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旷世公子 >

第664章 师父

    大地都因为几人的动静被震的轻微颤抖开来,悬崖上碎石不断掉落,地面之上,裂开了一道又一道口子,岩浆澎湃涌出,炙热无比。

    场面极为轰烈,此时此刻,当真犹如地狱一般。

    五人缠斗在一起,激烈霞光不断犹如光束一般向四周轰射,掌拳轰击在一起,响起雷鸣般的声音。

    “鱼老,杜十娘,将这小子禁锢住,我来抽取他体内的东西。”汪克喊道。

    龙阳一听到这话,微微皱起眉头来,猛然后撤一大步,用力的将天龙戟挥了下去,顿时,狂暴的气息犹如龙啸一般向周围鼓动,一头苍天火龙呼啸而出,朝着对面三人咬去。

    “攻击我来对付,你们两个去拦住他。”汪克爆喝一声,便是快步向前,一爪惊天,压向火龙,此刻,汪克又食用了一颗那种丹药,气息庞大。

    鱼老和杜十娘冷笑,便是跨步而出,杜十娘的鞭子犹如盘蛇一般,朝着龙阳攻击而去,而鱼老的剑更是犀利,夺空而出,竟是幻化出无数小剑,噗噗噗不断朝着龙阳射去。

    龙阳猛吸一口气,天玄火体,冰雪铠通通出现。

    血天使也不敢示弱,暴戾无比,也是飞天而起,拳影与迎面而来的鱼老和杜十娘斗在一起。

    此刻,汪克阴冷至极,一爪夺空劈下,气势逼人,爪未落地,地面倒是塌陷了很多,一下抓在龙阳释放出来的火龙身上。

    “小子,乖乖投降,你以为你杀掉了我吗?我们之间的差距不是简单可以弥补的,而且你居然发现了血天使,那你就更不能活了。”

    这话被龙阳听到耳朵里,顿时便明白了什么,汪克一定与嗜血圣教有着某种联系,咬了咬牙,杀心更浓烈了,只要与嗜血圣教有关系的人或事,龙阳都不能容忍,浑身斗武之力再一次加持,火龙的体积在一瞬间更加膨大了。

    轰天巨爪从空中劈落,犹如杀神降临一般,带着人无穷的杀意。

    击打在火龙身上,竟是激荡起惊涛骇浪般的波动,火龙嚎叫了一声,在瞬间,变成火光向四周射去,整个龙身也变得支裂破碎起来。

    龙阳脸色难看起来,猛咬了咬牙,誓死不服输,天龙戟再一次挥出,一道金虹轰出,犹如激光一般。

    “小子,你可真是要强啊,可是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你这些都是徒劳。”汪克阴森万丈,左手为拳,右手为掌,从天而降。

    “我左手星陨石拳,右手混元霹雳掌,看你这一次往哪躲,乖乖交出武火。”汪克怒声道。

    顿时,一掌直压龙阳的金虹而下,另一只拳头直直轰向龙阳。

    龙阳脸色难看,袭击而来的拳头速度极快,根本无法躲闪,游龙步已经不行了,只好加强天玄火体,顿时,人玄火咆哮起来,冰雪铠上的尖刺更加长起来。

    哄一声,金虹与掌芒齐齐抵抗,拳头则是重重的朝龙阳击了过去。

    龙阳的胸腔内一股热血沸腾,仿佛要夺体而出似得。猛地咽下一口气,斗武之力在此刻汹涌,在他的身躯周围形成一层光壁屏障。

    “真是太天真的,哈哈,不过你就要死了,我就来告诉你为什么你会死?本来丹仙古路只是想利用你一下你,可没想到居然被你这废物逆袭,当初真是不应该。更加没想到你真的在那丹仙古路之中找到武火,这倒是让我跌破眼球,栋儿曾经也进去过,可就是没有发现武火的存在,不得不说,你的运气真好啊,如今你杀了栋儿,死劫难逃,就乖乖让我抽取龙火,留你个全尸。”汪克阴冷笑道。

    “休想。”龙阳紧咬着牙,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水,看起来十分难受。

    “嘴硬,那我就杀了你再去取火吧。”汪克怒道,拳芒鼓动,绽放一股杀气。

    咔擦几声,那光壁屏障之上,竟是泛起了道道裂纹。

    “小子,我星陨石拳是地阶战技,而且我吃了暴尸丸,你以为你能挡住,笑话,给我去死。”

