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洪荒之妖皇逆天 >

第1011章:秃了,也强了!

    冥河和鲲鹏走了,但是魔殿内,压抑的气氛并没有化解。

    很沉默。

    直到一声大笑。

    “哈哈,有趣,有趣。果然不简单,越来越有意思了。”

    这是阴沉的**圣人,忽然笑后说的一句匪夷所思的话。

    “**道友,你需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撒旦忍不住了。

    刚才,在冥河和鲲鹏说出要求的一刻,**圣人传音阻止了他们,说定会给他们交代,让四人先答应了。

    四人答应了,但是还没个他们交代呢?

    **忽然一笑,四人感觉处处透露着玄妙,终究忍不住了问道。

    **一叹:

    “先谢过四位道友刚才的忍让,谢过,谢过。”

    **对四人一摆手,剩余的十二位魔使,也在等着**的解答。

    “诸位可能不理解,我为何接受他们的要求?还是这种屈辱的要求?”

    问完,撒旦四人在内,众人点了点头。

    **道:“我也不想啊,可是没办法,鲲鹏和冥河不愧是上古二毒,两人对得起他们的名号。哎,是我们疏忽了。”

    继续道:“不瞒诸位,两个混账说的很对,不管是魔祖还是无天无极圣人,都不会出手的,两位已经超出了这场争夺。记住,洪荒是至高平衡的,没人可以不按照规矩来,这规则是铁律,你们能明白吗?”

    问完,众人若有所悟。

    此后细思极恐。

    看来鲲鹏和冥河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有恃无恐的来要挟他们。

    **说的洪荒至高平衡很简单,就是平衡下,老祖和无天左hù fǎ不能出手,他们要是出手,太初道尊岂能不出手?

    想到太初道尊的可怕,尤其是贪婪圣人,一个哆嗦。

    **又道:“鲲鹏和冥河,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来要挟我们。当然,我知道大家会疑惑,疑惑我们十七人不怕他们两人,镇压了就是。”

    众人点了点头,的确有这样的疑惑。

    “没这么简单的,牵一发动全身,我们和鲲鹏冥河大打出手,吃亏的还是我们。……我想正道不会看到这样的机会而无动于衷的,此外,莫要忘了,无量门流传出来的百圣横空,这代表什么我不说,你们也能明白吧?”

    十二魔使外,加四个圣人又是一阵沉思。

    事实就是这样,不说破不知道,一旦说破了很容易解释,也很容易理解。

    为何**不愿意和鲲鹏冥河闹翻?

    就是怕正道看准时机出手,那时候损失的可不是眼前的这些了。

    此外,百圣横空,**还传达了一个信息,就是越来越复杂的信息。

    现在只是两个冥河和鲲鹏而已,未来更艰难,要是现在就大打出手,那未来岂不是内部战乱不止?

    所以**的意思是,我们先忍了,此后根据教训尽快想出办法,而不是和鲲鹏冥河翻脸。

    “事情就是这样,两人看准了这一点。”

    愤怒圣人问:“那我们该怎么办?”

    “顺其自然,因为没办法。”**说了这么一句。

    简直语破天惊!

    “什么?”

    “没办法?”

    “这?”

    十六人无语了,竟然没办法。

    “是的,你们没猜错,没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要是什么事都有办法都能弥补,那就不是洪荒了。洪荒就因为这样才显得神奇,什么是一线生机?一线生机就是一而二,二而三,三而无限。”

    “我们有无限的办法,他们就有无限的pò jiě之道,所以没有任何的办法,除非你个人强的违背天地运转规则。”

    “因此我说顺其自然。当然,你们可以想想,要是能想出没有破债的办法,我更乐意看到,你们想想吧。”

    **说完,闭目沉息,等着众人自我脑补出办法。

    十六人那叫一个不服气,不信想不出。

    可是一阵沉默后,他们无奈的发现还真是这样,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可以xiàn zhì今后加入的,但是你xiàn zhì了,别人不会去正道吗?不会去zì yóu者联盟吗?

    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再想……再pò jiě,还想……还pò jiě。

    终于,无奈的发现,一点办法都没有。

    “怎么样?”**问道。

    问完,众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难道就这么算了?”yé hé huá很憋屈。

    “不这样还能怎么办,不过嘛?也不用着急,事情是相对的,洪荒是平衡的,我们没办法pò jiě,同样也有一万种pò jiě,无非我们pò jiě了他们继续弥补,我们继续,他们也继续……以此往复,这才是我说的,没有任何办法的缘由。”

    “呼”

    众人恍然大悟,这么个意思,自己早应该想到了。

    对啊,刚才自己没有办法,不就是往复的弥补和pò jiě吗?

