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绝境逃生 >

第813章 保姆死亡案(七)

    资料上显示,王国良的妻子叫崔兰,今年59岁,目前是家庭主妇。

    郝正北有些奇怪地问道:“她比王国良的岁数还大?”

    杜芬雅回答道:“是的,她比王国良大7岁。据我们的调查发现,王国良在年轻的时候也经营过一个企业,不过这个企业最后经营不善而倒闭了,后来他就取了崔兰为妻子,一直打理现在这个集团,并且生意蒸蒸日上。”

    孙沉商沉吟道:“那就是说,王国良当年取崔兰,也许并不是因为她的人,而是因为她的钱。”

    杜芬雅说:“反正八卦杂志是这么写的。具体是因为什么,我想只有王国良自己的心里最清楚了。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如果王国良没有取崔兰的话,那他现在肯定也没有如今的成就和地位。”

    孙沉商轻轻点点头,接着往下想去。取一个比自己大7岁的女人,虽然也是存在因为爱情的原因,不过这个概率毕竟是很小的。这么说,他娶崔兰,很可能是因为钱,如此,他是不爱自己的妻子的,爱的只是她的钱和地位。

    既然如此,那王国良和秦晴之间的关系不一般,也就很容易可以解释了。

    孙沉商问道:“王国良夫妻有没有闹离婚?”孙沉商觉得,如果他们俩是在处于离婚的状态下,那么崔兰的杀人动机都更大了。

    杜芬雅摇摇头说道:“这个我没有调查到。我想要是有的话,肯定是会弄的满城风雨的,既然没有任何动静,那么我觉得他们应该没有闹离婚吧。”

    郝正北想了想说道:“看来,我们有必要去找找王国良的妻子崔兰了。”

    孙沉商说道:“嗯。我们可以去看看她的反应。”

    的确在这四个嫌疑人之中,崔兰的嫌疑是最大的。所以警方去找她,是很有必要的。

    *

    崔兰端坐在白色高级欧式皮质沙发上,用一种高贵慵懒的语气说道:“你们是警察?”

    郝正北说:“是的,我们是刑警队的。”

    “你们找我什么事啊?”

    “我们找你是因为秦晴的事。”

    “她怎么了?”

    “她死了。我们怀疑她是被谋杀的。”

    “什么!”崔兰露出惊骇的表情,手里端着的咖啡杯也停了半空中,过了一会儿,她似乎反应了过来,把咖啡杯端到嘴边,但是没有喝,就又放回到茶几上。“你们刚才说她死了?这个是真的吗?”

    “是的。”

    “是被谋杀的,那么凶手是谁?”

    “这个还在调查之中。”郝正北解释道,“我们找你,是想跟你了解一下有关秦晴的情况,希望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好的,没问题。你们问吧。”

    “秦晴是你们家的保姆吗?”

    “是的,她在我们这里干了十几年,一直把家里打扫的很好。我对她的工作也是很满意,所以就给了她很高的薪水。这个薪水,对她可以说是很优厚了。”

    “那你觉得她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行为?”

    “这个没有吧。她只是我们家的保姆,地位低下,所以我怎么会关注她啊。真是笑话。”崔兰露出一种傲慢、和不可一世的表情。

    她的这种表情令孙沉商和郝正北感到不舒服,不过,他们也没有说什么。

    接着,孙沉商问道:“请问,本月的15号晚上你在哪里?”

    “15号?”崔兰扭头问身边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管家,15号我在干什么啊?我是想不起来了,你告诉我吧。”

    “夫人,当时你在家里看电影。”管家很有礼节地说道。

    “噢。”崔兰轻轻哦了一声,接着说道:“你们也听到了?”

    “有谁可以给你证明?”

    管家说道:“我可以证明,夫人当时在家里看电影。家里有播放电影的设备,是可以看电影的。”

    郝正北有些失落地说道:“好吧。那对于秦晴,你还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没有了。谢谢。送客吧,管家。”

    管家抬起左手,笑着说道:“请。”

    出来后,郝正北说道:“崔兰是有不在场证明的。”

    孙沉商想了想说道:“这个,我也想到了。”

    郝正北疑惑地问:“为啥啊?”

    孙沉商解释道:“以她的身份,就算是要杀秦晴,也是不用自己动手的,自然会有别人给她干。”

    “你的意思是,她很有可能是买凶杀人?“

    孙沉商点点头,然后皱眉说道:“是的。只要她愿意出钱,找一个杀手还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啊。不过,我觉得,这个案子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

    郝正北问道:“你又想到了啥啊?”

    孙沉商觉得,如果这个案子仅仅是因为仇恨而杀人的话,那么完全可以杀了秦晴就行了,为什么要偏偏要在玻璃杯上留下王国良的指纹,很显然,这一点是很难做到的。但是凶手却这么做了,那就说明,他的最终目的并不仅仅是除掉秦晴这么简单,而是要把王国良也拉下水。

    当孙沉商把内心的这个想法,跟郝正北说了后。郝正北点头认同地说道:“嗯,你刚才的分析很对。这个很可能就是凶手的最终目的。”

    孙沉商接着说道:“那么,既然是这样,那么当万国良被警察抓住的话,那么谁是最大的受益人呢?”

    郝正北想了想说道:“还是她的妻子崔兰。”

    “嗯,可见,这个崔兰很不简单。我们不能小看她!”

    “那我们现在应该咋办啊?”

    孙沉商思考了良久,最终说道:“你看啊,崔兰有不在场证明,而且证人就是她的管家,而且仅仅只有管家一个人作证,对不对啊?”

    郝正北听出了他的意思,就说道:“你是说,管家很有可能是给的假口供?那晚,崔兰根本就不在家里?”

    孙沉商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他并没有任何证据支持,于是就说道:“我们先调查一下王国良家里的管家的,我看他眉清目秀,文质彬彬,谈吐优雅,应该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角色。”

    郝正北跟着说道:“嗯,好的,我们看看他究竟是谁!到底有啥本事!”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