    哄一声,地泵山裂,地面的碎石块激荡飞去,道道沟壑出现,两者对抗的反弹力将地面掀起,岩浆不断,火海汹涌。

    终于龙阳撑不下去了,被轰飞了出去,不过游龙步转动,才不至于太过于狼狈,猛然后撤几步才停了下来,随即脸色凝重看着眼前之人。

    而血天使终究斗不过两名混元境强者,此刻被压的节节败退。

    地面依然在汹涌着火焰,不断有岩浆喷出,悬崖依然在掉落碎石,光芒超级耀眼,此刻,若是从天启古墓上空俯视下面,就会发现这块悬崖其实只是山脉的一部分,而若是仔细观察这山脉,就会发现,这山脉就好像一个人躺在地面上一样,不过此刻悬崖被毁,人形山脉的头也没有了。

    天空漩涡不断转动,雷鸣声轰烈。

    汪克继续节节紧闭,不过每一次都龙阳狼狈躲避,因为龙阳知道,自己不能死,就算坚持也要活下去。

    “小子,去死。”汪克的一声爆喝刚刚落下,一声惊天巨响传了出来,整个空间都是颤抖起来。

    众人大惊,抬头四处看着,天空上的漩涡越来越庞大,在他的旁边,一道天之裂痕出现,极为狰狞,闪动巨大的光芒,在悬崖之上,那些宝器们都在徐徐颤动,突然,一道闪电劈了上去,瞬间,宝器们犹如活了一样,更加猛烈的震动起来,紧接着竟是发出嘶嘶的声音。

    此刻,整个悬崖上插着的宝器都在一瞬间腾空而起,漂浮着,漫天都是飞翔着的宝器。

    而后,宝器们居然各自组合在一起,组成一个又一个人形兵器,斧为头,剑为胳膊,矛为身子,刀为腿,密密麻麻的,竟是上千多个。

    “宝器阵?居然是宝器阵,这是上古大阵啊,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快跑,这些聚集了宝器的人形怪物极度凶残,你会被瞬间削成肉末。”梦溪惊道,

    汪克看到这一幕,也是脸色难看,顿时转身便是逃窜,他知道在这么多人形兵器之下,自己会被秒杀的。

    鱼老更不是傻子,老奸巨猾的他收剑快速离去。

    杜十娘也收起了之前的那副骚气模样,玉脸上的粉在汗水之下掉落下来,样子十分难看,顾不上去击杀龙阳,如今活命才是最重要的。

    顿时,场面乱成一片,所有人都向天启古墓的出口处逃窜,人流庞大,宛如**一般,人人呜声载道,纷纷叫喊着救命。

    龙阳收起血天使便是快步离开此地,先出这古墓再说。

    人形兵器越来越多,样子看起来都锋芒毕露,闪动金光。

    天启古墓的出口是一团光柱,以往这东西根本不怎么用,毕竟每个来天启古墓的人都是来寻宝的,不到最后一刻,怎么都不会离开,皆是被这空间排斥出去的,可如今从出口离开,倒真有些不习惯的。

    “快给老子滚,想活命一边呆着去。”一名七剑门的强者喊道,声旁的胆小怕事之人都是后退了好几步,那强者嘿嘿一笑,便是一个箭步跨上那光柱,嗖一下身子被传送了出去。

    强者具有优先权。因为实力就是一切。强者先逃生,才会轮到弱者,这是世界上恒古不变的道理。

    许久,出口处已经留下不到一半的人,但神丹境五重以上的人已经没有多少了。

    地泵山摇,众人脸上都是出现一股惧意,想要快速离开这里。

    终于,所有六重的强者离开之后,一名七剑门五重的弟子乐滋滋的刚跨上光柱,就被一道剑芒懒腰斩断,鲜血向周围喷洒。

    周围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大吃一惊,只见空中一道人影飞过,一下子跃上光柱,正是鱼老。

    “一名小弟子也敢挡老子的路,真是该死。”唾骂了一声,鱼老的身形便是被传送了出去。

    有人不甘,可什么也做不出来,人家一门之主,而自己又算什么东西啊!只好低头吞了这口闷气。

    杜十娘也是,暴戾无比,鞭子一下子杀掉好几个人,因为这些人挡在了她的前方。

    汪克速度很慢,他在等龙阳,好不容于遇到了武火,怎么能轻言放弃,这么多年来,自己饱受煎熬,如果能得到武火,自己体内的尸丹一定会被炼化,到时候一定是万人之上,林南天那个老子就不能把他怎么样了。

    龙阳速度很快,身后的人形兵器犹如潮水一般滚滚而来,恐怕龙阳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瞬间击杀在当场。

    可谁知道,龙阳刚刚迈出一大步,面前炙热的气流扑面而来,脸色大变,神龙印轰然而出。

    哄一声巨响,便是被力量反弹的后退了好几步。

    “小子,交出武火,我饶你一命如何?”汪克说道,而目光却在快要冲来的人形兵器上面。

    龙阳冷笑,汪克说的话能信才怪,恐怕一交出龙火,自己直接就会被留在这里,任由人形兵器切割,便是回了一句:“休想。”

