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感叹世事难料,陆辰的手机响了,还是个视频通话,来自他的师妹。 按了接听键,手机荧幕上出现了一张漂亮的脸蛋,“喂喂,二师兄。” “嗯……找到大师兄了?” “找到了……我们都在南美。” “你们还在南美?我以为你们都开始没羞没臊的生活了呢!” “哎呀,我们没羞没臊很多次了!先不说这个,我们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 “哦?什么东西?” “等着,给你看一个东西……” 陆辰等着那边操作了一下,荧幕上出现了一个画面,这是一个洞,洞口弥漫着白色的烟雾,烟雾呈现螺旋状,氤氤氲氲的,烟雾整体是个大漩涡,但仔细看去,里面又有无数个小漩涡。 陆辰挑了挑眉毛,“这是在哪?” “说不好,在南美雨林里,大师兄一直在这。我让他跟你说。” 不大一会儿,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出现在荧幕上,陆辰被吓了一跳,“我勒个去,大师兄,你怎么特么像个野人?” “师弟!你特么听我说,我说我特么都活了几千年了你信吗?” “我信!”陆辰笑道,“我都活了几万年了。” “滚粗,我说的是特么真的!我特么好不容易才回来!差点特么死了!几千年呀,我都要疯了。” 陆辰皱了皱眉头,“你先别疯,把话说清楚。” “刚才给你看的那个鬼地方,我特么下去过……那里面特么的有个世界,狗屎一样的地方,我花了几千年,才回来。你特么懂了吗?” “你丫看小说看魔怔了?” “卧槽,我说的真的!” “那你有没有修炼几千年然后破碎虚空?” “老子不破碎虚空怎么回来?” 陆辰哈哈大笑起来,“那你现在牛了?是不是一个人能打我三个了?” “……好像不行,在这个世界,我的实力没什么变化。” “二师兄……”胡玲玲的声音传来,“大师兄实力没什么变化,我验证过的。” 陆辰笑了笑,“大师兄,张嘴给我看看舌苔。” “看舌苔干什么?”荧幕上的“野人”张开嘴,把摄像头凑到自己面前。 陆辰看了看,然后说道:“再给我看看眼睛,自己扒开眼皮。” “野人”照着做了。 陆辰看完,说道:“大师兄,几千年什么的,不可信,但是那个洞恐怕真有问题,你现在的舌苔和眼睛,就像是被人全身麻醉之后刚刚苏醒一样。” “嗯?你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可能被麻醉了,或者说是昏迷了,什么破碎虚空,是你丫的梦!”陆辰说道。 “嗯?这……这怎么可能?我被麻醉我自己不知道?” “你都被麻醉了还知道个屁!”陆辰说道,“你们赶紧离开那个洞,先回去,把娃生了,然后咱们一起去看看。” “生娃?”胡玲玲的声音响起,“二师兄,你开玩笑呢吧?我还青春年少呢,没玩够呢。” “生了娃丢给你爹,然后你还不是想怎么浪就怎么浪?你爹忙着看娃,也就没心思管你了。” “有道理……哈哈,还是二师兄聪明……大师兄,咱们生娃吧。” “师妹……你……你轻点!” 眼看荧幕上的画面不可描述了,陆辰赶紧关了视频,摇摇头,“这两个活宝!不过……那个地方确实有点意思,气流组成的图案,似乎隐隐有些规律。等找个时间去探一探……” …… 以前,陆辰是很喜欢探险的,但是现在,总有些留恋这花花世界,确切的说,是留恋这百媚千娇的红颜吧。 人不风流枉少年呀! 第二天一大早,陆辰本来想问问沈夕颜有没有出去玩的计划,但是很不巧,沈夕颜和唐琪琪两人一大早就去玩骑行了,有时候,对于女孩子来说,有闺蜜就行了,至于心仪的男生,可有可无。 陆辰刚遗憾的叹了口气,秦雨诗的电话打了过来,约陆辰打麻将,三缺一。 反正闲着也没事,而且去秦雨诗那,兴许还能练练瑜伽呢,于是便欣然赴约。 三缺一的三是秦雨诗,程雅秋和南宫月月三人。陆辰就是缺的那个一。 和这三个美女打麻将,陆辰可是一点也不客气,很快就把她们赢的脸都绿了。不仅兜里的钱都没了,一个个还都倒欠了陆辰不少。三个美女输的气急,开始耍赖,陆辰只好一斗三,个中细节,不足为外人道也。 本以为晚上能四个人一起做瑜伽,但是傍晚时分,沈阔海的电话却打了过来。 陆辰接了电话,“喂,沈叔叔,有事吗?” “小陆呀,晚上在家吃饭吧,叔叔有事和你说。” 沈阔海对陆辰一向不错,陆辰也不好意思拒绝,便说道:“好,我一会儿就过去。” 又和三女闹了一会儿,陆辰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先回家一趟,把身上的一些长头发,口红印什么的都处理了一下,然后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去了沈家。 沈夕颜和唐琪琪刚从外面疯回来,正在楼上洗澡,沈阔海和沈晓瑶在家。 陆辰今天总觉得沈阔海看向自己的目光怪怪的,寒暄之后,他忍不住问道:“沈叔叔,你是不是有事找我?” 沈阔海摆摆手,“等吃完饭再说。” “呃……好。”陆辰心里有点忐忑,暗暗嘀咕,难道自己和夕颜那点事让沈阔海知道了?