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旷世公子 >

第599章 黑暗来袭

    如此简单的与香湘道了别,他强忍着伤痛的心情快步离开了这里。

    回到房间,筱晓正站在门口,见他远远走来,迎了上去:“都说完了吗?”这时的她显得比以前温柔的多,这从她说话的口气中就可以明显听出来。尽管曾经跟她产生过一段摩擦和纠葛,但那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了,玄天乐早已摒弃了之前心中那份厌恨。

    他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又有谁会了解他心中的苦闷呢。筱晓看着不懂,玄天乐诧然问:“你怎么站在这里?为什么不进去?对了,你不是说要来陪芙儿的吗?”

    筱晓不自觉的耸了耸肩,说道:“她心里总是想着你,我去又能顶什么用。完事去通知我一声,我回房里等你们!”

    玄天乐瞧了一眼她的背影,突然感觉她最近真的好奇怪,好像变了个人似得,不论言谈还是作为都与之前那个她迥然相反。不过这样看起来她才像个女人。想象之际已经跨入门内,举目一望,雅芙就坐在桌子旁边,侧对着门口,桌上还有一盘盘渐渐凉却的饭菜。他刚进门时,雅芙正用手绢擦着脸颊,很像是在流泪。听到门口有声,她立时收起手绢,起身恭迎道:“公子,你回来了,快坐下吃饭吧!”说着给他让了个位置,饭菜桌椅摆得井然有序。

    玄天乐很诧异,一路走近,目光不曾从她脸上移走,他问:“芙儿,你怎么了?”走得越近,她面颊上的湿润就显得更加明显了,红红的眼圈,显是方才哭过。他下手摸了摸她的脸蛋,果然湿湿的,“芙儿,你……你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事了?”

    他竟如此愚钝的问出这样的问题,若换做是筱晓早对他大发雷霆了。雅芙微微俯首,刻意掩饰显露出来的悲伤,长叹了口气,又道:“公子快些吃饭吧,今天我们就要上路了,不能再在这里继续耽搁下去了。”她并没回答他的问话,自顾自的讲完转身收拾着床上琐碎的行囊包裹。

    玄天乐的手定在半空,目光随着她袅娜的身影而动,倏忽间仿佛缺少了什么一样。难道两人之间真的产生隔阂了吗?往昔那对亲密的令人艳羡的爱侣,如今真的要产生分裂了吗?

    一大早儿就碰见她冷然的态度,玄天乐心里确实不是个滋味,想要发火可对着她那默默哀伤的背影,他无论如何也张不开口,可他依然笃信自己没有做错。他冷静了下来,悄无声息的坐在了座位上,拿起筷子,看着桌上热气已散的饭菜,却怎么也下不去手。半晌,只好咽了口吐沫,撂下了筷子。

    “呦,吃饭呢?”声音传来,林少灵踏进门内,潇洒地走了过来,围着桌子盯着摆在上面的饭菜左看右看:“哎呦,这么些好吃的呀,肯定是弟妹一整早的功劳吧!嘿嘿,还是你小子有福气呀!”

    林少灵一番话听得他面红耳赤,愧疚感顿时涌上了心头。南宫雅芙转头微微欠身,叫了一声:“林大哥。”林少灵笑嘻嘻的扬了扬手:“哎呀,咱们之间还客气什么!唉?不过,弟妹今天看起来气色不太好呀?怎么感觉你们两个好像吵架了呢?”他滴溜溜的眼珠子在眼眶里左右一游,随即笑道:“怎么可能,你俩平日里相亲相爱的,叫我看的心痒痒,又怎么可能会吵架,你说是不是?”

    玄天乐尴尬的笑了笑,接着问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是有点事!”他突然想起正事来,说道:“这不,咱们不是要分开了嘛,我就过来道个别。咱俩是兄弟,但却从未以拜把子的方式来证明,今天时间紧迫,也就免了。不过这条腰绳,咱俩得彼此交换!”

    玄天乐不明其意,瞪着诧异的眼珠问道:“交换腰绳?这是什么意思?”

    林少灵胡乱的思索了下,不耐烦道:“哎呀,我也说不清楚,这是我们这儿的规矩,作为兄弟不仅要交换腰带,还要将彼此的系在腰上,以此来证明兄弟之间的情谊。”

    “哦!”玄天乐半知半懂的答应了一声,说话的功夫林少灵已经把自己身上的腰带解了下来,一边递来一边说道:“把你的给我!”他一手拿着腰带另一手还需提着裤子,因为当着雅芙的面,多有些难堪。玄天乐信手将自己身上的腰带解了下来,两人交换,各自系好。林少灵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说:“兄弟,祝你一路顺风哦!路上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久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哦,对了。天琪她身体不太舒服,所以就不来看你了,收拾好了行李你们就走吧。”

    玄天琪的状况令他有些担忧,他追问道:“我姐她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嗨呀,没事儿!她身边还有这么多朋友陪她,能有什么事,安安心心的干你那边的事就好了,不要胡思乱想!”

