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权门婚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81章 不想做妹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元宵佳节,整个广场都是灯火辉煌,人潮汹涌,何景行看着那很快就要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不由自主地迈开了脚步。

    “景行,”叶水仙叫住他,并且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你去哪?这里人太多,我怕跟你走散了。”

    这一拉,何景行回了一下头,再望过去的时候,那个背影已经不见了,怎么都找不到了。

    “我对这里不熟,我怕走散了找不到你们,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何景行没有追上去,他放弃了那个背影,默默地回到原点。

    叶水仙慌乱的心慢慢安定下来,伸出去的手,顺其自然地挽上了何景行的胳膊,她更加靠近了他,整个人几乎是贴在他手臂上的,她踩踩脚,柔声念道:“好冷啊,这里比伦敦冷多了。”

    何景行有些别扭,但听她这么说,他也不好推开她。

    这一年来,他是明显地感觉到叶水仙对他的关注程度大大超过了他的认知,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她经常主动地跟他做一些让他家人误会的举动。

    他真的真的一直将她当做妹妹看待,他们四人从小一起长大,在越南那个复杂的环境里,他们生死与共,他们从小到大所承受的痛苦和压力都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可他们之间,是彼此相通的,是最可以互相理解的。

    如今,另外两个都已经去世,只剩下他们两人,他们更要彼此珍惜。

    再则,叶水仙无父无母是个孤儿,作为多年的兄长,何景行不可能放下她不管的。

    试问有哪个哥哥,会放下妹妹不管呢?

    叶水仙挽着他的胳膊,身子贴了过来,连下巴也靠上了他的肩膀,“你看,他们都玩疯了,南南真可爱啊,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拥有像南南这样可爱漂亮的女儿。”

    这样的举动真的太过亲密,何景行无法接受,他也怕她再有更加过分的举动。

    于是,他扯开了她的手,默默地离开两步,将两人的距离拉开到安全的距离。

    叶水仙心中好生失落,很明显,他这是在拒绝她。

    那一次在酒吧,他喝醉亲吻了她,围观的人都以为他们是热恋中的情侣,可谁又知道,在他抱住她的刹那,她分明听到他在她耳边轻轻地唤了一声“小雪儿”。

    小!雪!儿!

    他竟然这么亲昵地叫傅白雪,她嫉妒到发狂。

    后来,他还是顺利地离开了B市,她心想着,他们还没有开始,感情还处于萌芽,这一分开,肯定没戏,他还是属于她的。

    她没想到啊,这一年来她软磨硬泡暗示明示,却始终不能改变自己在他心目中的位置,他只是把她当妹妹,什么妹妹,她才不要当妹妹。

    现在回到了B市,他和傅白雪的距离这么的相近,她怎么能不担心?

    叶水仙并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又不是第一次被拒绝,她都习惯了。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傅白雪挽着母亲的手,紧跟着前面的人潮,渐渐地往别处走了。

    今夜的元宵灯会太过热闹,她看得眼花缭乱,思绪也很凌乱。

    太意外了,他怎么回来了,不知道他只是回来探亲,还是怎么。

    可是又不意外,他和叶水仙终于在一起了,是不是快要结婚了?还是已经结婚了?

    她不确定这许多的事,她只是觉得,在看到他们亲密相依的那一幕,她的心脏依然止不住地钝痛起来。

    过去的日子里,有无数个夜晚,她都会梦见她在迈阿密遭遇的事情,被绑架,被关押,逃跑,摔落悬崖,在山洞里绝望地躲着,但更多的事梦见与他在山洞里的点点滴滴,那一段日子所经历的事情,离奇而又精彩,恐怕她一辈子都忘不了。

    怎么忘呢?很难忘记!

    这些事,这个人,她都很难很难忘掉。

    “雪儿,你干嘛发呆啊,走路还发呆?”

    “啊?没有啊,哪有发呆。”

    “那你怎么抬头看灯,这么好看。”

    “呵呵,看灯,看灯,我在看啊。”

    幸好这繁忙的灯会,幸好这拥挤的人群,幸好这美满的节日,让她很好地隐藏了内心的痛苦,也让她暂时地选择性地不去想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雪儿,你跟你爸那个学生交往得怎么样?”

    “……妈,我们没有交往。”

    “没有?上次你不是还带他回家吃饭的吗?”

    “不是跟你说了,我们一起做实验,我就是感谢他帮了我,所以才请他吃饭的呀。”

    “啊?这不是你带他回家的借口吗?他还带了东西的。”

    傅白雪真快被气死了,“我们根本就没有交往啊,他是爸爸的得意门生,徒弟第一次到师傅家吃饭,带点东西不是很正常吗?”

    “唉,害我白开心一场。”

    “……”

    ——

    自从他们回来之后,叶水仙就表现得特别殷勤,白天何远何景行父子出去工作,她就在家伺候爷爷奶奶,把两位老人哄得心花怒放。

    叶水仙现在会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了,交流上没有任何问题。

    她本就是一个语言天才,学一门外语对她而言并不难,她其实早就会说会看了,只是一直在何景行面前装不懂,但是,她也知道何景行是一个异常谨慎和警觉的人,她隐瞒不了,于是干脆就把真本事亮出来了。

    但是,老两口不知道啊。

    叶水仙就用学语言这一项,就成功地拉近了与二老的距离。

    不出三日,二老就对她连连夸赞,还一个劲地提示孙子要好好珍惜水仙。

    何景行很无奈,有些误会,他并不想多嘴解释,但是不解释,别人会以为他是默认。

    他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并不在意旁人的看法,但爷爷奶奶并不是旁人,是他的家人,他觉得还是有必要郑重解释一下的。

    那日,雪后放晴,阳光照射在雪面上,反射出来的光让屋子里看起来更加亮堂了。

    那日也正好是工作室的公休日。

    早上,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早餐,有西式的面包片和培根,也有中式的油条和豆浆。

    “工作室什么时候可以开张?”何长卿问道。

    “已经筹备得差不多了,只是还没正式开张就接到了几个大单子,大家都比较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