狂。倘若从头清算起来,先被她应允唤她闺名的人应当是他。如同她以为,她同桓恪的初见在他之先,更或许在那时,桓恪的身影便已烙印在她心底的某个角落。

    如今父亲已去,曲终身亡,知晓幼年时他曾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人,只余了他自己。既是口说无凭,他便也从未想着提及。可在游思妄想的此时,却有些后悔未坦言此重关窍了。

    他缓缓地走过这空荡寂然的后院。就是在此地,他虽言不由衷,却果断干脆,不留丝毫余地的以“惜取眼前人”五字,扼断了同她之间的日后。自然,依他处世之道,种种情况俱早在思量之中。那夜潜入镜花宫向她求亲自是真心,那夜在这庭中虽心中激动,却强自摁住立时应下的冲动,反以言语伤她心意,也自然是深思熟虑。

    他虚长数十年,头一回满心欢喜的全凭自己心意,入了宫向心仪女子诉罢衷肠,回至府上,迎他的却是父亲毫不留情的责骂。待他好容易又鼓了勇气,借公事之名接她出宫畅游,确认过她的眼神,明晓自己也在她心中,正自欣喜时,又被父亲着人唤去,当众罚跪思过。

    “成大事者,儿女情长,风花雪月,皆是废物。”

    父亲这样说。

    可他只想要短暂的同行的可能,却也被无情无余地的抹杀。彼时他无能反抗,只能在发誓断了情念后,于无人处重重的打了纪叠一巴掌。而直到她送来帝姬之印的那日,连同纪叠在内的与父亲有所连牵的一干亲信,终于都已一一被他亲自送去彼端,为父亲继续卖命。

    他有了自立门户的,取父亲而代之的心思,便是自那时起。后来于行刑台上,他遥遥望见孟烨寒手起刀落,心中也未起半分波澜。他自是不甘,几乎是将她亲手拱手送入桓恪怀中,可也总不由自主为自己寻开脱的理由。思来想去,也唯有父亲有这资格做这替罪羔羊,罪魁祸首。

    微风稍起,细雨夹着凉寒,湿了他前襟一角衣衫。浑不在意的拂了拂,此地也并无甚可留恋。他便再度举了步,从府中的另一侧,踽踽独行着向府门走回。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