    糊涂了,气糊涂了!

    **最后道:

    “这就是洪荒的神奇,总有一线生机,也总有不确定的未来,诸位莫要悲观,你们看开了想会发现,正是因为这样才迷人,才值得我们去投入和付出。斗智斗勇而已,我们面临的一切,敌人也面临,同一条起跑线,看谁笑得多罢了。”

    “哼!”

    说完,**消失了。

    他感觉自己说的够多了,也做的够多了。

    还有愤怒想不开的,那就是愚蠢了,包括四个编外圣人。

    他们就是愤怒也要忍着,想好了办法之后报复回来,要是放不下愤怒,那就不值得自己去管他们。

    **走后,十六人想了很多。

    魔道面临的圣人增多,又因增多而出现矛盾,今后的正道也会面临。

    同样,正道圣人多了,也会有站出来和正道大势力要利益的,魔道只不过先遇到了而已。

    所以未来很精彩,也很乱。

    **的意思是,你们接受不了的话,趁早放弃吧,洪荒是勇者的游戏。

    愤怒、实力弱,还想要更多?那就属于‘无脑’。

    yé hé huá四人明白了,先忍了。

    谁叫自己打不过上古二毒,打不过就忍着,叫惨叫也没用。

    这是一堂血淋淋的现实课程!

    四人上了一课。

    …………

    胜利的冥河和鲲鹏分开了。

    冥河回到了自己的老巢。

    蚊道人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大哥怎么样?”

    “一切顺利!”

    “呵呵,我白担心了,这是必然。”

    “无妨,虽知道是必然,但忍不住担忧是人之常情。”

    两兄弟高深莫测的一阵寒暄。

    过后……

    “二弟,为兄掌控的属下和地域更多了,你可以放心大胆的去策反魔道中人加入zì yóu者联盟,记住,道尊的交代第一重要。”

    “放心吧大哥,我知道怎么做。就是难为大哥了,大哥要给小弟兜着。”蚊道人感激道。

    “无妨,你我两兄弟不说两家话,谁都不可信,但二弟你,为兄岂能不信?”

    “大哥!”“二弟!”

    “大哥!”“二弟!”

    “……”

    两人深情对望,基情满满。

    洪荒很奇葩,到处是背叛和残酷。

    但又处处是生死与共和情意。

    冥河就是这样的人,对外人对敌人,他残酷的令人发指。

    但是对二弟蚊道人对他在意的人,他有不惜性命,真的很极端。

    “二弟,这不仅是你的事,也是我们兄弟的退路。”

    “你还不了解为兄?什么正道、魔道,为兄只信自己的道心,我愿意是正就是正,我愿意是魔就是魔。阵营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得到的好处;因此,哪怕我在魔道失败暴露了,有二弟你在zì yóu者联盟壮大,我到时候也不怕没去处,所以大胆放心的做。”

    “放心吧大哥,我知道。这是道尊给你我两兄弟的考验,只要我们做成了,就能和道尊跟近一步。”

    蚊道友又道:“这洪荒什么劫难,什么大气运之人都不重要,太多了,最重要的始终是道尊的意志,只要道尊支持我们什么都不怕。”

    “善,二弟你能这么想就对了,什么都不重要,道尊最重要。所以我们何惧?”

    两人对视一眼,一种你知我知的默契。

    其实还有一句:不是道尊最重要,是实力最重要,而太初实力最强,所以太初最重要。

    冥河根本不是什么投靠魔道,而是为了自己而已,此外还有太初之前对蚊道人的布局。

    这才是他加入魔道的原因。

    有好处,有气运,还能得到太初的喜欢,他岂能不认真。

    …………

    另一边!

    鲲鹏回到了妖师宫!

    “老爷怎么样了?”

    这是鲲鹏最信任的童子童女,也就是此前混鲲的道童和道女。

    “事情成了,你两人速去加入zì yóu者阵营吧,记住我的交代,那里是我们的退路。可能永远用不到,但是不能不防备。”

    “是,老爷。”

    旋即,童男和童女两个准圣后期的高手离开了。

    鲲鹏不是傻子,天行者是什么人?

    是道尊看重的人,而天行者新生经历了什么,自己恰好知道。

    所以他肯定,正魔平衡才是道尊的目的。

    那么助力道尊,就是最正确的事情。

    此外,正道那帮人到了此刻,难道他们傻?