    见龙阳这般固执,汪克脸色十分难看,要不是需要武火,早就离开这个鬼地方,眼看人形兵器流徐徐逼近而来,汪克咬了咬牙,武火他不要了,反正还能活几年,他就不信找不到龙火,便是一巨掌轰出,滚滚而去。同时转身离开这个鬼地方。

    强大掌影夺空而来,龙阳匆忙躲避,掌影猛烈,轰击在人形兵器身上,顿时,一股清脆的武器轰鸣声响起,只见那兵器一剑挥舞,掌影在瞬间被割裂成碎片,紧接着化成万道霞光。

    龙阳看了一眼,便只觉危险,自己是血肉之躯,在那剑下,恐怕连一击都挡不下吧,猛吸一口气,便是快步离开,他知道,自己想要离开此地,必定是难上加难,可是就算难,也要上去拼一下,因为这里不是他的终点

    出口处,还有十几个人没有出去,他们的心里都是十分坎坷,周围的情况看的他们胆战心惊,盯着那光柱看,心里七上八下的,生怕死在这里。

    “都给我让开,不然死。”汪克一声爆喝,夺空而来。

    那几人一听这声音,吓得纷纷后退,让出一条路来。

    汪克冷笑,便是一脚踏在光柱之上,看到不远处奔腾过来的龙阳,脸色十分阴森,龙阳此人潜力巨大,若是让逃了出去,也不一定能击杀掉,如果再让他跑了,必定成为一场噩梦,在龙火和一个非常有潜力的人之中选择,龙阳宁愿选择让这个人死,咬了咬牙,便是下定决定,拳芒鼓动,猛然在自己的身形快要消失的那一刻,将拳头轰了出去,猛然砸击在出口处的光柱上。

    顿时,出口被毁,碎石落下,光柱在瞬间便是消失不见。

    周围的人抓狂了,没想到会是这一幕,自己还有家要养,妻子儿女还在家中等候呢,怎么可能在这里死,不少男人纷纷跪倒在地,痛哭起来。

    龙阳一看出口被毁,脸色凝重起来,扭头看了一眼飞来的兵器,猛吸一口凉气,这一幕,他也是凌乱起来,人形兵器何等犀利,一击之下,根本不可能有活物,就算自己有天玄火体,能挡住一击,但龙阳也没有信心去挡第二下。

    可是,又要往哪躲啊,前方就是一处绝地,此时此刻,倒真掉入死胡同来,但无论如何都不能等死啊!有一丝希望就要抓紧,有一丝生机就要紧握。

    那些人形兵器所过之地,尽数毁灭,有菱角的山在一击之下被削为平地,见人便死,片刻之间,血液与碎石块交织在一起,血腥至极。

    龙阳见状,便是抵抗起来,不败王拳轰出,可只能将那些人形武器轰退几步,并不能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越来越多的人形武器逼近而来,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个个脸上都是恐惧之意,双眼睁的极大,全身都在颤抖,汗流浃背。

    人形武器再一次攻来,又有几人被撕成碎片,就只剩下龙阳孤身一人,可此刻,身后已经无处可躲,前方是敌人,后方是绝地,战斗不敌,逃脱更难。

    一个人形兵器速度极快,一跃而过,手中的剑径直朝着龙阳的头砍了过来,呼呼生风。

    龙阳见状,便是猛撤一步,一拳轰出,蒸腾火焰飞出,气势逼出。

    哄一声,将那人形兵器一拳便是打乱,分成了之前的模样,飞了出去。

    龙阳看到这一幕,脸上便是出现喜意,心想只要将这些东西打乱便可以,可谁知道,看到下一刻发生的事情,那股喜意就瞬间消失不见了。

    只见分散的武器落地之后,红芒闪动,身子在不停的颤抖着,而后在一刻间之内,又重新组合在一起,和之前一模一样。

    “该死。”龙阳叫骂了一声,便是扭头就走,继续打下去根本是在浪费时间,就算能阻挡这些人形兵器,也只是一时而已,力气浪费完之后,一切就完了,自己终究逃不过被杀的命运,所以,与其争取短时间的太平,还不如去博一搏,毕竟天武绝人之路。

    身子紧紧的贴着后面的石块,看着眼前越来越多的人形兵器,龙阳猛吸了一口气,浑身汗毛竖立,此刻的他十分冷静,因为他知道,冷静才能找到生路。

    突然,龙阳想起了金玉乾坤鼎,便是急冲冲从空间戒指里拿出来,此刻的金玉乾坤鼎十分袖珍,一把抓在手中,就好像死了一样,不见像之前那般巨大。

    “喂”龙阳叫喊道。

    可是金玉乾坤鼎一丝都不动弹,犹如死物一般,这可把龙阳急了,自己最大的法宝就是这东西,要是连它都死了的话,那后果可不堪设想啊。

    “我我出手,我可以让这里的时间停止下来。”梦溪突然说道,那声音就像一个认错的孩子。

    “不行,我不能让你出手。”龙阳直接回绝说道。

    “可是,我不出手,你会死的。”梦溪急道。

    “我死也不愿意你死啊,我是个男人,一个应该承担责任的男人,你现在是我的,我有责任去保护你。”龙阳认真说道,目光看着那些来势汹汹的人形兵器。

    “可是我不希望你有事啊。”梦溪快要哭了。

    “傻孩子,我怎么可能有事,放心吧。”龙阳说这话的时候,苦苦一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发现自己说谎不脸红,可就算如此,他也不会让梦溪出手,因为他怕,怕失去眼前的这名美丽的女子。

    这是爱情吗?