他当爹的,心里有点不愿意?可是自己和她,只是八字刚刚有一撇而已呀! 这次晚饭,除了丰盛一点之外,和平常陆辰来蹭饭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同。 饭后,沈阔海笑了笑,说道:“陆辰,夕颜,到我书房来,我有话对你们说。” 沈夕颜和陆辰不明所以,跟着沈阔海进了书房。 关上门,沈阔海正襟危坐,看了看陆辰,又看了看沈夕颜,脸一沉,说道:“陆辰,你和夕颜交往,我不反对,但是你们年轻人做事要考虑后果!虽然你们两个早就订婚了,但是你们现在都还在上学,怎么能那么不注意?陆辰,你这样让夕颜还怎么上学?夕颜,不如你休学吧,和陆辰赶紧把证领了,我办个酒席,总要在显形之前,把婚宴办了!总不能大着肚子办婚礼吧。” “呃啊?”沈夕颜一脸懵逼,“爸,你在说什么?” 陆辰愣了片刻,隐隐明白了沈阔海的意思,也想到了沈阔海这么说的原因,他轻咳一声,扯了扯沈夕颜,说道:“夕颜,陈才英那小子该不会不守信用吧?” 沈夕颜一愣,“嗯?啊?爸……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沈阔海微微一笑,“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可不是听到什么了,我问你们,你们两个小家伙,还想瞒我多久?” 他一边说,一边拿出了一张皱巴巴的化验单,正是陆辰造假的那张。 看到这张单子,两人都明白了,沈夕颜都快哭了,这张单子,后来是唐琪琪拿着的,她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对着单子上的一个个项目上网查资料科普去了,沈夕颜一再叮嘱她,看完之后就赶紧撕了扔了,最好丢马桶里冲走。可是显然,唐琪琪没有做到,连撕都没撕! “爸……这单子是假的,我没有那个怀孕呀!”沈夕颜苦着脸说道。 “假的?”沈阔海眉头一皱,“这是你兰姨在垃圾桶发现的!如果是假的,你为什么要扔掉?夕颜,我理解你们年轻人,就算是有点太早,但是千万不要做那种伤身体的事情!” “哎呀,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沈夕颜急的都快哭了。 “别着急,我来说吧。”陆辰在下面握住了沈夕颜的手,对沈阔海说道,“沈叔叔,是这样的,这件事,要从陈才英说起……” 陆辰把造假单子让陈才英死心的事情讲了。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多心了,不是真的就好……”沈阔海说道。 虽然沈阔海是这么说,但是陆辰觉得他的表情实在是有点奇怪,怎么好像有点遗憾的样子?忽然,陆辰心里一动,他刚才说的啥?我和夕颜早就订婚了? 啥时候? 谁订的? 我咋不知道? 想到此,他忍不住看了一眼沈夕颜。 沈夕颜也想起了这一句,看了看陆辰,然后两人一起看向了沈阔海。 “沈叔叔……”陆辰咽了口唾沫,“你说……我和夕颜订婚了?我怎么不知道?” “爸……爸……你刚才说什么什么订婚了?” “呃……这个……”沈阔海哈哈一笑,“这事,一直没告诉你们两个小家伙……我和陆辰的师父其实早就认识。你们的婚事也是早就订下的,而且,还记得你们相亲的事情吗?那就是安排你们见面的。” “相亲?和陆辰?” “相亲?和夕颜?” 两人对望着,四目相对,忽然一起指着对方。 “那天不是你?” “那天不是你?” 看到这一幕,沈阔海忍不住又笑了,“是啊!你们两个鬼精的小家伙精到一起了,结果精明反被精明误,竟然全都找了个替身去!” 陆辰听得很想给自己一个嘴巴,是啊,精明个屁呀!差点错过这么好的一个老婆! 他赶紧对沈阔海说道:“沈叔叔,这事……是我错了!我不该找替身的!我很喜欢夕颜!真的。” 沈夕颜立刻白了陆辰一眼,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手还被她攥着呢,便想抽回来,但是陆辰攥的虽然不紧,她却也抽不回来,气的在下面踩了陆辰几脚,低声道:“放手,讨厌鬼!快点!” 陆辰微微一笑,低声道:“不放,以后都不会放了,你是我老婆。” …… …… (全文完) 本来这本书的内容不仅仅是这么多,但是有一头叫做“河蟹”的巨兽太过凶猛,如果按照之前的大纲写下去,肯定会被巨兽吞的一点渣都没有。如果完全改变大纲和内容,对我来说实在太痛苦,而且相当于重新设计一本书,那还不如写新书呢。不管怎么说,陆辰这个花心大萝卜终于意识到自己最爱的人是沈夕颜了,本文重要的感情线圆满了。至于有读者念念不忘的周雅雯生日上会发生的事情,按照初心写吧,那肯定会被巨兽吃掉,所以,还是大家脑补吧,周雅雯穿着洁白飘逸的舞裙,翩翩起舞,然后……咳咳。 感谢一路陪我走来的读者朋友,可能是因为文风的问题,老狼这写作之路并不顺畅,接下来,老狼会注意这个问题,至于新书,正在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