    他们不知道道尊的意思?

    他们知道的,但是他们身不由己,或者说,他们怎么选不重要。

    说起来很复杂,其实很简单。

    正道的‘责任’,就是站在正道阵营,加入zì yóu者联盟反而是破坏。

    鲲鹏冥河不一样,两人要是有七大势力那样的实力,两人也会站在魔道对立敌对。

    就因为两人孤家寡人,所以加入了能获得更多好处的魔道。

    借助魔道,实现价值和进步,然后实现价值的同时,找好退路。

    退路就是zì yóu者阵营。

    和正道翻脸,不怕,还有魔道。

    但是和魔道也翻脸了,退路就是zì yóu者联盟了。

    一边在魔道赚好处,一边找退路,不得不说两人玩得很溜,也很洪荒规则。

    结合前面**说没办法,现在呼应起来了。

    和鲲鹏冥河闹翻了,两人完全可以老子不伺候了。

    所以这才是最无解的,**圣人说没有任何办法,就是这个原因。

    洪荒不是一家独大,是多方牵制多方均衡,还有至高的平衡,没有绝对的绝路的。

    “轰”

    “喝!”

    “接我一招!”

    在巫族大本营,归来的玄龟惊讶的和一光头大战。

    越战玄龟越是惊讶,这对面的光头不是别人,是祝融。

    祝融为何成了光头?

    是因为祝融xiū liàn《盘王玄功》到了最后一步,即将肉身法则成圣。

    巫族没有元神。

    但是,后来有了。

    太初进阶无极后,能给巫族凝聚元神的gōng fǎ了。

    不过综合了一下发现,有了元神还不如没有元神的肉身成圣,毕竟洪荒衍变很快。

    更好的办法是,法则感悟容纳肉身,而不是费事的凝聚出元神,除非烛九阴那样的盘古元神。

    否则凝聚元神的时间,还不如肉身容纳法则肉身成圣。

    太初和烛九阴等一合计,祖巫选择了不去追求元神,肉身证道吧。

    这是巫族现在走的路。

    不过,肉身证道,等于感悟法则的混元金仙路,比起斩三尸难了很多。

    这才有了,巫族气运强大,祝融、共工、玄冥等,不弱于东皇,甚至强过青帝、雷泽,依然还没证道开天的原因。

    难是难了点,祝融终于法则容纳肉身圆满,要开天证道了。

    不过,有点不同。

    祖巫证道开天后,会诞生元神,成就圣人的一刹会诞生元神,元神融合小世界和元神修士达到一致。

    因此比起元神证道开天,这种肉身证道的更难。

    烛九阴想到了办法,佛门的一念成佛,不亚于一念成就元神,差不多的方法,对巫族很有吸引力。

    所以在烛九阴的劝说下,在祝融、共工、玄冥等人的尝试下,发现佛门的一念成佛心法,果然对巫族证道开天成就元神世界帮助很大。

    所以,近来祖巫们,都在感悟佛门的心法。

    修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道心,巫族早就没了诞生初期那种桀骜,和看谁都看不上眼。

    现在他们依然是盘古后裔,依然很骄傲,而骄傲的同时更变通了。

    学习佛门心法,他们没有任何反感。

    至于玄龟,属于圆满了,闭关迈出最后一步就能证道开天,因此,他和凤舞在羽化岛留下了分身后,回到了洪荒仙界巫族,打算闭关一阵后证道开天。

    结果,他的回归,祝融最近佛门心法感悟很深,和他较量了一场。

    玄龟圆满了,要是能和祝融战个平手,代表祝融也差不多了。

    两人一番大战。

    “玄龟,怎么样?”祝融兴奋的问道。

    此前他不是玄龟的对手,这次发现差不多了。

    “秃了,也强了。”

    玄龟‘诚恳’的道。

    “哈哈……”

    之前,他和共工共同xiū liàn佛门心法,两人进步差不多,甚至共工更快。

    这叫祝融很生气,比谁弱也不能比共工这水货弱。

    他终于找到了办法,办法就是和佛门一些僧人一样,弄成光头。

    祝融一阵大笑:“我就说嘛,佛门秃驴的光头有用。你看,我也光头了,果然比共工进步快。”

    最后一脸得意的道:“你说的很对,我秃了,但是我更强了。”

    玄龟:……

    ……

    ps:我山东的,下雪了,真冷。南方的朋友冬天真幸福。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