    突然,奇异的一幕让龙阳大惊,那些人形兵器都在一瞬间停下脚步,浑身金光逐渐暗淡下来,身上的暴戾气息迅速暗淡的下来。

    哗啦一声,那些人形兵器在一瞬间迅速分散开来,掉落在地上,变得和之前一样暗淡无光。

    “他们好像出了什么事?支撑它们身体中的意识好像又被收回了!真奇怪。”梦溪道。

    话音刚落,更加奇异的一幕出现,地面剧烈的摇晃起来,地动山摇,山脉从地面裂起,周围岩浆翻滚,粘在山脉上。

    龙阳惊住了,整个山脉拔地而起,竟是犹如人类站立一样,不过就是缺少一个头。

    天空雷电霹雳,道道闪电犹如雷蛇一般向石头人萦绕而去。

    顿时,巨大的石头人仿佛活了一样,脖子处竟是出现一阵巨大的漩涡,庞大的吸力出现。

    地上的碎石在巨大的引力之中尽数飘浮而起,凝聚成一颗石头人头,镶嵌在巨大的石头人身躯上。

    顿时,在头部,一双瞳孔猛然睁开,闪动着阵阵红色亮光。嘴巴张开,无尽的巨吼传出,犹如雷震一般。

    地面上那些暗淡无光的武器好像受到一阵呼唤,身躯轻微的颤抖,唰一下腾空而起,向石头人飞去,顿时,天空之中,剑飞刀舞,枪矛并立,纷纷插入石头人身躯之中。

    又是一声巨吼传出,那些武器纷纷化为流光消失在那石头缝之中,紧接着,石头人的皮肤变得光洁起来,竟是和人类没有任何差别,而且体积也在徐徐缩小。

    “这”龙阳看到这一幕,更是将惊呆起来。不过直觉告诉他,这并不是坏事。

    石头人缩小到人类大小,剧烈的光芒在身躯旁笼罩,看不清模样,不过却带着一股淡淡的善意。

    “是那个灵体。”梦溪喊道。

    “灵体?”说起灵体,龙阳一下子便想到了之前看到了那位,难道这个山脉是那个灵体?

    光芒徐徐散尽,一个老头走了出来,一看到龙阳,双眼冒光。

    “金玉乾坤鼎?这等宝物是你的?”老人直接开口问道。

    龙阳点了点头,因为在老人身上,他感觉到不任何敌意,而是无尽的善意,而此人能一眼认出金玉乾坤鼎来,必定不是凡人。

    “哈哈,少年郎不要诧异,这鼎老朽能认得出来,那是因为我与这鼎有着渊源。不过,你这鼎是从何处而来?”老人大笑,伸手摸着胡须。

    这个问题倒是很难回答,龙阳总不能告诉别人说这鼎是进入别人的坟墓拿出来的吧,只好浑浑噩噩应了一句:“机缘巧合之下。”

    “哦,少年郎,你体内好像有器火?难道你也是一名炼器师?”老人继续问道。

    “不是,只是在无意之中修炼出器火来。”龙阳道。

    “无意之中?不知道方不方便让老朽看看你的器火。”老人惊道,便是瞪大眼珠。

    龙阳没有拒绝,眼前之人看起来高深莫测,而且一眼便是认出金玉乾坤鼎,恐怕也是一名炼器师,如果龙阳猜的没错,此人应该就是那天启老人,想到这里,便是张平手掌,一股火焰蒸腾而起,身体内的那股无名之火出现。

    自从用了龙火之后,龙阳基本上再也没有使用过这东西,如今用起来,真有点生疏。

    “这火很安静,却好似一头沉睡的野兽,不错,不错。”老人笑道,突然,上下打量了龙阳一眼,继续道:“不知道少年郎愿不愿意做我的弟子,学习炼器之法。”

    “这我器火如此愚钝,跟着师傅学习炼器,会不会拉师傅的后腿?”龙阳认真说道。

    “你这小子牙口倒是凌厉,都叫师傅了,放心,我的使命就是如此,你只要跟我学习就行了,实不相瞒,我便是天启老人。”

    龙阳一听这话,便是立马跪下,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