    “那你一定要替我照顾好她,千万不要让她再吃苦受累!”

    “嗨呀,哪那么啰嗦!把心思放在你这边的事上就得了,天琪这边我自会照顾好的!放心!”他又拍了两下他的肩膀,情深意重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那就这样吧!咱们后会有期!弟妹,后会有期了!”

    看着林少灵离开,玄天乐刚刚暖起来的心房又渐渐开始失落。不知怎地,这时与南宫雅芙相处在一起,不再像以前那样温馨、美满了,全然失去了当初的激情与感觉,反而觉得硬生生的,叫人心里别扭。

    对着这一桌丰盛的菜肴,他再无咽下去的胃口,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筱晓突然来到。

    “喂,你吃饭的速度还真快耶!这么长时间一个饭粒儿都没咽下去?哎呦,真厉害!”她一边用话讥讽他,又摆出大拇指的姿势,更为她的嘲讽添上一笔色彩。玄天乐红着脸用憎恶的眼神瞪着她,她却不以为然,继续严正道:“现在都已经辰时了,拜托你快点吃好不好!要做什么事就干脆利索点,别总是犹犹豫豫的!”

    她的话顿时点醒了玄天乐内心的疑惑,其实他一直都在为自己将要做的事感到踌躇,也经常为已做过的事感到懊悔,可是人生哪里有那么多时间来容他仔仔细细的考虑、斟酌?只要感觉这样做是对的,那么就坚持下去,即使在别人看来你是错误的,只要你在心里认可就好了。

    他登时眼前一亮,仿佛万缕明光照射在他的眼前,他在心中暗暗默许这一说法,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筱晓有些惊诧,不解道:“喂,你没事吧?神神叨叨的,不会是中邪了吧?”她摆出一副忌讳的表情,转身出了房间:“快点吃,我在外面等你们!”

    他恍然大悟,却又感觉忘却了什么。放下筷子,他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的雅芙,她显得十分安静,活像一尊玉女像,只是秀荣之上增添了几分忧愁与沮丧。对着她的哀怨的脸庞,积攒在他内心的怨恨与气恼全部被压制,他顿了顿,放轻了声音,叫道:“芙儿!”

    声音换来她的注意,她从幻境中恍然醒来,淡淡道:“怎么了?”

    他憋了好半天才说出口:“芙儿,谢谢你一大早起来为我忙活,但是我实在没有胃口……”

    雅芙眼睛眨了眨,弯而上翘的睫毛上下飘舞:“哦,既然吃不下就不要勉强了。东西我都已经整理好了,公子准备好了吗?”

    “好了,都准备好了!”实质上他什么都没做,一切都是由雅芙在打理。

    出了北冥府,只感觉换了另一片天地一般。此次出行除了玄天乐和南宫雅芙以外又额外添加了一个筱晓,而原本跟随南宫雅芙的飞燕却伴同在玄天琪那一队伍当中。按理来说筱晓是北冥府的人,应该参与北冥家族的活动,但她却不愿与那两个大哥在一起相处,其中也许还有几分对玄天乐的不舍,所以就跟来了。

    看着东方的太阳冉冉升起,将至正中,三人只得加快脚步,赶赴林少宗所绘地图中的长江一带,未知村庄。轩辕山庄原本就在北冥府的东南方,但正因为这条纵横东西分割南北的长江,才使南北之间通往的道路割断,而据说唯一能通过这条长江的必经之地就是地图上这个不知名的村庄。

    玄天乐收起地图,看了看太阳的方位,最终把手指定在西南方,“应该就是这个方向!”

    这一早上雅芙的精神都不在正位上,恍恍惚惚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筱晓已经迈步开始走了,玄天乐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挽住了她纤细的胳膊,“芙儿,我们走吧!”

    雅芙微微**,被他紧紧拉着手,想抽也抽不回,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刚刚结识时一样。

    踏上这条路也不知结果会是如何,连玄天乐自己都觉得每天的生活就像是在玩儿一样,哪里有紧张的气氛,就好像魔帝来临会倾覆人间是一场天大的笑话,说出来或许会令人震惊片刻,但过后却又都会恢复往然那般平静。但是事实上却并不同想象那般简单容易,短短数日里魔帝的作为突飞猛进,几次因为禁不住贪婪和欲望,想要从魔界通往神界的隧道,神魔之井通达神天,但都被神界诸神压制,之后他便不再上天骚扰,但这已然为神界敲响了黑暗来袭之前的警钟!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